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擂鼓聚将
“不行。”阿济格缓缓的摇头,他一开始也是和李国英同样的想法,可是冷静之后,才发现那是一个糟糕的主意。
“以我说,咱们干脆就反了吧,派人去给平南侯送信,请他派兵接应咱们!”卢光祖建议道。
听了李国英的话,阿济格脸色顿时缓和了下来,内心中不禁生出了些许感慨,原来绿营将领中,还真的有忠于大清忠于自己之人。
“好,就听你的!”阿济格断然道。
“王爷,现在不比以前了,九江失守消息传来,整个大营人心浮动,欲叛乱者并非只有张应祥常登等人。只有施展雷霆手段,才能震慑诸军!”李国英冷酷地说道。
“哦?你上次不是采用了杀掉首恶招抚其部的形式吗,此次为何力主强硬。”阿济格不解的问道,张应祥常登还有和他们交好的卢光祖等掌握着三四万的军队,若是出兵剿杀这三四万人,必定会使得绿营兵大乱,这hetushu.com是阿济格不想见到的,也是他冷静之后想到的后果。
“王爷,绿营总兵李国英求见!”一个戈什哈出现在帐口,向阿济格禀告道。
“好,立刻给平南侯送信!只要平南军大军一到,咱们就扯旗归正!”张应祥一咬牙,断然道。
“也许只是凑巧,阿济格召集众将真的是议事?”常登迟疑道。
若是事情真的泄了,三人去阿济格大营等于是自寻死路,这一点三人都心知肚明。
李国英感激磕了个头,这才站起身来,“回王爷,必须施展雷霆手段,杀掉张应祥和常登等人,剿灭其军队。把谋反的萌芽消灭掉,以雷霆手段歼灭叛逆,如此才能震慑其他不轨者。”
阿济格怒气冲冲的道,必须施展雷霆手段,以震慑宵小!
阿济格大营,几个鼓手还在奋力的敲着战鼓,已经是第三通鼓声了。
“据查,明军细作进入的是绿和图书营总兵张应祥的水营!”
……
“那该怎么办?”常登喃喃地说道。
李国英进入帐中,恭敬的向阿济格双膝跪下磕头行礼。
三通鼓不至,按照清军军规,将领会被依律处死。
“阿玛!”出去巡营的儿子傅勒赫急冲冲跑了进来。
“什么事?”阿济格霍的停下了脚步,怒视着自己的儿子。
“事情恐怕泄了!”张应祥紧皱眉头。昨夜明军使者趁夜前来,三人和明使谈了一夜,约定择日里应外合。没想到一早阿济格就敲鼓聚将,这让张应祥惊疑不定。
“王爷可以以议事的名义召集所有绿营将领来中军大营,只要张应祥和常登肯来,就可以抓住他们,如此其部也就不敢作乱。如此说不定还能挽回。”李国英想了想,建议道。
“张应祥!”阿济格咬牙切齿着,正是张应祥和常登二人在水战中被明军俘虏又放了回来,使得绿营兵震荡,当时为了使http://m.hetushu.com出反间计没有对这二人下手,可是明军却并没有中计。没想到他们还敢和明军私通!
“回王爷,末将得到一条消息,有明军细作潜入了张应祥的营地。张应祥和常登等人先前就被明军俘虏过,末将害怕他们和明军勾结试图谋逆,特来报告王爷。”李国英恭敬地说道。
“他们若是连王爷的召唤都不听,说明反意已定,唯有发兵攻灭一途了。”李国英叹道。
“是,阿玛!”傅勒赫激动的下去了。
为了表示自己的赞赏,阿济格纡尊降贵,走上几步,亲自把李国英扶起。
阿济格聚将的战鼓!绿营营地中,总兵张应祥侧耳听着,脸色惊疑不定。
帐中,阿济格脸色越来越黑。
“说吧,什么事情。”阿济格盯着李国英,冷冷的问道,却并未发话让他起身。
“李总兵对我大清赤胆忠心,本王实在是感动,快快请起。”
阿济格如同困兽一和-图-书般在帐中转来转去,严峻的形势让他内心焦躁无比,虽然已经夜深他也无心睡眠。
“有什么其他办法吗?”阿济格希翼的目光看着李国英。
张应祥和常登营地数万人,其实仓促间就能全部杀光?若是明军趁机来攻怎么办?若是其他诸部绿营兔死狐悲起来作乱怎么办?等待清军的就会是一场大败。
“你去点五千八旗,明日天一亮给我杀入张应祥和常登营中,所有人全部杀光鸡犬不留!”
“难道你想把咱们兄弟的性命寄托在满鞑手里?”卢光祖瞪了常登一眼,训斥道。前些时日水战兵败,他被阿济格重打二十军棍,多日下不了床,这使得他对阿济格痛恨万分。
“阿玛,巡营的八旗来报,有明军细作乘船潜入了水营。”
“进入了谁的营地?”阿济格急忙问道,这个时候明军果然不肯消停,若是有绿营被其说动里应外合,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一场浩劫。
“张兄,咱和-图-书们应该怎么办?”常登和卢光祖匆匆跑进了张应祥的营地,对着张应祥急切的问道。
第二日一早,八旗兵营地中,四支巨大的牛皮战鼓被敲响,沉闷的鼓声在尘埃中向着远处传播。
“拜见王爷!”
“噔噔噔”又一阵脚步传来,阿济格霍然回首,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珠盯着帐口,他要看看这次又出了什么事情。
说的口干舌燥,阿济格端起案上的茶盏,一口把茶水喝尽,越想越气,重重的把茶盏摔在地上。
“若是张应祥和常登等人不肯来呢?”阿济格问道。
“李总兵,对这件事你怎么看?”阿济格想起上次徐恩泰和郝效忠谋反时,李国英稳妥的处理方法,不由得问道。
“让他进来吧!”阿济格寻思了一下,吩咐道。在绿营众将中,李国英对大清最为忠心,上次举报了徐恩泰和郝效忠谋反,并献策处置了徐恩泰和郝效忠稳定了绿营局面,这次趁夜前来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