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高见鸿也不在意,他扣上杯盖,两手交叠放到桌面上,就像是在给员工开会一样。
“这才几年!怎么减了这么多?!”
沉默一点点蔓延。
高见鸿穿着一身灰色西装,戴着一副银边眼镜,他比以前瘦了些,下颌的棱角更加成熟收敛。不知是屋里的色调太冷,还是中央空调开得太低,他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白。
李峋还是没答。
田修竹无奈:“安保好也不能不关门啊。”
田修竹给朱韵装车,她在车上醒过来,头晕目眩,盯着车窗看了好一会,才沙哑地问:“去哪?”田修竹回答她:“画室。”
会议室里有三个人,两人站着一人坐着。察觉门口来人,三人一起看过来,坐着那人只看了一秒,便接着跟下属交代工作,说了十几分钟,两名下属带着笔记离开。
“减刑了?”
方志靖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干瞪着眼睛,嘴巴都忘了闭上。
从电梯出来,正对面就是一间开阔的会议厅,外面的玻璃门擦得一尘不染,里面是条端正的长桌,周围一圈真皮座椅,角落里摆着两盆修剪好的植物,是房间唯一的暖色。
电话响起,一名接待员接通,小声说:“高总……哎,好的,我知道了。”放下电话,她起身对宣传墙前面的男人说,“先生,您可以上去了,高总在六楼会议室。”
六年,称不上沧海桑田,但也不是眨眼一瞬。时和*图*书间如同面前这张长桌,规整坚硬,将人分隔在两边。
田修竹的画室是很早年前买下来的,在美术馆旁边一条小巷里,幽深清静,像一块远离喧嚣都市的孤岛,他在国内的大部分工作是在这里完成的。
那人转过身,一语不发往电梯走。
应该是不习惯的缘故,高见鸿想,这栋楼里没人敢不回复他的问话,他不习惯这样,所以手心才会冒出这么多的汗。
“什么时候出来的?”他淡淡地问。
六楼。
中央空调开得低,不止一楼大厅,整栋楼都是冷冰冰的。
朱韵看着画布上的底稿。“你画了一半出去的?”
“我没跟你开玩笑!”方志靖大声说,“公司现在处在最关键的时候,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李峋这人睚眦必报,他——”
高见鸿点点头,他手轻轻地波动茶盏的杯盖,瓷器摩擦的声音跟当下环境相匹配,也是冷的。
“几天前。”李峋说。
“他什么时候出来的?”
高见鸿说:“既然出来了就好好生活,别再犯以前的错。”他瞥了李峋一眼,“今后有什么打算?”
高见鸿站在窗边低声说:“我头疼,不去了。”
“高见鸿你磨蹭什么呢!八点要去华江大酒店聚会,你准备完了吗?”
这么多年过去,方志靖的额头还是那么宽大,浓眉之上,颞骨生长得更为突出,竖在额头两侧,显出几分凶相。hetushu.com
田修竹笑了,“你自己能不能走出门都是问题。”
方志靖这才想起等会还有聚会,他对员工说:“我们马上到。”
朱韵被这脚踹醒了,她尚有点理智,艰难地爬起来。
方志靖说:“没了还能再学。”
“方志靖,”高见鸿嗤笑道,“你至于怕成这样么?”
“嗯。”
说完,他拎起地上的行李袋,准备离开。
想起李峋最后回头时的眼神,高见鸿的头顿时疼起来。他闭上眼,紧紧压着太阳穴,许久许久,也没有松手。
“那就让他来啊!”高见鸿忽然拔高声音,他将茶盏往桌上狠狠一扣,水洒了一桌。
高见鸿被刚刚一幕惊得声线都颤起来了。
李峋什么都没说,从方志靖身边走过。
他豁然起身,指着周围。
高见鸿一愣,顺着李峋的目光看到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他收回手,靠回椅子。
李峋没答。
可她们还是忍不住看他。
走廊右侧有一面宣传墙,上面挂着公司近几年发布的项目,还有公司领导参加的重要活动照片。
“方志靖,你看看这里。你看看这栋楼,看看你手下这些人,看看自己掌握着多少资源!你再看他,他现在还有什么,你别告诉我就算这样你还是不敢跟他决胜负!”
“嗯,刚结不久。”
方志靖咬牙切齿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再清楚不过了!”
方志靖沉气,整m.hetushu•com理了一下衣服往外走,走到门口停住脚步回头。
朱韵被任迪挤在里面,任迪大长腿勾着她,田修竹试着拉任迪的脚踝让她松开,被任迪睡梦之中狠蹬了一脚。
高见鸿依旧安宁地坐在皮椅里,他们四目相对,却总看不真切。
朱韵迷迷糊糊,“……没关门?”
高见鸿看着他,缓缓道:“六年了。”
员工弯着腰,小心翼翼说:“高总,方总,车已经到了,再不走要晚了……”
方志靖左眼装着义眼,平日看不出来什么,只有像现在这样狠狠瞪人的时候,才能感觉出两只眼睛有所不同。
偌大的会议室里,只有高见鸿和李峋两人面对面坐着。
“减刑了。”
“你怎么进来的?”
“真不愧是摇滚歌手。”田修竹感叹。
高见鸿随口问:“过得怎么样?”
比起没有星光的天上,世间华灯溢彩,一片繁华。可或许是因为有层厚厚的玻璃挡住,高见鸿总觉得这繁华有些虚幻,像罩着一层迷雾般,远不如李峋刚刚的神色清晰。
一片沉寂中,李峋缓缓转头,他看向皮椅里的高见鸿,像是要确认什么。
“几天前。”
来人眉头紧皱,大步流星,跟要出去的李峋碰了个正面。
朱韵坐在书桌旁醒酒,随手帮他整理起东西来,她无意间从缝隙中抽出一本陈旧的英文杂志,封面就是田修竹。
“恭喜。”
他刚来前台询问的时候给和*图*书两个接待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个子很高,通身黑色,衣服质地偏硬,整个人像是用刀一下一下削出来的,搭着那双沉默的眼睛,给人一股说不出的生僻感。

就在这时,会议室外走进一个人,神色焦急,还没进门就开始催促。
田修竹把朱韵拉起来,朱韵脚下不稳,他单手架着她,从捡起地上的一件落满灰尘的薄外套,顺手盖在任迪腿上。
“你们这聚会真热闹。”
半晌,李峋终于开口。这是他这一整晚第一次主动说话,他问高见鸿:“你结婚了?”
方志靖这才回神,他紧紧看着高见鸿。
“那——”
朱韵记得第一次去他画室的时候,屋里东西太多,看得她眼花缭乱,转了几圈下来,其实更多记住的是画室的味道。那是一种独特的味道,混着木料、画布、松节油,还有主人本身的气味。
不管方志靖多跳脚,高见鸿还是一副悠闲的样子,他一边玩着茶杯一边说:“我知道你怕什么。不过这个行业更新换代有多快你也应该清楚,他在里面关了那么久,足够把所有东西都洗没了。”
“好久不见啊,李峋。”

他说完扬长而去,剩下高见鸿一人,站在玻璃窗前凝望夜色。
人都走光,高见鸿终于抿了口茶,抬头,看向门口那人。
外面来了个员工,看着两个老板这样吵,战战兢兢不敢上前。方志靖注意到,www•hetushu•com不耐烦地吼着:“什么事!”
那个男人站在宣传墙前。
两人都停住了。
吉力公司一楼。
“你就一点不担心?”
“是啊。”
朱韵有些恍惚。
“你早说你在画画啊,我自己也能回去。”
“吓傻了?”
人都走没影了,方志靖还是目瞪口呆,高见鸿冷笑一声。
她翻开报道的那一页,内容她太熟悉了。这就是当初在学校时,柳思思让她翻译的那篇文章。
李峋点点头。
空调将大厅吹得冰冷无比,前台两名女接待一边整理手头的东西,一边偷偷往旁边看。
“我等下还有事,就不跟你聊没用的了,咱们开门见山说吧。李峋,出来了就正经过日子,别想些有的没的,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担心什么?”
田修竹回到画室便围上卡其色的围裙,站在一面巨大的画布前调颜色。
“高见鸿,你不用对我冷嘲热讽,你要真像自己想的那么光明正大,现在也不会跟我一起共事。咱们现在在一条船上,现在公司里多少人虎视眈眈,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再节外生枝,你有功夫怀念过去还不如想想怎么处理事情。”
“怎么这时候就出来了?”
“呦,看不出来啊。”高见鸿惊讶道,“你对老仇人这么有信心。”
田修竹来接朱韵的时候看到一个诡异的场面,两个酩酊大醉的女人交叠着躺在沙发里,任迪衬衫扣子解开,近乎□□,手搂在朱韵的腰上,呼呼大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