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世界,新气象
第263章 鬼武者赤红甲
「滴水之恩,应涌泉相报。而再造之恩,此世难以回报。」
任索感觉现在的阅读题已经从‘概括本文章主要内容’变成‘深刻理解作者的思想感情’,光靠关键词只能稍微降低难度。
「为什么我没办法过正常人的生活……」
「你果然出现了。」白发武士说道:「你在神海出现后,玄国,联邦,同时知会繁樱,繁樱便派武魂十三番队的人驻守东京各个公园。」
「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孤独一人……」
说完她就牵着夏夜溜进了深夜。
「你要吃点什么?」
「妹妹的生日礼物(兔子饰品):可以在道具栏主动使用,使用时不占用回合行动力,使用后角色本回合获得‘绝对运气’,攻击必定暴击,受到攻击必定闪避。每天仅能使用一次。」
看见妹妹一家过得越来越好,她以为她在怨恨自己的付出,其实她是在希望自己也能有收获;
赤红甲没有抬起头,大声说道:「老夫本为一无知无觉无血无泪一甲胄,幸得仙宫开启灵脉,因缘际会点化老夫,方有灵智产生,气聚体,灵聚魂,行走于大地之上,感受光热风雨,不再为区区一死物。」
「那好。」
「是否获取物品‘赤红甲’?此物品仅能保存到第十天结束(游戏评价上传后此物品不保留)。」
这时候,走鬼档出现了。
http://www•hetushu•com这件礼物非常不错,用在BOSS战力胜算大增,而且不是一次性消耗品——虽然满打满算任索也只能用上三次,但好过没有。
「老夫所肩负的任务,就是找到你。」赤红甲说道:「老夫身上有定位器,如果我在这个地方失去信号,武魂部队肯定会注意到这里的问题。」
要是真被修士部队找到,为他们做饭就足以耗光这四小时了,其他妖魔鬼怪还怎么过来?
「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得到,反而她们能从我身上获得好处……」
女店主接过兔子装饰品,别在自己的头发上。
处理好寿司推过去,真子又变回了普通的白发小女孩。她晃醒夏夜,小声说道:「有好吃的啦。」
真子的三个根本渴求是:孤独、好处、生活。
擅长给人加运气的座敷童子,给的东西果然与运气有关。
真子现在的状态就是,想杀人又想杀死自己,想破坏妹妹的幸福又想她幸福,感觉自己悲惨又感觉自己能幸运遇上她们……她快要被疯了。
“额……这装备还能穿的吗?”
「剩余功勋:26点」
因此任索选择的是「自信」+「勇敢」这份鸡汤套餐:想过什么生活就去吧,谁说座敷童子就不能去水上乐园的?
「嗯~~~」夏夜抱着她的手臂支吾一声:「我m.hetushu.com要真子喂我!」
她既怨恨又喜爱,既愤怒又悲哀,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老夫是武魂十三番队编外人员,‘鬼武者’赤红甲。」
真子知道真相后,已经很难将妹妹当成亲人了,但夏夜跟她年岁相近,两人反而成为好朋友,这才是真正的突破口。
「然后,请允许老夫为仙宫效力!」
真子露出无奈的笑容,先是自己吃了一块火炙三文鱼寿司,然后又将一份芝士蟹腿寿司塞进夏夜的小嘴。
只见一名穿着赤红武士盔甲,佩戴长刀肋差,长相还非常偶像天团的战国武将走过来,坐在走鬼档前,说道:「饭团。」
任索自然不可能否认:「是。」
好处有点难办,任索看了看调味列表,选择给她来一点「勤奋」+「创造」,既然现实不能给她回报,那就让她自己去寻找吧。
赤红甲忽然离开座位,对着女店主鞠躬:「请收下老夫的感谢。」
真子怨恨妹妹吗?应该是怨恨的,但这只是她表现出来的感情,因为真子她孤独,只有付出没有收获,也没有正常人的生活,这些情绪她一直都有,只是她不知道或者隐藏在心底里。
只见真子沉思片刻,将白发上的兔子装饰摘下来,放到餐桌上。
「赤红甲:+15层护甲,每层护甲能防御100点伤害,每次遭受无和图书法抵挡的伤害则-1层护甲。主动使用后失去护甲,但可召唤鬼武者帮助战斗。」
任索深感蛋疼——难道这一天就这么白过了?
任索惊了,没想到《吞噬世界之灵》的影响力居然延续至今,更没想到居然是一副铠甲会想报恩。
如果这身套装不是在漫展出现,肯定会被警察叔叔扭送警察局了。
不过这游戏没有追随者这个先例啊,就当任索以为这也只能遗憾地拒绝时,游戏忽然弹出提示:
又或者得将他们彻底打服,让他们乖乖站好,围观女店主为妖魔鬼怪做饭。
「嗯。」真子轻轻点头,转过头看着女店主。
与‘让别人受害’相比,真子更想得到的是‘自己也能获得幸福’。她并不是想追究什么,只是她什么都得不到,所以才这么纠结。
夏夜砸吧砸吧嘴吃下去,吃得满嘴都是,真子拿出一块手帕帮她擦了擦,然后接下来便是你一份我一份地吃起来。
然后她找到一个宣泄口:是妹妹害死她。于是她将所有欲望情绪都以怨恨为名,将自己的羡慕隐藏在阴影之中。
其实真子的纠结,任索多多少少都能理解到一点点。
当女店主喝了「欲望圣酒」后,画面忽然变得诡异起来,走鬼档、女店主、食物都开始模糊扭曲,只有白发真子的相貌越加清晰。
然而,他一头及腰长发在发光,无比和-图-书白亮,无风自飘。他的双眼根本没有眼白,眼眶如同深渊般黑漆漆的。赤红铠甲的夹缝出还漏出白光,双手戴着如同led灯刺眼的白光护腕,整个人看起来既魔幻又战国。
然而这时候,赤红甲又说道:「而老夫,只是想问你一句:你真的是仙宫中人吗?」
「东京人口数量和密集度,注定你必然大概率出现。但你身为仙宫食神,深不可测,不仅让所有仪器和观测者忽略你的存在,甚至还能让‘你所需要的’顾客主动接近,并且不在你营业期间透露任何信息。」
赤红甲抱拳说道:「请允许老夫的追随!十年之内,无论是何等绝境,何种战斗,老夫必定视死如归,直至甲碎人亡!」
「谢谢。」
她没有说话,但带了回响的声音和文字却从她的体内散发出来:
她喜欢妹妹一家人,也衷心希望妹妹一家能获得幸福,但得知真相后她却感到这份幸福太过刺眼,令她这只藏在阴暗处的亡灵感到不适。
最后是生活,这个真的麻烦,因为鬼是没办法再过正常人的生活。
知道这点就好办了,任索看了一眼依然躺在真子怀里的夏夜,先来一瓶「友情」;
就任索接客数百的经验,他感觉妖魔鬼怪(半魔也算)都是性格较为偏激,极容易钻牛角尖的类型。
她们吃得很快,等真子吃完最后一块,她轻轻打了个饱嗝和_图_书,然后夏夜马上跳下来:「我好困啊,真子咱们回去睡觉吧。」
「虽然如此,但老夫也有自私之心,想游览世界,遍历强者。因此老夫愿意为仙宫效力十年,以报答如此大恩,十年之后,老夫游历世界,满足心愿,再为仙宫效力!」
夏夜吃了几块就觉得饱了,醒过来看着真子嘿嘿一笑,拿起寿司往真子塞:「我来喂你,张嘴~」
如同深夜里的路灯,海洋上的灯塔,迷茫的真子便带上夏夜,也不知道她们怎么避开别人的视线跑到走鬼档这里来,也许她们住的位置离这里不远?
看见妹妹一家幸福,她以为她怨恨,其实是孤独的她在羡慕;
女店主神色平静,但任索看了一眼顾客,眼睛瞬间直了——
任索脸色一喜——这次触发了「雁过拔毛」的‘-10点消耗功勋’,虽然不能倒贴,但也算是免费白嫖了一次圣酒!
任索忍不住了,让女店主问道:「你是谁?」
嗒,嗒。
跟她阐述的鬼生经历几乎没多大关系,也没看出她的怨恨。
你丫怎么走过来的?
看见妹妹一家生活多姿多彩,她以为她在怨恨妹妹害死她,其实她是在向往这种生活。
她复活后,自身能产生不可思议的威能,住在妹妹家里,给她们带来了好运,带来了幸福,那么她自己呢?
任索已经准备好战斗了——他都不确定自己的调味靠不靠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