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往事
魏琴笑着应了一声,顺带着嘱咐了一句:“少喝一点儿酒!”
“这牌子可不便宜,别说县城没的卖,估计市都没危险,你要不去省城要不直接在摩都买了运回来,说实话从我手里拿并不会比这个便宜多少,有可能还要贵。”李方说道。
“可惜了啊,我跟你说原来的师薇就是个美人儿,现在更是长成了师大美人儿,就我这样的老同学多看一眼心都跳的厉害。”郑波伟笑着说道。
苍海苦笑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边声一边回道:“回来了!”
瞅了一眼媳妇和儿子的背影,郑波伟转过了头来,冲着苍海问道:“一时间也集不起很多少同学,大部分人在外打工,整个县也就能淘出这么两个鸟人来。”
“不容易,现在谁手头没个事情啊。”苍海表示理解。
“不行喽,我们和你一比显老。”
郑波伟一边引着苍海进屋,一边客套地说道:“嗐,家里比较乱,比不上你们魔都人的日子过的那么精致。”
听到苍海这么一说,赵长春和李方这边自然又是一番称赞,然后开始后悔自己以前没有好好读书之类的。
苍海笑了笑:“没事!”
一听到这个名字,苍海的心中不由的悸动了一下,己经十年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就算是现在乍一听到,依然不由的在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青春秀丽的人影儿,她脑后的马尾辫似乎就一直伴随着苍海的青春。
“今天晚上总没有事情了吧?来我家,我叫上几个同学,咱们老同学见面好好的乐呵乐呵!”郑波传拽着苍海便往自家的院子走。
到了门口,苍海便见门口停着一辆昌河的小面包车,两个汉子带着两个小媳妇正七手八脚和-图-书的往下拿东西。
“赚了一点儿钱,准备回乡来创业。”苍海笑了笑说道。
“各有各的情趣!魔都那边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们这些家里有着小院的。”苍海笑着说了一句。
看到郑波伟站了起来,苍海自然也跟着站了起来和他一起并肩往门口走。
郑波伟的小院子归整的那可比三婶家里好多了,并且院子也大了近一倍,院子里全铺的红砖,还有一个差不多点了小半个院子的小花圃,只不过花圃里面并没有种花,而是改成了一个塑料的小暖棚,都不用看便知道里面肯定是种的一些家常用到的小菜。
郑波伟笑道:“除了咱俩之处,还有赵长春和李方两口子,少了不够吃的,你就别管这事了,今天你回来我怎么说也得把你招待好啰!”
看到苍海的表情,郑波伟知道自家的好友真不记得两人了,于是张口说道:“你小子不会就记得师薇了吧?”
苍海道:“你也太夸张了,人家孩子说不准都能打酱油了。”
苍海指名的洁具不是一般的贵,几个台盆、马桶什么的加上一块儿要十万出头,这才是低配的,要是中配的怎么说也得要靠近二十万,以小县城的消费力就是有这个牌子的,那也是假货,一年都卖不出去一套的东西,生意人又不傻哪里会进。
“这人好找啊,你准备焊钢架?”赵长春问道。
同学见面,聊天自然是从学校的事情谈起,聊着聊着,苍海便知道这两人都在县城做点儿小生意,都在县城的装饰城讨生活,两人各租了一个门面做生意,一个是做家装板材生意的,一个是做洁具卫浴的。
两人正聊到了这里,突然间听到了门m•hetushu•com口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到不是苍海忘性大,而是高中的时候苍海一门心思考大学,而这些家伙根本就没有上大学的心,这么说吧除了学校里仅有的几个人之处,剩下的人最多也就憋着一个劲儿等着拿高中毕业证书。
苍海说道:“不是,我准备弄个阳光房!”
“这我到是没怎么问,当时只是担心我大的病了。”
一进门,苍海便打量了起来。
苍海这边是感受过一个这个牌子的,至于地方那自然是港市的那间超豪华的大酒店,加上有了钱之后,苍海是如何也不肯亏了自家屁屁的,干脆直接上最好的,以后蹲起坑来也算是一种享受了。
看到大狼狗蹿了出来,郑波伟立刻一声吼,吓的大狼狗一哆嗦,立刻缩回到了楼角里,不过狼狗并没有离开,而是别在墙角瞪着一双狗眼好奇的望着苍海。
苍海老家这边的老爷们大多数都是这样的做派,就算是再厉害的女人,结了婚之后也很少有江南女人的硬气,一张口就是我不会做饭什么的。这么说的女人很少不挨揍的,这儿的汉子就是这脾性。
“对了,赵长春和李方两人你还记得么?”郑伟波问道。
苍海想了一下苦笑着摇了摇头:“真不记得了!”
“赵长春以前精瘦精瘦的,大高个儿,外号叫竹竿,李方呢是个大胖子,两百多斤一上体育课就被老师说的……”郑波伟这边似乎是想唤起苍海的记忆,开始说起了两人的特征。
别说是这儿了,就算是都在魔都讨生活的大学同学,如果没有事先约好,一时间也不中能把人给集齐啰。
苍海准备在自家新挖的窑口前面弄一个开敞开式的厨房,用砖瓦和图书麻烦一点儿又不透亮,所以准备用工字钢搭个大厨房,除了厨房之外还得弄个卫生间,离开老家这么久习惯了马桶的苍海已经蹲不了旱厕了。
“知道了!”
高中的时候,苍海的成绩那是杠杠的,别的孩子不明白,但是苍海却知道自己要想改变自己以后的路,读书是最好也是唯一的途径,所以那时候的苍海几乎把所有的热情都投入到了学海之中,加上人也聪明那书的自然是一等一的好。
有这心思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学习啊,所以这帮子人包括郑波伟在高中的时候都是甩起了两个膀子疯玩,什么打架谈妹子可都没有少干过。
看到苍海和郑波伟出来了,门口的两个汉子目光最后都落到了苍海的身上。
到了门口打开了门,原本准备让着郑波伟进来坐一坐,谁知道刚一露头,便被郑波伟一把拽了出来。
“那我到时候给你发个图纸,什么东西我都给你标全了。”苍海问道。
郑波伟一听立刻站了起来:“这两家来了!”
不光是需要这东西,卫浴也不少啊,不过当苍海问起了李方的时候,这时候西北汉子的直爽就体现出来了。
盛情难却吖!
“当年我们学校就你们两个考上了一本,原本我们都觉得你们能成一对呢,谁料到你们一个在省城一个在魔都……”郑波伟说道。
“苍海,苍海回来了没有?”郑波伟的大嗓门子这么一吼,旁边院子里的狗都跟着叫了两声。
就这么着,苍海被郑波伟拉到了他家的小院子。
可惜的是苍海根听天书似的。
听名字不认识,但是一看到人苍海便有了印象,毕竟是以前常和郑波伟一起混的。
苍海听到郑波伟报了那么一大m•hetushu•com堆子的菜,立刻劝道:“别整那么多,够吃就行了!”
就这么着两人进了堂屋坐了下来,郑波伟这边则是跟个大老爷似的大马金刀的坐着,然后支使起了自家的媳妇卢静买菜做饭。
说完冲着卢静说道:“快点儿去!”
“你们有没有认识可以焊钢架的师傅,要手艺好的那种。”苍海问道。
“这还晚哪,你接到你小子的消息我就找胖子了。”高高瘦瘦的汉子抬头冲着郑波伟说道。
“不咬人就是喜欢扑人,然后舔的你一身口水。”郑波伟指了一下自家的狗冲着苍海解释了一句。
回到了小镇,屁股还没有坐热乎呢,便听到院子外面传来了郑波伟的声音。
“苍海?你可一点儿也没有变,不光是没变还比以前白净多了,魔都这么养人么,把你养的白白嫩嫩的。”胖子李方笑着说道。
郑波伟笑道:“人家师薇现在在省城的医院上班,上次我家老头子生病,还多亏了她给安排了病房,要不然我大就得睡过道了。”
“她还和你们有联系?”苍海问道。
郑波伟是个没什么心机人,反正想起来这事儿便和苍海聊了起来。
师薇的成绩也不差,不过因为有了苍海,从初中到高中,师薇永远是充当千年老二的角色,苍海学的深也会自学,所以时不时的师薇有什么不懂的便回请教苍海,苍海也不存私,有求必应,一来二去的少男少女的心里便有了那么一点儿懵懂的爱情萌芽,只不过那时候的苍海一门心思考个好大学,两人便都把这东西压在了心底一直没有表露,不过在明眼人看来,两人这夫唱妇随的样子,早就满校风雨了。
苍海的心中一边嘀咕着一边转头冲着院子里的三婶hetushu.com说了一句:“三婶,我晚上不在家吃了!”
卢静这边也到是听话,应了一声牵着儿子郑子悦便往院子里走。
郑波伟果然是个马大哈。
“这人好找啊,你要是想弄给我打个电话。”赵长春拍着胸口把这活给应承下话来了。
全年级第一、第二的两个学霸处朋友,放到学校里那可是很劲暴的消息,好在是老师知道两人并没什么越矩的地方,且两人的成绩都是个顶个的好,并没有影响到学业,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赵长春一听,笑道:“你小子这是发了财啦?”
“咋这么晚才来?”郑波伟问道。
介绍了一下各自的媳妇,几人便往屋里走,两家带的东西一摆下来,四个老爷们便进了堂屋去聊天,至于女人嘛自然是拎着东西进了厨房,开始张罗起了晚饭。
“那她的日子过的不错啊。”苍海回道。
苍海的话才一出口,小将军楼的角落里传蹿出来一条大狼狗。
“人家整天都蹲办公室,哪里会像咱们整日里在太阳下折腾。”瘦子赵长春笑道。
“我们连恋人都算不上,怎么可能成为一对?”苍海笑道。
两人过来分别和苍海握了一下手,因为上学的时候大家相处的少,所以两人也没有郑波伟一见苍海时的热情。不过老同学嘛,一见面总归有几分亲近的意思,自然比一般人热络不少,这手握的也就相当有劲儿。
赵长春点头嗯了一声。
说实在的,苍海喜欢郑波伟的小院子无远超过魔都的什么动不动大几百万的小区楼,那地方搞的再好,也不如这小院儿住起来轻松舒坦。
“黑子,滚一边去,别吓到了我客人,小心你的皮!”
苍海听了笑着回道:“你们看起来也没怎么变嘛!”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