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8章 生灵法则
现在这种情况,天平王已经把所有人都当做食物。他自顾不暇,哪有精神去找高正阳报仇。
孔道是不是第一只得道孔雀,无从考证。但他的确寿元悠久,是位极其强大的神主。
大罗天不说,四极天却底蕴太深厚了。就算彼此敌对,却始终能站稳位置,从不降阶。
孔道虽然自信,也没有打杀炼体神皇的把握。对于白福他们的说法,孔道心里很是不以为然。
天战王也不禁摇头,他们先天生灵也有自己的情绪。只是他们力量太过强大,高高在上,也没有多少表露情绪的机会。
在众神擂的规则下,没有神主敢说能一个人挑战廖原血魇带领下的整个队伍。
他说:“众神擂中也奈何不了他。战斗的时候要是遇到高正阳,不妨给他点苦头吃吃。等众神擂结束,再想办法解决他。”
这一局,天平王他们已经输了!
只是当着一群手下,孔道也不好太打击众人士气。
简单的说,所有的应变,都是建立在想象之上。
别说是十四阶,就算是十五阶强者,在这种时候又能如何?
赵九阳和凤宁说这些,其实也是为了试探凤宁。现在看来,凤宁对高正阳和亲戚关系不靠谱,但基本的信任还是有的。
孔道也是从那个时候起,记住了高正阳。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去找高正阳报仇。
鹤翔、白福都点头赞同,这是老成之见。相比必须,还是众神擂重要,不能为了高正阳耽误正事。
他能证道十四阶,从根本上说,就是他是外来者。神魂核心没有这个限制法则。
这也在情理之中。如果大家都能看到别的队伍情况,所有战斗就全凭实力,也就没了意外。
天平王深深叹息了一声,事已至此,留在原地必死无疑。前途虽然未卜,却至少是一条路。
“这种战斗的精细把握,正是十三阶炼体的特征。果然,这种规则下的战斗,对炼体神皇最为有利。”
主要是天战王提起了他的名字,命运上联系就被加强了。也让他听到了天战王和天平王的对话。
高正阳很清楚,他的神魂本质还是外来者。并不是这个纪元的生命。只是后来力量逐步提升,他和纪元的关系才变得越来越紧密。
这个限制法则,也是一切后天生灵的根本。去掉这个法则限制,生灵就一定会死。没有任何取巧的办法。
虽然高正阳算是她女婿,对她只有礼貌上尊敬,却没有什么真正敬重。
高正阳却一点没有自觉,继续说:“神武三十六www.hetushu.com天这些神主和我并列,我其实到没什么。但对于这些实力不强的神主来说,这种并列就是羞辱。这种事情你们千万要注意,把一个人捧到远超他的高度,那不是亏赞,而是捧杀,是羞辱。这样是会得罪人的。”
高正阳很认真的纠正了敖珺的说法:“没多少强者和我比肩,这个说法太不客观了。也不是符合现实。以后不要这么说了。”
若论资格,孔道可比凤族女皇凤宁更老。所以,他对于名义的羽族之主凤宁很看不上。
神武三十六天,还有许多潜力能够挖掘。众神擂的空间法则,也还没有完善。
天平王说:“按照高正阳在这里的一贯表现,他就是这种性格。用人族的话说,就是恶劣嚣张,很讨人厌。”
其实凤轻翎无关紧要,只是通过这个方式,让鹤族和一众羽族立下投名状。
赵九阳有些好笑对凤宁说:“他这么说,可是连你都包含进去了。”
就像高正阳刚才那番话,他说的挺开心,却得罪了众多神主。赵九阳觉得完全没必要。
天平王有时也会怀疑,就算他们五个顺利进入十五阶,就真的能保住自己了?
天平王对此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众神擂的规则已经尽量倾向弱者。但神主就是神主,不论如何限制,终究不是低阶生命能比的。
虽然高正阳的话特别刺耳难听,每个神主心里多少都会很不爽。但不会有人站出来去反驳,甚至去发怒。
“这不是我的决定,而是天命王的决定。”天战王知道天平王不太赞同,解释了一句。
众神擂所有参战者,都会出现在观战者面前。
高正阳却表现的很轻松,照面就抓住了对方弱点,轻易击溃太增天战队。
这种感应,实际上就是命运法则的联系。
敖珺和陈圣福都被训的抬不起头,两人也搞不清楚,高正阳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高正阳当众这么夸自己,这有点太不好了吧。
赵九阳说笑了一句,但这种话可不好多说甚神主力量强横,但脾气也同样大。一句话说的不对,神主能记几万年不忘。
先天的十四阶生灵,已经把纪元打的乱七八糟。纪元法则为此不得不做多次调整,才勉强渡过了黄金纪元。
不是说力量层次是十阶,是身体的强度至多十阶。十一阶炼体,都不是神主能凭空制造出来的。
天平王虽然有异议,但其他人都不说话,他地位最低,也没有反对的资格。
血魇和廖原两个和_图_书十三阶神主,虽然在众神擂屡战屡败,但两人本事可不差。
十阶以后,炼体这条路就愈发难走。就算是十三阶神主,炼制分身化身,至多也就是十阶炼体的层次。
没想到的是,几千年后,高正阳又出现在他面前。只是现在的高正阳,已经是炼体神皇。
决定一个神主的命运尚且如此困难。关系到神武三十六天的命运,也不是天命王能一言就决定的。
先天强大生命,都是纪元先天法则感应生机转化的生命。他们可以说是纪元的亲生儿子。
所以,高正阳的表现才会收获那么多的赞叹。
譬如,成就十四阶炼体。
众多强者都知道炼体相比同阶更强,因为力量更坚凝稳定。但十三阶炼体有多强,很多神主都没有明确概念。
高正阳说着还摇头,“你们就是年轻,没经验……”
这种限制,也是为了保护纪元。
天平王可不想看到强者恒强,他需要是整个秩序动荡。让众多强者在一次次战斗中不断降阶。
敖珺和陈圣福都愣了,还可以这样?还能这样?
“错了。”
“女婿对你不怎么样,你这个丈母娘对女婿到是不错。”
敖珺和陈圣福就是如此,他们都很佩服高正阳。但是,他们没有经历过战斗,更没有神主的眼光,反而对高正阳的战斗缺少深刻的理解。
“这太着急了吧?”
敖珺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她低着头,心想我是随便拍拍马屁,您这么认真不太好吧。
两孩子长这么大,都没有过这种经历。他们本以为自己吹捧够的够不要脸了,现在才发现,原来他们功力差的太多了,都被高正阳嫌弃了。
仇人当然可恨,可仇人强的可怕,报仇的事情就要三思了。
“孔道既然想做羽族老大,那就随他去吧。”
众神擂外观战的众多神主,也都听到了高正阳说的话。
十三阶炼体,能够在各种环中完美发挥威力。天战王只要拿到高正阳神躯,就能通过众神擂轻易杀死所有神主。
当然,这是限制力量层次的众神擂。近身搏杀的战技威力最强。如果放开禁制,十三阶神主有各种神通,纯粹的近身战斗就没那么重要了。
天平王有点意外,高正阳出现只是个意外,没必要为此加快计划。
敖珺和陈圣福一想到众多神主在看着他们,他们都替高正阳不好意思。
“他一直这样、嚣张。”
“看起来,你对这个女婿没什么办法。”
参加众神擂,最重要是获得胜利,拿到足够高的名次。个hetushu•com人的恩怨意气,都要放在后面。
而且,这几个炼体强者都先天强大,和高正阳这种后天修炼而成的又完全不同。
这也给了孔道机会。他手段老道,心机缜密,把什么鹰族、鹤族、蝠族、鸦族都聚拢在手下,收拾的服服帖帖。
高正阳大杀四方,轻易横扫太增天的队伍,也让一众强者都很惊叹。
天战王说:“先天两仪元磁神光给了高正阳,不用百年,就能拿到他的神躯。等下一次众神擂,就把所有神主一举击杀。炼化三十六天。”
至于这个想象到底对不对,谁也说不好。
对于战斗精妙入微的把握,让这场战斗特别赏心悦目,有种行云流水的流畅自然,的确展现出了武道大宗师的气度。
天平王苏醒,举办了众神擂,凤宁和孔道的天羽联盟再次碰面。双方关系本来就不好,有着这个机会,免不了互相针对。
凤宁这个名义上羽族之主,对于羽族一直都没多少控制力。她和天痕魔主两败俱伤,就一直在源火海里养伤。更没时间去管理羽族。
天战王说:“高正阳如此猖狂,这是故意的么?”
高正阳突然明悟到这一点,不禁心情大好。原本他还担心天平王发现他有问题,现在看来,绝无这种可能。
纪元虽然不能看成是一个巨大生命,其本身却有相当的智力,或者说自动调节能力。所以,纪元后天生灵极限就是十三阶。
“他居然能顺利成为炼体神皇,真有点不可思议。”
当初的天羽联盟要杀凤轻翎,就是孔道指使的。
“我就随便说说,你还这么认真。”
凤宁想了一下,还是觉得嚣张这个词很准确。
凤宁身体复原后,天羽联盟已经成型。主要是她压制不住孔道,更没心思控制其他羽族。
天平王和其他天王推演过无数次,众神擂这种规则下,炼体者总是能占到优势。
具体效果如何,就算天命王也很难确定。
同样规则下,就算天平王亲自下场,都不可能轻易获得胜利。
天命王说时间来不及了,那就真是会有巨大变故。
能证道神主,就没一个蠢的。
高正阳一出场,唤醒了白福以往的难堪记忆。当初高正阳十一阶的时候,就打的他狼狈不堪。
敖珺正夸的开心,却突然被高正阳打断了。
不过,掌握部分命运法则的天命王,对于命运有着特殊的感应。
作为这个纪元诞生的生命,所有生命都没见过纪元轮回。他们只能凭着自己对于法则的理解,去想象去推测。
http://m.hetushu.com倒是修为浅薄的修者,很难看出太多奥妙。只是觉得高正阳很厉害,一挑十还赢了。具体厉害在哪,却说不清楚。
几十场打下来,互有胜负。双方却都把对方当做了大敌。
真有本事,就去当面打高正阳的脸。给他一个深深的教训。
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乖乖低头受训。
“无所谓小看不小看。力量就是力量。”
高正阳觉得,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能突破纪元生灵种种限制。
好在两人的不傻,喊个六六六还是很六的。
不过,众神擂强者众多。凤宁和孔道虽然有心分个高下,却还不会为此失去理智。
道理很简单,控制自身的身体,总比去依靠法则控制元气更容易。
五位天王中,天命王无疑是最强者,也是真正的掌权者。
以他的角度,很难理解高正阳这种行为。说这种话除了拉仇恨,还有什么意义?还是故意做出的这种无脑样子,让别人轻视他?
赵九阳急忙说:“就是看你这层关系,我们也不能和他做敌人啊……”
“先生真是太厉害了!”
毕竟,十三阶炼体太罕见了。从古至今,十三阶炼体强者,一只手就能查的过来。
神武三十六天足够广阔,不是存心找事,凤宁和孔道也没什么机会碰面。
“你这个女婿真是厉害,一句话得罪了几乎所有神主,连天平王都骂了……”
凤宁瞥了眼赵九阳:“十三阶炼体,比你想的还要强大的多。你要和高正阳为敌,恕我不能帮你。”
凤宁对此很清楚,老实说,她不是很喜欢高正阳这种性格。但她也要承认,高正阳的确力量强横,足以配得上他的嚣张。
天战王又说:“纪元崩溃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们没时间慢慢筹划了。有了高正阳能节省许多麻烦。”
就战斗而言,在场的众多神主谁也不敢说比高正阳更强。
北极天的孔道,是孔雀族的最强者,号称是天地间第一只得道的孔雀。他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
众多神主中也有脾气大的,却也不会在场外大喊大叫。私下里大喊大叫发泄怒气,那是无能蠢货。
纪元轮回,让所有强大生命都感到了自己脆弱无力。
高正阳却不正常,他是十四阶心灵之主。虽然他收敛力量,但这种被动联系,还是让他感应到了天战王的一些动静。
众多神主都调整了对高正阳的估测。但是,因为众神擂是特殊空间,众多神主虽有分身化身参战,却无法联系。
高正阳力量虽强了,对于纪元的理解却不算深http://m.hetushu•com。至少,和那些先天生灵相比,他就差多了。
与此同时,天平王和天战王也在讨论高正阳。
众神擂中的高正阳,在天平王和天战王说话的时候,也生出了微妙感应。
按照纪元法则,任何后天生灵都无法突破这个禁制。这也是铭刻在所有纪元生灵深处的核心法则。
众多神主一死,神武三十六天就再没力量和他们抗衡。到时候就能强行把三十六天降阶。然后直接转化成力量,让他们五个一起进入更高等阶。
众多神主虽然不说话,也没人表态,但对于高正阳的印象都变得很坏。
天平王觉得还需要一两千年的时间,才能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一百年后就收网,有点太仓促了。
那次交手,孔雀一族的天才孔祥还被高正阳打死了。这对孔雀一族来说,可是异常巨大损失。
高正阳也是证道十四阶,才恍然明白这个道理。虽然纪元临近崩溃,但纪元核心法则却还在运转。
不止是孔道等人关注高正阳,几乎所有的顶级强者,都在关注高正阳的表现。
天命王掌握命运法则也是有限的。就像那天他出言决定高正阳的命运,已经消耗了极大力量。
命运法则就像无形丝线,把高正阳和天战王联系到一起。但这种联系是命运层次上的,正常情况下,并不能让两个人互生感应。
凤宁摇头:“不谈我和高正阳的关系,我也不会和他为敌。这个人厉害。你和他做敌人,就会特别痛苦。”
高正阳今天的表现,也的确不负十三阶炼体的威名。
凤宁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在的。她和孔道谈了一次,确定了彼此立场,大家互不干涉,谁也别惹谁。
“先生武道之高,震古烁今,神武三十六天都没多少强者能和先生比肩……”
不过神主都的性格独特,高正阳这样说话嚣张的,反倒不算什么。
先天强者们也许并不清楚这个核心法则,他们只是根据百万年的经验,知道绝对没有后天生灵能跨越十三阶极限。
当然,这只是个计划。
赵九阳说:“我要好好考虑一下和他合作的问题了。”
只是这么狂妄的话当众说出来,真的好么?
天平王说:“一定不要小看他。”
高正阳可不管敖珺怎么想,他继续教训说:“夸赞我也要实事求是,不能乱说。就像神武三十六天,把天平王他们都算上,谁能在武道上和我比肩?他们没这个资格啊。”
“高正阳只是嚣张,他心机还是有的。而且做事果决,很有魄力。他总能找到正确的路,并一直向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