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关爱
“这就是你上次说获得了宝贝?”
关启东拿起了苍海的手机,屈国为同时便把脑袋给凑了过来,翻了几张之后,别说是屈国为了,关启东都有点不淡定了。
门口传来了开门声,苍海一抬头发现老师关启东回来了,连忙站了起来。
关启东好奇地问道:“什么东西?”
“你知道就好。”关启东把手机还给了苍海。
听到屈国为这么自信,苍海不由有点儿想笑,这套祭甲完全就在空间里,这个世界除了苍海之处,怕再也没有人能够把它从空间里取出来。
说完夹了一筷子白斩鸡放到了嘴里。
“开饭了。”徐玲玲冲着客厅里喊了一句。
“有照片么?”关启东看了一眼屈国为,又问了一句。
苍海听了不由竖起了大拇指:“屈先生,高人啊!”
当苍海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老师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这人自己还认识,不是别人正的自己在港市遇到的那位鉴宝专家,也就是屈国为。
关启东望了一眼屈国为,再看了看苍海。
来了客人,秦玲玲起身给客人倒茶,关启东则是招呼着屈国为和苍海坐下来。
“你学生的手中可有一件无价之宝,我生平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东西。”
晚上的一桌子菜,荤的都是苍海带来了,而且苍海也露了一手,做了一道白斩鸡,从做到摆盘都是由苍海完成的。
“财不外露你不懂么?”关启东望着苍海板着脸说道。
“老关,干什么删掉了,我还没有看仔细呢。”屈m.hetushu.com国为伸手想抢手机,不过被关启东给挡住了。
一坐下来,屈国为对关启东说道:“你这学生可不简单啊,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怼的我是哑口无言。”
屈国为说道:“我觉得你们想法有问题,这东西既然有了,那藏着更危险,你以为拍行里面就一根针插不进去?现在估计有不少的幕事藏家都等着你出手了,我的建议是直接拿出来,你可以隐掉你的名字,但是你得让大家都知道,这个东西是有主的,而且放在国内你怕什么?这可不是中国文物,并不受文物法的限制。说实话很多人觉得宝贝藏起来才保险,但是事实上这东西拿出来摆到大众的面前,大家都知道这东西有主了才是最保险的……”
关启东却是摆了一下手:“不过是口吃食罢了,你这边往这儿送开车得二十来个小时,算上从家里出来怕还得要更多的时间,有这份心就好了,以后还是少送。”
关启东和秦玲玲的味觉可没有屈国为这么强,他们只是吃出了今天的之斩鸡似乎比以前的更加好吃一些。
这话说出来,屈国为便知道眼前的苍海在关启东的心中很有份量,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赤裸裸的回护,什么都没有问上来便说自己不该和一个孩子计较。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老屈,苍海是我的学生,没有想到你们还认识。”关启东笑着说道。
苍海点了点头:“嗯,这东西养起来费劲,并且别的地方也不好养,换和图书了别的地方这种牛特别容易生病,也只有山沟沟里适合。”
秦玲玲给苍海洗了一些水果,摆到了茶几上之后坐下来问苍海这一年来的生活,苍海一一作答。
关启东很吃惊,转头看了一眼屈国为,再看了一下苍海,冲两人问道:“你们认识?”
苍海明白老师的意思,于是说道:“我再考虑考虑。”
谈别的苍海就插不上什么话了,只得端着杯子在旁边听,听了一会儿觉得无趣便告了个罪进了厨房帮师娘做饭。
关启东想了一下,抓起了手机把苍海手机上的图片一一删去:“这事情以后不要对人说起!”
看到屈国为脸上的表情,关启东便有了兴趣,因为屈国为这老东西在古董圈混了几十年一般的东西哪能入的了他的眼,现在居然用一副期盼的目光望向苍海,这让他觉得很好奇。
“今天这味不错!”关启东点头说道。
“行了,老屈你也别劝了,让孩子回去自己好好的想一想,拿出来还是继续藏着都听是孩子自己拿主意。”关启东打断了屈国为的话。
吃完了之后,看着苍海说道:“你小子凭这手艺这辈子就不愁吃喝了。”
苍海点了点头:“嗯,只不过上次我怕太骇人,所以便没有拿出来,现在既然老师问了,我也就不再藏着了掖着了。”
“这鸡是我养的,根本就没有喂饲料,也没有喂抗生素什么的,明年多养一些多往您这里送几次。”苍海看到长师很喜欢,于是说道。
苍海摇头说道:“m.hetushu.com我暂时还不缺钱,等缺了钱再说。”
“哦?”关启东望了一眼苍海,目光中透着询问。
屈国为听了拿起了筷子:“那我尝尝!”
关启东和屈国为听了站了起来,开始收拾一下餐桌,说是收拾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桌子上干干净净的不过是拿个筷子,摆个碗什么的。
苍海点头同意师娘的观点,自家的小师妹性子是比较活泼一些。
关启东这时笑着冲苍海说道:“苍海,老屈以前和我是同校的同学,大学的时候我们参加过同一个兴趣小组,论起来也算是你的老校友了。”
屈国为这边大谈特谈了差不多十分钟,谈的是拿出来的好处,不过苍海这边自有决断就算是要拿出来,也没有兴趣这么快拿出来。原因很简单,现在的苍海可不缺钱。
像屈国为这种人满世界的跑,什么美食没有吃过,可以说是尝遍了大江南北,吃遍了大半个地球的国家,对于美食已经有了很高的鉴赏力,原本也就是凑趣这么一下子,谁知道这鸡肉进了嘴里,顿时就有一股子清香充盈起了整个味蕾。
“这有什么高的,吃的多了你也能品的出来,这小牛肉质好,但是产肉量并不大,养起来又费时费事,以前差点被淘汰掉,不过后来国家重新保护了起来,就算是这样怕是养的人也不多吧?”屈国为问道。
“让老师安排一下,在大学里当个老师不是挺好的么,反正师妹的学历也够,还是名校毕业。”苍海说道。
“这是西北的和图书牛肉,而且还是那种小黄牛的肉,完全草养,最多不过一年的半大小公牛。”屈国为夹了一筷子牛肉仅吃了一口便报了出处。
苍海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也知道自家老师的性子,一般不会低下头去求人帮忙,师妹进大学工作这个事情可能会有点波折,随意找个二三流的大学肯定找的到的,但是想在多好的大学那可能有点麻烦。
“是的。”屈国为说道:“牛离了一方水土也就变了味道。”
“苍先生,咱们好久不见啊?您还记不记得我?”屈国为进了门便冲着苍海调侃着来了一句。
“您好,屈先生,当时不知道这层关系,言语上多有冒犯。”苍海客套说道。
屈国为摆了一下手,表示没关系。
苍海道:“一套!”
“你放东西的地方再安全,也安全不过银行的保险库,更安全不过博物馆的展品室。”屈国为很有信心地说道。
喀嚓!
今天晚上六个菜,两素四荤,素的是清炒西兰花和高汤娃娃菜,荤的是红焖羊肉和苍海做的白斩鸡,外加一盘子干切的黄牛肉,还有一盘子韭菜鸡杂。除了这些还有一份平桥豆腐羹。
屈国为这时也看到了苍海,目光一怔,不由的笑了起来。
“师妹今年夏天的时候没有回来?”苍海问道。
苍海点了点头:“认识,我捡的那个宝就是屈先生帮着鉴定的。”苍海说道。
苍海自然知道不错,烫鸡的水可是加了空间水的,而且这鸡肉也是苍海从小用兑了空间水的水喂大的,比一般的鸡肉更加的http://www.hetushu.com细嫩,炒并不能展现出它的味道来,只有做白斩鸡,才能把这鸡肉的味道百分百的还原出来。
“而且你师妹也不一定乐意,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坐不住的一个人。”秦玲玲笑道。
说完,关启东又道:“咱们接下来不谈这个了,谈点儿别的。”
关启东听了笑道:“原本苍海做这个就挺拿手的,老屈你试试。”
苍海点了点头,把手机拿了出来,然后把图片调了出来,放到老师的面前。
“你那件宝贝准不准备继续出手?”屈国为呷了一口茶,抬头问道。
“这事指望你老师?”秦玲玲笑看着苍海。
老师这么问,苍海便不再藏着了,于是张口说道:“一套南美风格的祭司衣服。”
“一套?不是一件?”屈国为听了失声叫道。
苍海点头回道:“我懂,老师你看了没什么,其它人我可没多说一个字,我也知道这东西是国宝级的,一出现可能吸引无数的目光,引来很多人的觊觎。”
“嗯,这手艺绝了!”屈国为的眼睛一亮,又夹了一筷子放到了嘴里慢慢的品了起来。
“大家尝尝苍海的手艺,这白斩鸡可是他做的,我都没有帮的上忙。”秦玲玲拿起了筷子,笑着示意大家。
秦玲玲回答:“也不知道这丫头在那边疯什么,夏天原本说是回来的,后来打电话说是准备和朋友们一起去旅行,等着明年就毕业了,回国后还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关启东听了笑着说道:“你这老家伙,都那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和孩子一般见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