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世界,新气象
第149章 家人
“好。”
“啊不好意思。”大婶连忙蹲下来跟宁海一起捡起苹果,宁海也没生气:“没事,这个路口窄,很容易就会……”
虽然小任务里没有说明任务失败会怎样,而且任索现在也不在意失败与否,但如果能完成任务的时候,顺便能在物理精神上治疗一个人,也不错。
“以神圣慈爱的伟大存在之名——”
然而并非说红色就不应选择,蓝色就是最容易施恩望报的目标。
“这话说的,你不也记得大婶我吗?”
“我没后悔。”宁海抓住宁筱筱的脑袋,用额头碰她额头,两双眼睛近在咫尺,似乎能映出对方的心思:“看着我,筱。”
本来任索还以为又要搞一个下午,然而几分钟后,他就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了——
宁海,白云市人。
“你肯定后悔了吧?后悔回来照顾我这个废人!你说过你实习时得到上司赏识,大四不到就有offer,你说过——”
就是你了!
然而选中赵子鲤这匹黑马的人还真不少,都有这么多限制条件,然而名单依然足足有好几页。
宁筱筱拉住宁海,泪流满脸地问道:“我吃了!我吃了!我问你,如果你就这样照顾我一辈子,你会不会后悔!”
根据信仰度介绍,蓝色的实和*图*书用主义者往往是吃掉糖衣炮弹丢掉,就算给了好处也未必愿意全心信仰;红色的虔诚者如果能想办法击破信仰,反倒是能轻而易举种下信仰。
任索微微一怔,这名字……有点眼熟?
不过,说得好就是雪中送炭,说得不好就是趁虚而入。
这一排名单里,任索要做到,就是找到一个‘容易产生信仰’,并且身处白云市的幸运儿。
蓝色代表信仰不坚定并且信仰繁杂,也就是啥都信,但啥都不信,属于实用主义者,也就是大多数人。他们平时也会烧香拜佛,有无信仰纯粹看利益立场。
红色代表信仰虔诚,并且信仰单一,多见于有神论者和志在建设美好社会的各国政党党员。
不过他也没在意,放大地球仪,发现宁海不仅在白云市,而且也住在龙口区!
“在这之前,我先是你哥。”
任索之所以需要选择一个目标人选,因为需要这个目标来作为赵子鲤的降临坐标。而目标,自然也是赵子鲤第一个治疗目标。
“你后悔了!”
回到家,宁海刚打开门,就听见里屋里出现一声闷响。他也没在意,大声说道:“我回来了!今晚吃咖喱土豆鸡啊!苹果我放在冰箱里,吃完饭再吃。”
“我m.hetushu.com.com动摇了,因为我愿意,因为我爱你。一瞬间的誓言可以发得轻而易举,海誓山盟许下的时候也不会想到背信。”
“是啊,我犹豫了。”宁海蹲下来,用手指擦开宁筱筱的泪痕,将她的长发拨到耳后:“我也动摇了。唉,弄乱了不好看啊。”
“嗯?是小海吗?”
然而当宁海捧着碗刚转过身,就看见一个人形光影在自己面前汇聚,空间里响起一个正大光明的声音,如同光明刺穿阴云——
傍晚,宁海从菜市场买完菜回家。走到路口的时候,刚好跟一个路过的大婶肩撞肩,大婶倒是没事,他的手晃了一下,塑料袋里的苹果漏了出来。
宁筱筱的手都颤抖了:“你后悔了!你肯定后悔了!你犹豫了!你动摇了!”
宁筱筱默默捧起碗吃饭,吃着吃着,眼泪两行滑过脸庞,落到碗里:“哥,我是不是拖累你了。”
而且名单里没有地址,但屏幕里有个地球仪,任索点击名字,该人的坐标就会在地球仪上显示,但需要几分钟的时间——所以任索才搞了几个小时都没找到合适的人选。
“亲人哪有拖累这个词的。”
将宁筱筱推到饭桌上,宁海为她盛好饭,夹了一块土豆到她碗:“土豆很入和_图_书味了,这可是我的自信之作。”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也好久没跟他们联系了。”宁海说道:“你还记得我,我其实有点惊讶。”
“……小半碗。”
橙色则是最特别,它代表一个特殊状态,象征着这个人的心理状态处于不稳定状态,可能是因为失恋,可能是因为疾病,也可能是因为各类人生无常,甚至处于抑郁等心理疾病,导致信仰度混乱。
“但如果不是我,你现在就应该在天京发展,而不是回到白云这个三线城市做自由职业者,一整天都要为我操劳。你可是天京大学的毕业生!”
“……因为一些原因。”
打开门,宁海看见床上的被子被扔了出去,轮椅翻倒在一旁,妹妹宁筱筱则是躺在地上,将脸庞藏在长发下面,一声不吭。
——
洗菜,削土豆,起镬,升火,煮饭,宁海没多久就弄出一桌饭菜,没有发光,没有令人脱衣服的香味,只是很普通的家常便饭。
重要的是,这个人,住在白云市!
而橙色信仰度是最有可能产生信仰的,因为他们心理状态不稳定,生活上遭遇困难,急需一个心理支柱来成为他们继续努力生活的理由和勇气。
任姨将苹果放给他的袋子:“上一次见,应该是……高www.hetushu•com.com考之后,我陪我儿子去上学校开的志愿填写参考会?嘿,我还记得你可是级长举的正面例子,哪像我家混小子,只能上莲江的大学。”
“今天的抗抑郁药没吃吗?”宁海放下饭碗:“我这就——”
“但只有愿意用一生来践行的诺言,才会思考,才会犹豫。动摇过的,才叫信念。”
宁海看着妹妹,轻轻叹了口气。
宁海也没说话,摆好轮椅,将妹妹抱起来放在轮椅上,拨开她乱糟糟的头发,随手拿起桌面的发夹夹上,说道:“弄乱了就不好看了。吃饭吧。”
黄色则是蓝色和红色之间,有一个较为坚定的信仰,但同时也不会坚决否定其他信仰。他们多数对生活充满期待和热爱,信仰也往往是理想,爱情,亲情等心灵支柱,他们也许混得不好,但绝对会接触到幸福。
宁海擦干净手,到卧室敲了敲门:“筱?我进来了。”
任索怀疑‘任奈瑟’之所以故意要用抽奖模式来抽取幸运儿,可能是因为地球人太多,它只能通过这样的办法缩小目标数量,才能精确测算出目标的信仰度情况。
宁海看着妹妹终于冷静下来,拿起她的碗说道:“累了吧?为你盛点饭吧。”
“她肯定会高考考好,考到好大学好专业的。”宁海大声和*图*书应道。
倒是黄色信仰度才是真正的硬核,这种目标并不远大,能轻易获得幸福感的人,他们的信仰极难动摇。
因此任索先将所有汉名筛选出来,把橙色信仰度筛选出来,再一个个点击,看看他们在哪里。
“还不是因为他听着听着就开始玩手机了……”任姨有些讪讪,转移话题:“你现在也毕业了吧?回来发展吗?”
宁海抬起头,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是任姨啊……好久不见。”
事实上,大多数人都是有信仰的,无神论也是信仰,科学神教也是信仰——坚信,就是信仰的源泉。
成功了,就当他交医疗费了;失败了,就让他白嫖呗,任索来买单,大不了赔了‘赵子鲤’这个小号。
名单中除了名字、性别、身体状况外,还有一个极其重要指标:信仰度。
“噗,毕竟任姨你当初跟任索在会上直接吵起来了,我想不记得都难。”
宁海将两个苹果塞到任姨的袋子里,转身走了,任姨连忙道:“哎,你这孩子……有空来咱们家吃饭啊,教教咱们闺女怎么填志愿啊。”
其实这个目标最后会不会成为正信徒,任索不在乎。
信仰度代表这个人是否容易接受新的信仰,这个人的信仰是否繁杂,信仰是否坚定,不以数值区分,而是以颜色区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