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封神破天
第八十七章 斩袁洪
渑池县中!
只不过,真正的苏定方,去了哪里?
却是眼前不是旁人,正是通天教主。
大风之中,张奎瞪大眼睛:“这,这什么情况?杨戬都昏死过去了?”
“放屁,就是你这仿主的运道,就是你的运道,老师说了,为何功亏一篑,为何截教损失惨重,全是你,全是你,老师抹不开面子来找你,我可以,张奎,张奎?一切都是你,今天,我就要杀了你,给我截教千万弟子报仇!”通天教主吼声道。
“准提,这是我和张奎的事情,你别管!”通天捂着胸口道。
远处准提微微苦笑,终究微微一叹,传音给西岐大营的陆压:“陆压,你用斩仙飞刀斩了袁洪!”
终究,姜子牙没来得及确认这并非袁洪,这猿猴之身已经被斩仙飞刀斩杀身死了。
说话间,手中打神鞭轰然打下。
可,准提传音,陆压还是分辨出来的,也没多问,顿时踏了出去。
“红丸?”通天脸色一变。
“斩了这妖猴!”
就连杨戬,也是忽然感到脑袋瞬间遭到重击。跌倒在地。
“轰!”
龙吉公主拥有吉字令,不受土行孙仿主运道干扰,这份感谢,也只有龙吉受得起。
几个强者跌倒在地,昏死过去。
“不用了,你是土行孙吧,我救你,只是龙吉请求,你要谢,就谢龙吉吧!”准提淡淡道。
可是,土行孙的本领,终究弱了一点。
就在此刻,陡然一阵狂风吹过,众强者忽然感到一阵头晕。
……
“渑池县总兵,张奎?哪里跑,将他斩了!”杨戬喝道。
陆压这段时间一直守护在姬发之处,陡然听到准提的传音微微一愣。斩袁洪?那不是叔叔的朋友吗?
“哼,你不说话,以为我奈何不了你?没错,你能穿越回未来!但,你想放弃眼前时代的一切,你就回去,我就当什么也没看到,未来九秦之争,你我再一争高下!不过,你若舍不得现在这身躯,就将姒脉传承给我!”姜子牙冷声道。
暗中的准提陡然眉http://www.hetushu.com头一挑:“不对,这袁洪,不是苏定方?”
别人不清楚情况,杨戬岂会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顿时冷着脸,一声断喝:“放心,张奎不是我们任何人对手,快拿下!”
西岐马上就打到朝歌了,自己再留在大商,那是找死吗?土行孙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赶快逃离这是非之地。
姜子牙皱眉沉思:“莫非,被女娲用山河社稷图偷走了?女娲?为了定海神针,你至于吗?”
“还说没有勾结西方教?不然准提怎么可能来救你?奸贼,害死我截教弟子,今天我要杀了你为我截教弟子报仇!”通天教主恼怒的冲来。
“苏定方,成王败寇,现在,你是否将姒脉传承给我了?”姜子牙看向袁洪。
“轰!”
“哼,圣人有什么了不起,不受我感激就不受,踹我干什么?哼,又不是你救了我,是龙吉公主救的我,休想我感激你,呸,呸,害我吃了一嘴泥!”土行孙拍了拍屁股土遁而逃了。
悄悄回到渑池县外,看着渑池县已经失守,土行孙一阵惊悚,调头就离开了。
而在休整之中,姜子牙却是死死盯着那被缚妖索捆缚的袁洪。
“又是你?准提?”通天教主惊怒道。
西岐大营暂且休整,只待一日后,全军出发,彻底破了朝歌。
“请陆压道君出手!”
“多谢准提圣人,我已经找回我土行孙的肉身了,只是,我无法回去,请圣人帮我!”土行孙恭敬道。
这点小事,对准提来说,却是容易,翻手一捏,将张奎体内的灵魂捏入土行孙体内。
“他是我的属下,你说,我管不管!”准提冷冷地说道。
姜子牙将袁洪尸体带了回去,仔细又检查了一番,可是,并没有发现定海神针的踪影。
待大风散去,张奎面前忽然多出一个黑袍男子。
剩下之人更是露出惶恐之色:“张奎刚才是骗我的,他比我们厉害,杨戬,被你害惨了,啊!”
“是!”一群属下m.hetushu.com对着张奎扑去。
虽然土行孙肉身非常矮,但终究是自己肉身,张奎第一个想到的还是自己。
看着斩仙飞刀飞回了斩仙葫芦,姜子牙急匆匆上前,却看到,袁洪身首分离,倒在了血泊之中,至此再无深吸。
“住手!”一声断喝响起。
袁洪先前不让自己插手,显然,袁洪胜券在握,早有打算。
将假土行孙尸体从土里拔了上来,拼接而起,眼中闪过一股复杂之色。
若张奎是准提的人,那只能说自己技不如人,准提主动揽下了因果。以后只有找准提来报复了。
张奎斩了假土行孙。
众将士拥护,姜子牙也只能点了点头:“那有请斩仙葫芦试试?”
准提看明白了,苏定方被捆缚,然后不断斩首,哪有笑嘻嘻的道理?就算自己无碍,这也是折损自己面子啊,一个帝王,难道真的被人羞辱还嬉笑以对?
“轰~~~~~~~~~~~~!”
……
“不要!”张奎惊叫道。
土行孙跌了个狗吃屎,顿时气愤的站起身来,看看四周,哪里还有准提的身影。
远处,姜子牙一番命令下,也发现了一丝异常,若不是眼前袁洪肉身一点没变,姜子牙已然猜到这个假的了,可就算如此,也心生怀疑。
土行孙也只是被逼入了死角,一时不知说什么,可对面杨戬众人,除了杨戬,还真被吓了一跳,毕竟,张奎昔日战绩太恐怖了。
而隐于暗中的准提圣人却露出一丝惊奇:“这袁洪,好奇怪?”
“不是我,不是我,我祈祷截教大胜的啊,我祈祷鸿钧老祖大胜的啊!”张奎跪地惊恐道。
“灵魂呢?”杨戬焦急道。
“好!”一众将士大喝道。
鸿钧猜到了缘由,准提还猜不到吗?当初四大麒麟族传承共对付鸿钧,第四个出自哪里?肯定是土行孙啊,眼前这就是土行孙,只是换了一个面孔。
瞬间,张奎身体被剑气拦腰斩断,通天教主尤显得气不消,顿时再度一道剑气射来,要和*图*书将其竖劈而死。
鸿钧道祖昔日,给了三枚红丸,让三清吞下,不许三清相互征伐,否则肠穿肚烂而死,也不许圣人相互残杀,当然,对于准提,通天赌咒发誓的没有那么侧重,所以红丸只是让通天心口微痛罢了。
“杨戬大人威武,斩首张奎,大功一件!”一群人马屁之中。
姜子牙检查了一番,也是脸色阴沉的可怕。
张奎愕然间,忽然眼睛一亮:“圣人在上,弟子愿追随圣人!”
通天离开,准提扭头看向张奎。
“是!”
杨戬莫名其妙的成了斩杀张奎的赢家,带着一股茫然,领着张奎尸体回渑池县了。
“姜子牙,用我的斩仙飞刀试试!”陆压说道。
谢我?准提脸色一变,一脚踹了过去。
斩仙葫芦之中,斩仙飞刀瞬间射出葫芦,直冲袁洪脖子而去。
“奉陪?来啊,我……!”通天依旧不解气,还想出手。
“原来是龙吉公主,土行孙何等何能!”张奎顿时感激涕零道。
姜子牙也随时待命,准备收了袁洪灵魂。
“哈哈哈,果然是个纸老虎,我来!”一群人顿时兴奋的再度扑去。
准提一掌,与通天一掌相撞,两大圣人调动三千天道猛地冲击,虚空猛地一阵动荡。二人一掌相撞而分。
姜子牙正疑惑望来,可四周一众将士被袁洪的刀枪不入气的不轻。
杨戬百战百胜,终究有着大威望,一群人顿时向着张奎扑去。
“哼,袁洪,你看来的确舍不得此时代的一切,既如此,那我就将你灵魂取出,好好审问!”姜子牙冷声道。
“张奎?哈,哈哈哈,昔日跟着申公豹去紫霄宫拜见,哼,原来是你,若不是老师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万仙大阵功亏一篑,全是你的功劳,你勾结西方教,口是心非,故意坏老师运道,全是你!”通天教主惊怒道。
还没逃多远,就被杨戬带着一群人追上了!
金木水火土,各种法术下,袁洪却刀枪不入,怎么也斩之不断。
说话间,一道剑气轰然冲向张奎。
hetushu•com“是!”一众下属应声道。
什么渑池县总兵,什么大商将军?让这些名号去死吧。
……
“啊!”土行孙被踹飞了出去。
“轰!”
……
袁洪周身,刀枪不入,打神鞭打下,反震而回,袁洪却是分毫未损。
追随?追随个屁,四大麒麟族传承,就你这传承最特么邪门,谁敢让你追随啊,那鸿钧多恐怖的运道,都让你仿主仿的吃了一鼻子灰,自己没有积累什么运道,要你追随?那不是老寿星吃砒霜了?
“轰!”
“果然如此,准提,好,好,好,你等着!”通天捂着胸口一甩袖子,踏步而去。
而杨戬等人没多久醒来,一个个也是吓的一身冷汗,那张奎果然好厉害?不过,当看到地上张奎一断两截的尸身,所有人才长嘘口气。
“你已经被通天盯上了,回头元始天尊知道真相,恐怕也会来找你麻烦,你最好换个身份!”准提说道。
翻手,取出不久前斩断头颅的土行孙肉身,眼巴巴的看着准提。
“噗通!”
果然,张奎根本不堪一击,瞬间被打的吐血倒飞而出。
陆压取出斩仙葫芦,对着斩仙葫芦恭敬一拜:“请宝贝转身!”
“当!”
也对,女娲能随时影响这具猿猴肉身,苏定方怎么可能再用?
西岐大军,终于大破渑池县,至此,朝歌再无屏障。再无可守之城,再无可出之兵了。
“咻!”
说话间,一群人全部昏死了过去。
“多谢准提圣人!”土行孙顿时上前要拜。
准提面部抽动了一下。
斩仙飞刀,锐不可当,果然刀锋所过,袁洪脑袋抛飞而出。
“圣人在上,小人,小人张奎,拜见圣人!”张奎顿时跪在了地上。
“八九玄功?金刚不坏之身?哼,我就不信,你真的就金刚不坏之身,来人,给我斩了袁洪!”姜子牙一声大喝。
“通天教主?你还想斗吗?要斗,我西方教奉陪!”准提冷冷地说道。
袁洪依旧不理会。
一时间,西岐将士各个恼怒,不断斩首袁洪。
回去的路和图书上找了一番高兰英,可惜,找到的只是高兰英的尸体。一阵唏嘘。
袁洪还是那个袁洪,只是,准提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姜子牙手段肯定不仅仅这一点点,只是要彻底破了袁洪的金刚不坏之身,需要大费周章,才让其下属用各自方法试试,看看是否有克制袁洪之法。
袁洪却是闭口不说话。
也就是说,眼前,这是袁洪的肉身,但,其体内的灵魂,恐怕已经不是苏定方的了,而是苏定方炼制的一个灵傀罢了。
“准提圣人救命啊!”半截张奎惊恐地叫道。
“休整一日,后日攻取朝歌!”姜子牙吩咐道。
准提救土行孙,也只是念在未来是自己臣子的份上才出手的,如今知道土行孙的运道,准提哪里想和他沾染一点因果?那鸿钧吃了那么大一亏,都不想来惹这狗皮膏药,自己哪还敢受他一拜?
袁洪一次次被斩,刀枪不入下,却是嘻嘻冷笑,好似在嘲讽一众西岐将士。
看到此人的瞬间,张奎顿时脸色一变,为何这群人昏死过去,张奎全明白了。
一时间,西岐大营大量将士前来,听候姜子牙调令,一个接着一个,用自己的方法斩着袁洪。
你的未来身,鼠跑跑,也就效忠了我没多久,我都被你弄的死去活来,现在要我收你?
“哼,陆压道君出手,肯定手到擒来!”
却是这危急关头,准提骤然出现,挡在了张奎面前。
一脚踹飞土行孙,将土行孙心中的感激全部踹没了。
但,忽然间,通天心口一阵绞痛。
通天教主脸色阴冷的看向眼前的张奎。
来渑池县查探,已然被人盯上了。
“穿越回未来了?哼,苏定方,你以为逃回未来,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我封了你这具身体,我看你还如何穿越!你那命轮别想用了,哼!”姜子牙一声冷哼。
七宝妙树撞在了通天教主的剑气之上,顿时将通天教主的剑气撞开了。
“你们别过来!我可是张奎,我杀人不眨眼的啊,你们敢过来,休怪我无情!”土行孙脸色一变,惊悚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