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873章 五兄妹
“黯月公主,谨遵无上尊命,愿为至尊送上奇迹。”
求道者却是靠过去跟月咏者勾肩搭背,小声闲聊。月咏者既不拒绝也不迎合,就静静聆听求道者说话。
只见无上至尊将一枚橙色烈焰的棋子置入棋盘,然后一阵龙形虚光照亮宇宙,争辉日月,豪迈声音响彻寰宇:
说到这里,任座越来越确信无上至尊就是他认识的人,再不济他以后也肯定会认识无上至尊——只有相熟的人才能聊天聊得如此随意轻快。
任座微微一惊,面前这个迪德拉人,就是解放迪德拉的大英雄,洛斯?
月神,月咏者!
任座看了一眼无上至尊,心想他们在无上至尊面前聊这个,真的合适吗?
这些强大的超凡者投影就这样聊起天来,任座一点都听不懂。
“要说,就当面说!”
任座彻底震惊了,他呆呆地看着面前五人,感觉脑子似乎转不过来。
还是说这是正常的扩张和职权分割?
她轻轻说道:“月咏者,聆听月之祈祷,赐予奇迹祝福。”
无上至尊淡定地点点头,这时候求道者拉着月咏者走过来,笑道:“洛斯,好久不见,你好久没来酒馆了啊。”
但这次,出现在无上至尊掌心的,却并不是棋子,而是……一盒棋子!
不过他们的斗争很温和,虽然上头在斗争,但他们私底下关系依然不错。
穿着广袖流仙裙的仙女乘光而来,直接扑入任寒怀里。任寒看了一眼无上至尊,无上至尊点点头:“在上场之前,你们自己随意。”
任座对任寒的心情,无疑是很复杂的。
没有人有资格听他诉苦,游戬不行,茶仙儿不行,甚至父母都不行,只有同样经历过这样的痛苦,被这种恐惧折磨过,并且依然活着的任寒才可以。
他看着任座,露出温和的笑容,眼神里带着一丝悲伤,平静说道:
眨眼之间,一名白袍少女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个入侵地球的异世界文明,居然也被仙宫收复了!?
“要打11个小时呢,我们还没到上场的时候!”
虚空行者:“我是虚空行者,请多指教。我们也该找无上至尊领取命令了……”
礼貌地打招呼后,任寒也看向旁边任座,两人相顾无言,但任寒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任座却是面无表情。
无上至尊忽然轻笑道:“你们这种关系,非常适合作为某种特别的剧情素材。”
洛斯点点头,他看了一眼无上至尊,说道:“白天使这些天都在迪德拉进行社会实验,要求我们协助……”
“洛神玉佩。”无上至尊淡淡说道:“任寒是任盈盈的孙子,任盈盈曾因宓妃洛神而重生,染上洛神血脉。任寒奋六世之余烈,超度蜀汉英灵,滔天功德加护魂魄,肉身消亡但灵魂融入洛神玉佩,直到灵气复https://m.hetushu.com.com苏方重新苏醒,再续家族传承。”
“本来有很多事想说,但看见他,又觉得不必说了。”任座说道:“他已经告诉我一切。”
求道者!
是人还是妖?有没有九条尾巴?还是说……根本没有伴侣?
“暗惧时师,谨遵无上尊命,愿为至尊送上钟声。”
虽然被瞬间识破意图,但任座思考片刻,还是问道:“我想知道……我未来的伴侣是谁?”
只有任寒,才有可能理解他的恐惧,他的痛苦,他的自豪,以及他的无奈。
知道这点就足够了。
月咏者看了一眼任座,任座感觉自己全身变成透明,被她一眼望穿。不过月咏者并没有闲聊,而是默默站在一边,眺望远方星空。
“哇,两个仁王小哥。”求道者微微一笑:“其中一个是三十年前的仁王小哥啊……需要我给你透露一点你的未来吗。”
“四大天王有五个人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暗惧时师用一副‘你是不是土包子’的表情看着任座。
只见他掌心浮现出一枚金色烈焰的女性棋子,然后虚空中爆发出一阵令任座胆颤心惊的灵气波动。
一袭玄黑大衣,踩着合金黑靴,腰别利斧,左佩木盾,站得笔直如剑,随口吐出的字眼都仿佛能引动灵气。
任座用震惊的眼神看向无上至尊,之前对无上至尊的些许不屑也彻底烟消云散。
任寒是‘群星谕令’,求道者是‘虚空上命’,月咏者是‘月之祈祷’,洛斯是‘诡秘暗令’,根本没有一个是听从无上至尊的召唤而来!
难道……洛斯一开始就是仙宫的棋子?
你突然说个游戬,我心里已经慌得想扭转这个扭曲的命运了!
求道者噗嗤一笑:“那你可真倒霉了。虽然白天使也找过我,不过我更喜欢行者这位学生,铁站边行者这一边。”
但他隐约听得出,这些人大概是在聊仙宫的内部权力斗争,洛斯属于‘白天使’这一派,求道者属于‘行者’这一派。
士兵们快速整合,分成十队阵列修士军团的旁侧,其纪律严明,作战迅速,以及装备之精良,看得任座这个乡巴佬都愣住了。
无上至尊点点头:“他变化不大。”
“伴侣还有正规和不正规的吗?”任座扯了扯嘴角:“那游戬是我的什么伴侣?”
然而无上至尊秒答出乎他的预料:“游戬。”
任座怀疑无上至尊在开他黑车,但他没有任何证据。
任座微微一怔:“……赵火拥有未来的记忆?”
虽然眼前这个粉发少女说自己很弱,但任座却情不自禁眉毛狂跳。
可恶,要是这段记忆可以带回去,就能让行政部门好好解析仙宫未来的组织结构了……
收服迪德拉,必然也是无上至尊的功绩!
m.hetushu.com.com音重重点头:“对!我和姐姐加起来,比其他哥哥姐姐都要强!”
“仙宫任寒,遵照群星谕令,斩尽魑魅魍魉。”
“哦?你是说那种正规伴侣啊。”无上至尊淡淡说道:“本尊不说。”
无上至尊说道:“拥有未来的战斗经验,战斗智慧,以及些许未来片段。怎么,你想找未来的自己询问吗?问本尊啊,本尊知道你的未来。”
暗惧时师还在端详任座,说道:“哎呀呀,没想到仁王也有这么年轻活泼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从出生开始就是闷葫芦……对了,我是暗惧时师,星时,请多指教。”
虚空行者走过来,认真说道:“他们是上一代英雄组合,我们是新一代英雄组合,我们和他们之间是传承的关系,继承了他们的名号。”
任座愣了一下:“……谢谢。”
跟任寒一样,三十年岁月并没有给求道者留下丝毫痕迹,反而只能为她积累更多风韵,外貌亲切美丽,令人心生好感。
无上至尊沉默片刻,张开右手,展示掌心上的玉佩。
六祖任寒。
如果是这样的话,无上至尊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任座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无暇摇摇头又点点头:“没错,你的记忆是会消失,但你身上携带的未来回响却依然会发生作用。”
一直没说话的希月小声说道:“我和黑音年纪还小,实力不足。但我们可以无缝配合,加起来的实力可以继承「黯月」之名,所以要两人一起行动。”
无暇看起来娇弱无力,但她的手就像铁箍一样,虚空行者根本无法挣脱。
下一秒,虚空中泛起五朵涟漪,五个人影从中走出,单膝跪在无上至尊跟前!
任座:“他是2049年的任寒?”
无上至尊忽然冷声说了一句,求道者和洛斯顿时闭嘴。
任座想了想,反正被打的是扎克,又不是他万里长城的人,他也不再执着于这点,继续问道:
黑发双马尾,穿着兜帽外套和短裤,右眼如血瞳,左眼如金钟的家居少女嘻嘻一笑,说道:
这绝非‘结盟’所能解释,恐怕是仙宫在这30年里逐步同化迪德拉,令迪德拉化为自己的根据地,自然可以对迪德拉位面予取予求!
蓝发少女拉着黑发少女过来,大声说道:“我是妹妹黑音!她是姐姐希月!你别搞错哦!黑长直是姐姐希月,蓝卷毛是妹妹黑音!你快重复一遍。”
这时候无上至尊忽然说道:“别吵。”
求道者的声音恍如钥匙,轻而易举就解开任座心中所有纠结。他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谢谢。”
所以任座才以追寻仙宫的名义,苦苦追溯任寒的痕迹。
我并不是孤独一人。
但你这句话能不能一开始就说啊!
“你心里明明有自己的未来m.hetushu.com•com蓝图,那就好好努力实现。就算是我们没说谎,也失去也未必是真的。我们只能站在自己角度描述你的人生,但其中悲欢,只有你自己才会明白。”
“残兵之首,讨死而来!”
然后他们向其他人问好:“八姨好,道姨好,洛叔叔好,寒叔叔好。”
至于鸡汤、勉励又或者道歉,任寒没有说,任座也不需要。
“哈!?”任座惊了:“真的假的!?游戬不是在追求灾厄少女吗?”
虚空行者微微一怔,缓缓吐出一口气,似乎是彻底释然了。
高大,英俊,发如雪。
而且不是2019年仍在消化神力的月咏者,而是三十年后完全消化神力的真神!
而且直至30年后,迪德拉居然也依然愿意听从仙宫的命令,派出百万大军助阵!
“姐,像仁王这种灵视高的人,你是骗不了他的。”暗惧时师打了个哈欠,双手插着口袋走过来,好奇地用金钟眼注视任座。
无上至尊似乎懒得理他,再次展开右手。
等任寒和望舒走到一边私聊后,无上至尊看向任座:“无话可说吗?”
任座马上说道:“好!”
难道……无上至尊很重视‘行者’和‘白天使’?
“现在依然是准备阶段。不过,也是该展现第一张王牌了……”
他们其实是分属于仙宫其他领导的管辖下,只是这次无上至尊需要他们的力量,所以他们才投影到1999年!
任座看了一眼无上至尊,发现后者正在注视棋盘,便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你们……跟虚空行者、黯月先生、黑棺魔王、暗惧时师是什么关系?”
但当两人眼神接触的时候,任座就明白了,任寒完全能理解他。
墨瀑长发,玄黑大衣,剑眉星目,相貌英俊的男人抬起头,用平静的声音说道:
婉转动听的声音随之响起:“仙宫求道者,秉承虚空上命,提供法术支援。”
求道者那句‘无上至尊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要信’,其实不是玩笑,而是一种警告!
她彻底收敛气息,任座愣是感觉不到她的一丝修为,但心中的恐惧感却丝毫不减,与恐惧一起诞生的还有敬意——他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已经步入比他所能想象中的更高层次!
“如果我说出你不愿意接受的未来,你也会接受吗?”
任座竖起耳朵,施展聆听法术想偷听,但下一瞬耳朵便被指甲刮黑板的刺破音洞穿,震得他全身发麻。
空灵,寂静,不可亵玩,不可接近。
求道者妩媚一笑:“顺带一提,无上至尊说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别信就对了。”
黑音满意说道:“记住就好,虽然我们一起叫做黯月公主,但我更喜欢别人喊我名字,只是很多人都搞错我和姐姐的名字……”
任座:“他现在就复活了?还是说https://www.hetushu.com.com……”
无上至尊摇摇头:“就算回答你,但你回去之后就会被消去这段记忆。如果你在战场上胡思乱想,到时候遭殃的可是银河系,不能以半吊子的状态去糟蹋你刚才立下的决心。本尊为了大局着想,决定还是不回答你。”
任座:“英雄组合……?但黑棺魔王曾经暴打过一名正义阵营的超凡者……”
无上至尊掌心再次浮现出一枚银光烈焰的棋子,仙源保护罩内部忽然泛起银色光辉。
他感觉到强烈的威胁!
还是说……无上至尊在2049年,已经不是仙宫的实权领导了?
最后,蓝发黑衣少女和黑发白衣少女手牵着手,一起齐声说道:
无上至尊摇摇头:“这些特殊人员并不存在于1999年时空,是本尊花费极大代价,让他们从2049年投影到1999年助战。”
迪德拉,百万军团!
不仅仅是任寒是祖宗,更重要是,任寒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缘亲属。
“我是白棺天使,无暇!战场上要多多照顾我哦~呐,行者,轮到你自我介绍了。”
“不要在别人后面说人坏话。”
仔细想想,洛斯、求道者、月咏者和任寒的出场语,似乎都些奇怪。
能将整个位面纳入囊中,光是拥有这份魄力和能力,无上至尊就绝非任座所有评价的枭雄人物!
任寒笑道:“望舒。”
他可是从任奈瑟的视频里,看到无上至尊派人粉碎迪德拉的阴谋!
任座眨眨眼睛,无上至尊生气了?
一名衣着华丽,赤足脚环,不施粉黛但美艳动人的金发美人轻轻落到灵气地面,踏出一丝涟漪。
“你怕我?”白棺天使歪着脑袋,笑道:“你不是万里山河,仁王任座吗?我很弱的,等下打起来能不能保护我啊?”
片刻之后,视野里皆是密密麻麻的战甲士兵,浩如烟海,密如蜂群!
只是……
无上至尊说道:“嗯,祖孙二人并肩作战,不是很好的卖点吗?不过任寒擅长防守,你擅长攻击,所以是祖守孙攻?”
任座用诡异的眼神看向无上至尊,无上至尊淡淡说道:“这段对话会被掐掉,你回去之后也不会记得。”
她转过头看向虚空行者:“别害羞啦,你别忘了,这是她们的要求哦。”
任座喃喃道:“跨越我的尸体前进……吗。这么说,我其实是跟任寒差不多年纪?”
“虚空行者,谨遵无上尊命,愿为至尊踏破虚空。”
“但……上一代不是只有四个人吗,你们怎么……”
无上至尊淡淡说道:“急着战斗?这次要进行连续11个小时的高烈度战争,你的需求很快会得到满足。”
“不行哦。”求道者摇了摇手指:“难道我说出的未来,你就会相信吗?”
“我一直想问,任寒为什么能复活?”任座问道:“他跟其他人有什和图书么不同吗?”
洛斯!?
而且迪德拉的精锐士兵,迪德拉的领导层,居然也愿意听从仙宫指挥!?
“白棺天使,谨遵无上尊命,愿为至尊献上祝福。”
白棺天使马上说道:“黑棺魔王是不会错的!肯定是那个超凡者该打!”
任座说道:“如果不方便的话,其实我不介意。反正当战争结束后,这段记忆就会消失。”
虚空行者脸色一僵,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他别开话题:“还没开始吗?”
无上至尊右手五指忽然燃起彩虹烈焰,五个晶莹透明的玻璃棋子在烈焰中虚空而生!
一名高大战士落到无上至尊跟前,抽出长剑立于地面,大声说道:“迪德拉百万军团,遵照诡秘暗令,前来为盟友征战多元位面!”
仙宫在未来的内部斗争如此剧烈?
任寒死时必定二十三岁,直到这两年才复活,其实也就比任座大一岁左右,两人虽然隔了几十代,但的确是同龄人。
月咏者,求道者,洛斯和任寒纷纷回应,就连最冷淡的月咏者也露出一丝笑意。
这个粉发少女,绝对没她表面上那么和善!
任座微微一愣,旋即想到某两个关键词:年上攻、年下受。他脸色一黑,问道:“什么素材?”
背着白色的方盒,身穿一字肩雪纺公主裙,粉发碧眼,相貌甜美的少女轻轻一笑,用温柔的声音说道:
“别害羞嘛。”无暇笑着摸了摸虚空行者的脑袋,“我们都自我介绍了,就你使用称号,这样很失礼的哦,你可是我们的楷模啊~哥哥~”
无上至尊说道:“第一次警告,第二次耳膜穿,第三次脑袋爆炸,别说本尊没告诉你。”
“你好,我是虚空行者,天堂,请多指教。”
但迫于无上至尊的淫威,求道者也不敢说太多,只能这样旁敲侧击地提醒任座!
任座迟疑了一下:“我们很熟吗?”
他们姓任的,不需要这些矫情的东西。
任座:“……蓝发的是黑音,黑发的是希月。”
他们两个就这样静静对视数秒,忽然大家眼中闪过一道光辉,紧接着才是一声惊呼:“寒!”
无上至尊很危险!
星时点点头:“虽然不能说太多,但我们以后还是挺熟的。不过对于你来说,应该是很遥远的未来了。”
“什么什么,又到了我第四喜欢的一起自我介绍时间吗?”白棺天使十分兴奋地抓住虚空行者的手,露出甜美的笑容,十分自信地说道:
虚空中浮现无数涟漪,任座愕然地看着一名名身穿全覆盖幻想战甲,手持能量武器的战士从空间门里出现。
无上至尊淡淡嗯了一声,白棺天使马上跳了起来,凑到任座面前,吓得他不自觉后退一步。
刚才无上至尊显露的平和近人,肯定只是他的伪装!
暗惧时师忽然说道:“祝你生日快乐。”
无上至尊说得很有道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