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再拦截
贾三爷看到冲进来的叶晨,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咔嚓’一声撞破窗户往外跳。
从另一辆马车上走下来的左使向自珍抬掌拍向叶晨,并高喊:
叶晨一脚将剑下龙王帮众踢飞,持剑走向慕容江。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而飞仙剑叶晨,则是失去了消息,有传言他被龙王帮设计炸死,尸骨无存。
龙王帮帮主慕容江一边后退,一边目光闪烁看着前赴后继的手下被斩杀,这里发生的战斗早已经传开,九江分舵水寨中正源源不断有龙王帮帮众冲过来支援,将战场围的严严实实。
船上立即响起警报声,大量护卫冲了过来,他冷哼一声,手腕连抖,前赴后继的龙王帮众倒地而亡。
“所有人退开!”
“你怎么找到本座的?”
无聊蹲守了快半个小时,叶晨决定一艘艘战舰去找,反正战舰就这么多,只要在这总会找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遍了整个战场,龙王帮的临时指挥和_图_书再次中断,大军开始混乱,而对面朝廷大军也是群龙无首,没多久双方鸣金收兵,各自撤退。
咬了咬牙,他似乎下定了决心,昂首尖啸:
这一动,不到十分钟他就发现了异常,在经过一艘船时发现了传令兵,或者说他发现某一艘船船头有一个挥旗的指挥兵,周围战舰都是随这人的指挥而移动方位,他立时潜了过去,发现这艘船上守卫格外的多。
叶晨手掌旋转一推,一掌拍在自向珍推出的双手上,高达五百年堪称超凡入圣的内力爆发,他口中的话还未说完,整个手掌血肉骨骼筋脉瞬间寸寸崩碎,手掌、手肘,乃至手臂,一寸一寸化成血雾弥漫。
伸手一甩尸体‘趴嗒’摔在地上,他大步向前,右使贾三爷下意识后退一步,便见到寒光一闪,他浑身一僵,颤抖着手捂向自己脖子,手伸到一半,喉间一丝血丝浮现,一股气浪吹来,整个脑袋滑了下来掉在地hetushu.com上,身体直挺挺倒地,溅起一地灰尘。
“砰!”
龙王帮舰队还没崩溃,有条不紊的作战命令陆续从某处传来,显然慕容江还在这里,只是不知道藏在哪里哪艘船。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朝廷大军退回汉阳水寨,龙王帮大军退回洞庭水寨,双方在洞庭湖入江口对峙起来,时有冲突,但没有出现大规模战争。
但他还是心有不安,叶晨宛如一个杀神般,每次挥剑总有一人倒地,他不认为凭这些手下会耗光对手的体力与内力。
……
“轰隆隆!”
为了找到慕容江,他接下来特意守株待兔,趁混战中藏在龙王帮一艘战舰上,观察龙王帮舰队,看命令从哪里出来。
向自珍后背猛的一鼓,炸开,无数崩碎的骨骼内脏化成血雾形成的血柱冲在后面贾三爷脸上,血肉中蕴含的力道将他冲的连退数步,手中白羽扇只剩握在手中小半截。
“他当然没死,只是在暗处寻和_图_书找慕容江的真身而已。”
他心中一凛,果断抽身后退,刚退到甲板上,叶晨心头升起警兆,感觉就像是一头洪荒巨兽从脚下升起欲将自己吞噬一样。
一场声势浩大的战争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时间慢慢流逝,一个月过去了,几乎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个诡异的平衡,只有岳阳楼中,班主任高洪阳一手端着一杯茶轻轻嗅了嗅,五指敲打着岳阳楼窗台看着外面烟波浩渺的洞庭湖,对身后学生哈哈笑道:
“如你所愿!”
而江南大侠李有鱼在伤好后离开了荆州城不知去向,有人说他无法接受败在长江龙王慕容江手中而决定退隐江湖。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浑身是血冲进船楼内,一眼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船楼边缘窗边,是龙王帮右使贾三爷与另几个高层,但没有看到慕容江。
刚起步没走多远,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愤怒尖啸:
震天的爆炸响彻整个战场,他们不知道在这m.hetushu.com艘船上放了多少炸药,整艘三四十米长的楼船化成一团巨大的火球升腾而起,无数碎片裹着火焰如流星雨坠向四面八方,周围离的近的十几艘战舰全部受到波及,有几艘离的过近这一侧被余波当场炸裂,江水倒灌。
龙王帮总舵肯定机关重重,那里的机关可不像船上机关那么简单,他要被困入其中同样有生命危险,慕容江要一心死守不出来,叶晨还真不一定杀得了。
叶晨略一犹豫,果断从江中冲出,一剑寒光横扫,将船头挥旗使斩杀,直冲船楼。
“保护帮……”
龙王帮九江分舵水寨前的广场上,龙王帮帮主慕容江脸色难看的从一辆普通马车上走下来,看着前方双手抱剑挡住车队去路的叶晨,百思不得其解。
“叶少侠莫慌,龙王帮以多欺少,我李有鱼看不过眼,我来助你一臂之力,铲除慕容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叶晨五指虚抓,漫天血雾如乳燕归巢汇于他手,重重按在他胸口m.hetushu.com
血肉纷飞的战场瞬间静下来,龙王帮众疑惑的回头看向他,慕容江迈步向前,沉声说道:
周围龙王帮高手不畏生死冲了上来,叶晨手中剑光连闪,每次血光飙起,便有一人倒地。
“你要杀的人是我,我不能因为苟活而置如此多的兄弟死去,飞仙剑叶晨,现在,就让我们堂堂正正大战一场,就算死,也是死的光明磊落。”
战争过后,龙王帮帮主慕容江在洞庭水寨指挥部下构筑防御,但很诡异的没有继续与朝廷大军交战,平南大将军已经确定被刺杀死亡,平南大营暂时由副将接手指挥,新的平南大将军还没上任,朝廷估计刚收到消息,还没选出新的平南大将军。
叶晨没有回答他的话,‘呛’的拔剑,剑鞘一扔,身形一闪已冲向慕容江。
这是一个普通的车队,从表面看起来就像是普通商人的车队,常人绝不会想到堂堂占据天下半壁江山的龙王帮帮主会坐这种马车,但叶晨却偏偏在这挡住了他,在九江分舵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