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585章 原味的也可以
“当然有了!”乔木依哼哼说道:“别以为一条围巾就能贿赂我!除非每年都给我织一条!”
真是的,明明我才是魔王,怎么现在弄成他是魔王,我反而是勇者了?
她盖上被子,就这样戴着围巾睡觉,脸上露出像是黄鼠狼偷了鸡一样的笑容,甚至连手机闹钟都忘了开,就这样安适舒服地睡着了。
“那你下午有事做吗?”乔木依深吸一口气,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做好将所有工作堆给姚菲的准备了。
“那正好。”
任索唠唠叨叨说了一堆,终于帮乔木依围好了,满意地点点头:“嗯,不错,挺适合木公子你。”
“不是游戏。”任索站起来说道:“对了,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估计下午才回来,你调好闹钟去上课,别睡过头了。”
她用围巾捂住快要烧起来的脸庞,感觉心脏怦怦直跳,咬紧嘴唇低声嘟囔:“你怎么可以变成这个样子……你不是连对人好都不会的傻子吗……你怎么能变成一个骚货……”
任星美看见自家老哥放下手机,耷拉下脑袋,心里咯噔一下——上一次她看见老哥这般冷却激情失去人生动力的时候,还是他在拳皇里被自己满血perfect一串三,被打得惨叫‘换个游戏换个游戏’。
对策局副局长办公室内,黎丹拿起面前这条灰色的围巾,围巾上有各种打呼噜的图案,诸如‘zZzZzZ’、‘(:3[___]】’之类的。
乔木依眨眨眼睛:“没有理由?”
……
工作时间,乔木依自然是穿着黑色的对策马甲,将长发盘起来,似乎化了淡妆,微微扬起的嘴角带着笑意,微眯的狐眼总让人感觉古灵精怪的,整体看上去干净利索。
这头猪终于学会拱白菜了?
“不管我喜不喜欢,反正你送给我了,就是我的!”乔木依瞥着任索,恶狠狠地说道:“你要是敢拿回去,我就剁掉你的猪蹄!”
任星美扯了扯嘴角,她都认识自家老哥十几年了,哪还不知道老哥连黄段子都说不利索。她用光滑的脚丫子蹬任索的屁股:“走走走,别打扰我睡美容觉。”
乔木依眨眨眼睛,迎着任索的视线,她下意识想闪躲,但最后还是强行掰回来,勇敢地跟任索对视。
“来找我啊?”
“是五班吧。”任星美说道:“他们本来是明天晚上有一节修炼课的,但明天圣诞节嘛,他们班长和学生联名申请提前上课,但我听说学院好像不批准的啊,和_图_书而且他们老师也不是东老师,而是廖老师啊……”
让我起来,我不要睡觉,我不要忘记这个八卦,我还要对任索说一句:你不是变态,你真他娘的是个勇者!
乔木依低下头,左看右看,悄悄将围巾提上来,遮住了脸庞,忽然感觉自己舌头打了结。一向的伶牙俐齿加毒舌彻底失去作用,她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跟任索说话,也不知道该跟任索说什么话。
“是啊是啊,我想用胶带绑住你的双手,用口球塞住你的嘴巴,然后……”任索坐在床上,嘴里发出邪恶的笑声,说出一句句连上庭都免了可以直接上枪毙名单的话。
“没有理由。”
“但这不像你,你一不像是会送人礼物的,二不像是会亲手做礼物的。”乔木依盯着任索看:“你……想起来了?”
任索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没有请求。”任索摇摇头。
黎丹想了想,点头:“好吧,那我就收下了,谢谢。”
“只是因为你想送给我?”
黎丹晋升三转,他一直都没有时间(懒得找时间)找黎丹睡觉,这次来对策局送围巾,刚好能顺便拿到这枚三星钥匙。
“骗你是小狗。”
她猛地转头,往后面正在看戏的美女对策修士说道:“菲菲,你先回去。”
看着任索就这样扬长而去,而且还顺手将牛皮纸袋扔进垃圾桶,乔木依一时间有些愣,摸了摸雪色围巾,忽然决定今天要早点下班,晚上去任索那里一趟。
任星美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反而更像是来任索家午休,吃完就在客房睡个午觉,下午继续上课。
12月24日,星期一,平安夜,中午。
这时候乔木依忽然想起什么,狐疑地看着任索问道:“除了这条以外,你是不是还织其他围巾?”
就是大老远跑这么一趟有点麻烦,如果东承灵今天不是因为要补课,晚上聚餐取消,他才懒得跑,直接将所有人聚集起来发围巾就行了。
任索十分老实:“是。”
她无可奈何地回到客房在床上躺尸,发了一会呆,又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选择搜索黑色星星围巾。
困得睁不开眼睛的黎丹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丝灵光——他问乔木依干嘛?
“……算了,原谅你了。”
“啥?”
他看见任索还拿着一个牛皮纸袋,“你要送给副局长?”
虽然依然感觉自己羞得脸上发热,不过乔木依却是不再紧张,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感动。她和-图-书也没有放下围巾,就这样看着任索笑道:“想得美,月底没写完,我就将你关到我对策局的小黑屋地下室,关到你写完为止!”
唉,要是任索能加糖加暖加奶盖就好了,现在的任索味道虽然不错,但还可以更进一步……
虽然聚餐取消了,但礼物还是要送的,然而任索圣诞节当天从0点到24点都被人预订了,根本没时间送礼物,所以便打算在平安夜这天将所有围巾送出去。
一阵羞意充斥着她的身体,她连任索的脸都不敢看。比起任索寻回以前的记忆,现在的任索忽然这么自觉地对她好,更加让她承受不住。
“行,”任索拿出一个牛皮纸袋给她:“喏,送你的。”
织围巾也只是他的一时兴起,他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听说别人过圣诞节都是要互赠礼物的,不过他们宿舍——或者说他们整个专业全都是和尚,根本不流行这玩意,而且一群佬互相送礼物,送种子资源吗?
任星美松了口气,随口说道:“那你可以亲自下厨啊。”
任索耸耸肩:“你肯接受就好。”
等等!
乔木依主要目的自然是戏弄一下任索来补充能量,隔着手机聊天已经满足不了今天的她了;而次要目的则是看能不能找到东承灵,跟她炫耀一下这条手织围巾。
玄国可不照顾你西方的洋节,该上课上课,该上班上班。虽然说是节日,但其实就是一个约人出来玩的理由——在其他普通日子约出来像是‘没错我就是喜欢你’的直球表白,而在节日约出来则是充满‘哎哎哎我只是不想一个人过节而已’的傲娇感。
“有啊。”任索摊摊手:“我要赶着回学院呢。”
任星美眨眨眼睛,问道:“一天不吃东老师的饭,哥你就浑身不舒服?”
他们两个吃完饭,任星美便去客房躺着午休。这两天只要东承灵上午有课,任星美就会去饭堂打包两份饭,找一直修炼到中午的任索一起吃饭。
任索挠挠头,“每年……?不过你是不是不喜欢围巾,不喜欢的话……”
等任索关上门,任星美才打开牛皮纸袋,心想莫非是新出的硬核魂系游戏《只狗》,或者是爽快动作游戏《神泣5》?
任索摆摆手:“没,不关这个事,也没什么理由……我就是忽然想起来,圣诞节这天应该要送你礼物。”
“她上午和姚菲出去了,有任务,估计快回来了……”被睡意袭击的黎丹下意识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全盘托出。
和_图_书索拿出牛皮纸袋里的围巾,直接给乔木依围上,说道:“今天风挺刺骨的对吧?我出门的时候也戴了围巾,不仅仅是为了暖和,重点是挡风……没想到莲江的冬天还挺大风的,以后还得买个口罩才行,其实你送我的口罩也挺不错,但上面写着‘木公子最好了’六个大字,戴出来就太羞耻了……”
雪白色,乔木依暖暖一笑,她的确是喜欢雪白色,因为任索喜欢玩雪,而她喜欢看着任索玩雪,那画面看起来特别好笑特别快乐。
有类似的商品,但都跟她手上这条完全不一样。
乔木依低头看着自己的围巾,围巾是完全的素白色,上面没有任何图案,看起来非常普通,满大街都能买的到。
难得任索来一次,黎丹也却之不恭,坐在椅子上让他将自己催眠。
“真的?”
“不~会~吧!”任星美悲鸣一声,侧身躺着,双腿蜷缩起来,用围巾裹住自己的口鼻,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闻到哥哥的气息,“你不打游戏织什么围巾啊!你买一条也可以啊,自己织什么啊,不浪费时间吗?真蠢!”
“进来吧,我在换衣服!”任星美随口说道。
任索煞有其事地说道:“说不定戴着会更容易睡觉哦,你就拿着吧,别忘记我的好就行了。”
“……不过,如果能免掉我这个月的两篇论文,那就再好不过了。”任索认真说道。
“所以今晚承灵没空做饭了,聚餐自然也取消了。”
噗嗤。
“今晚承灵多了一节课要上。”任索撑着脸颊,扒拉着面前的茄子牛肉饭,语气幽怨得像是订好情趣酒店的妻子听见丈夫今晚要加班。
如果甜甜的恋爱轮不到我,原味的也可以啦。
“……嗯,好,那承灵你去忙。”
“我又不是你。”
乔木依微微一怔,哦了一声,挥手说道:“那……再见。”
“不是啦。”任索摆摆手,说道:“只是我本来想今晚喊人过来聚聚,现在总不可能喊他们过来饭堂吃饭啊……”
任星美去客房坐在床上玩手机消食的时候,客房被叩了三下:“我能进来吗?能进来吗?进来吗?”
只送给了家人,和她?
然而,她从纸袋里拿出来的,却是一条黑色围巾。
“然后你想对我做什么?”任星美反过来抱住任索的手,昂起下巴看着任索,说道:“让我用脚跟你打拳皇?”
任星美呆呆地看了这条围巾几十秒,然后拿出手机打开淘宝,在搜索栏写上「围巾」「黑色」「星m.hetushu•com星」这三个关键词。
而现在他认识的羁绊者都是今年认识的,之前没和他们过圣诞,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在羁绊的作用下送礼物,反正任索就先送为敬——又不是生日,他不用考虑对方喜不喜欢,尽心意送条手织围巾就可以了,至少可以增进一点好感度吧?
学院里面的还好说,学院外的,任索只能亲自出来一趟,没想到乔木依不在对策局里。
卧槽!
……
“不知道……”任索歪了歪脑袋,想了想说道:“但我感觉你应该会喜欢雪白色的,所以就什么图案都没做,织了一条素色围巾。”
东承灵在老哥心目中的分量,已经达到这个程度了吗?已经跟游戏一样重要,甚至比游戏还好玩了吗?
但乔木依有「侦探之眼」啊,她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亲手织的围巾。
乔木依磨了磨牙,但依然好声好气地问道:“那你已经送给谁了?”
这算什么?我都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了,你突然就20分钟投降了?
“廖老师昨天知道他老婆的预产期提早了,请假回老家等老婆生孩子去了。”任索说道:“学院只能找替课老师,然而根本没人有空,只能提前上课……但好死不死廖老师明天有三节课,全部都得找替课老师,承灵白天也满课了,她只能上夜晚那节课,但她明晚又跟我约好了,所以就将明晚的课调到今天晚上……”
不过她肯定会起床的,因为她等下还要戴着去上课呢。
将手从沉睡的黎丹身上拿开,任索哼着游戏BGM《亡灵序曲》离开对策局。
她一边思考着今晚的对策,一边踩着轻快的步伐回去对策局。
“其实我用不着这玩意……”
“是新游戏吗?”任星美十分淡定地接过来:“又要我打出白金成就?”
“那我宁愿喊他们去饭堂吃饭。”
“发生什么事了?”任星美试探性问道。
任索毫无顾忌地开门进来了,呵呵笑道:“换衣服?”
他又看了看围着围巾的任索,说道:“你也用不着这玩意吧?”
钥匙他永远不嫌多,四条三星钥匙能合出一条四星钥匙呢。
她没话找话:“为什么是白色的?”
“那你总得有个理由吧。”乔木依气定神闲地说道:“难道你一开始就知道你这个月写不出论文了?嘛,副局长的确有通融的权限……”
“真的。”
她是任索的家人,就该这么光明正大,还能找任索撒娇要钱要抱抱,反正只有她撩任索的份,那当然得玩任索玩hetushu.com个爽啦!
任星美朝他伸了伸脚丫子:“袜子也是衣服啊,不允许我脱袜子啊?我说换衣服你还闯进来,说,你是不是对妹妹图谋不轨?”
“算了,没什么……”乔木依微微有些黯然,旋即又露出笑容:“织围巾花了不少时间吧?说吧,为什么要讨好我,说出你的请求,我说不定会大发慈悲地答应你。”
任索虎躯一震:“对策局还有那么黑暗的地方?”
围巾底色是黑色羊绒围巾线,但上面却是点缀了无数金色的星辉图案,有的是五角星,有的是六芒星,有的是十字星。
而且他还特意为每条围巾设计了图案呢!织得多辛苦啊,花了好几个夜晚呢!
不过任索开始玩手指催眠的时候,忽然问道:“对了,乔木依在不在局里?”
任索挠挠头:“没有为什么啊……”
不过她最后却是没有按下搜索键,而是直接围上围巾,走出去大声找哥哥,找遍全屋连马桶盖都翻起来,也没看到任索,她才想起任索刚才说要出去一趟,傍晚才回来。
乔木依心里暗暗吐槽自己比以前怂多了,但以前她可是冲着‘多谈一天恋爱赚一天’的心态去撩任索,现在却是‘还有一辈子可以卿卿我我’的谨慎心态,自然是没以前那么狂野猛如虎了。
她今天穿得打底衣领口很低,任索低头就看见她宛如白玉的脖颈和醉人的锁骨。注意到任索的视线,乔木依吃吃一笑,摸了摸任索脖子的围巾,故作叹息:“真好啊真好啊,有的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都有围巾戴,而有的可怜小女孩整天风里来雨里去,却什么都没有……”
一只玉手勾住了任索的脖子,任索侧过头,看见乔木依出现在他旁边,笑吟吟地看着他。
“谢啦。”
“只是我想送给你。”
“没骗我?”
“已经送给谁……?”任索眨眨眼睛:“我已经送给我爸我妈,还有我妹妹了……”
然后她拉着一脸茫然的任索往外面走去,走了好一段路才停下来,转过身对任索问道:“说吧,为什么织围巾送我。”
走出对策局,任索心想要不要给乔木依打个电话,或者等到明天出来见面的时候再送给她?
“再见。”
“今天风比较大嘛,脖子被吹到还是挺不舒服的。”
黎丹心想也是,他也没打算问任索还要送给谁,不过任索倒是问道:“想睡觉吗?”
“怎么可能,他想要围巾,让他管自己女朋友要去,”任索切了一声:“我怎么可能送他围巾,我又不是变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