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郭世杰在旁小声道:“就他哄你说话……”
朱韵点了点手机里的小人,小人磨磨蹭蹭地往前走了两步。
张放掐着腰,“那不一样。”
可事实发展却出乎她的预料。
“否则摸了王牌认不出,那就太可惜了。”
赵腾耸肩,示意她继续。朱韵整理思路,说道:“这游戏的数据结构和优化算法都有问题,加载资源不是动态的,对于不再使用的内存也没有做到及时释放。”
郭世杰在旁听着,心里一万个同意。
小黑屋里四个人静默无语。
李峋淡淡道:“公司是大家的,但总要有人站出来带头,这个人承担了比别人更多的责骂,只是因为他做了更多的工作。”他一摊手,“不干活的自然没错误。”
张放做的游戏刚被朱韵喷得像坨屎一样,脸上有点挂不住,冲朱韵道:“考试期间不要闲谈,先把题做了。”
“你都往公司里引啥人?”
“不是混混就是骗子,你还想不想干了?”
“即便公司实力真的不行你也要有信心。”朱韵接着说,“信心才能带来运势,这样你才有机会摸到好牌翻身。另外,你是公司的hr总监?”
张放踹他椅子。
朱韵转头,看见自己的简历不知什么时候被郭世杰拿了过去,他一边翻阅一边问朱韵:“是真的吧。”
张放莫名其妙地看向他,朱韵也暗暗凝神。根据历史推论,这人下面的发言应该是没有好话的。
张放忽然觉得这个李峋怎么这么可爱啊。
“手感指什么?”
张放http://www•hetushu.com抱怨完就盯着郭世杰,渴望他也说两句。可惜郭世杰嘴拙脑子慢,根本不知道怎么配合。张放又要发火,郭世杰闭着眼睛等死,没想到屋里另一个男人解救了他。
屋里又恢复了一阵宁静,只剩刷刷翻纸的声音。不多时,张放沉下一口气,在大家以为他要发表什么看法的时候,他忽然举起简历扭身狠狠抽了郭世杰一下。
朱韵身体向前,两手叠在桌子上,凝视着张放的眼睛。
朱韵:“是识人之能。”
她回头问赵腾。
李峋先一步离开,朱韵心里叹气,收拾东西的时候听见旁边一个声音弱弱地问:“……这是真的吗?”
张放在一旁催促,“合计什么呢,想个考题这么难?”
“对,而且逻辑顺序不好对不对?”
郭世杰无辜地看着他,张放瞥了朱韵一眼,说:“得了,一起进来吧,早面早完事。”他末了又冲郭世杰道,“你也来。”
张放在李峋一番哄诱下身心舒畅,摆摆手说:“你们先回去吧,等我通知。”
郭世杰完全不了解发生了什么,旁边朱韵眼神一斜,先开口道:“骗子?请你说得仔细一点。”
“老子掐死你!”
张放定睛看她,嘴角带着明察秋毫看破大局的笑。他拿起简历。“你作假也作得像一点,有这种简历的人会来应聘我们公司,你是不是当大家都是傻子啊?”
张放觉得自己的气势有点被压倒了,他不甘示弱,嘴角一耷,也http://www.hetushu.com装起高冷来。
“角色对于玩家的指令反应强度设计得不合理,而且网络传输的数据应该有冗余。”
“是啊,”李峋冲张放笑笑,“说话多轻松啊,小嘴巴一张一合就出去了,根本不用负责的。”
“我也觉得你不容易。”李峋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椅子里。
张放说:“那个你别说,我还真挺看好。”
朱韵拿着玩了一会,是个非常幼稚的打怪小游戏,赵腾在一边问:“怎么样?”
“干什么啊,我这还有不少活积压着呢。”
外面没动静,张放低声骂了一句,一脚蹬开滑椅。
赵腾淡淡道:“董总也坐过牢。”
“如果把这些都调整好的话,你说的‘手感’应该会有较大提升。”
朱韵正坐在椅子上,对张放和赵腾说:“那个……写前我能不能先说句话。”
“做个测试,题目你随便想,快点!”
赵腾耳机一摘鼠标一摔,真的腾起来了。
“做不做都一样。”朱韵看向赵腾,“你知道的吧。”
他话说一半,桌子上多了一叠纸。
等张放回头,发现朱韵正看着他。
朱韵点头,说:“那我先简单理解成优化改进了。”
“草泥马你游戏玩完了?活都我干你好意思瞎比比?”
“我太赞同了!”他激动地说,“他们就知道放嘴炮,根本不理解我!”
“好。”
张放倒在椅子里,晃着转椅,眼神考究地盯着她。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张放忽然冲外面嚎了一嗓子。
“啊?”
小黑屋门www.hetushu.com开,张放脑袋露出来。朱韵和郭世杰就站在外面,张放瞪着郭世杰。
赵腾打开文档,敲着题目问道:“刚才不是有俩人面试么,就测试一个?”
张放被朱韵一段话直接说傻了,耿直地回答:“不知道啊。”
他说着,转头看向朱韵,吊着眼梢问:“对吧?”
张放眯着眼睛问郭世杰:“你都招的什么人?”
朱韵看向文档中的第一题——手机游戏的“手感”不好,该怎么办?
一听要干正事,赵腾马上蔫下来,懒洋洋地坐回椅子里。
张放叹了口气,说:“不过我仔细想想还是算了,简历都拿不出来。而且他可是坐过牢啊,还是故意伤人,这么多年牢饭吃过来别再有什么反社会倾向了,招进来不是找事么。”
“先干正事!”张放冲他咆哮。
朱韵静静站在一旁听着他们的谈话。
行啊,现在谁都能在他头上踩两脚了,张放连朱韵都顾不上了,拿起手机啪啪啪地回复——
“有点卡,不流畅。”
赵腾舌头在口腔里转来转去,最后说:“工资方面,你开个数吧。”
张放:“啊?对啊。”
赵腾却没有在意,拿出手机点开一个游戏,“你玩玩看。”
等了一会没等来消息,张放知道赵腾的游戏应该又新开了一局。他气得牙痒痒,拍着桌子冲郭世杰泄愤道:“你说他是不是过分,活都是我干,骂也是我担,他都干什么了,天天偷懒玩游戏,我容易么我!”
“操!”
“你跟我过来。”
“我说——”他刚想给和图书自己找回气势,手机震了,屋外赵腾发来短信——
朱韵:“我问句题外的,你觉得做hr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赵腾瞥过来,“要么你想?”
郭世杰再次隐匿。
郭世杰一脸懵逼。“怎、怎么了……”他捂着脑袋惊恐地问。
张放被那黑亮的眼睛盯着,忽然一个激灵惊醒。
张放看完短信脑袋嗡嗡的。
张放如同无骨人一样瘫在椅子里看简历,刚翻了一页就停下了,看向朱韵。他边盯着她边从桌上拿了盒口香糖,抠了两颗出来放嘴里,嚼了足足两分钟,不知在思索什么。
“嗯。”
朱韵说:“当然是真的。”
“傻坐着干什么,不知道把简历交上来?”张放皱着眉,语气不善对朱韵道,“还是你也像他一样,连份像样的简历都拿不出来啊。”他说着还跟身边的郭世杰抱怨,“你说现在这些应聘的都怎么回事,跟我们当初简直没法比,要专业没专业,要——”
张放绝望,果然简历是作假的。
“这些都叫‘手感’。”
张放轻咳两声,拿起简历大爷一样审阅起来。
张放轻咳,“咱们就事论事。”
面试房间也就六七平,一张方桌子把他们隔开两边。以张放和郭世杰为代表的飞扬员工一方体格瘦弱,垮垮地坐着。反观李峋和朱韵,朱韵穿着得体,坐姿端正。李峋则抱着手臂靠在椅子里,神色冷漠,一语不发。相较起来好像这边才是面试官一样。
朱韵:“……”
他带着朱韵来到外面,赵腾正戴着耳机窝在椅子里玩游戏。这局游和*图*书戏正打到最高/潮,赵腾飞速点击鼠标,浑身紧绷,脸带杀气。然而在这紧张刺激的时刻,屏幕忽然一黑——
张放回头:“造反啊!”
长得邪帅邪帅的,声音又好听,低沉稳重,说起话来信服力爆表。
“无聊我们都知道,”赵腾笑着说,“除了无聊,玩起来感觉怎么样?”
朱韵:“就事论事就是你完全不看好自己的公司。如果你连面试员工的时候都能摆出一副公司明天就要倒闭的表情,那还怎么召集人才。”
“别装逼了,董总后天回来,你招不来人就准备自断一臂给他下饭吧。”
郭世杰探头想去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简历,结果又被张放抽了脑袋。张放挤在牙缝里小声说:“你有点出息行不行?”
张放看他这偷懒的样子就恨得牙疼,他把朱韵的简历放到他面前。
张放脸上涨红,这是他策划制作的游戏。
她陆陆续续又点出几个问题后,放下手机。
“来吧。”张放写好问题,把座位让给朱韵。“两道题,一道你口述回答就行了,另外一道逻辑编程题,你写写看。”
“抱歉,这是我的简历。”朱韵说。
朱韵心中万马奔腾,差点没把屁股下的椅子给抠破了。
朱韵实话实说,“无聊。”
屋里气氛诡谲,郭世杰额头上又开始渗汗。
朱韵:“工资你们看着给,但我有个条件。”
“老腾——!”
张放斜眼赵腾,赵腾对朱韵说:“你先写下一道程序题吧。”
这女人说话太猛,差点把他绕到沟里去。
“你对公司很没信心?”她问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