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591章 医生与护士
任索耸耸肩,环视一周说道:“这里是诊所,我是医生,我当然要穿成这样了。”
一起救死扶伤,一起帮助他人,收获他人的尊敬与感谢……
为了强调自己的语气,任索还轻轻揉搓了一下古月言的脸,轻柔地像是抚摸她一样,顿时让她脸红心跳起来。十分有感觉的她,立马对任索进行了正反馈——狠狠掐了一下任索。
如果古月言没带他进来,任索就失去了近距离观看《猎杀之夜》现实直播的机会了。能在安全的观众席上亲眼看着游戏主角大战群雄,对任索来说还是很有趣的体验。
“我的人物标签是‘救死扶伤的医生’,你的人物标签是什么?”任索笑呵呵地问道:“是护士吧?”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言语的正确,在虚幻的声音叙述完毕之后,古月言便意识到自己获得了神灵的权柄:改变世界的力量。
“现在,只有你可以带我离开这个世界了。”
在获得任索的承诺后,古月言就沉沉睡去了。
在迷蒙之中,这份力量实现了她心里时不时会想起的愿望——这份愿望是如此现实,以至于她感觉自己只是穿越到几年之后,过上了理所当然的生活。
诊所?
“对,对不起……”古月言低下头,不好意思地道歉一句,然后抬起头问道:“所以,你……是真的任索?”
任索暗道一声糟了,他刚才措词这么小心,就是不想让古月言意识到这点,哪知道古月言偏偏在这种地方这么聪明——她又想给自己找锅了。
如果,如果有人挡在我面前的话,我就……
无所不能,永生不死,言出法随,心想事成的神灵!
事实上,任索也完全没有怪古月言,甚至还庆幸古月言带他进来了。
欲望并不是恶,它只是一柄双刃剑,甚至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能起正面作用。在越来越全面的监管体系下,凡人想要追逐自己的欲望,只能在安全的框架下付出合理的代价,才有资格去满足自己内心的空虚。
“你现在应该要叫我医生。”
窗外夜空,一轮圆月高悬,月华铺撒大地。
成为神灵吧。
“什么声音?”http://www.hetushu.com任索一愣。
咚!——
我就……
“而只要我们扮演人物标签,我们就能……获得修为反馈!”
一个非男非女,宛如清风轻柔的声音,悄无声息地穿破她的耳膜,直达她的思维:“这里,是世界的梦境,是众生的梦境,是你们的梦境。”
“哎呀,我都已经进入状态了,你怎么还在怀疑人生啊。”任索没好气说道:“你没做梦,你是直接进入了梦境!不过,这个世界虽然是梦境,但对我们来说是真实的。你被我掐了,是不是有感觉?你也掐住我了,是不是有感觉?”
古月言不是他,他一来到月之暗面,几乎瞬间就明白前因后果,并且知道这将是一场有惊无险的月之暗面初体验旅行,自然心情轻松愉快,甚至还充满好奇。
这样的好事,请给任索再来一打!
然后她就被掐了一下脸,她的手也被任索抓住去掐任索的脸,情景十分滑稽。
而且,她并非是一个人沉落,她感觉自己还抱着一个毛绒绒暖烘烘的大玩偶,心里感到十分安心。
古月言沉默了几秒,然后她慢慢在病床上端正坐起来,双手放在并拢的大腿上,腰背挺直,收腹挺胸,认真地跟任索说道:“如果你活着,我会带着你离开;如果你死了,我会成为神灵复活你。”
而且,他也不希望古月言在这场试炼里遇到麻烦。有他这个老玩家带着,古月言这次基本也可以把试炼当旅行了,而且还是五星级豪华私家团。
想赚钱,想成为职业选手,想每天玩游戏,想环游世界,想成为偶像巨星……那就要付出头发、时间、金钱、身体等等代价。
“既然你听到了声音,而我没听到声音,那就说明在这个世界里,你作为月神使徒是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我是负责协助你的。”任索说道:“想要成功活下去并且离开这个世界,我只能,必须,无论如何都需要你的帮助。”
欲望淹没了古月言的思绪,她的灵魂因此而颤抖。
她没有拒绝坠落,反而,她感觉到自己理应沉浸下去,仿佛那是自己和_图_书的使命,那是自己的责任,那是自己的命运。
“奇迹无时无刻都在发生,请向银月渴求吧。”
“醒了?口干吗,喝口水吧。”
成为神灵,是错误的。
旅游七天!
然后她抿紧嘴唇说道:“……你不是月神使徒?你……你是被我连累带进来的?”
古月言的心瞬间如坠谷底,她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个穿着白大褂,发型经过细致打理,脸容白净,笑容开朗的任索,傻傻问道:“你怎么……穿成这样……?”
那就是,成为一名护士,默默帮助那位救死扶伤的医生。
“我……这是在做梦吗?”她低声喃喃。
多好啊……
在游戏里,露娜扮演人物标签获得的是经验值,可以用来提升技能等级;在现实里,任索又不是月神使徒,根本没有月光体系,经验值直接变成他的修为了!
“那我相信你了。”任索笑了笑,“在你带我离开之前,我也会履行我的诺言,一直守护你。”
语言是个奇妙的东西,在他说出来之前,哪怕自己有多确信,都不会心安,在他说出来之后,那些转瞬即逝的词汇便如同魔法咒语一般,化为屏障守护她。
不属于二十八名使徒,却又出现在这里。
古月言看着镜子里的她穿着几乎是紧身的白色护士制服,以及一袭超短的护士短裙,完全凸显她凹凸有致充满活力的曼妙身材,而修长的双腿穿着紧绷的白色过膝袜,过膝袜与短裙之间还恰好留出一丝空隙,露出白皙的大腿皮肤,看起来纯洁可爱又销魂夺魄。
这个绝对不是她的愿望!绝对不是!
那么,为了成为神灵,代价是什么呢?
所以,这里是错的。
“嗯?很好看啊,超适合你,非常可爱。”任索忍不住竖起大拇指点赞,认真点评道:“你是我见过最可爱的白衣天使了!”
她任由自己轻飘飘的身体往下沉去,软绵绵地沉入无尽海渊之中。
古月言这才注意到自己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床旁边就是隔绝视线的白帘布,外面还有放着医疗用品的玻璃柜,洗手盘,鼻子里也充满一股消毒水的气味。
神灵!
那么反过http://www.hetushu.com来,他们在梦境里获得的修为提升,理论上也应该要现实身体的支持。也就是说,任索在这里提升修为,理论上是应该是梦境将这份能量反馈到他本体内,本体提升后,才轮到梦境里他的修为提升!
这也是一个任索庆幸能来到月之暗面世界的原因:人物标签的扮演,可以提升修为!
“当使徒拥有的银月之晶数量足以取悦月神,那么这位使徒将会成为……新的月神!”
她才没有这样的愿望呢!
刚才那个虚幻的声音,是不可以信任的!
他们在月之暗面里都有实体,身体情况几乎与现实一致,并且也能用各种法术,用了法术也会消耗灵气,任索只能认为他们应该是现实身体在梦境投影,所以才会完全相同。
但古月言跟他不一样,按照她在晚上的反应,估计她来之前就感觉到十分害怕,她在睡觉的时候还听到那个虚幻声音的怂恿,最后来到这个如梦似幻的诡异地方,心情不稳定才是正常。
古月言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任索。
这杯水有股甘甜的味道,比自来水矿泉水蒸馏水都好喝很多,仿佛以前回老家喝到的山泉水。古月言几乎是一口喝光了,才彻底冷静下来,松了口气,转过头看向旁边:“任索……”
慢慢的,慢慢的,古月言感觉温暖的床被变成了黑暗的海洋,上方垂下柔和的月光,如同羽毛般轻抚她的眼睫毛。
白涨修为!
“哎哟!”任索摸了摸自己的左脸,一脸都是婉约派诗词的哀怨,扯了扯嘴角说道:“你也用不着这么大力气吧……”
明明从没发生过类似的事,但她却总感觉这个场景无比真实,以至于让她感觉,如果能过上这样的生活,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二十八位月神使徒,请收集银月之晶,成为奇迹的唯一主人,成为咏月的唯一歌者。”
“我可以相信你,你会带我活着离开吗?”
朦胧之中,她心中疑虑逐渐化为云烟消散无踪,刚才的紧张仿佛只是虚幻的错觉。
古月言忽然感觉自己身体一颤,她感觉自己被一根炽热的丝线拉住了,急速沉降的身m•hetushu.com体骤然停止,她抱住的大玩偶忽然反过来抱住她,然后她们慢慢开始上浮,从暖洋洋的海洋里脱离!
任索刚才试过了一下,装得跟一个正经医生一样照顾古月言,修为便产生轻微增幅——虽然是非常轻微,但也足以让任索兴奋起来!
旁边响起熟悉的声音,古月言接过水杯道了声谢谢,慢慢喝起来。
古月言忍不住站起来,试图离开任索的视线。然而当她站起来看见对面镜子的瞬间,她顿时愣住。
古月言猛地睁开眼睛,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想要获得什么,就要付出什么,这是应有之理。
“银月是唯一的真理,请向银月祈求吧。”
“当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应该是……”任索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应该是和你一起进来的。”
看见古月言重重点头,任索心里也松了口气。
她偶尔会梦见一个重复的场景:在大火的游乐场里,她在一旁辅助医生治疗伤员。获得妥善治疗的伤员们对她们献上衷心的感谢,她与医生相视一笑,用干净白皙的手腕擦擦医生额头的汗水……
前后线索一对应,古月言几乎是自然而然就抓住了真相。
任索肯定是对的。
她又是一个会将所有心思藏在心里自己默默委屈的性子,就算任索什么都不说,估计她也不会让心情影响行动。
任索笑了笑,“你沉下心,静静排空思绪,就会知道了。我来到之后,马上就知道梦境赋予了我一个人物标签。”
这份安心并非虚无,而确确实实存在——体内躁动的月光在得到承诺后迅速平静下来,似乎无处不在但又没有痕迹的恶念瞥视迅速散去,因此古月言才会沉浸在安心的困意之中,让精神彻底放松下来。
她才没想过要穿成这样当护士!
他是一个不喜欢战斗的人,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的朋友也不需要战斗,最好就跟他一样,每天轻轻松松悠闲度日。像东承灵那样喜欢修炼,像乔木依那样喜欢当官,像赵火那样喜欢挑战人体分裂极限,任索也不会质疑他们的志向。
“你也听到了那个声音?”古月言问道。
欣赏大战!
和_图_书“万事万物都会如你所愿所想,请向银月要求吧。”
看见古月言像一只不小心挠伤主人的小奶猫一样难过起来,任索挠了挠头,问道:“那我可以相信你吗?”
那么,一切都将如我所愿。
“欢迎来到月之暗面。”
幸好任索之前就有开导她的经验,也知道她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便干脆不说‘我没有怪你’这类屁话,直接将自己的生死托付给她,瞬间就让她振作起来了。
听到任索的回到,古月言慢慢收敛笑容,心里思绪千转,慢慢将虚幻声音所说的那些话复述一遍。
获取银月之晶吧。
古月言根本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她的全部思绪,都萦绕在那份已经触手可及的愿望。
我只是为了善意,为了幸福而行动,是正确的。
古月言很聪明,她过去的勤奋学习,已经帮她训练出高效率的理性思维。她很清晰地记得虚幻声音所说的话语,既然任索没听到那个声音,那么就是说任索不属于那二十八名使徒之一。
最后,古月言想起刚才沉睡的时候,她是抱着一个令人安心的大玩偶在那个月光海洋里沉落的。
“我怎么……我怎么穿成这样?”
古月言简直羞愤欲绝——她的人物标签是‘爱慕医生的护士’!
古月言的思绪慢慢变得清晰起来,丝线里传来的温热,让她瞬间想起某个人。
几乎是不言自明的,古月言意识到,这是任索对她的思念,这是任索与她的羁绊。
就像是当初在艾兰湖,任索将她从昏暗的湖底里救上去一样,现在任索又将她从这个奇妙的海洋里救起来了。
但他很清楚古月言并没有任何战斗的意愿,而且这场试炼早已注定了胜利者。那么有他的帮忙,古月言自然可以不用进行无谓的战斗和努力,安安心心开始七天度假之旅。
古月言感觉自己沉落到海渊之底,心中的欲望却是越加炽盛。
“等等。”古月言忽然想起什么,问道:“你既然没听到那个声音,那你为什么会假装成医生,还知道这里是梦境?”
古月言这时候却是满脸通红,双手拉紧白色的天使护士短裙,颤着音说道:“是,是护士……”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