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469章 谁没跳过崖啊
反而在需要消耗两个回合的‘缓慢路线’上,魂殿松懈了,这也给了玩家可乘之机。
「侍女小锁忽然有点担心,虽然她和师门前辈关系不错,但请前辈们出手终究得付出一点代价。若是不能尽快抓住幕后黑手,洗刷公子的冤情,让幕后黑手制造的灾祸快点停止的话,也许师门前辈终有一天不会再帮她们……」
虽然知道这是游戏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充分塑造出侍女小锁这个重要NPC的愚蠢呆萌性格,以及慕公子傲娇的本性,而且侍女小锁一步步堵住慕公子的发言也着实有意思。
而第六天里,因为慕公子被通缉,游戏似乎要进入第二阶段——
虽然这画面非常感动,但任索看着侍女小锁的钢板胸,感觉慕公子会不会有点磕碜啊。
就是消耗两个回合,直接度过‘逃亡第六天’有点蛋疼。
能被六大派重用,一人之下未必,但万人之上是肯定的。
不过这次侍女小锁却是没有说话,她和慕公子的立绘合在一起,她摸了摸慕公子的脑袋,将慕公子拥入怀中。
笨就算了,还要麻烦我读档!
虽然最后还是被白忌打得自爆,但……那可是天莲学院教师组组长,莲江战力最强者之一的白忌啊。
回到家,任索打开小世界游戏机,继续慕公子和侍女小锁的旅程。
一时间,附近的围观民众也纷纷拿起石头之类的东西砸向慕公子,甚至还发出奇怪的期待:「杀了他就能成为武学高手?」、「被六大派通缉,肯定干了很多坏事吧」、「小妞别看这个坏人,不然会长针眼的。」
「说什么呢,小锁难道是敌人吗?小锁难道打得过公子你吗?」
②缓慢路线(消耗两个回合);
慕公子:「六大派的通缉令里,依然没有将那些栽赃的罪行公布出来,说明六hetushu.com.com大派里有人对本公子的魔功十分了解……我已经有大概的怀疑对象,只是还是还没有充足的证据。」
任索回家后也在内网搜索了一下关于欢乐世界事件的情报,但毫无所获,不知道是还没上传情报,还是三级研究员没有资格得知。
这次没有遭遇魂殿武士,顺利离开了!
总线索度上升至54.9%!一下子上升了5%,突破了50%!
蓦地,任索回忆起游戏开始画面里,一男一女跳落悬崖的动画CG……
任索心想总线索度都突破50%了,污秽怨恨也净化了超过一半,应该很快就能通关了,倒也不担心。
慕公子:「飞弹高山。」
因为这次氪金需要11点功勋,按照任索的估计,这约莫需要任索读档二十次到三十次,还是直接氪金算了吧。
侍女小锁:「接下来我们要去哪?」
而且这次氪了之后还幸运触发了「雁过拔毛」的‘-10点消费’功勋特效,又嫖了小锁一次,爽到。
11月5日,星期一。
经过星期天的睡眠,任索现在精力十足,而且小玖也上学了,终于继续攻略了!
任索敏锐地发现这次净化了污秽怨恨量少了许多,看来就算侍女小锁用出‘怀中抱汉杀’,慕公子心情好起来,但他心中还是有些放不下的担忧。
任索只好退回到游戏界面,打开《小锁的秘密日记》赶紧点击她的担忧思虑。
任索估摸是魂殿武士人手不够,重点都在看守可以快速离开的路线——他们认为慕公子在知道自己被通缉的消息后,肯定会通过最快的方法逃跑。
任索毫不怀疑,若是东承灵活在一个灵气完全复苏的年代,并且她拥有可以直指无上大道修得绝颠修为的功法,她肯定会躲在某个山疙瘩奋力修和*图*书炼,无论世界是沧海桑田还是世事变迁,她都会不争名,不享乐,最后悄无声息地洞悉一切真理,俯视世间万物,然后向未知的境界继续迈进。
对策局这几个月一直都扩张,于匡图身为副局长都忙得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可见这类事件并不罕见。
然后任索读档分别选择缓慢路线、北陆快速路线和东海快速路线,也一样会遭遇敌人,不过敌人数量和战斗地点不一样罢了。
这次倒是不需要氪金(因为任索已经踩了所有雷了),任索再次点击「离开江户」时,侍女小锁忽然说道:「公子,等下也许会有人认出你,你不如用我的纱巾遮脸吧。」
然而任索选择让慕公子打过去的时候,根本没法脱离战斗场景,魂殿武士被慕公子击杀后就会出现其他源源不断的魂殿武士和,甚至还出现军弩手狙击慕公子。
④东海快速路线(消耗一个回合)。」
慕公子冷哼一声:「是啊,你想要吗?肥水不流外人田,给你也无妨。」
任索心中也没有什么羡慕嫉妒之类的情绪,只有淡淡的期待——他跟其他人不一样,他可是知道东承灵为了精进实力,平日生活究竟有多节制,内心又是多坚韧,自然羡慕不起来。
本公子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但你还有回归平静的机会。」
只见两人在听完绫音的通知后,慕公子说道:「……六大派这招……呵呵,这次我真的无路可逃了,举目之内,皆是敌人……」
「因为特殊原因,慕公子的心情受到影响……」
侍女小锁:「公子,你的武功……难道真的可以继承?」
然后星期天他一整天都在陪小玖和妹妹,白忌也从对策局回来了,晚上大家还吃了个饭聊了聊昨晚的事,白忌没有透露什么,大家也不好奇,这件事便和图书也过去了——虽然仙宫已经通过多种手段压制众生的邪念,但依然会出现这些突然报复社会的超凡者。
但任索还是选择氪金。
除了「进行调查」、「好好休息」这两个选项,还多出一个新选项「离开江户」。
那么,该选择哪条路线到达飞弹呢?
这是提醒玩家要尽快通关的意思吗?
慕公子戴上纱巾后,任索再选择简单路线——还是遭遇魂殿武士了!
③北陆快速路线(消耗一个回合);
而任索,只要断了他的网,他应该就活不下去了。
绫音能无视这份诱惑,除了因为两人曾经救了她以外,还因为侍女小锁在这几天还顺便治疗了她的失眠多梦、神经衰弱、颈椎不好等疾病,大家交情还不错,因此绫音才会匆匆过来通风报信。
要么自己多次读档让侍女小锁明白在这里该怎么说话,要么直接氪金,任索想了想还是氪金算了——他看侍女小锁在一次次读档中学习怎样说话,心里总有点小生气: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啊!
「当前小任务:顺利到达飞弹高山。」
不过这对任索来说只是生活里突然的辣椒面,过了之后他自然就回到他的皇图霸业之中。
任索读档,看看侍女小锁又要说什么骚话阻止慕公子意志消沉。
旅途里的慕公子并不知道自己又躲过一劫,在到达高山飞弹后,她将纱巾还给侍女小锁:「这份宝物还是你用吧,我用普通的纱巾就可以了……你比我更需要隐藏身份。
“武侠游戏终究免不了跳崖吗?烂俗!”任索吐槽道:“谁没跳过崖啊,我练「纱衣」的时候,每天晚上都从山上滚下来呢……”
侍女小锁:「去哪?」
①简单路线(消耗一个回合);
游戏进入行动回合,右上角弹出新的提示。
五天了,她依然在闭关,估计还和-图-书要闭关一段时日。
这句话简直立竿见影,慕公子噗嗤一声笑了:「哼……你连我都打不过,是不是敌人又有什么关系?」
侍女小锁倒也没拒绝拿回纱巾,不过她却是这样回应:
或许下次见面,她就是四转了。
她不像自己能通过游戏机增进修为,也没有走战斗变强的路线,就是很简单的,持之以恒地修炼,忍受寂寥和艰苦,忽略风光和享乐,完全没有想凭借自己的实力获得权力和利益的想法,成为国家修士也是为了从国家获取足够的修炼资源。
而且,因为战斗场景是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魂殿武士一边战斗一边高呼,让其他平民也知道了慕公子就是今天被通缉的贼人。
「悬崖如果不是一起跳的话,也太寂寞了。」
点击「离开江户」,侍女小锁忽然冒出来:「现在公子最好不要抛头露面,接下来的待人接物需要我来处理。
普通的通缉文书未必能对慕公子有多大影响,但这份通缉里藏有的代价,足以让所有陌生人都为之心动。
不过跟之前不一样,这次并没有马上进入战斗画面,而是卡在过场动画里,魂殿武士对两人问道:「你们是谁?拿出可以证明你们身份的东西出来!」
毕竟正如他所担忧的,现在只要杀了慕公子,就能继承慕公子的魔功,还能受到六大派的重用——玩了这么久,任索也从他们的对话里知道六大派是当世最强的六个武林门派,镇压各方,触角遍布天下,就连慕公子自己也隐藏在六大派‘天策府’里当一个小头目。
在这种情况下,慕公子的心情急剧暴降,甚至在没有消耗污秽怨恨的情况下,阵营都开始偏斜!
昨天凌晨,任索将时间推进到‘逃亡第六天’,然后就睡过去了——实在是肝不动了。
任索就是看到这里,才决定暂时www.hetushu.com.com放下这个游戏去睡觉的——好麻烦哦!
任索都懵了,选哪个都会触发战斗?这里是要打过去的吗?
重新振作过来,慕公子说道:「绫音,谢谢这几天的照顾,现在我们必须离开了。如果六大派的人找到你,你也无需隐瞒,明言即可。」
送完小玖上学,任索回来的时候在楼下看了看东承灵的家,窗帘紧闭一丝阳光都透不进去。
慕公子:「根据这些天的调查,东京已经没有值得搜寻的线索,我们要去其他地方。」
「傍晚时分,侍女小锁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通知师门前辈出手,阻击即将发生的灾祸。」
「因为特殊原因,慕公子的心情受到影响,大幅影响背负的怨恨,净化了8000污秽怨恨。」
只是比起其他凶徒,昨晚的超凡罪犯实力强大许多罢了——普通凶徒顶多也就凭借能力偷抢拐骗,老百姓一旦报案,无论他们手段如何隐蔽,都逃不过对策局的搜索;但昨晚的凶徒,可是能白忌战斗的强者。
绫音:「绫音知道,祝公子和小锁武运昌隆。」
而且在度过夜晚回合时,慕公子突然又数十万怨恨缠身,明显是又有灾祸发生了,任索便立马读档,氪了五点功勋,让侍女小锁赶紧请师门前辈出手帮忙——说来也奇怪,这5点功勋是怎样都省不了的,必须氪。
慕公子黯然神伤,眼睛闭着说道:「……六大派这招……呵呵,这次我真的无路可逃了,举目之内,皆是敌人……」
侍女小锁戴好兜帽、纱巾和颈圈,慕公子也戴上斗笠遮掩容貌,离开了绫音家。
任索试了试简单路线,然后在车马轮转的过场动画里,慕公子和侍女小锁就遭遇到瀛洲的本土敌人——魂殿武士!
侍女小锁和慕公子自然没有这种玩意,不过任索想了想,读档之后选择通过‘缓慢路线’离开江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