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那也是朱韵第一次完完整整地将过去的事讲给别人听。
她的神情很认真,认真到田修竹不得不停止切牛排。他擦擦手,又清了清嗓子。
“这倒是。”毕竟天才画家。
那年朱韵二十六岁,出国五年多,没有李峋的日子已经比有李峋的日子多出很多了。
“前几天跟你江姨通过电话,你小哥哥拿了绿卡了。”
朱韵回忆了一下田修竹跟母亲的交谈过程,觉得虽然田修竹彬彬有礼,可其实并不擅长哄人说话,尤其是面对长辈,十分腼腆,还容易脸红。
世界上最慈悲,也最无情的时间。它甚至什么都不需要做,单单存在,就足以战胜一切。
“都是男人。”
“……”朱韵放下刀叉,“田修竹。”
母亲开车接她,回程是朱韵驾驶,虽然时间很晚了,可母亲太久没有见到她,一路上有说不完的话。
“这孩子很聪明,才华横溢。”
母亲为了验证朱韵的话,之前特地在网上查过田修竹的情况,对其本来就有好感。如今真人出现在眼前,年轻干净谈吐得体,活力之中透着儒雅,又带着点小小的羞涩……尤其旁边还衬托一个邋遢的朱韵,田修竹简直就像裹了一层圣光一样。
他选在周末的一清早,按门铃时朱韵刚睡醒,蓬头垢面光脚开门,看到西装笔挺的田修竹,反应了好一会。
“……”你故意的吧。
“这跟做生意能一样吗?你知不知道现在社会多复杂,找个知根知底的多困难。”母亲靠在椅子里,神色端正。“我以前就看出来了和_图_书,王宇轩一直对你有意思。”
“田修竹,我……”
“哎呦,他现在都结婚了。”
朱韵抬眼,餐厅的烛光晃得玻璃杯晶莹闪烁。田修竹有四分之一法国血统,脸很小,比一般的东方人起伏更分明,又不至于太过。他还有双很漂亮的茶色眼睛,虽然平日里有点神神叨叨,但真的很温柔。
田修竹眼睛圆了一点,还是带着笑。
王宇轩的话题终于结束,就在朱韵打算喘口气的时候,母亲又开口了。
朱韵试图装傻。
“你连个机会都不给人家怎么知道合不合适?”
这朱韵有点惊讶了。“你怎么知道,网上报了?”
田修竹冲母亲行礼,“您叫我田修竹就行了。”
那年她硕士毕业,家人都希望她可以留在国外,但朱韵没有同意。在连续几个月的洗脑下,不怎么了解计算机行业的父母终于相信国内的机会更多,发展更好。
“至于么……”朱韵窝在沙发里。“我没觉得他有你说得那么好啊。”
田修竹在得知自己被朱韵母亲发现的时候,很快登门拜访。
“跟你一起出来的那个男的是谁?”
“国内机会更多,发展更好。”
“啊?”
出乎她的意料,整个讲述过程她一滴眼泪也没掉,这跟之前完全不同。她清楚记得刚刚出国的时候,她连他的名字都不敢想,一想就难受,一个人躲进夜里流泪。那时她没有朋友,也很少跟其他人沟通,她缺乏自我开导的能力,只能拼了命地学习,找无数事情充实自hetushu.com己,就算累到连笔都握不住了还是不肯歇。
“我说的是晚上七点。”
“你也太小看我了。”
她总固执地认为,他还在受罪,她就没有资格活得轻松。就像田修竹所言,她把自己圈住了。
“不会吧……”朱韵完全想不起来了。
“不是一个类型。”
朱韵打了个哈欠。
她真的决定彻彻底底留在这片土地了。
“你干什么?”她没睡醒,声音有些哑。
“那小部分呢?”
朱韵想起来了,临出来的时候,她发现田修竹借给她的眼罩还揣在兜里,掏出来还他,整个过程两秒钟不到,而且他们还挤在拥堵的人群中,这都被看到了。
“……”
“国外认识的。”
朱韵第一次跟田修竹提及李峋是回国的前一晚,田修竹主动问起的。
母亲似乎彻彻底底忘了王宇轩这个人,田修竹走后的一个星期里,她一直对他赞不绝口。
“我想回去。”
朱韵留学期间也回国过很多次,可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感触这么深。
母亲追问道:“谁啊?你在美国的同学?我看小伙子挺精神的。”
朱韵简直要下跪了,她从没跟父母提过田修竹,为的就是避免母亲的穷追猛打,他们下飞机的时候朱韵还特地让田修竹晚一步出来。
这话终于给母亲的嘴堵上了,这是条死路,任凭母亲再不甘心也毫无办法。
“这位是田先生吧。”
母亲靠回车椅,喃喃道:“画家……”她不知想起什么,忽然笑起来。“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参加过美术班,老http://www.hetushu.com师教画兔子,结果你画出来像蛾子一样,把身边的女孩吓哭了。”
“跟你一起。”
“该想了,人到什么年龄做该做什么事,学生时代就要好好念书,毕业了就要找工作组织家庭。我就觉得王宇轩不错,从小关系就好,谁知道你——”
是时间。
“我根本没想这些。”
提起王宇轩,母亲忍不住叹气。“当初你刚出去的时候,人家对你那么好。”
天色已暗,高速路上车不多,朱韵稍稍超速,远光灯照得夜色苍茫安静。
“不是学校的同学?是不是社会上——”
朱韵捏着高脚酒杯,田修竹重新回去切牛排,不经意问:“我跟他比怎么样?”
田修竹叫服务生撤走所有餐具,只留两支酒杯,他双臂叠在桌面上,就像个学生一样,认认真真听她的话。
朱韵订完机票,打算请田修竹吃顿饭,一方面告别,一方面表达感谢。谁知在餐厅里,田修竹竟若无其事地表示自己明天会一起走。
“怎么不会,你小时候脾气大得很。”母亲越说笑意越浓,看着窗外,完全陷入回忆,捂着嘴闷笑,“怎么会画得那么像蛾子呢。”
朱韵撇嘴,母亲挑明说:“我看你们俩挺合适,我跟你江姨那边都心知肚明的,结果你倒好,你就不拿人家当回事。”
母亲醒得早,习惯出门散步,回来的时候刚好看见田修竹,瞬间眼前一亮。
“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他性格很好,我猜他肯定不是独生子,家里有兄弟姐妹。”
“你有男朋友了。”田修竹和*图*书笑着说,“你说过两百遍了。”
“……”
他眼睛都带着笑,一身正装硬是穿出了休闲范,周身仿佛散发着清茶的香味。
那晚她与田修竹一直留到餐厅打烊,朱韵讲得口干舌燥,意识混乱。
酒喝多,导致第二天朱韵睡过了,她火急火燎地赶到机场,终于在最后一刻赶上班机。
“不想聊聊?”田修竹用餐布擦擦嘴。他刚吃完东西,嘴唇很红,显得皮肤更加白嫩,配着那表情,看起来精致极了。
不知不觉中,她不再夜不成眠,不再起疹,也不再大把大把掉头发。再想起他的名字时,她不再流眼泪,有时甚至还会笑出来。只是那笑容始终难以持久,刚弯起嘴角就用尽了力气,像极了当年校园里眨眼凋零的白玉兰。
母亲从容不迫地喝了口茶,最后说:“他自己有本事,又明白事理,还有个和睦的家庭,这些综合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朱韵实话实说,“你比他好。”
“就是你把什么东西还他的那个。”
“真的。”朱韵看着餐盘光洁的边缘,低声道,“其实仔细想想,他大部分时间都挺混蛋的。”
“朱韵?”
“不是同学,一个朋友。”
田修竹似乎觉得朱韵在说假话。
“是嘛。”
朱韵抱着枕头看电视,不置一词。
他的创作正值巅峰期,事业蒸蒸日上,这个时候回国,理由不言而喻。
朱韵不说话了。
“所以我才一直说你不会看人。”母亲淡淡道,“我还知道他不仅有兄弟姐妹,还跟他们相处得很好。其实这孩子有很强的个性,不和_图_书过他更多时候是体贴别人,这种体贴出身不好的人是装不出来的。”
朱韵知道母亲满意田修竹,不过她的满意程度还让朱韵小小惊讶了一下。
田修竹跟她身边的人换了座位,他给她带了眼罩,朱韵蒙住眼睛昏头大睡,十几个小时后,飞机降落。
“哟,”母亲端着茶杯,戏谑道,“是你会看人还是我会看人?”
“你叫我来的,说好了七点。”
但最后让她解脱的并不是田修竹。她不能单纯地将一切推到他身上,将自己的变化简单解释为一个温柔男人字字珠玑的劝解。
朱韵无奈道:“你总问他干什么?”
“画家?”
“不是。”朱韵无奈道,“人家是正经画家,你上网搜搜,牛得很。”
田修竹给她倒了点红酒,半开玩笑地说:“明天我们就回去了,有故事最好留在异国他乡,这样回家就是新的开始了。”
“我跟他太熟了,做生意还不宰熟客呢。”
此时回顾,其实这五年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件,她只是普普通通的过日子,看太阳升了又落,人群聚了又散,野草荒了又长。
“这样啊。”
朱韵说:“之前跟同学去意大利的时候,在一个展览上认识的。”
朱韵无奈,“我们不合适。”
“哪个男的?”
“你也走?为什么?”
母亲似乎有点奇怪,不过她皱了一路的眉头此刻终于松了点,“艺术家啊,你怎么认识的?”
朱韵又要说什么,田修竹抢先一步。
“啊什么,你给人家吓哭了自己还生气,之后的课说什么都不去了。”
“哪的朋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