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二章 仙人掌
舍得和尚沉思道:“嫁祸于仙人掌是假,嫁祸给任施主是真。”
“他真的好吗?”这句话是小蝶问自己的,眼中说不出的一种忧伤弥漫开来,就连那些仙人掌花儿也不禁低下了头忧伤了起来。
玉芙蓉急呼道:“公子,你……你要小心,那赤龙堂堂主很可能是二十年前誉满江湖的忠义剑慕容秋叶。”其实玉芙蓉心里知道当今天下里若有人能杀死慕容秋叶,任飘萍绝对算是一个。
任飘萍回头笑道:“你也是朋友。”玉芙蓉苦笑道:“只要你将来不把我当敌人,我就心满意足了。”
也许是匆忙,斟酒的手露出了手臂,白皙而娇嫩,在这白皙而娇嫩的手臂上赫然刺有一枝绿色的仙人掌,和素笺上一模一样的仙人掌。
玉芙蓉的眼里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份怜惜,一丝喜欢,一丝嫉妒,还有一些悔意。玉芙蓉轻声问道:“公子可想再听一曲《声声慢》?”任飘萍还在微笑,但是没有回答。玉芙蓉不禁有些恼怒,曾几何时有哪个男人如此怠慢于他。她起身走上前去,愕然,任飘萍已然睡着了。
仙人掌多生长在炎热干旱的地区,能够适应任何恶劣的环境;仙人掌的花鲜艳而美丽,但绝不妩媚妖娆;仙人掌有刺有毒,刺疼人的刺,毒死人的毒。
柳如君转身向玉芙蓉走去,关心道:“你还好吧?”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就好像任飘萍原本就坐在那儿一样,动也没动。
柳如君自言自语道:可是为何要嫁祸给任兄呢?
“公子好眼力。”玉芙蓉赞道,许是一语双关,眼睛却示意紫云离开。任飘萍仍然装作没看见道:“紫云,好名字。”但是紫云却是无法离开,因为无论她向哪一个方向移动,站在她前面的都是任飘萍。
于是,现在任飘萍和柳如君m.hetushu.com.com就坐在少林寺的禅房里品茶,茶是上等的信阳毛尖,煮茶的人是舍得和尚,少林寺达摩院首席长老的舍得和尚。舍得和尚当然知道任飘萍的来意,但是却没想到柳如君也会来,毕竟柳如君在江湖中已销声匿迹三年了。舍得和尚没有问,任飘萍当然知道柳如君这三年在那里,却也不说。
舍得和尚颌首,道:“欧阳小蝶被掳一事颇为蹊跷,她终日相夫教子,从不过问江湖事,仙人掌没有理由劫持她,而且仙人掌只杀人,不救人。至于赵老爷子被杀一事,就不好说了,要知当初为了振兴震天帮,他杀人无数。是以其树大招风,树敌颇多,很难确定凶手是谁。”
任飘萍和柳如君都在等下文,过了许久,舍得和尚才沉声说道:“忠义剑慕容秋叶,他怎么会做了杀手,十八年前,老纳便是以一招之差败在了他的剑下。”
玉芙蓉叹息,“公子,您这又是何苦呢!”
任飘萍太累了,即使眼前是玉芙蓉这样的可人。
玉芙蓉退已无可退,一双眼睛里却没有恐惧,只是一池令人心碎的惆怅,玉芙蓉淡淡地闭上双眼,锁住了那一池令人心碎的惆怅。
玉芙蓉拿了一件自己的薄衫给他盖上,静静地看着他。
……
柳如君自是能感觉到玉芙蓉的冷漠,只是自己已习惯了,甚至已有点喜欢玉芙蓉的这种冷漠。
舍得和尚道:“这个老衲就不得而知了。”
“公子,你现在可明白了,你要找的是赤龙堂而不是我这玉凤堂。”玉芙蓉眼里很是无辜地说道,“我想公子是明事理的人,当不会置小女子于死地吧。”
柳如君呵呵一笑:“任兄,真对不住啊,我也不想每次见到你时手里拿着剑的。”
任飘萍接口道:“关https://www.hetushu.com.com键是赤龙堂的慕容秋叶。”
和尚无言,朋友要做的事总有他要做的道理。
柳如君又道:“大师的意思是有人要嫁祸于仙人掌?”
任飘萍苦笑道:“柳兄,你倒真是善解人意。怎么每次见到你,我都这么倒霉啊!”
玉芙蓉眼中似乎有些不舍,轻声道:“公子若想听曲,不妨再来雅静阁。”
去长安前,任飘萍要去看一个人,一个朋友。
欧阳小蝶看着眼前的仙人掌,不禁怜惜地说道:“都说你外表坚硬如铁,可是又有谁知道你的内心柔弱似水,唉……”
玉芙蓉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柳如君说道:“谢谢柳公子。”
其实玉芙蓉心里知道任飘萍不会杀她,一来,任飘萍不是一个随便杀人的人,他还不十分确定自己的身份;二来,即便是任飘萍已经确定了自己的身份,见不到欧阳小蝶他也不会杀自己;三来,任飘萍的招式中根本就没有杀气。
欧阳小蝶没有回答却急声问道:“你见过他了?”
那柳如君的眼里却是无尽的悲伤和无奈说道:“任兄,如果你把我看做是朋友的话,长安的冀青云是我的朋友,你知道的,最近我没什么事可做。”
任飘萍此刻正听着小曲,唱曲的人正是洛阳城里最大的妓院“雅静阁”里的当红金牌歌姬玉芙蓉,曲唱的固然好,却不及人的万分之一的美。唱曲的人一身洁白羽纱,一尘不染,仿佛她本不应在这样的地方,眉宇间,一种无法言明的风情万种直叫世上所有的男子黯然销魂。
……
希望是自己给的,失望是别人给的,给别人希望岂不是给别人失望。
任飘萍似乎已醉了。
其实任飘萍对小蝶一事也是百思不得一解,小蝶的武功自己心里很清楚,这世上能掳走她的人和图书只怕也没几个。
琵琶声不知何时停了,一曲已终。玉芙蓉此刻一双妙目正一动不动盯着任飘萍。任飘萍决不是那种让女人一见就喜欢的男人,但绝对是那种让女人一见就永远忘不了的男人。一脸的疲惫,捎带着无法言明的忧郁;眉宇间似乎镶嵌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无所谓,似乎天地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那微笑的嘴角,浅浅地埋藏着一丝高傲,两个似隐似现的酒窝,却充满了无比的坚毅。
玉芙蓉看着欧阳小蝶不禁看痴了。
舍得和尚一惊道:“赤龙堂?仙人掌的赤龙堂?慕容秋叶?!”
玉芙蓉幽幽一叹道:“见过了!”
玉芙蓉明眸一闪,轻启朱唇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其堂口设在长安。”
“任施主,你要去长安会一会他?”和尚问道。
玉芙蓉虽然知道任飘萍根本就不会杀自己,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惆怅。
任飘萍大笑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人已在门外。
任飘萍道:“好茶,清明前采摘,一芽一叶,所冲之茶香气高雅,滋味浓醇,回甘生津。”
紫衣女子倏地把手缩了回去。任飘萍似是没看见,起身喝光了杯中的酒又坐下说道:“好酒,怕是窖藏三十年的上等女儿红吧!”
“你说的是花儿还是人呢?”这分明是玉芙蓉的声音。
“嗯,总要见一见的。”任飘萍答。
每当遇见棘手的事,任飘萍都会找个类似这样的地方去放松,紧张总会做错事的,更何况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从何处下手。
柳如君道:“敢问大师,可是江湖上中又有几人能杀得赵老爷子呢?”
玉芙蓉像是生怕弄坏了那件薄衫,或是怕那堵墙折断了自己的掌,只好缩回手。那堵墙移动的太快,玉芙蓉无法变招,只好退。此时紫和图书云的一双玉掌眼看就要落在任飘萍的后背上,却永远也落不上了,只因任飘萍和玉芙蓉的身法太快。
玉芙蓉出手,手还是那只弹琵琶的手,只是没有了刚才的纤弱无力,纤手化作万千带刺的仙人掌向任飘萍的左肋处刺来,任飘萍没有躲,拿起玉芙蓉刚才盖在自己身上的薄衫,薄衫立刻变成了一堵坚硬无比的墙。
“姐姐!”,门外已走进一个模样姣好的紫衣女子,手里捧着一壶酒。“嘘”,玉芙蓉急忙以指掩唇示意小声。任飘萍却已醒来,吸了吸鼻子道:“好酒。”已从那紫衣女子手里接过酒说道:“多谢,姑娘的香气要比这酒的香气更早进屋。”一朵红云已悄然爬上紫衣女子的脸庞,紫衣女子看了看玉芙蓉娇声道:“公子,还是让紫云给您斟酒吧。”
玉芙蓉此时正站在欧阳小蝶的背后,她当然说的是任飘萍。但此时说及任飘萍时心里却没有了往日的平静,乱糟糟的。
柳如君和玉芙蓉在这期间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没看过对方一眼。柳如君是不敢,怕伤心,更怕自己会忍不住要留下来;玉芙蓉是不愿,不愿给对方哪怕一丝希望,有希望就会有失望。
舍得和尚答道:“柳施主问得是,正面搏击只怕不超过二十人,但是若以其他宵小手段为之,则不得而知。”
任飘萍起身谢道:“多谢了,就此别过。”
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很贱,喜欢自己的偏不要,偏要喜欢不喜欢自己的。一旦遇见了自己喜欢的也喜欢自己的,别人就不喜欢了。
任飘萍只有苦笑。
任飘萍当然明事理,缓缓道:“还请姑娘明示。”心中却是问道:你又是如何知道我要找的赤龙堂而不是玉凤堂,或者说是你根本就是那留信笺之人?
舍得和尚道:“和尚煮的茶如何?”
任飘萍只知和_图_书道仙人掌在江湖上做的是人类最古老的生意,杀人。无论是谁,只要出得起价钱,无论被杀的人是谁,都必死无疑。
欧阳小蝶此时就站在仙人掌中间,开着各种颜色的仙人掌花中间,可是这些花儿的美又怎及她的美的万分之一呢?她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像被劫持的样子。
任飘萍大笑道:“朋友,好!”拔步便往门外走。
任飘萍依旧笑,他觉得今天这雅静阁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柳如君,不仅人长得好武功好,而且其父柳聚元更是山西四大钱庄之一‘开源钱庄’的主人,柳如君更是那种女人一见之下就会喜欢的美男子,不仅如此,柳如君对女人很是有办法的,江湖上凡是有点儿名头的女子几乎都和他有些关系,要不人称善解人衣柳如君。可是今日的他却完全是另一种模样。
这时,任飘萍又见到了柳如君,善解人衣柳如君。
任飘萍确实没有要杀玉芙蓉的意思,就在他将要收手时,一股强烈的剑气直逼他的天灵盖,身后是紫云的掌,任飘萍只好横向移动三尺,咫尺天涯,人却已向后退到自己刚才坐的椅子前,索性一屁股又坐在椅子上。
有时朋友之间是要有些秘密的。
小蝶狡猾地笑了笑,转过身来,“我猜对了吧,他已成了你心里的毛毛虫了。”不等玉芙蓉回答又问道:“他好么?他瘦了么?他今天穿的是什么衣服啊?”一连串的问题问得玉芙蓉的心更乱了,只好回答:“好好好,他一切都好。”
玉芙蓉已坐在了任飘萍的面前,径直露出自己的左臂,也露出了和紫云一样的绿色仙人掌。玉芙蓉说道:“仙人掌下设四个堂口,花色有红绿黄白,依次称为赤龙堂,玉凤堂,金沙堂,白虎堂。每个堂口各自独立互不往来,各自接单,若刺杀重要人物时由总坛指挥调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