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有贼
“不,不!我错了。”
“今天算你倒霉啊,我们要弄死你抢你的蜜!”
老仇惊魂未定,不过看到苍海向着下面望了起来,立刻笑嘻嘻的冲着苍海说道:“呆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太无聊了,于是我们就决定过来和你开个玩笑,顺带着要一罐子蜜回营地去尝尝,没有别的意思。”
苍海觉得这货有点儿脑袋不清,说的都是什么玩意儿,看起来像个神精病似的,不过苍海也知道最好不要得罪神精病,因为也不知道哪个人从欧美那边学来的东西,神精病杀人不用死,所以说现在社会上神精病真的惹不起。
一边笑一边望着苍海,那眼神中似乎是充满了不屑。
见苍海根本就不吃这一套,三十来岁的汉子终于发了狠,双臂一用力,就算是身体上挂着一个人,他也向上猛的蹿了两步试图抓住苍海的腿。
老仇旁边的三十来岁的人笑眯眯地说道,说到杀了一家三口,无论是老仇还是这三十岁的汉子脸上都一点表情没有,苍海便知道今天算是遇到了心硬的人,说心硬都是赞扬他们,用没有人性来形容他们都不为过。
苍海突然是听到一声人声,吓了一大跳,头一抬看到一张三十来岁人的脸出现在了崖上。
这是个悲惨的故事,关于村霸和苦难村民的故事,但是苍海只信了一小半,剩下的一半是如何也不能相信的,而且对老仇也没什么同情心,谁对你犯的恶你找谁去啊,该撂倒撂倒,该报仇的报仇,你这一路上耍狠逃亡的时候抢桶面还弄死三口人,这就是该死了。
说完冲着巨蟒挥了一下手,然后巨蟒便随着苍海的手上下摆起了头。
这两人还想糊弄苍海,苍海从刚才和他们的对话中便知道这两人那根本就不是演的,就www.hetushu.com算是演的了表情,也演不了眼神和声音,这两人又不是学过表演的,两个普通干活的工人除了真的干过,哪里会有这么好的演技。
蟒蛇发现了老仇两人,高高的抬起了脑袋冲着两人吐着信子。
虽然没有蛰苍海的意思,但是蜜蜂还是围着苍海嗡嗡的飞着,从下面来看苍海似乎就一个巨大的水滴形的黑蜂团子。
上面的丑驴子听到了之后,慢慢的把绳子往上拖,就在快要到崖岸上的时候,突然间丑驴子不动了。
“老大,上去弄死他!”汉子发狠说道。
“哦,那今天算你倒霉了。”每人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小刀,在苍海头顶的绳子旁边比划说道。
在苍海发愣的时候,突然间又是一声响声,与此同时苍海自己也跟着往下一垂,在这个时候老仇也从崖上落了下来。
“来了?”
“别……别闹!”
上面这位一看到苍海的目光,于是张口问道:“你知道我?”
“知道什么叫命不该绝不?”老仇望着苍海说道:“有种你现在就杀了我们啊?”
伸头往下面一看,苍海不由的愣住了,因为两个货并没有落到下的地上去,而是三十来岁的汉子抓住了苍海坐板绳下面的绳索了,而老仇则是在下面环住了三十来岁汉子的腰。两人就这么挂在崖下。
“其实我们真的是和你开个玩笑!”
“苍海,别想着逃生不逃生的了,我们兄弟俩,因为更少钱杀过人,你知道湖南有个案子么,我们俩为了一桶方便面杀了一家三口!”
“你以为你跑的掉?”老仇说话的声音很抖,但是思路还算是清楚。
老仇看到苍海一点犹豫的劲儿都没有,便知道自己今天遇到了硬茬子。
对于一般的http://m.hetushu.com情况来说,能弄出这么大动静来的肯定是人类,不过这次不同,等着嘈杂声越来越近的时候,老仇发现来的并不是人,而是一条巨大无比的蟒蛇。水桶一样的腰身,最少也有十米的长度,以一种让他看起来极为恶心的直线方式来到了崖下。
“丑驴子,拉我上去!”苍海冲着崖上轻轻的吼了一声。
“老仇?你是这要做什么啊?”苍海问道。
苍海好奇的抬头望着崖上,只见这时候根本看不见什么,正好卡在了视线的盲区上。
很快老仇便越过了三十来岁的汉子抓住了绳子不住的往上攀着,就在老仇抬头的功夫,苍海已经如同灵猴一般上了崖。
苍海冲着下面看了一眼,然后解开了栓在自己腰间的保险绳,向着崖顶爬了上去。
啊!
既然都到这样的地步了,苍海也就不用藏了,这货嘴欠都带上自己媳妇了,苍海觉得今天要不弄死他们,都对不起自己有这个空间,于是想从空间里把自己的枪取了出来。请这两人吃花生米。
老仇笑着说道:“别想着说通我我就会放了你,鉴于大家都认识,我等会让你死的痛快一点就是了!等着过两天我再去玩玩你媳妇。”
所能的冤有头债有主,村霸欺负你,乡霸和县霸也不给你公道,你要是真血性男儿找他们去啊,无论什么结果,苍海都敬你是条汉子,但你拿不相干的良善人出气,苍海就瞧不起了。
一边爬,苍海一边说道:“原来是演的啊,既然演的那么有意思,我看两位也是那么投入,那就继续演下去呗?”
“好小子!机灵!”
笑眯眯的听着老仇劝自己不要违法,苍海心下暗乐,觉得现在场面很滑稽。
哈哈哈哈哈!
“你是杀人犯!”老www.hetushu.com仇望着苍海吼道。
“丑驴子,丑驴子!”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不过我知道你是过来建四相谷的工人。”苍海说道。
苍海明白,这两人从崖上落下,那肯定是丑驴子给踢下来的,于是张口夸了丑驴子两声。
差不多到了蜂巢的位置,苍海冲着上面喊了一声停,丑驴子便稳稳的钉在了原地。
啊!
苍海这边拿出了一柄弩枪,装上绳子然后瞄准了崖壁,啪的一声把弩箭给射了过去,然后通过拽弩弓的绳子一点点的靠近蜂巢,伸手把蜂巢上的蜂子赶走,看了看蜂巢上的蜜是不是够厚实。
就在这个时候,远方突然间传来了一阵声音,老仇这边扭头一看,立刻喜上眉梢,不住的冲着发出动静的地方大声笑着。
老仇一看到长刀,还有苍海脸上露出淡淡的戏虐笑容,一下子心便冷了,他终于明白自己这两天当成猎物一样的人,终究不是猎物,他和自己两人一样都是猎人。
对于眼前的这一块蜜,苍海很满意,抽出了腰间的小刀,轻轻的从巢底开始割了起来。
“这段日子老子怎么老是遇到你们这帮垃圾!”苍海自言自语地说道。
老仇这边也发了狠,因为他知道今天不是苍海死就是他们亡,两个人心中的凶性一下子被激了起来。
“你这是要干什么?”苍海问问题是想拖延时间,问的同时在心里默念着咒语,等着完成的时候,一道空间的裂隙已经在苍海的下面张开了,只是因为身体挡住了,上面伸出来的脑袋看不见。
到底是干力气活的,苍海被他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差点就被他给抓住了脚踝。
用这样的方法换了几个位置,苍海差不多摘了二十块蜂巢,便决定不再摘了,因为再摘下去的时候,蜂子该没http://m.hetushu•com有蜜过冬或者养小蜂子了,不涸泽而渔是苍海对自己地盘的最基本要求。
还没有等老仇爬上崖顶,一柄雪亮的大长刀出现在了他头顶的方向。
老仇笑了笑:“今天算你倒霉呗,昨儿我们打电话去村里问问工具到没有到,谁知道听到消息说你要过来弄野蜂子蜜,于是我们就在这边等着你,一罐野蜂子蜜可值不少钱呢,你可采了不少吧?要说你们四家坪的人就不是个玩艺儿,这附近多少人日子过的清苦,你们也不搭把手,为富不仁,这么好的蜜不拿去卖,反而是送人,专门送给那些贪官污吏!然后有他们的支持,你们四家坪的人就为所欲为,一个个媳妇长的都是那么水灵,你们这帮有钱的男人骗睡了多少姑娘?你们还有没有良心?”
这人苍海的印象就更深了,因为他到村里的时候还是苍海接待的。
“因为几罐子蜜至于么?”苍海抬头问道。
两个黑小伙见到的大长刀,有幸被老仇给看到了。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苍海乐呵呵地说道。
“是这样的,我和大伟在家乡时候因为水田的原因和村主任家闹翻了,村主任家兄弟四个,我和大伟就哥俩,被人家抢了宅基地,还被他们打了个半死,我去乡里告,县里告根本就没有人理我……”老仇说道。
苍海望着他摇了摇头。
“对,对,你看我们演的怎么样?”三十岁的汉子附和说道。
“那个老苍,我们是和你开玩笑的,快点救我们一救。”
“现在的刑侦方式可是很厉害的,你要是把我俩弄死在这里,只要被人发现在尸体你就脱不了关系,而且我们两离开营地如果不在早上回去,那营地的人肯定会出来的找的,我们营地离这里也就七八里的样子,最多今天晚上m.hetushu.com他们就能搜到这里来……到时候你想脱身可没那么容易吧,苍海,我劝你不要小看警察的办事能力,只要是死了人那案子就是优先的,相信我,不要做坏事,做坏事总有被抓住的一天……”
苍海笑眯眯的望着他:“用你刚才的话回你,吼一声有用么?”
就在苍海想动手的时候突然间看到三十岁的汉子身体往前一冲,然后就直接从崖上落了下去。
“你是谁?”苍海问道。
这段时间苍海也觉得奇怪啊,怎么老是遇到这帮子垃圾人,其实这也怪不得别人,尚青云的预算有限,找的都是本地的施工队,因为这里离着边境近,有几个背着血案的人混进施工队伍中掩藏自己的身份,奇怪是奇怪但是还不够惊艳的程度,只能说苍海这段时间有点走背字。
等着苍海身体定住了,一抬头看到上面丑驴子的那张长且丑的大脸露了出来,两只长耳朵冲着苍海不住的扇动着。
“放过我们吧,我们就想着搞点钱,逃去中亚,并没有想要你们的命。”老仇说道。
还没有等上面的人回答,苍海想起来,这位到过四家坪,是尚青云调过来的建四相谷研究中心的工程队中的一名工人。
“你觉得我和你闹?”
苍海听到这儿直接不客气了,用自己手中的大砍刀开始割起了绳子。
突然间另外一个脑袋又伸了出来,笑眯眯的望向了苍海。
“你是怎么混到这里来的,说实话,你要是不说实话的话我自然有分辨!”苍海用刀比划了一下。
“我想的我怕什么?”苍海笑道。
回到了峭壁的顶上,苍海把丑驴子从板车上解放出来,拿绳索的一头栓在丑驴子胸带上,另外一头栓在自己的腰间,慢慢的往峭壁下面滑。而丑驴子则是开始配合苍海不住的往后退,把苍海慢慢的放下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