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世界,新气象
第260章 已经无法回头了
“发现有一张我拍的很丑,还是不给你了。”
但从第一天的黄毛,到第五天的主要城市值夜,这个速度足以证明对策系统对超凡势力的重视。
“我将上次我们去香市的照片都处理好,全部在里面了。”古月言说道:“我觉得应该给你一份。”
……是的,这个帖子是一个没多大参考价值的水贴。
他痛定思痛,读档后打第二次的时候,在前面的战斗里就一直维持高血量,因此跟BOSS战斗时就不需要花费一个回合来回血,并且不顾自己血量飞快下降,以残血姿态硬生生先一步爆掉BOSS。
偶尔有几个半魔,任索也是直接给他们喂屎:这些顾客太桀骜不驯了。
分身点点头,任索便安心地让他出门,然后关上客厅的灯,假装自己不在。
「求道者本身也不是以武力、智力出众的人物,而是有一颗精进之心的大毅力者。因此,我认为仙宫未必都是战力非凡、算无遗策、精通破坏的人,应该会有一些,在衣食住行、琴棋书画方面精通的成员吧?例如神行太保戴宗、棋圣黄龙士、桃园画家张飞之类的……」
正在喝鱼汤的任索听到这句话终于清醒了一点,主要是‘父亲’后面跟的不是‘母亲’,而是‘他妻子’,让八卦佬任索隐隐感觉到这里面隐含了一个晚上七点钟合家欢电视剧的故事。
而且修炼时身体的疲惫感越加清晰,而运转一周天后的感觉也从‘将身上的老泥全部搓干净’的酸爽,变为‘将身上的老泥搓干净时顺便把皮也搓下来了’的酸爽带痛。
一对比,完全不一样。
古月言一时语塞,沉默不言,主动走进厨房帮东承灵打下手。
任索一边吃宵夜,一边开始第六天的走鬼——这次是墨西哥城。
任索也是这两天www.hetushu.com才突然发现:他完全不需要自己出去啊。
东承灵露出笑容:“那你明天搬过来吧,我今晚也清扫一下客房。来,这碟藤条炆猪肉我新学的……”
任索挠挠头,带着照片本赶紧回家,赶紧洗漱完,准备睡觉前,他又看了看照片本。
墨西哥城没什么难度,但之前五天拿到的补给品消耗了大半:战斗太多,女店主的血量消耗太多,必须要嗑药。
于是任索先是在其他帖子灌水,假装‘不经意’看到这个帖子,回答道:
“哈?”
「有美猴王,那有太上老君的传承者不是也很正常吗?而且太上老君前身李聃是真实存在的哦」
“不介意!”古月言马上说道:“但我怕太打扰你了。”
任索沉下心来,继续修炼。
《仙宫成员猜测》
古月言头也不回离开。
古月言咬了咬唇,迅速而隐秘地瞥了一眼昏昏欲睡的任索,点点头:“那……谢谢老师。”
东承灵打断他们的争吵,看着古月言说道:“既然这样,那你这几天要不先住在我家?”
翻到背后,有一行用娟秀字体写下的话:
说着东承灵又笑了:“不过我也是一个很无聊的人,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
感觉这里都变成他们的秘密见面地点。
“嗯,你一个月内升不上去的。”任索平静说道。
“你才用生发水!”
“是啊。”
这次的走鬼第六天,花了任索十几个小时。
这算是「数据流」不大不小的一个弊端:对现在的状态能准确认知,但并不能准确预测未来。就像是一张100分的考卷,之前90分任索都能迅速提升,但写到考卷最后10分的考题时,才发现这题难度与前面90分截然不同。
而且墨西哥城的BOSS是一个大毒hetushu.com枭,攻击力先不说,他血量非常厚,居然有技能,就是嗑药,磕一次补一半血,硬生生将战斗拖成消耗战。
因此他在东承灵家坐下来就闭目养神好一会,直到开饭了才看见古月言居然坐在一边。
不过东承灵也不是傻子,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古月言。
吃完饭,任索说道:“今晚还是我洗碗,明天中午就轮到你了咯。”
然后任索洗完碗离开东承灵家,在楼下又遇见古月言了。
“你怎么知道!?”古月言一边整理头发,一边气鼓鼓地说道。
“我不是说了吗,你可以把我当成你姐姐。”东承灵很轻柔地摸了摸古月言的脑袋:“你一个人住宿舍也会无聊的吧?在舍友回来前,不如跟姐姐一起住吧。”
等三人坐下来,东承灵也问出跟任索一样的问题:“小言你怎么不在家待到开学才回来?不和家人多聚聚吗?”
这一天打得他是畅快淋漓又蛋疼无比,而且他也有点困了——他已经两三天没睡觉了。
「肯定有诸葛孔明,羽扇纶巾多仙气」
「已经无法回头了。」杀了九个人的中年枪手如此说道,看得出他很想一枪崩了女店主,然而在伟大的游戏法则之下,他还是不得不先把面前这盘能让他感受一下‘儿子刚生下来就自己搭的士走了,妻子离婚带走家产,养的狗都被玄国人抓走煲汤’的蛋炒饭给啃完了。
无愧于「隐匿浓度」排名第五的城市,任索还是第一次走鬼走得如此不用动脑——足足有一大半顾客都是真魔,数量完美超越孔雀过的孟买。
东承灵:“我记得你哥哥好像也是对策修士,父母很忙吗?”
根据数据流,他现在已经是一转93%,离二转已经非常接近了。
就像是他体内的hetushu•com气旋在扩容一样。
等「洛神玉佩」恢复平静,任索也停下修炼。他隐隐感觉在触发「洛神玉佩」时,气旋扩张速度会更有效率,就像化学反应加了酶一样,因此他也懒得另外花时间慢慢推进气旋扩张速度。
「也许不仅仅是东方人,求道者也不是东方人啊,说不定还有梅林和亚瑟王呢」
下一秒睡意来袭,任索实在顶不住了,将照片本塞进书柜里直接倒在床上睡去。
“嗯嗯,拍的真不错,将古月言P掉就可以寄回家当生活近照了。”
翻动的时候,任索发现照片后面写着字。
任索打了第一次,被BOSS耗光了补给品,惨遭磨死。
于是他派出分身去逛一圈顺便买宵夜,所节省的时间,用来修炼或者睡觉多好。
「九尾狐都有了,五爪金龙不会远了吧?」
“嗯。”古月言没说什么,率先离开了。
“那你舍友回来了吗?”
这时候任索忽然伸出手揉了揉古月言的头,她愣了一下来不及反应,等任索缩回手她才生气说道:“你干嘛?!”
古月言忽然抢过本子,将最后一页抽出来再还给他。任索一愣:“怎么了?”
而古月言也自然换了一种说词,她淡淡说道:“家里没人,就过来了。”
他不认识的外文,还挺长的。每一页图片后面都有,而且每种语言都不一样,但就是没有英文和中文。
“只要你愿意,就不存在打扰。”东承灵说道。
「已经无法回头了。」
“然后去龙口东路的COCO奶茶店买杯布丁奶茶,那家店是24小时营业的,然后马上赶回来,懂了吗?”
这个回答也是浅尝辄止,反正到时候能捞到一点研究积分就是胜利。
而另一边,古月言看着手上的照片,那是她和任索在泛舟时拍下来的,也是通m•hetushu•com过镜头效果,显得她们最亲密的照片。
“如果非要说为什么的话,我是通过你的三围年龄外貌和你用过的沐浴露生发水来判断的……”
“哦,谢谢。”任索看了看,的确是自己和古月言在香市游玩的照片,“我很少有自己的的实体相片呢,你拍的还挺好看的,每个镜头我都在呢……”
说话时任索还晃悠晃悠脑袋,看起来像是点头一样。
“啧,不是说看不懂的外文基本都是表白吗?”虽然任索长得不美,但他想得美啊。
「已经无法回头了。」一脚踏九船的中年帅哥如此说道,他是第一个对女店主露出赤裸裸欲望的顾客,因此任索给他来了一点「恐惧」+「爱情」+「庆祝」,然后他似乎陷入某个节日的幻境中,嘴里呢喃着「你们九个为什么一起来了」,整个人无法动弹,被女店主直接打残了。
这个讨论是在《开启灵藏》视频上传后,也就是美猴王横镇纽约之后才出现的。这类讨论不仅仅是内网,其他论坛也有,基本都是这类型:
任索心想自己要不要先预热一下,上内网一查,发现已经有相关讨论了:
“嗯?我还以为你要在家待到开学才回来呢。”任索用这句话作为打招呼,说了一句话他又耷拉了一下眼皮——看来真的是将猫的睡眠时间也耗光了。
「已经无法回头了。」身为九个帮派的公共厕所间谍,这位爆炸头年轻人诉说的人生经历,居然也是一个关键词也没有,硬生生坑了任索花2点功勋买的圣水,任索便将他吊起来打了一顿,让他明白‘二五仔,出来行迟早要还’的道理。
“嗯,你去胖哥烧烤打包一打牛肉串,一打羊肉串,不要辣的,再去胜记买一斤半小龙虾,记得跟老板娘说一句,让他们剪虾头,一定要是老板娘m.hetushu.com,我以前跟对策局去吃饭的时候,老板娘记得我的脸,你直接刷脸,她肯定将小龙虾刷得干干净净……”
“没有,小鱼前几天也回家了。”古月言露出笑容说道:“这样我就能独占宿舍的修炼位置,争取在开学前晋升二转!”
“今晚我很困,没办法做随行治疗师。”任索先一步说道,并且打了个哈欠,非常具有说服力。
但实际上,他这几天的修炼效率急剧下降。如果没有触发「洛神玉佩」的话,他修炼半天都未必能增长1%,跟之前一天能增长3%、4%完全不符合。
“不过,玄国对策系统在第五天就会觉察到走鬼档的存在啊……”
“父亲和他妻子去旅游了。”
他只需要营造一个‘任索凌晨会出去’的假象,然而事实上这个过程里,任索根本不会和任何熟人交流,他自己在路上也是玩手机而已。
“不是那事。”古月言拿出一个本子递给他,任索接过来一看,是照片集。
任索认出其中一种是阿拉伯文,他突然福至心灵,查了查阿拉伯文里‘我爱你’的翻译。
虽然对策系统的反应速度之快完全是计划之外,不过对任索的计划影响不大,就算与对策局的人碰上他也有理由解释——他本来就是一个夜猫子。
“怎么,看见我你很不满意?”古月言微微挑眉:“是不是害怕我阻扰你和东老师的二人世界?”
等分身带着宵夜回来,任索看了看时间,发现他还能存在几分钟,便让他自己将衣服消失了再消失。
任索估摸他现在的体内气旋已经满了,之前他的体内气旋是双车道,车不多,所以修炼速度快;但现在气旋里已经车水马龙,灵气没地方塞,吸纳的新灵气就变成压路车,强行将他的双车道气旋转变为四车道,所以修炼过程才这么慢,并且还有点痛。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