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世界,新气象
第229章 不然还有什么理由呢
第二天,任索等人在东承灵家吃完饭,便一起送任星美出门。
乔木依笑道:“问本人就是作弊了啊,这个游戏重点一是宰任索一顿,重点二是猜小星星喜欢什么。”
“还有帽子!”
任星美眨眨眼睛:“什么上锁?”
“啊,”乔木依忽然说道:“任索你自己找个疙瘩玩去,等我们挑好了就打电话给你。”
(为了老哥的钱包!)任星美打起十二分精神,寸步不离任索,防止任索在这段时间跟某个女孩擦出什么火花——任星美估摸任索今天出门之后,接下来两个月都不会再想出街。
“我觉得颜色换成茉莉白会好看一点。”
吃饱喝足之后,任索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便返回刚才的商场。
任星美怔住了。
“你工作这么忙,记忆混乱了,要好好休息。”任星美赶紧将话题扯回来:“所以你是不是觉醒了一些让女孩子喜欢的能力?”
“放心吧,我会帮你的,我可是你的恋爱咨询顾问!”乔木依拍拍胸脯,说道:“信我!”
“你们买完衣服了?”任索转过头便看见乔木依她们,说道:“我想回去等你们的时候,看见这小丫头在扶梯上摔了下来,哭得稀里哗啦的,父母又不在,我便赶紧带她到一边疗伤了。”
今天任星美依然穿着男装出门。
“你还真买了啊。”任星美拿过袋子,故作苦恼道:“我也不知道我最喜欢哪个啊……”
“嘿嘿。”林羡鱼笑着跑开了,这时候小女孩的父母找过来,对任索和她们千恩万谢。小女孩恋恋不舍将手机还给任索,挥着手说‘哥哥再见’然后一蹦一跳,十分健康地离开了。
她们走过去,便发现任索双手都浮现白光,小女孩四肢和脸上都有严重的刮伤痕迹,看起来就很痛。不过小女孩双手拿着手机,聚精会神看着屏幕,脸上虽然有泪痕但倒是没哭。
“什么肮脏的觉醒能力?”任索疑惑反问。
东承灵点点头。
任索:“嗯……雪之恋人之类的抹茶饼干?”
这时候乔木依转过身,走向正在男装区看衣服的东承灵,低声问道:“承灵,最近怎么样了?”
任星美一时间http://m.hetushu.com不知道说什么好,挽住任索的手臂,脑袋枕着他的肩膀。
“发现钥匙已经成型……”
“钥匙处于睡眠状态,开始获取。”
任星美看着前面由骄傲美丽的对策局女队长,平静恬淡的学院女教师,以及黑长直的女高中生和元气满满的女高中生组成的队伍,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夜晚,任星美洗完澡,过去挽住正在玩游戏的任索的手臂:“哥,让我再多住几天啦!”
众人转过头看向任星美:“你哥哥说得对吗?”
任星美小声道:“我不喜欢女装……”
“我电脑桌的柜子有锁的啊。”
“你看这条百褶裙好不好看?”
“但这样买,没什么头绪啊。”林羡鱼转过头向任星美问道:“小星星有什么喜欢的吗?”
只要挡住这一天,任星美就能保证任索钱包的安全!
——
“就是催眠啊,时停啊,感官刺激啊,傀儡啊,万人迷啊……”
“没什么,想起小时候。”
任索:“打游戏吧。”
众人马上围着女孩忙活起来,任星美蹲在一边,呆呆看着任索,脸上露出微笑。林羡鱼见状也蹲在她旁边,问道:“怎么了?”
“我?嗯……看什么时候有空咯。”任索敷衍道。
“不要!”
任星美挥着手向她们道别,背着背包拿着袋子坐上计程车,留下几个神色复杂的人。
“不用,我都多少岁了。”穿着男装戴着帽子的任星美,拉住任索的衣袖,说道:“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啊?”
“感情上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我会帮你的,你就当我是你的恋爱咨询顾问!”乔木依拍拍胸脯,说道:“信我!”
“是不是很好看?很可爱?”乔木依搭着她的肩膀说道:“直接这样穿出去,吓你哥哥一跳吧。也不用你哥给钱,这套衣服我送给你——”
“啊!”
(没吗?那有点难解释面前这个画面啊……)
乔木依将她拉到镜子前:“你看看,镜子里那个可爱的女孩是谁?”
——
不过任星美的危机感也越来越重:对策局女队长看起来十分时尚,要是成了傻叉老哥www•hetushu•com的女朋友,肯定会榨干了他的钱包;
“不要,明天你得回去。”任索说道:“爸妈也打电话过来让你回去了,你当初跟他们说是只来两天一夜的。”
任星美浅浅一笑:“我说了不就是透露了吗?不过,不愧是我哥哥呢。”
古月言:“我看错了什么?”
任星美等人感觉奇怪,不过倒也不慌,毕竟在购物中心里,任索肯定走丢不了。乔木依说道:“一边走一边打电话,说不定能碰上呢。十分钟后没找到的话,再回来这里看看他是不是在这里等。”
“不要不要不要!”任星美不停摇晃任索的手臂。
“等等,”古月言赶紧说道:“这可是大庭广众啊,任索疯了也不可能这样做的!”
“她受了不少伤,我一时间也没办法全部治好,便给她手机玩,让她忘记疼痛玩游戏。”
迎接她的,是四双带着惊讶和欣赏的眼睛。
任星美看着前面四个风姿绰约,各有特色的女孩在商场通道里谈笑逛街,回头率至少有50%——另外50%都是玩手机的低头族。
“没,没吗?”任索茫然了:“我记得我上次回家还锁得好好的……”
“我当然不会问你这些,”乔木依挽着东承灵的手:“我是问感情方面顺不顺利。”
“你也该好好打扮自己了,别像个假小子一样整天粘着我,要优雅。”任索说道。
“那……我问任大哥应该不作弊了吧?”林羡鱼不吃饭的时候,脑子还是挺正常的。
乔木依马上说道:“我找工作人员在商场里广播,通知这女孩的父母过来。”
“这不就是很喜欢哥哥的超级兄控吗?”
(一个都没对。)
“也,也不是妨碍我……”古月言有些扭捏。
另外一边,林羡鱼看着任索兄妹的互动,凑到古月言耳边说道:
乔木依她们对视一眼,纷纷编辑微信发给任索。任索看了一眼,转身离开:“你们等等我。”
“连她们都能在一天里看出来,我难道看不出来吗?”
“换上白丝袜吧,穿平板鞋也太违和了,鞋子也要换。”
“那个,我还是得先问问哥哥你……你是不是有觉醒和图书了一些比较肮脏的能力?”
任索耐人寻味地看了妹妹一眼,思索半分钟说道:“我老电脑应该是格式化,分好区,一点痕迹都没有才给你的啊……难道是我放本子的的柜子?但我记得上锁了啊!”
林羡鱼:“你看看,为了配合哥哥的爱好而打游戏打得很厉害,高考完得了好成绩就马上过来找哥哥庆祝,想跟哥哥一起住,甚至为了不让哥哥避嫌而故意穿男装……”
“后来爸妈给我们买了掌机,他就天天过来,找我一起联机抓宠物,吵得连护士都好几次要赶走他。有时候我生病,痛得想哭,跟他玩游戏倒是忘了哭了。”
“如果有的话,现在就不是你站在我旁边,而你嫂子站在我旁边了。”任索一边抠鼻屎一边说道。
……
任星美摆摆手:“真的不用啦……”
乔木依自然不说自己是来看戏的:“你不是说任索的妹妹好奇怪,可能是个会妨碍你的兄控妹妹吗?我这不就特意过来看看。”
古月言:“那她平时喜欢干什么打发时间?”
她摸了摸装着衣服的几个袋子,又转过头看了看逐渐远去的天莲学院。
“哥哥——”任星美连忙伸出手,试图挽留任索。
手臂这样晃着也玩不下去,任索便放下手柄,拿出几个购物袋:“你的礼物。”
前面电动扶梯传来惊呼声和惨叫声,任索视线也被吸引过去。出于市井小民的良好品质,他决定过去看看热闹。
“你看错了呢。”
镜子里的女孩,穿着刚到膝盖的带着花边的白色粉色相间的裙子,裙子里延伸出来瘦长双腿套着白色丝袜和红鞋子,戴着一顶白色的太阳帽,肤如凝脂,白里透红。
古月言放下心来,真的去看衣服去了。
“搜索到钥匙。”
“没有啊。”任星美摇头:“你记错了。”
(我平时才不打游戏,追剧才是最好打发时间的。)
任星美回过神来,连忙解释道:“啊,我……我哥其实……”
任索:“没有。”
震惊的林羡鱼率先拿出手机,按下‘1’‘1’‘0’:“我先找个野生的警察叔叔过来……”
“忙活了这么多时间,该回去了。”任索看了看时间www.hetushu.com,说道:“你们选好了礼物就告诉我店铺名和物品,我过去买啊。”
说到挑衣服,就连东承灵都忍不住给出一两句建议。任星美有心拒绝,但实在盛情难却,便扭扭捏捏换好衣服出来。
用任索的说法就是:“年轻人就要出门逛街、唱K、聚会、去酒吧,然后回到家才会知道——还是宅着好。”
“不用选,其实只有一个。”
乔木依:“当然,任索也是参加者,他也要买礼物的。”
众人便在商场里闲逛,寻找任索的踪迹,很快就在小吃街前面一段路找到他——任索正在和一个小女孩坐在路边,小女孩拿着手机在玩,任索正在用手摸着小女孩的身体……
……
“修炼顺利。”东承灵淡淡说道,“灵气保存装置的附魔也很顺利。”
女教师倒是没什么物欲,但任星美感觉到她控制欲极强,傻叉老哥肯定会将财政大权直接交给她;
乔木依:“小星星有没有喜欢的男生?”
“他有时去同学家玩了新游戏,还特意过来找我说新游戏多好玩,多有趣,回家后要我也缠着爸妈买游戏机,买电脑,然后一起玩……哼,利用妹妹骗钱。”
“我选了天莲学院,大学在这里读!”
“他不是这种人。”东承灵淡淡说道。
任索看了看,发现前面是服装卖场。虽然没有女朋友,但任索也听闻过女士挑衣服换衣服要多久,自然承了乔木依这份情,赶紧去其他地方溜达。
这时候,任星美忽然大声说道:“哥哥你不回来也没所谓,我过几个月就会在这里长住了!”
任星美微微一愣,拆开包装,发现是两套裙子、丝袜、鞋子、帽子等衣物。
“别理他了,你看他穿着就知道他审美爆炸,他帮不了你的!”乔木依等人齐心协力拉走任星美。
任索也没兴趣买东西,不过他好久没吃章鱼小丸子、烤鱿鱼、关东煮之类的小吃。这类东西饭堂没有,所以闻到香浓气味的任索便笔直往小吃街方向移动。
“向日葵黄也不错啊。”
从服装卖场区域出来后,东承灵打电话给任索,摇摇头:“他没接。”
(我才不喜欢吃抹茶饼干,只是朋友给我手信我才吃的。m.hetushu.com
“你为什么不听电话?”古月言问道。
“你自己能坐车到车站吗?不用送了?”站在校门口,任索问道。
“这次还真是白来一趟了。”任星美坐在车上,戴上耳机听音乐,心想:“没能彻底排除傻叉老哥的钱包威胁……”
“小星星你身材很好啊,训练一下说不定都可以当模特了,为什么要穿男装呢?”乔木依搭着任星美的肩膀,看着镜子里的她笑道。
林羡鱼转过头看向任索:“那任大哥,你觉得你妹妹喜欢吃什么零食?”
“是快乐的事吗?”
其他人微微一怔,意识到自己情绪激动的任星美马上收敛情绪,挤出笑容说道:“我不喜欢这种衣服……不用买了,我要换回去。”说完她马上就回到换衣间。
任索拿起手柄继续玩游戏,说道:“嘛,我平时的确很少关注除了游戏以外的其他事……但至少,你打游戏时特别喜欢让女性角色穿好看的DLC衣服这件事,我还是知道的。”
“也不算吧,小时候我经常生病,一年到头都住在医院里。”任星美追忆道:“平常除了看书,就是等哥哥找我来玩。”
古月言她们一愣,任索奇道:“什么意思?”
黑长直和元气满满看起来比较安全,但任星美也是女高中生,她看得太多女生为了攀比买来买去而日渐增长的物欲,心里也放心不过。
“小心!”
“习惯了。”任星美局促不安地说道。
“我只是为了钱,嗯,不然还有什么理由呢?”
“你以前应该很少跟男孩子说话吧?初中高中大学也多数是一个人自己享受孤独吧?”乔木依说道:“你看起来就是那种有大毅力的人。”
“电话?”任索愣了愣,然后他看了看小女孩的手机,恍然大悟:“我手机有游戏模式,玩游戏的时候直接防打扰,来电也不会提示,直到退出游戏为止才会解除。”
趁这个时候,古月言走到乔木依旁边,拉着她到另外一边假装看衣服,低声问道:“乔姐你怎么来了?”
——
……
东承灵不说话了。
“说不定他嫌麻烦直接回家了。”古月言望着天花板说道。
古月言:“无法理解兄控。不过,幸好她要走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