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1章 你守株待兔,我也守株待兔
灵识扫了扫,不见曲怀桑。
……
入阵之后,天地反复般的感觉传来,只觉的身外到处都是雾气滚滚,反而见不到一滴水。
……
血海天皇再道,敢情到现在,还不知道方骏眉的样子,之前守着的时候,反正只要出现凡蜕修士就对了。
方骏眉终究是心地仁善,只要血夫人肯低头,他仍旧是打算给对方一条生路的。
“那个家伙极有可能进了灵根陵园了,我已经请了神木海的曲怀桑前辈,先去那里守着了。你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
“终于肯低头了吗?”
方骏眉一咬牙之后,叮嘱杨小慢自己小心之后,就点头飞去。
方骏眉取出大五行绝灭神圈来,戒备着那通道出现的方向,凝目看着,一副随时动手的架势!
这一天,血海天皇终于有些不耐烦,再次来到血夫人被囚的宫殿之中。
方骏眉大喝道,心中升起熊熊的复仇之火来,这一次守株待兔,定要把自己的那大仇人杀了。
“你把那个小子的样子告诉我,我出去找一找他。”
又道:“前辈,趁着那个家伙还没出来,你先把此宝祭练一下,说不定打起来后用的着。”
“什么东西?”
方骏眉陡然惨哼了一声,接连两记针扎般的疼痛,诞生在他的意识海的元神上。
很快,眼前一花,就已经多了一个童颜鹤发的老者,正是曲怀桑。
方骏眉欣然一笑,又取出了一个储物袋子来。
水下阵法,立刻被触动,更加疯狂的翻滚起来和_图_书
“不等了,你立刻吞噬了那个家伙,冲击凡蜕境界,完全化为人形之后,我就带你离开。”
血夫人愕然问道。
事实上,他此刻已经没有了方向,到哪里去寻找杀害自己父母的仇人?
来的路上,方骏眉就已经冷静了许多,感觉到这一次伏击血海天皇,没有那么容易。
虚空剑步,连踏不停!
只数日的时间,就到了那湖边,才一过来,就察觉到了异常,往日清澈无比的湖水,如今已经变的浑浊不堪,且不断翻涌着,仿佛水底翻滚着什么雾气一般。
方骏眉连忙扶住他,说道:“只须记得借我用一用就行。”
说到最后,朝方骏眉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曲怀桑重重点了点头。
方骏眉见状,也不再多言,点头再谢了一声。
“无妨,小慢已经告诉我了!”
疼的方骏眉眼中精芒闪了闪。
方骏眉始想起还有这桩旧事,连忙取出,双手奉上。
血海天皇一直没有出来,曲怀桑已经祭练太乙青莲尺成功,面上神色,更加自信了几分。
“小子,把东西拿来吧。”
他还不知道,这两记疼痛,是一个针对他的阴谋。
“幸亏把你截住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
天罗地网已经张开,只等血海天皇出来。
曲怀桑白了他一眼。
曲怀桑讲解起来,又领着方骏眉亲自在阵中走了一圈。
曲怀桑摆了摆手,说道:“我先把这阵法的玄妙告诉你,打起来之后,你和图书也更游刃有余一些。”
曲怀桑笑了笑道:“闯荡在修真界里,做哪样事情,不需要冒点风险,老夫如今也是凡蜕初期境界,若连凡蜕中期都不敢挑战一下,以后能有多大前途。况且我们神木海,本就欠着你的大人情。”
没错,捏碎了那两张玉简,就是血海天皇和血夫人商量后,布下的阴谋,尽管已经有了绿袍尊者供血夫人吞噬,但二人显然不可能放过方骏眉。
杨小慢最后说道。
讲解完后,曲怀桑笑眯眯地说道,还伸了伸手。
“多谢前辈仗义援手,我不知道小慢师姐有没有对你说过,那个家伙的实力,相当不简单。”
不见。
“当然是太乙青莲尺!”
血夫人指尖一点,现出光镜中,镜中现出方骏眉的样子来。
高德或许是他最大的期望。
久等。
方骏眉凝视着对方,诚恳道:“在两千年前的时候,他的实力就已经接近凡蜕中期,如今实力定然更强,你我二人联手,再加上这阵法,也未必就一定能留下他,前辈的帮忙,尽可到此为止,剩下的交给我来。”
而他此刻,只想回到磐心剑宗,问一问杨小慢,高德究竟有没有来过。
老家伙也是有雄心的修士。
拱手行礼道:“前辈见谅,此事关呼重大,晚辈不得不谨慎一些。”
事实上,能够拦截下方骏眉,并不全是侥幸,更有着杨小慢精准的判断,她挑的这条路线,正好是最靠近龙断山脉的一座有传送阵的城池,向东和-图-书笔直延伸出来的方向。
杨小慢再道。
杨小慢连忙将风蛮山遭袭,两界葫芦丢失的事情道来。
方骏眉一怔,停住身影,灵识扫去,很快就看到,杨小慢在南方几十里处的地方里,朝自己飞来,连忙飞了过去。
方骏眉此刻始知,自己的大仇人,竟然已经来南乘仙国了,而且果然和曾经的灵木宗有关系。
……
曲怀桑介绍道:“要么退回去,要么迷失在阵中,要么以超强的攻击力破开逃出去!”
“骏眉!”
微一思索,就想到血夫人。
方骏眉点了点头,没有急于一时。
曲怀桑微微点头,心里面对于他的行事,实际上是很欣赏的。
曲怀桑不愧是老江湖,光是干等着怎么成,当然是要布置禁制阵法,把那个出口包裹起来才有意思,这样一来,只要血海天皇一出来,就要落到禁制阵法之中。
“此阵名为九曲天河阵,是我们神木海最强大的几大阵法之一,最适合在水中布置,是一个困阵,你的那仇人出来之后,只有三条路走。”
方骏眉点了点头,眉头却皱了起来。
血夫人点头同意。
方骏眉一愣道。
“好!”
血海天皇邪邪一笑,阴森森道:“这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当年那个老鬼,把我抓过去,锁在他的宗门里,我逃走之后,他的儿子又来追杀我,被我杀了,现在又碰上了他们的后人……这个小子的两条眉毛,跟那个老鬼,还有他的儿子,几乎是一模一样,长相则是六http://www.hetushu.com七分相象,我敢断定,一定是他的后人!”
……
猜想方骏眉若是回南乘仙国,无论去哪里,都极有可能走这个城池的传送阵,果然被她猜中了。
方骏眉听的一笑,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已经出来的事情。
只看了几眼,方骏眉就心中大赞!
靠近之后,杨小慢一副托天之幸状的感慨道。
猜想此老该是在阵中,方骏眉朝着湖水中,打入一道指芒。
血海天皇冷冷说道。
而此时此刻,在灵根陵园当中,血海天皇也埋伏在暗处,等着方骏眉到来。
“走!”
茫茫山野,起伏绵延。
最中央处,没有雾气,可以清晰的看到,当年进出灵根陵园的那一片最中央点的模样。
曲怀桑一身朴素的蓝色道袍,手持拂尘,一副老神仙的样子,出水之后,仔细凝视了方骏眉几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曲怀桑点头同意,进那雾气中祭练去了。
这一日,还在赶路中。
“不过我现在可没有功夫理你,请你在那里再呆一段时间,等我去过磐心剑宗,再做决定。”
血海天皇一见方骏眉的样子,立刻愣了,神色极古怪!
“这个小子是……”
不过因为闪电已经失了两界葫芦的缘故,这个阴谋,显然是不可能成功的。
“前辈定要小心,若因为我的事情,连累了你老和神木海,晚辈实在过意不去。”
曲怀桑一见此宝,目光顿时唏嘘起来,有些颤抖的接过,仔仔细细摩挲了几下,感慨道:“果然是太乙青莲尺,我和*图*书们神木海遗失的宝贝,终于找回来了,多谢方宗主!”
“好!”
方骏眉随曲怀桑进到阵中。
方骏眉道:“师姐,发生什么事了?”
“夫人,你说的那个小子,不会已经出去了吧?等了这么久也不来。”
“前辈太客气了!”
“随我入阵聊,莫要错过了那贼子出来的机会。”
小半个时辰后,方骏眉便融会贯通。
……
“前辈,这些是那位前辈的其他遗物,也一并还给你,不过他的丹药,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曲怀桑听的哈哈一笑,说道:“便宜你了,那位祖师的炼丹水准,只怕比我都还高明,若有不明白效用的,尽管来问我,老夫不会问你讨要半粒。”
方骏眉还在往南乘仙国赶,神色微微有些黯然。
血夫人哪里知道,只能无可奈何的尴尬一笑。
……
方骏眉自言自语了一声。
曲怀桑带头,引着他在阵中七绕八拐了片刻,眼前陡然一亮,已经到了阵的最中央处。
“你的速度快,先赶过去,不用等我,他随时可能出来!”
这一天,正在赶路中,杨小慢的声音,陡然传进了耳朵里。
“道兄,怎么了?”
方骏眉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那湖边。
而杨小慢也已经到了,同样进了阵中,潜伏在其中,伺机而动,大五行绝灭神圈,已经被方骏眉送给了她。
“好!”
方骏眉再谢。
狡黠一笑,故作不悦道:“方宗主忒也小气,这么大的事情,连老夫竟然都瞒着,担心我们神木海的人,把你卖了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