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竖子不足与谋
“郝摇旗,你欲背叛大顺造反不成?”田见秀冷着脸,在两军阵前和郝摇旗想见。
“陛下。”被郝摇旗一问,田见秀气势一馁,他在乱军中好不容易逃出,带出了这么多的军队,却根本不敢去救最先受到攻击的老营,对李自成的所在他哪里知道。
顾君恩静静的站立着,任凭众将的口水溅到脸上,此刻的他心里已经无比的绝望。上自闯王,李自成下到这些将领,都是一群无知的农夫,竖子不足与谋!
“眼下的形势,咱们顺军再想保留独立已不可能,必须在明清之间择一而归附。”顾君恩的一番话令众人群情愤愤。
然而,在场的众人却没人回应他。
田见秀指着顾君恩的鼻子破口骂道。
向北是长江,向东南是群山相隔的江西,向西则是已经劫掠一空的武昌府,失去水军以后根本无法返回武昌,而九江兵败,频临长江的武昌也无法久存,顺军众将不约而同的做出了同样选择,率领溃兵径直往西南进入岳州府境内。
见到田见秀出丑,众将却没人像以往那样嘲笑,因为他们和田见秀一样失魂落魄、一样六神无主。
“你把郝摇旗当傻子不成?他如何会离开军队来到这里。”绵侯袁宗第一句话打消了二人的幻想。
郝摇旗冷笑了几声,径直拨马而去。
“要不,大家听听顾先生的话怎么样?”高皇后怯生生地说道。
有了粮食,溃兵们也心定了下来,只要有吃的,他们也不介意归在谁的旗下。
也有数百人上千人的小规模成建制的军队,这些人原来就有统帅,分属田见秀、袁宗第、刘体纯等顺军大将,自然不愿跟着郝摇旗。毕竟在顺军中的地位,不论从官职还是爵位,郝摇旗都相差田见秀等人太多。
顾君恩点点头,向高皇后躬身行礼之后,走到众人面前。
“要不,咱们以皇后的名义,命郝摇旗前来觐见,然后趁机将他和-图-书杀了!”也吃过郝摇旗亏的磁侯刘芳亮提议道,让田见秀眼前一凉。
连远在武昌的自己都知道了李自成的死讯,这田见秀竟然茫然无知,郝摇旗不禁暗暗摇头。
“放屁,你不过一个小小的节度使,连爵位都没有,竟然在本侯面前放肆!”见郝摇旗这幅嘴脸,田见秀简直被气疯了,他堂堂一个泽侯官拜权将军,竟然受到这样的蔑视!
九江城西百里处遭到满清骑兵突袭导致大军溃败,在满鞑和绿营兵的水陆两路猛烈的攻击下,顺军各营根本守不住,只能上岸溃逃,这一逃就一败涂地,再也立不住脚。于是乎建制完全被打乱,无数的顺军溃兵逃离了长江,向南躲避清兵的兵锋。
顾君恩,湖北钟祥人,秀才功名,在李自成攻略荆襄时加入顺军,为李自成献出先取陕西作基地,再略定三边,经山西攻取北京的策略。而在他的筹划下,顺军的势如破竹的打下了北京,大明陕北、太原、大同、宣府等边军纷纷投降。
而现在,听刘芳亮提起自己,高皇后忍不住说话了。
“怎么啦?”田见秀诧异的问道,难道一个郝摇旗就把尔等吓成这幅模样。
占据了咸宁县城之后,郝摇旗惊喜的发现,确实有诸多的溃兵涌入了咸宁境内,很多人正在乡下流窜。于是郝摇旗便派出心腹部将陆大有、王进才、牛万才等,各自带领一支军队去收拢溃兵,每收拢到一定人数便送到咸宁县城整编。
而就在数日前,大顺泽侯田见秀带兵退入了通山县,便有逃出的属下士兵哭诉了惨遭郝摇旗攻击的事情。田见秀大怒,亲自带兵来到咸宁县,向郝摇旗问罪。然而等待他的确实严阵以待的大军。
……
“胡说八道!我们顺军怎么会投降!”刘体纯破口骂道。
郝摇旗把自己的心腹都委以都尉部哨要职,牢牢地掌控着军队。同http://m.hetushu.com时派出军队往蒲析、嘉鱼、崇阳等县打粮,打粮对最远深入到岳州府内。夏粮刚收,正是百姓一年到头粮食最为富裕的时候,而还未等官府派人征收税粮,便有顺军军队涌入,抢走了所有的粮食。而面对数量庞大的顺军,各县官府丝毫不敢抵抗,一个个紧闭城门,任由顺军在乡野施虐。
杀郝摇旗,怎么杀?郝摇旗现在拥有的军队七八万之多,逃到平江的各将军队加起来也没他多。而且郝摇旗好歹还打着顺军的旗号,难道顺军内部再来一场火并不成?
“我是陛下亲封的武昌节度使,凡是武昌境内军队都有权节制,败兵进入我的辖境,我收拢起来有何不对?”郝摇旗冷着脸问道。
田见秀带着残部径直向南,翻越了幕阜山脉进入到了岳州府平江县,与先前到达这里的顺军诸将汇合。
高皇后静静的听着众人的说话,她是高迎翔的女儿,当初李自成为了收复高迎翔属下的军队才迎娶了她。可她也不过一个普通的村女,本身并没有什么超卓的见识。众人把她奉在上位也不过是因为她是皇后而已,自知什么都不懂的她也自觉的当一个摆设。
陛下死了!田见秀踉跄后退着,一屁股坐在地上。
“顾侍郎,要不你说说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袁宗第向顾君恩道。
然而,顾君恩的性格太过耿直,不善阿谀奉承,在顺军内部不为人所喜。他的才智谋略远在牛金星之上,可牛金星却高居丞相之位,把持着大顺朝廷。顾君恩在顺军的地位甚至连靠谶言取媚笑李自成的宋献策之下。
“诸位将军,以在下看来,咱们顺军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关头。眼下清军急于攻打大明这才放过了咱们,可不论是清胜还是明胜,他们下一步都不会放过咱们。陛下驾崩,根基全失,咱们现在只剩下这数万残兵,夹在这平江县,往西和http://m.hetushu.com往南是明军重兵把守的岳州和长沙,以咱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打不下来。往东和江西群山阻隔无法逾越,现在的形势之危已经到了生死关头。”
几句话挑明了顺军现在面临的绝境,令众将无不垂头丧气。
“诸位,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啊?”绵侯袁宗第问道。
所幸的是清军并未追杀太久便挥师前往芜湖,这也使得大部分顺军溃兵逃过了清军的追杀。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还有什么办法啊!在场众人皆默然不言。
“读书人都不是好东西,眼看着顺军失利,便生出投降之心,姓顾的,我看你就和牛金星狗贼一样,不,比牛金星还要可恶,分明是想拿咱们这些人换取荣华富贵!”
众将一下子沉默了下来,把目光看在孤立一旁毫无存在感的顾君恩身上。
郝摇旗军队编制借鉴当初西山军时建制结合顺军的特点,每五千人编为一营,营官为都尉,营下设立五部,每部千人由部总统领,部下设两个哨,每哨五百人,哨下再设百总总旗等官。
武昌府咸宁县,距离李自成被杀的九宫山区只有数十里的距离。
而眼看着顺军失利,丞相牛金星悄悄的离开了大军向满清投降,宋献策被清军抓住腼颜降清,重操旧业以占卜取悦于满洲贵族。
于是,咸宁城外便成了一座巨大的兵营,城外的树木被砍伐一空,以树枝编织营墙,树枝树干搭建营房,而不时便有一队队的溃兵被送过来在营地里编组。
“顾侍郎你就说现在该怎么办吧?”看着众人士气低落的样子,袁宗第焦急的道。
当刘能把这些和郝摇旗说过之后,郝摇旗当即决定全军从武昌向咸宁进军。
“陛下,陛下他驾崩了!”义侯张鼐“哇”的一声,放声大哭了起来。高皇后也在一旁掩面垂着眼泪。
在场众人,都是当初随同李自成出山的十八骑之一,都是李自成最亲信最信任的m.hetushu.com人,在他们心里,李自成就是天,他们的一切都是李自成给的,现在李自成死了,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看着郝摇旗的背影,田见秀握紧了刀柄,几次要下令击杀郝摇旗,可是看着对面严阵以待的大军,再看着自己身边数千残兵,只能忍下这口气。
田见秀带人灰溜溜的离开了,郝摇旗暗自松了口气,若无必要,他也不愿意和这些原来的顺军大将翻脸。
之所以绕道咸宁前往九江,因为武昌的所有船只都被李自成东征时带走,郝摇旗手下并未水师,长江江岸崎岖不平,多是丘陵湖泊河流,没有船只的话根本难以行进。
等田见秀带兵与众人汇合,说起郝摇旗的跋扈时,众将却都垂头丧气,没有人附和。
而只有顾君恩选择了和大顺共进退,随着诸将逃到了平江。
面对这种情况,早就得到郝摇旗吩咐的陆大有王进才等将不由分说,便向这些军队发起了进攻,斩杀队伍将领,把军队强行收编。
纵横天下的大顺皇帝闯王李自成竟然死在一帮农民之手,这让田见秀等人不禁生出一股荒谬感。
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数万顺军,大明咸宁县令不知情形,也不敢抵抗,弃城而逃。
因功被李自成封为吏政府侍郎,文谕院院长。
“本侯和陛下在乱军之中失散,陛下在哪里我也不知。”田见秀摇头道,“郝摇旗你不要转换话题,我问你,既然你是来接应大军,为何擅杀我属下将领,吞并我的军队?”
“无论如何,得先把郝摇旗那王八蛋宰了!”田见秀咬牙道,他实在不能忍受郝摇旗给他的羞辱。
当初刘能杀掉李自成之后,推出了农民程九冒领军功,自己则前往武昌劝说郝摇旗,而途径咸宁县。
“泽侯说的哪里话,摇旗乃是大顺军的将领,听闻陛下在九江兵败,特发大军前来接应,如何竟然能扯上造反二字?对了,敢问泽侯,如今陛下何在?”郝摇旗诧m.hetushu.com异的问道。
义侯张鼐是李自成的亲卫将领,便把李自成死的经过向田见秀说了。
“杀死陛下的应是通山县的民壮团练,并非清军。我已经和诸将血洗了九宫山,只不过没有找到陛下的首级。”张鼐羞愧地说道。
在咸宁呆了十天的时间,便收拢了溃兵五万余人,郝摇旗麾下的军队达到八万之多。这些溃兵中大部分是建制被打乱的顺军个个将领的属下,很容易的便被收拢了过来。
绵侯袁宗第、磁侯刘芳亮、光山伯刘体纯、太平伯吴汝义等顺军重将先后带兵翻越山脉进入平江县。义侯张鼐也拥高皇后来到了平江。
湖广乃是天下有数的粮仓,又值夏粮丰收,郝摇旗轻而易举的得到了大量的粮食。
而从武昌到咸宁有官道相连,道路平坦好走,到了咸宁之后再向东沿着富水河便可直抵长江,距离九江也就七八十里的距离。
李自成死了,位在诸将之上的刘宗敏也战死,丞相牛金星早在武昌的时候就偷偷逃离了军队投降了满鞑,军师宋献策也陷于战阵中不知所终。剩下的诸将各不统属,现在的顺军失去了首领已经成为一团散沙,所有人都对前途失去了希望。
地位虽然不如牛宋,可顾君恩的谋略却为众人佩服。高皇后虽然是个女流,却也知道这个时候应该问问明白人。
被刘能劝服决定趁机收编顺军溃兵扩大自己实力伺机援救芜湖之后,郝摇旗便立刻带着军队离开了武昌前往九江。
虽然心忧芜湖的局势,刘能也知道仓促进兵只有败局,便耐心的协助郝摇旗编组军队。
而且近二十万顺军在九江被清军击败之后,溃兵肯定不会选择崎岖难行江岸逃走,那样路不好走不说还要面临清军水军的追杀。也不会向南进入江西,因为向南有太平山幕阜山九宫山等山脉相隔。最好的选择是向西南进入武昌府咸宁、通山区域,再往西南就可逃到岳州府长沙府,从而摆脱清军的追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