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朱韵转头,女孩很瘦弱,脸上稚气未脱,看着像是刚从大学毕业的学生。她不好意思地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朱韵。
朱韵:“慢慢来,不用操之过急。”
李峋没有应声,似乎还在给他时间考虑。高见鸿的神色越来越冷,转头,忍不住嘲讽道:“你以前不这样啊,怎么关了几年还关出人情味了,你可别吓唬我。”
顶灯熄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到最前面,那里的人群躁动。朱韵望过去,只见几个受邀嘉宾在工作人员的簇拥来入场。朱韵一眼就看到中间的高见鸿和方志靖。两人都穿着正装,高见鸿率先入座,方志靖则直接走到后面,跟从台上下来的主持人交头接耳不知在说些什么。
“你是程序员,请问你觉得我们的软件还能怎么改进?”洪小薇弱弱地问。
朱韵身边的女孩主动跟她打招呼,声音弱弱的。
两旁的工作人员正在讨论最新上市的游戏,眼神一松,面前晃过一道黑漆漆的影子。
“对不起。”洪小薇慢慢低下头,竟然道起歉来。
“人、人手不够……”
洪小薇小嘴弯弯的,“刚开始的时候特别难,不过现在慢慢也步上正轨了,我们软件的注册用户已经有三千多人了,上星期还有广告商联系我们。”
台上的领导又下去了,这回换成了企业代表发言,第一家就是吉力公司。
工作人员过来,小声对李峋说:“先生……请问你有嘉宾邀请函吗?”
hetushu.com“你要想清楚。”李峋语气轻松,就像谈论屁股下面这把椅子有多舒服一样。
黑衣黑裤,身型潇洒,他仗着自己个子高,走路有点微微驼背,显出几分慵懒。
高见鸿冷漠地看着前方,“你问几次答案都一样。”
朱韵看名片,飞扬网络有限公司,美术总监郭世杰。
李峋一动未动,似乎在酝酿着什么,许久之后他低声道:“高见鸿,这是我最后一次找你,我就开门见山说了。”
洪小薇听得一愣一愣,紧张地说:“没有。”
工作人员离开,两个座位里的男人谁都没说话。整个大厅只有台上打了强光,其他地方都是暗沉的紫蓝色灯光,氛围更加凝重了。
高见鸿不可抑制地想到从前。
郭世杰脸红。
身边冒出一颗头。
朱韵笑起来,洪小薇红着脸说:“我们今天大学刚毕业,他想创业,我就陪着他了。”
“软件现在只支持自己搜索工作,可以加上根据用户的优点长处智能推荐的功能。你们的后台数据库记录用户的搜索历史了么?”
“哟,这是谁啊?”
高见鸿胃里翻江倒海。
台下根本没人在听。
高见鸿有点忍不了头疼了,沉声道:“你走吧。”
“你好……”洪小薇再次跟朱韵打招呼,朱韵说:“我没有名片。”
朱韵:“这就有点浪费了,真实数据是很宝贵的资源。你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每一个用户的需求才行和图书。”
朝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推广专员洪小薇。
李峋声音低哑,活生生逼自己放下一切,对他说:
李峋也转过头,脸上带着几分笑,很轻,透着冰冷和玩味。
李峋瞥他一眼,那眼神实在称不上和善,工作人员是个年轻人,被盯得有点慌。“先生,如果没有邀请函的话……”
李峋理所应当像是回家一样,走进嘉宾区,一屁股坐到台上发言嘉宾的位置上。
朱韵吓一跳,后反应过来是个腰弯得太深的人。朱韵坐在靠边的位置,这人手持一大叠名片,弯腰鞠躬挨个人给。他年纪也不大,看着比洪小薇更腼腆,不怎么会说话,公司名字都报不清楚。
“……”
“啊?”
“所以你是想跟我作对了?”
“我认识他。”高见鸿淡淡道。
朱韵离前台很远。她环顾一圈,发现大会的座位安排很巧妙,整体会场座位区分了三个部分,最前面是嘉宾区,只有两排位置,中间部分大多是媒体人和大型公司代表,人数也不多,后面就是汪洋大海般的中小企业。人数众多,放眼望去全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朝气和干劲。
这行业就是如此,大家只喜欢务实内容,年轻人不买老规矩的账。大家都像洪小薇和郭世杰一样,宁可挤出时间多发一张公司名片。
不止是后面的人不听发言,就连最前面的一排,同是受邀嘉宾的高见鸿也对方志靖的演讲充耳不闻m.hetushu.com。他闭着眼睛,手指按在太阳穴的位置,舒缓疲惫。
“哦哦,那请问你是做什么的?”
“我再来问一次。”李峋低声道。
朱韵想了想,“程序员。”
“这工作人员都哪去了,随随便便什么人都放进来?”方志靖看向一旁,工作人员察觉苗头不对,赶紧过来解释。可方志靖根本没给他开口机会,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批评,工作人员话都说不出,只能默默忍着。
“一个。”
一个男人从她身边经过。
他振奋的模样跟刚刚走过的那道散漫背影形成鲜明对比。
洪小薇:“我男朋友,就是那个程序员。”
“哦哦……”
朱韵说:“你们公司连美术总监都出来招人了?”
朱韵点头,“很好。”
朱韵拿过她的手机,使用了几分钟,说:“功能还可以再完善点,现在只有简单的工作介绍和联系方式,后续还可以加上工作的价值评估。”
早年如果想做企业,资金、公关、人脉……攒多少都不够,而现在,会场里一千个人,至少八百人的年龄在二十五岁以下,他们每个人都信心满满。
洪小薇再次脸红,“我们公司一共就七个人。”
可他命令不了李峋,他从来都不能命令李峋。
三个人、两个人、甚至一个人,只要把握机遇,赶上时代的浪潮,一款产品就足以让人青云直上,富甲一方。
朱韵往外面大厅看,安检口外海海的人。
朱韵深深吸气。
朱韵:“m.hetushu.com那小贱是谁啊?”
李峋面无表情看着台上演讲的人,随着方志靖的发言,台上的大荧幕滚动播放吉力公司的各项新游戏宣传片,照这个发行速度,吉力至少还能霸占下面两个季度的下载量。
方志靖作为成功企业发言人,比之前两位挂名领导收到了更多的关注。他慷慨激昂地介绍着自己的公司,阐述吉力过去取得的成果,以及未来发展的方向,表明吉力公司渴望带动整个产业蓬勃向上。
高见鸿眼皮又是一颤,狠狠地说:“快走吧!”
李峋坐下的一刻,高见鸿缓缓睁开眼睛,他没有转头,余光一角已经足够验证来人是谁。
从前他的目光就是这样的,从不躲避,什么都敢看。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能走到最后,但时代至少给了他们一次机会。
洪小薇总算恢复点元气,她冲朱韵笑着说:“你真厉害,比我们公司的程序厉害多了。”
“……你是程序员吗?我们公司正在招聘程序员。”他小声说。
在高见鸿和李峋谈话的时候,方志靖的发言已经结束了。刚刚在台上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李峋的到来,那时他声音微颤了一瞬,后来马上调整过来。但这一瞬依然让他心生不满,一定要来讨回来。
工作人员一愣,“哦,那好吧。”
对上李峋轻描淡写的眼神的一刻,高见鸿左脑颞骨处有根神经咝拉一下从头疼到尾,像是有人用针以极快地速度刮过头皮,左眼也跟着发烫了。hetushu.com
他无意间抬眼,然后惊恐地发现,这次李峋的目光中真的有“人情”在了。他脑中一瞬间闪过朱韵对他说的话——你根本不了解他,李峋是狠,但他不绝情。
洪小薇恍然,随后又跟朱韵聊起自己公司的情况,还把他们做的手机app拿给朱韵看。app的名字叫“小贱兼职”,功能是帮在校大学生联系兼职工作。
工作人员慌忙去拦。
朱韵回神,窘迫道:“没事,慢慢完善就行了,这软件的出发点很好,市场需求也很充足。”
朱韵说:“你们公司多少程序员啊?”
那时他不管自己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带着几个计算机系的菜鸟,多大的活都敢接。现在他也不管自己是个脱离行业六年的人,孑然一身,多大的企业都敢呛。
这是个蓬勃的时代,也一个梦幻的时代,英雄们潜龙出海,迎风破浪,渴望用实力证明一切。
台上有人在致辞,灯光打得太亮,看不清面孔。
可惜不管那边闹得再欢,李峋和高见鸿都没有理会。
一直磨蹭到九点二十多,主持人才上台试麦。
“高见鸿,你让他滚,这公司我给你了。”
“你好……”
这是个很美妙的时代。
按照议程,大会九点正式开始,但八点五十了,人还在陆陆续续往里进。
台上有人正在致开幕词,致辞嘉宾是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领导。他冗长地讲了一通后,主持人上台总结,又将下一位领导迎上来致辞。
他凭什么这么自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