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797章 传宗接代
“谁啊?”老妈那中气十足的声音从里面响起。
东承灵继续看画本,“伯母画的故事很有意思。”
当他们离开后,远处看得眼睛发直的大婶们,顿时就炸开锅。
任索眨了眨眼睛,心里又惊又喜又怕死。
“咋回事?”有人问道。
八姑喜气洋洋地说道:“你们不知道,现在怀孕跟我们以前不一样的啦,从怀孕的时候就要讲求营养均衡,讲求胎教。而且你们也知道我儿子可是修士!他们的孩子,说不定一出生就能修仙,肯定又聪明又可爱……”
睡得迷迷蒙蒙的小玖揉了揉眼睛,环视一周说道:“羡鱼姐姐都没来……”
这群长年累月在小区摸爬滚打的大婶们,自然也培养出独特的野性直觉——她们若是顺着八姑的话往下说,肯定是落入八姑这个捕食者的陷阱中。
然而,经过这几天的嫉妒试炼,不仅仅任星美,就连东承灵和古月言都早已蜕变进化了!
……
厨房门关上,大家静静围观任索。古月言提出一个严肃的问题:“索先生,你的治疗法术可以解毒吗?”
任索自然是不知道小玖无意中又为他家涨了一次脸。
八姑又说道:“任婶儿女都是修士,她儿子肯定也是交了修士女朋友。现在修士啊,听说跟熊猫一样,越是厉害,就越难生孩子。而且现在人人都争着修炼,超凡者哪敢花时间生孩子啊?”
“大哥哥这些天都在陪女朋友,都没空陪小玖了。”小玖摇着任妈的手,说道:“但姐姐们对小玖很好,嘻嘻。”
她八姑是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不跟你任婶比这些身外之物!
中午时分,八姑在小区花园里嗑瓜子跟街坊闲聊,终于有人忍不住问道:“八姑,还不回家做饭吗?”
哭了,他们怎么连生孩子都这么快?质量还这么高?什么好事都是他家的?
……
一秒后,乔木依将清单放回抽屉,转过头去端详化妆品:“妈用的牌子跟我一样哎。”
生了出来岂不是要晒爆?
哈~
“要回去吗!?”任索充满期待地问道。
因此八姑已经完全不嫉妒任婶了,已经心境圆满的她,只想着好好过自己的幸福日子,何必嫉妒别人呢?
古月言看了看桌面上乱七八糟的零食屑和零食袋子,忍不住笑道:“阿姨这桌子……有点像羡鱼呢。”
所以,任索现在十分忐忑地站在自家门口前,手指虚放在门铃前,不敢按下。
除了早就见证乔木依和自家老妈认亲的任星www.hetushu.com.com美以外,其他人听到这个称谓,纷纷眉毛一挑。
“不,”乔木依看向任星美:“现在是你的回合,我们说好的。”
任索扯了扯嘴角:“那我现在算是无家可归咯?”
“肯定是吧,你看那小女孩多亲他!”
生命的延续!
“老公,我们家还有没有老鼠药?”
“不打扰,不冒昧,快进来快进来。”任妈连忙招呼大家进来。
两兄妹松了口气。
东承灵给出一个非常合理的推测:“也有可能,索和星美近期就会有一个弟弟妹妹了。”
“他们嫌弃我做饭,所以我就不做饭呗。”八姑哼了一声。
“好俊的姑娘啊。”
大家顿时松了口气,又说说笑笑起来。有人随意问道:“现在的年轻人,口味就是刁钻,好的一餐不好的又一餐,哪需要非得请个保姆来做饭……”
八姑远远看见那个小女孩的时候,瞬间就被俘虏了!
八姑的连环计中计!
“你也知道,我儿子和儿媳妇跟我们住得不远,所以我时不时都过去给他们做饭,毕竟他们两一个比一个娇贵,哪里会做饭啊,还不是点外卖。”
任星美鼓起勇气喊住任妈,向老妈展示一下她和任索十指紧扣牵着的手,然后侧过头轻轻亲了一下任索的脸颊,满脸通红但十分期待地注视着任妈。
“嘿,你们不知道老任和任婶其实也是早恋吗?这可能是他们任家的传统啊。”
任索心中一喜,准备说几句软话:“妈……呜呜呜呜——”
被赶出去的话要不要抱着老妈大腿?
门口挤不下了,东承灵直接瞬移到任妈旁边,将手里两个礼盒递过去:“伯母,冒昧来访,这是我和索的一点心意。”
就在这时候,任妈伸出手重重扯住任索的脸,任索也不敢用法术,被扯得连连喊疼,任妈才肯松手。她看了一眼其他人,恨恨说了一句:“今天我是给她们面子才放过你,我可没原谅你这块叉烧!”
木门打开,防盗门打开。
然而,他也不是真的能看破红尘,斩断因果。
“不用不用,你坐下,这事让我老公来就行了。”任妈说什么都不肯让东承灵进厨房,拿过菜篮子说道:“星美,索仔,你们好好招待,我和你爸做饭去。”
在她们以为是晒保姆,放下戒心的时候,才甩出真正的杀手锏——晒孙!
“人家在超凡学院读书,找到的男朋友肯定也是超凡者,啧啧啧。”
这时候,任索后面的和_图_书乔木依率先走进来问候:“妈,我们今天这么突然过来,会不会太打扰你了?”
小玖这番话瞬间将所有人都逗乐了,这时候厨房门开了,穿着围裙的任爸探出头问道:“怎么了?”
难道,对我的考验要进入第二阶段了!?
快点说什么,趁老妈抄起玻璃瓶打他之前,将气氛缓解下来!
大婶们议论纷纷的时候,又有两个女孩走下车。
然而任妈却像是认命了,转头说道:“吃完饭再说吧。”
现在小区虽然以任家那两位为尊,但那两位纯粹是以势压人,一力降十会,儿女前途光明,儿媳财雄势大,又是大修士,又是对策局当权者,又有天京对策局的亲戚……任家堪称是人生圆满再无遗憾,谁敢跟他们家比啊?
不是吧,老妈老爸真的因为大号小号都废了,所以要练新号了!?
任婶你就算其他方面再好,但如果儿女不愿意生育的话,终究会有遗憾吧?
手放在妹妹腰上,紧紧搂着妹妹的任索,与老妈面对面对视。
妈?!
“等等,我没法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啊!”任索心态瞬间炸裂。
“哇……”
我家虽然哪方面都比不上你家,但我儿子注重传宗接代,没你儿子自由散漫!
要比就比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任——索——”任妈的声音简直如同河东狮吼!
第一句话说什么?
不过就算他知道,他也不会在意——他如果在意别人的看法,就不会变成一个游戏死宅了。
“之前任婶不是骂她儿子又不说理由吗?说不定是她儿子不打算生孩子了。听说现在什么丁克啊很流行,年轻人都喜欢,只打算过一辈子二人世界,不生儿子了。”
但怎么又是老任他家的!?
“我……我要回家吃饭了。”八姑勉强苦笑一声,然后快步离去。
“妈,等等!”
传承!
任星美解释道:“‘生块叉烧都好过生你’,你奶奶在骂大哥哥还不如叉烧。”
街道传来的轻微喧嚣,起居室里旋转的吊顶风扇,电视机里的午间新闻,所有声音仿佛刹那间消失了。
就在大家暗暗吐槽以后的日子不好过的时候,一辆车缓缓驶入小区。
“是任家的女儿啊。”
古月言哎哎两声不知道该如何转移话题,只好抓住路过的黑猫,假装在撸猫。
大家聊着聊着,发现八姑失魂落魄地不说话,有人问道:“八姑你怎么了?”
原来今天是晒保姆啊!
“那个小女孩是谁?”
“养儿方知娘辛苦,https://m•hetushu.com.com养女方知谢娘恩。”
乔木依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纸:“这个也是伯母的东西?”
大家看向古月言,古月言霞飞双颊,脸红得仿佛要滴出水。她轻轻挨在任索身上,斟酌一下,小声说道:“或许,这是叔叔阿姨在向你传递某种信息……”
八姑眼里神光一闪,然而故作随意地轻松说道:“哎,别提了,现在家里不用我做饭了。”
“小玖!”
“那个小女孩真的好俊啊。”
“我老妈很贪吃的,看电视剧的时候就喜欢吃点什么,我想吃都不给我吃。”任索哼哼说道。
大婶们顿时跪了!
这里也是老小区了,大家知根知底,忽然进来一辆新车,自然会引起大婶们的注视。
只是怀孕就在晒!
“不用。”东承灵左手在空中一抽,就拿出一个菜篮子:“我们经过菜市场的时候顺便买菜了,我去做几个菜吧。”
“妈很会画画的,以前还画过童话绘本来帮我们启蒙教育。”任星美说道:“她其实还想培养我去做美术生,不过我实在不感兴趣。”
“说起来能不能找任婶联系一下?我侄子现在也还单着呢……”
一听到自己儿媳怀孕,八姑就什么气都没了。
“是任家那小子的女儿吗?”
为今之计,除非儿子打算要二胎,否则八姑这辈子是没有可能重夺御晖苑人生赢家宝座的机会了!
输了。
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总不能被老爸老妈赶出去啊!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
任索犹豫了十几秒,乔木依忽然说道:“等等。”
“小玖乖。”任妈轻轻抚平小玖衣服上的皱褶,痛惜地问道:“索仔有没有委屈你啊?吃得好不好啊?他有没有陪你玩啊?”
有人小心翼翼地问道:“那……这跟你不做饭有什么关系?”
大婶们这边闲谈,八姑却是气定神闲,云淡风轻地说道:“这人啊,最重要是成家立业,成了家才能立业。而成家,最重要就是要有孩子传承香火,只有养过孩子的人,才会真正的成熟起来……”
终有些人能令他妥协,“好吧好吧每天只玩一小时”。
“那你们中午吃什么?”
她现在也是看透了,什么亲家权势啊,什么儿媳优劣啊,什么工作前途啊,其实都是虚的!
女朋友?姐姐们?
“要吃午饭啦,小玖醒醒,不然等下你羡鱼姐姐就要吃光啦。”
任婶你家再厉害,你有孙子孙女吗?
就当八姑志得意满的时候,车上走下一个抱和-图-书着小女孩的男人。
任妈看得眼睛都瞪大了,视线像是利刃一样贯穿任索的胸膛,看得任索气旋疯狂运转,随时都能用出「六库仙甲」。
繁衍!
“这可不能这么说!”八姑猛地打断她,说道:“我儿媳妇怀孕了,当然要吃好一点补充营养嘛!”
“这是不是她同学?又漂亮又年轻,而且充满仙气,这么远看过去都觉得好亮眼,一看就是追求者从白云排到莲江的好姑娘啊。”
任索只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只看见老妈那双眼睛从茫然转换成严肃,然后闪过一丝血腥的杀机。
“是啊是啊。”
任索笑了笑,将小玖放下来,牵着她的小手跟其他人一起走进五号楼。
“奶奶好!”
“小索,你不要误会,这可能是一张随处可见的传单。”乔木依的自欺欺人式安慰,充满一种幸灾乐祸的情绪。
“任婶怕不是没什么机会抱孙咯。”
“为什么啊,叉烧这么好吃,如果大哥哥变成叉烧的话,小玖可以吃很久的!”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哎?”
“看起来至少六七岁了吧?这,这藏得好深啊!”
任星美脸红似火,但最后还是狠狠一咬牙,将黑猫塞给古月言,过去挽住任索的手臂,直接按下门铃!
“八姑你说得有道理啊。”
瞬息之间,任索就想到了破局之法——
任妈顿了一顿,低头看见小玖钻过来,宛如冰冷钢铁的脸孔,顿时融化成甜蜜棉花糖,蹲下来露出和善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抱住小玖。
“对哦,承灵你没来过我卧室。”任索挠挠头:“其实也就没什么好看的……”
这个乔木依,怪不得提议来任索家一趟,原来还有这里等着她们!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这么可爱这么精灵的孩子!
今天星期日,爸妈肯定都在家。事实上,妹妹在前一天就已经通过旁敲侧击,得知今天爸妈打算在家休息一天,不去喝茶,不出去玩。
任妈说着说着就摇了摇头:“算了,家里没那么多菜,我们不如出去吃吧。”
“叉烧?”小玖有些迷茫。
被打的时候要不要开法术?
“应该……可以……吧?”任索没什么底气,毕竟俗话说的话,抛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天知道老妈会不会给他来一碗老鼠药炒饭。
“多下点米,除了索仔外,还有12345——5张嘴要吃饭!”
终有些人能令他退让,“不靠上班前十我就不玩”。
古月言也挤进来,抱住任索另外一只手臂,脸色通红甜甜地说和*图*书道:“阿姨好,还记得我吗?我在过年前拜访过一次了。”
大家对视一眼。
儿子成家立业,乖孙即将出世,八姑现在已经了无遗憾,对未来充满期待。
任婶那些身外之物,又有什么值得嫉妒的呢?
如果是我孙女多好啊!
“喵~”黑猫跳到任索脑袋上,懒洋洋地打了声招呼。
“我妈又在我这乱放什么东西了?”任索和其他人探过头看了一眼,发现那是一张《孕前检查清单及注意事项》。
然后任妈提着菜篮子走进厨房,压低声音说话。但这里几乎都是修士,任索更是有「洞悉尘世」,任妈压低声音也依然清晰可见——
但说到攀比时的鬼蜮伎俩,这个小区还是以八姑为尊。除去任家这个无冕之王外,八姑从来就没在装逼上输过!
他们停在五号楼前,后车门打开,一个她们十分熟悉的漂亮女孩,抱着一只黑猫走下车。
八姑抱怨道:“现在好了,我帮他们做饭,他们反过来嫌弃我做得不好。我为我们家做了几十年饭菜,没想到临老了还要被嫌弃,你说多糟心啊。”
大家微微一怔,然后不约而同看向任索。
八姑随口说道:“哎呀,他们请了个保姆来做饭,你还别说,煮的真是又健康又好吃,所以我和我家那口子便直接去他家吃现成的就行了。”
但我有!
任星美忍不住点头:“哥,毕竟我和你都这样了,爸妈再练一个号好像也很正常……”
东承灵环视一周起居室,问道:“索,你卧室在哪?”
小玖瘪着嘴摇摇头:“没有,大哥哥都不陪我玩了!”
任星美却像是想起什么,说道:“哥,你等下进去卧室之后,可别以为进贼了。”
再一次输了!
任星美说道:“老妈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敢回来住,所以就直接拿你的房间来用了。”
“原来是这样!”
“坐车回来,莫不是找到有钱的男朋友了?”
片刻后,大家坐在任索的床上,围观那张放满化妆品、零食和各种画笔的桌子,小玖和黑猫在床上玩耍。
任索,发挥你的人格魅力吧!
白云市龙口区,立华大街御晖苑小区。
“六七岁,但那时候小任应该还在上高中吧?”
任索眨了眨眼睛,心里一时间接受不了。
没有一个人附和八姑。
虽然她们也不虚,但她们与任妈的关系终究没那么亲密,贸然唐突拉近关系只会适得其反。
东承灵拿起画本看了看:“这个是伯母的画?”
大家纷纷认可八姑的说法,八姑骄傲地昂起下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