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辈分乱了
“啊!”陈江河目瞪口呆,一脑门的黑线,整个人都零乱了起来。
杨正平被封为淮安总兵,陈平陈默金鑫等各被封为副将参将游击将军,陈越的属下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回陛下,数日前我就派了数路信使前往南京浦口,按道理信早该送到了,不知为何却没有回信。”路振飞疑惑道。
“张秀儿她以后就是皇妃了。”陈江河微笑道。
“路大人您说的自然有道理,不过您别忘了,福王现在可是有高杰刘良佐刘泽清等人的支持,他手里可是掌握着军队!”陈越神色凝重的道。
当然这一切封赏要想落实,必须得等崇祯到了南京,方能加盖玉玺正式落实。不过有了崇祯现在的口头承诺,只要崇祯还是天子,封赏就是板上钉钉。
陈越父子和吴孟明都被封侯,路振飞被封为左都御史武英殿大学士,封赏还没有结束。
“爹,张秀儿她?”陈越忍不住问道,离开船http://m.hetushu.com舱时看到的一幕让他疑窦丛生。
“没有消息就是消息,看来有人不想我到南京啊!”崇祯幽幽说道。
从他派出信使到现在已经五天时间,从淮安到南京信使快马加鞭足以赶一个来回,可是现在却一去不返,足以说明事情出了意外。
崇祯本身就是大明的象征,只要他还活着的消息传扬开来,那些捣鬼人就不得不思量一番,陈越不相信他们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继续拥立福王。
由于常年的泥沙淤积,黄河河道的水位很浅,根本不足以行驶大船。事实上现在绝大部分的黄河水都流入了洪泽湖,此处的黄河故道基本是快要废弃。
“陈越,你怎么看?”崇祯转脸问陈越道。
“怎么可能,陛下您是大明的天子,谁敢做出如此忤逆之事?”路振飞惊叫道,声音却越来越低。
“阿越!”借着篝火的微光,看着儿子坚毅的面http://www•hetushu•com庞,陈江河内心无比的自豪。到现在他还像做梦一般,陈家当年最胜的时候也不过是游击将军,眼下却是一门两侯,这种隆遇整个大明又有几人,恐怕也只有徐家一门两国公可以相比了吧。
袁可望被封为右中允随侍帝侧,王寅被封为户部侍郎,这二人都有着秀才举人的功名,又是随同一起从北京逃路,自然被崇祯当作未来的心腹使用。
物质人员统统从海船上卸下来,再沿着陆路前往淮安,光是卸载船上的物质就需要大量的时间,毕竟船上装载了四五十万两银子,还有近百门虎蹲炮,原来西山军的大部分家当都装载在船上。
“为了权势,为了荣华富贵,他们什么不敢?”陈越轻轻地说道,路振飞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黄河风景、运河落日,淮安名胜风景极多,可崇祯根本无心欣赏,一安置下来立刻召集陈越路振飞议事,搞得陈越和坤兴公主和*图*书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路卿,形势到底如何?”崇祯目光炯炯的看着路振飞。
考虑到形势的急迫,陈越根本没有时间耽搁。留下杨正平何禄等负责把物质辎重从船上卸下,再慢慢运到淮安。至于这百十艘海船,暂时留在庙湾海面,等形势安定下来在做其他安排。
封赏过后,陈越和路振飞向崇祯解释了明日启程到淮安的安排,便双双告退。退出船舱的时候,陈越微微扭头,就见到张秀儿扶着崇祯往后舱去了。
吴孟明担负着护卫之责,由陈江河亲自送路振飞和陈越到岸上。陈越站在甲板上左张右望,始终看不到坤兴公主出现,只好暗叹一声,顺着绳梯下了海船。
“有什么好奇怪的,陛下初次出海身体不适,晕船呕吐多日,都是秀儿服侍的他,一来二往时间久了就成了陛下的人。”陈江河瞪了陈越一眼,心说老子以前说要把张秀儿许给你,兔崽子你一直不情不愿的,现在看http://www.hetushu•com人家和皇帝好上了心里不舒服,早干嘛了?
“啊!”陈越张大了嘴巴,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所以一个侯爵并不足以使得陈越激动多久,他更关心的是另外的事情。
“以臣看来,陛下还是应该尽快前往南京为好。”路振飞想了想,道。一个皇帝,只有在国都里才会有天子的威严,若是让福王掌握了南京朝廷,将会非常的麻烦。现在福王登基的消息并没有传来,想来南京群臣还在犹豫,只要崇祯出现在南京,则福王将再也没有机会。
知道父子二人有话要谈,上岸之后,路振飞寒暄了两句,便自行回营帐休息去了。
……
“难道他们敢做出弑君之举?”路振飞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道。
和陈江河满心的激动相比,陈越却要冷静的多。这种乱世的爵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越是乱世之时,爵位就越不值钱。在另一个时空,江北四镇个个都是伯爵侯爵,黄得功后来甚至被封m.hetushu.com赏为国公,王之仁方国安黄斌卿,这些稍微有些兵权的后来也不都被封为伯爵侯爵乃至国公。到了永历时期,爵位更为泛滥,郑成功李定国孙可望等人甚至被封为郡王亲王!
陈越和路振飞护送着崇祯沿着陆路回了淮安,驻陛清晏园,不久前福王就住在这里,由吴孟明带兵负责守卫。
“嘿嘿嘿。”陈越摇了摇头,突然道:“爹爹你将来要是取了张婶儿,岂不是成了陛下的岳丈?如此我岂不是陛下的小舅子,以后我要是娶了坤兴公主,又成了陛下的女婿,这,这辈分该怎么论啊?”
第二天一早,崇祯下了海船上岸,陈越终于看到了坤兴公主,可怜兮兮的站在崇祯身后,一双大眼在陈越身上瞟啊瞟。
“些许跳梁不足为惧,可由路大人以淮扬巡抚的名义往各省各路送信,把陛下安全南巡的消息昭告天下,并命令江北各省地方官员前来淮安拜见,陛下乃是大明的天子,自然会得到天下官员的拥护。”陈越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