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世界,新气象
第280章 比自己本体强一万倍
顾客吃了一口,脸色就变青了。但他又不能停下来,只能将东西彻底吃完,然后口吐白沫地爆衣,身上黑雾缭绕。
另一部分,就通过圣杯间的传递,落入手持圣杯的女店主之中!
他以为自己快要摸清楚小世界游戏机的真相。
直到顾客软绵绵地躺在地上,任索才退出时间突然缓慢的状态,很明显这应该是「48岁的小强」带来的特效。
任索拿过来,一阵信息就流入心底。
任索想起这个顾客就是那个不给关键词还作奸犯科的半魔。
他很强。
这份光与热因为任索身体的原因,没有一丝一毫泄露出体内。因此,点燃它们的圣杯印记,便成为了唯一的渠道。
他以为在这场博弈里,他将获得胜利。
略微估摸了一下,任索感觉自己这个游戏角色,大概……
在游戏里的第十天,任索在事后就注意到,这一天的游戏时长比其他天要短很多。
任索发现有份牛排在面前。
纯白小圣杯是他和本体的重要链接,任索还想回到本体,就必须借助小圣杯的渠道!
烈焰升龙拳!
而且在本应出现bug的时段,游戏诡异地出现快进了一截,他自然也看在眼里。
那时候他就知道,游戏出现了他无法知晓的特殊情况。
但现在,任索终于知道,和_图_书这个世界远比他所想的要复杂。隐藏在线团里的真相,任索只是抓住了线头,然而他并没能趁机扯开线团来洞悉其中的秘密,反而要被线头拉进去,成为秘密的一部分。
光与热源源不断地流入女店主之中,任索感觉他的本体越来越冷,或者说,他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本体了,似乎随着光与热的流逝,他自己也彻底从本体搬家到自己捏的美少女体内!
更别提顾客赠送的各种礼物,光是「48岁的小强」,就让任索占尽优势,另外「冰冽的订婚戒指」、「复仇的金戒指」等攻击特效礼物。
「烈焰主宰」
虽然任索是含怒一击,但他发现自己的输出在爆发之前就有一部分收回自己体内,造成的效果也仅仅是恰好能将对方伤而不死,不过视觉效果倒是足够华丽。
任索将牛排递过去。
但任索最开始的猜测是:那个bug,是因为游戏预知到他要成为走鬼档的顾客,所以直接删除了这段游戏过程,防止造成悖论出现。
但输人不输阵,任索鄙夷地看了一眼,说道:“好小啊。”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白嫩的柔夷,光滑的肌肤,以及体内澎湃不息,轮转不停的庞大气旋。而且在他感知中,整个世界仿佛都像是燃料,他随时hetushu•com可以掀起燎天大火。
比自己本体强一万倍左右吧。
任索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充盈自己体内的光与热,正在通过圣杯印记如丝般流出,虽无一丝一毫的诡谲景象,但冥冥中的感知以及身体的变化,都让他无比清楚地明白:
任索会产生这种想法,主要是因为游戏里从来不暴露具体日期,让他隐隐有种感觉:小世界游戏机,是很害怕自己加入到游戏之中。
那若是他不如游戏所显示的行动,游戏的任务评价上传是不是失败了?
但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突然就变成女店主了?
围裙无风自动,任索右脚微微退后摆了个架势。当顾客撞过来的时候,他忽然感觉身体无比轻灵,整个世界都缓慢了三四倍一样。
这黑人顾客血气上涌,但武力差距十分明显,而且刚才那一拳也把他的凶气战意彻底打散。他唯唯诺诺地遮住自己要害,然后用摘下自己的耳环,递给任索。
任索扯开调味料的抽屉,双手夹住八瓶调味料疯狂倒下去。
「纯白小圣杯」让任索感觉自己恍如火炬般燃烧,就像心中某个黑暗空间,有一堆恍如湿透的的沉寂薪柴。
自己正在分裂。
他好像……完全化为女店主了!
平地响起一声惊雷,拳头的火http://m.hetushu.com焰如烟火般绽放,烈焰如蛇般钻入顾客的身体,非常贴心地将他剩下没有爆的内衣也全部炸裂了。而且明明打得是下巴,但顾客却突然七孔流血,还有各种各样任索看不出来的负面状态在他体内爆发。
这个过程说来复杂,但实际上也不过是短短一秒的事,任索连将「纯白小圣杯」卸下来都来不及!
任索想想的确如此,便允许他离开了。
「小耳环:普通的耳环,生命值+50。」
“你别动手,让我来!”
已经通关了八个游戏,并且成功以本体观摩一次游戏过程(《世界树下的魔法师》)的任索,虽然他表面上还是一个乖乖氪金的老实玩家,但他实际上是有那么一点沾沾自喜——
他从小到大都没有注意,也从来没意识到这堆薪柴的存在。它们就像处男的童贞般毫无意义,平时湿透了,点不着,烧不了,跟废柴也没多大区别。但是在圣杯的激活下,它燃烧起来,彻底照亮了任索的身体。
赤红甲很听话地将刀插回去,黑雾缭绕的顾客握紧拳头嘿嘿两声,像头公牛一样冲过来。任索调动体内的力量,发现脑海里只有两个能力:
他以为小世界游戏机是为了不想给他透露更多情报,才突然快进了一部分游戏过程。
女店m.hetushu.com主只有两个数据:生命值和攻击力。然而在装备了「玄君秘录」和「烈焰主宰」之后,这两个数据具化为现实时,便化为能量尽数灌注在这两个能力上,令其几乎无限制地强化!
顾客连忙爬起来,这时候任索就感觉自己是不是出手太重,打爆了他所有衣服,弄得他站起来的时候有根辣眼睛的东西甩来甩去。
赤红甲跟游戏里差不多,一样的红甲白头,如鬼御甲,但却正气凛然。
他想阻止这个过程,但任索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黑人顾客猛地一拍桌子,用猥琐的视线扫视了任索全身,那股像是要把人剥光的视线让任索从生理到心理都感到极其不适:“我等了好久了!”
任索试图控制本体,但他发现并没有什么卵用,他只能感觉到本体的些许感觉,以及那两道留住本体灰烬的丝线。
当任索自身视野几乎要消失的时候,他便感觉体内涌出一股如海浪狂涛般的血气,自己的意识似乎伸出无数触手,无数莫名其妙的力量如同近在咫尺的星辰,只要他心意一动就任由他摘落!
他现在已经没法看见本体的视野,任索看见自己身处走鬼档之中,葱白的右手拿着白酒杯,感觉到上面传来的暖意,想直接扔掉它,但动作又猛地僵住。
他抬起头,便看和图书见本体软绵绵地倒在地上,幸好就在树旁边,本体直接靠着树躺下了。
任索发现牛排好像还没调味。
他走过去,用脚踢了踢顾客的脸:“起来,别装死,还想再来一下吗?”
例如从此以后,他就变成她了。
任索生气了。
任索毫无犹豫,突入到顾客怀里,右拳爆起烈焰,由下而上猛击——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股充盈自己的火炬,彻底移动到女店主之中。虽然没有任何情报,但任索也能敏锐地意识到:要是火炬和本体彻底断开了链接,恐怕就会发生无法挽回的事。
「玄君秘录·一章」
因为如果任索完整地知道自己就餐全过程,那他还会如游戏所显示的一样行动吗?
而他眼前的世界,属于任索的视野慢慢模糊不清,而女店主的视野却越加清晰。
任索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他现在一肚子火和郁闷,体内的力量又几乎充盈而出。他走出来,便看见赤红甲已经拔刀了——赤红甲刚才一直都坐在走鬼档旁边,任索还真没看见。
“还么好吗!”
这东西也太没用了吧,任索凶神恶煞地看着顾客,顾客苦着脸说道:“我的好东西都被你烧光了。”
当本体最后一丝火焰都即将消散殆尽的时候,任索却忽然感觉到两道轻微的拉力,硬生生将最后一丝灰烬留在他本体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