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李峋依旧没有理他,他看着高见鸿,只等他下一句话。
她一进楼就看见了李峋。
……
高见鸿神色冰冷,吴真听得挑了挑眉。
于是郭世杰闷着头一路发到李峋跟前。
李峋缓缓弯起嘴角。
朱韵心说公司结构还挺正规,还有人事总监。
该滚的是你。
她早应该想到,李峋的效率比她还高,肯定也是分分钟打电话约面试。
郭世杰正犯愁名片没了,这时手机响起,他一看来电人名字,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他颤颤巍巍接通电话,里面传来张放慵懒的声音。
创业楼的一层大厅很开阔,中间摆着园区模型,搞得像售楼处似的。李峋就站在模型旁边抽烟。
高见鸿坐在椅子里,缓声说:“人要识时务,现在跟以前不同了,你单枪匹马,爬不了山。”
她站了一会,等胸口慢慢平复后,低头,重新看这张名片。
李峋一秒没等直接上去了。
他打趣说:“最近大城市生活水平上升很多,因为全世界的vc投了几百亿美元,基本都补贴给北上广人民。”
公司在十二层。
两人均默不作声,各自端庄地等待着,显得大厅更加空旷。没一会功夫,他们手机前后震动起来。
所有关于“情”的东西都消失不见了。
虽然朱韵一开始就有预感公司规模不大,但她从没想过这规模居然有这么“不大”。就这么小小的和-图-书一层里竟然硬生生塞进去八个公司,有七个是搞互联网的,还有一个是做物流的。
“笑话,你看看我是谁?”她妆容太浓,又在昏暗的场地里戴墨镜,工作人员没认出也正常。
吴真不满道:“干什么啊?”
他一碰键盘,屏幕亮了,上面正挂着个页游在玩。
就在朱韵无声体会飞扬公司的企业氛围时,小黑屋里忽然传出张放的惊呼。
张放唆了口咖啡。
飞扬网络有限公司。
“你就不用管他了。”方志靖从后面过来,冷嘲道,“丧家之犬而已。”
李峋回头看他。
“反正看成效了。”张放气定神闲道,“董总马上出差回来,到时公司要是再没气色,咱们几个就一起等着秋后问斩。”
朱韵回去后上网搜索了一下这个“飞扬网络有限公司”。公司是去年成立的,主要在做游戏,但基本都是没有上线就砍掉的,消息非常少。
“好。”
郭世杰擦了擦脸上的汗,气还没喘匀,又一道黑影从面前闪过。黑影往门口冲,冲了没几步猛然急刹车返回来,一把夺走他手里仅剩的几张名片,再次往门口跑。
“别管。”
吴真的目光落在李峋身上,长长哦了一声。
高见鸿看着郭世杰佝偻的样子,也笑了。
“现在还不确定。”
这公司地段还不错,在市中心偏北的创业园区里。近年来政府和-图-书扶植互联网创业,专门为这些公司建了一条创业街,互联网发展浪潮太猛,整条街大大小小的公司算起来有几百家了,开了黄黄了开,比麦子收得还快。
郭世杰额上又是两道汗下来。
拜这个物流公司所赐,狭窄的楼道里堆了成山的快递,走路都困难。
“外勤出的怎么样啊?”
“李峋。”高见鸿在他身后叫住他,他看着那道黑色背影,说道,“从来都是你说这说那,今天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我也劝你一句。”
“你让谁滚?”
高见鸿再次抬手按了按太阳穴,转头对李峋说:“我跟他要说的一样。”
“小姐,要去嘉宾席的话得有通行证才行。”刚刚他就是因为没有拦住那个黑衣服的男人被训斥一通。
李峋凝视了他一会,低声道:“你也跟以前一样,总是看不远。”
“啊……还行。”
方志靖也盯着高见鸿,所有人都看着高见鸿。
等朱韵挤到飞扬公司门口的时候,李峋已经被张放拉进小黑屋面试了。
“……没、没啊。”
网上有这家公司的招聘信息,朱韵点进去,内容很简短——招程序员,工资待遇要求什么都没提。她看了眼发布时间,就是公司刚成立的时候,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
方志靖听到动静,走过来训斥工作人员。
一个唯唯诺诺的男人低头发名片,发到嘉宾区,工www.hetushu.com作人员准备上去拦,被另外一个工作人员制止了。
接待朱韵的是郭世杰,他显然还对朱韵有印象,冲她和善地打了招呼,又接了杯水,招待周到。
郭世杰根本没意识到自己闯进了什么地界,他已经连续发了几个小时的宣传单和名片了,头脑都浑了。不过他还记得这些名片都是公司老大掰着手指头数着印的,明令一卡一人,发多了就提头去见。
两人谁都没说话,场面有点尴尬,恍然间,朱韵竟有种大一刚开学时的感觉。
“谢谢。”朱韵接过水杯,打量周围环境。
“算了。”吴真倒是好说话,拧着身体走到里面。她来到高见鸿和李峋面前,她不认识李峋,不动声色地打量他。因为嘉宾区都是按照公司分区坐的,她以为他也是吉力的人,问道:“你是谁啊?没见过呢。”
张放发来短信,通知上楼面试。朱韵看完短信抬头,发现李峋已经先一步进电梯了,她在后面紧追几步,可惜还是没赶上。
吴真被人无视,十分不爽,“问你话呢,你是谁啊,这不是吉力公司的座位吗?”
过了一会张放来接电话,没说几句就直接约了第二天的面试时间。
“请、请你等等!我去找我们人事总监!”
“那你声音怎么这么虚?”
所有的演讲都已经结束,大会进入正题,一家打车软件的董事长代表众多创http://www.hetushu.com业者表达了目前市场局面复杂化、挑战接踵而至的看法。他表示近年来o2o的私募市场有非常严重的泡沫,市场不可能为泡沫买单。
可在他刚要开口训斥的时候,李峋一把拿过郭世杰手里的名片。
结果当天,她跟李峋碰到一起了。
当然,他也一眼看见了朱韵。
公司面积大概只有一百多平,但看起来却很开阔。主要是人太少了,算上朱韵和李峋也才四个人……哦不,刚刚从厕所又出来一个年轻人,睡得一头乱毛,打着哈欠回到电脑旁。
工作人员简直欲哭无泪。
朱韵直觉这家公司有点不靠谱,但没办法,因为李峋看样子是打算去这里。她按照名片上的电话给公司打过去,接电话的正是有气无力的郭世杰。在听说朱韵是来询问招聘信息的时候一下子精神起来。
方志靖看李峋揣起名片,大笑道:“怎么,公司就这么找好了?”
“你还真是跟以前一样,想一出是一出。”
李峋转身往外走。
“而且现在市场也越来越浮躁。”他意有所指道,“很多企业都是直接奔着最快出钱的目标去,捞一票就走人,根本不管口碑,这样下去肯潜心做产品的会越来越少。”
高见鸿若有所思点点头,问李峋:“需要么?”
方志靖松下一口气,脸色也红润起来。另一边,吴真从旁边走过来,却因为没有嘉宾通行证被工作http://www.hetushu•com人员堵住。
“怎么什么人都拦,你们到底培训过没有?”
没等高见鸿说话,方志靖已经怒不可遏,压着火道:“我看该滚的是你。”
“……这不让进去发吧?”
“诶?先生你拿太多了……”
李峋自然没有理她。
朱韵:“……”
朱韵跑出酒店,远远看到李峋上了一辆出租车,缓缓离去。
“哎。”方志靖皱眉,故意批评高见鸿。“你这样说就不太好了,好歹老同学,你也帮帮忙,给人家推荐个公司。不然这简历都半截的,你让他去哪找工作啊?”
朱韵按照张放给的地址,找到创业园区b栋。
方志靖看到这么个人物进入视线,心火又窜起来,把李峋带给他的压抑全部撒在了这个小人物身上。
“拿没拿到合作?”
世间缘分难寻规律,老天无聊消遣,随意撒下丝线,却将毫无关联的事物紧紧捆绑在一起。赌上顽固的尊严与骄傲,今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郭世杰谨慎地说:“……好像有几个人看起来挺感兴趣的。”
郭世杰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懵着一张脸左看右看。李峋大步离去,郭世杰追在后面。李峋步伐迈得大,且过道拥堵,郭世杰很快被甩开了。等他追到大厅门口的时候,李峋早就消失了。
“谁知道让不让进,吉力那个老总脑子有病!咱们别管就得了。”
“什么?坐牢——?!”
“那有没有招到人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