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卷
第十五章

见他没了枪械,晏玉走了出来。他速度极快,手持一把木制弓弩,甩上中年男人的脸,再飞踢一脚。
荆觅玉见到他手臂的伤,轻轻抚过。睁眼时,她见到中年男人要去摸枪,赶紧说,“小心!他还能拿枪!”
晏玉在保护她。她也在保护晏玉。这是他们的并肩作战。
“……”人就是这样,她愿意救他,可如果是他这样说出来,她却消极起来。刚才的狠劲没了。“那你快走吧。”
“嗯,所以你走吧。”她狠狠地咬牙。
“啊——”手枪掉落在地。
他却把她越抱越用力,通过怀里的身子安抚自己的心跳。他感到后怕,怎么会想出这样冒险的计划。万一他没算准时间,那他的未来也没了。
如果她再恐惧,晏玉就会死。
晏玉阴森森地问:“谁派你来的?”
正在这时,又一支箭袭向中年男人的手。
荆觅玉越听,越是无措。她突然学他的动作,在他手背烙下一吻。“你不是说对方的目标只有我吗?你小妈肯定不会给杀手下命令,把你也灭口吧。”她慎重地说:“你走吧。你说的,谁能逃,谁就先逃。”
中年男人忽然眯起眼,似乎听到了女人的声音,像是在哭。
“嗯?”荆觅玉竖起耳朵, 传来的都是森林的气息,“我听不到。你听到什么了?”
双方都在流汗。
晏玉反握住她,和平常一样亲吻她的手心手背。“这里树太稀疏了,藏不住。而且太阳大,我们的影子容易暴露。”
“是……他吗?”荆觅玉的话几乎是含在嘴里说出来的, 没有声音, 只在www.hetushu•com嘴皮上吐气。
孙燃和晏玉都跳下斜坡之后,巩玉冠迅速地往出口方向走。
“有句话叫,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晏玉。
这时,他才看清,晏玉侧身躲于山壁的内凹处,头和脸,遮在了树丛里。
中年男子腿上却又一痛,他往下看去。
巩玉冠虽然不是格斗系,却极其迅捷灵敏。
斜前方“咻”的一支箭,射中了他握枪的手腕。
先前他和她叙述计划的时候,沉着冷静,没有半分惊慌。现在却急促得仿佛喘不上气。
她不能输。
什么森林,什么杀手,她全都不怕了。
飘扬的树叶让中年男人瞳孔骤缩,子弹射向了巩玉冠露出手的右边。

地势有坡,巩玉冠弯身,险险避开了子弹。他迅速跑到另一棵大树之后。
他四处张望。这地方视野宽阔,能躲的地方非常少。不见晏玉的身影。
她泪眼莹莹,惊慌地看着他。
中年男人迅速转到巨石后面。
所以她拼命地在脑海中回忆晏玉的计划,一字都不敢漏。
刚才中年男人用枪指着她的时候,她几乎要尖叫。在那一刻,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不想死,她要和晏玉过下半辈子。
他迅速滑下斜坡,落地时遇上巨石,他撞了一下,嘴上吼出了声音。

晏玉缩回身子,“如果我没猜错,杀手是我小妈派来的。”
“算你走运。”中年男人收起枪,到了荆觅玉摔下的坡口。可惜不是断崖,不然那女人就不用他动手了。
他呼吸十分粗重。
“那怎么办呀?”她手里和-图-书有冷汗,也有他吻上的湿印。她看着他平静的脸,“这里一眼望到头,我们就算走远了,也很容易被发现。”
巨石斜出来的影子,圆形之中拉出一道细长——那是一双腿。从石块的长宽来看,那里只藏着一个人。
荆觅玉爬了起来,拉拉晏玉的衣角,“不要再打他了,剩下的让警察处理吧。”
她也不会输。
“嘘。”晏玉再望山壁一眼,食指抵住她的嘴唇,“你没有害过谁,不过,你说得对,杀手应该不敢杀我。”
说实话,他还不想死。尤其是没问清楚来龙去脉就挂掉。
这里的树木,枝干细, 间隔大,杂草还没膝盖高。不如上面好躲,只能依靠山石。
晏玉立即松开她,转身给中年男人补了一脚。
他见到了荆觅玉。
这让中年男人有些为难。
“为什么!”她惊喘一口气,“我不认识你小妈啊。”
他见到了一块巨石。
她紧紧握住晏玉的手。她不要再经历男朋友因她离世的悲痛, 光是想想,她都痛不可抑。她现在坚强,是因为有他。如果他不在,她一定会疯的。“不如藏起来?等他走了,我们再回去。”
巩玉冠立刻反身一跃。

中年男人就藏在林叶之中,手持枪把。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巩玉冠的背影。
她眼里闪着微光,“我这辈子总是连累别人,活着也是负担。我已经害过一个人了,不想再让你也——”
在他第一支箭射来的时候,中年男人手上的血溅到了她的脸上。
大太阳烤着石头,细枝叶子稀疏。
她轻轻吻他。
稳住身子后,m•hetushu•com中年男人一眼见到黄泥路有脚印,而且不浅。
“你这是为了我,牺牲自己么?”晏玉抬眼看她,忽然目光定在巨石斜对面的山壁上,那里有一个三十公分宽,一米五左右高的凹洞。凹洞上方,有一树丛垂下。
那哭声断断续续,十分压抑。
这块石头不够大, 躲不住两个人。亲密的叠影冒出石头外,落在绿得转青的草丛。
中年男人静静地等待机会。
“嗯。”如果是上层密林,开战还好些。这里的环境,谁攻击性强,谁就赢。肉体扛不住子弹,这是事实。当然,更关键的原因是:有她在,他就有了破绽。而敌人肯定第一瞄准的就是她。“打是避免不了的。但是,躲不开这个客观条件,双方都有。”晏玉按住她,自己探头去看前方。
报警短信发送成功。
“这种杀手一般是外籍。我小妈牌友多,有那么一两个外国黑背景的。”晏玉沉思说:“我小时候骑自行车,遇过不愉快的事,长大之后很少骑。我小妈知道这一点,就能挑中你落单的机会。”
“有人。”他立即拉起她,闪到一个石头的背面。
中年男人半爬的身子又跌了下去。
他抱她的力道,仿佛要把她的腰身折断。
他低眸,“她应该就是何爱玉。”

“嗯。”
中年男人狼狈地倒下,伤口流血不止,发出吼叫。

中年男人另一只手迅速地掏出另一把枪,朝箭的方向射击。
她相信晏玉。他一定会救她,他一定能救她。
不见中年男人的身影。
荆觅玉双手紧扣晏玉的背,“我没事,我和图书没事。”
射击前,他身上沁出的冷汗,让他湿了半背。就怕有个差池,他的箭快了,或者慢了。那时,心跳大声到震耳欲聋,一下一下都在提醒他,绝对不能失手。
晏玉刘海跌落,挡住了他的半边眉眼。“你没有以后了。”他转身走到山壁,拿起手机,“全程我都录下了。你去牢里接生意吧。”说完,他又把荆觅玉抱进怀里。
中年男人反应过来,枪口移向左边。
晏玉没有再理中年男人。他蹲下身,木驽一扔,抱紧了荆觅玉。
“我是该抛下你了。”他的眸子在这一刻转成了一种她看不透的深沉。
剩下的,就是他要自保了。他走一步,躲三步,直往深山跑。
他今天的失误,在于太过自信。应该在第一、二枪,就杀掉荆觅玉。后来的这三男人,本来是给她收尸的。
他猫下身子,捡起旁边的树叶一片一片抓在手里。他闭上眼睛,再睁开时,把叶子往左右两边一扬。
“慌也不要紧,这样更能迷惑他。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死的。”——晏玉
中年男人换了弹匣,顺着黄泥路的脚印走。
他目光锋利, 不放过一丝风吹草动。
中年男人握住枪,慢慢向巨石走去。
“假设他有另一支枪,被我射中之后,他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要开枪杀我。我不能动,否则不好瞄准。所以,他的第二枪要由你来阻止。你利用他注意力在我身上的空档,把这削好的树枝插进他的大腿。”——晏玉。

射程离得远了,中年男人走出了树丛。
“因为这,她就要杀我?”荆觅玉心惊肉跳,“你小妈是黑社和-图-书会吗?”
晏玉他拨了拨木驽的牛筋弦,音量极低, “这木驽, 瞄准不如枪击方便。直接打,胜算低。而且, 巩玉冠说, 对方可能不止一把枪。”
中年男人不敢轻举妄动,靠到了山石之上。
她发现泥路旁的草地上, 掉有一串草藤手链。这更加证明, 这条路是有山民走动的。她心里略略安下心。最怕困在深山, 连路都找不到。
另一支枪也掉落在地。
距离两人的坠落点越来越近,晏玉突然停下了脚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荆觅玉知道,晏玉失控了。
巩玉冠握着电话,四周没有动静。这就说明,杀手还没有离开。他屏气呼吸。他记得另一个方向是有电讯信号的。只要到了那里,报警短信就能传送出去。
他说:“嗯。”
不过,雇主说了,晏玉不能杀。
晏玉和荆觅玉向着来时的方向走。但是避开了泥路,踩着草丛而过。
荆觅玉半跪在地,双手握着枯枝,使劲地往里刺。她的眼神,和之前完全不一样,隐泛戾光。
中年男人没料到,晏玉真的不在。他虽然心中生疑,但手下的动作十分迅速,就要举起手枪。
他捧起她的脸亲吻,啃咬。“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距离近了,果然是女人的哭泣声。
两手一腿都有伤,他单腿跳着往后。
一掏手机,有信号了。
巩玉冠迅速地躲在树后。
温热的血,泛绿的叶……她没有给自己害怕的时间,立即握紧树枝冲上去。
她拉住晏玉,指了指那串手链。
中年男人咬紧牙关,“各行有各行的规矩。讲出去了,我以后怎么接生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