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恨难消
若是房山县里的满鞑全军杀将过来,哪怕是设下了陷阱,陈越心里并没有十分把握可以击败他们,毕竟手下就两百余新炼不久的军队。
“那满鞑到底会不会过来呢?”杨正平禁不住再次问道。
“最好能来,我早就想再杀几个满鞑过过瘾!”杨正平紧握着拳头,咬牙切齿道。父母被满鞑惨杀,两个妹妹被掠走,是杨正平心中永远的恨!
回到了司城,陈越吩咐搬出几袋子粮食犒劳勇气可嘉的乡民,虽然他们没有帮上忙,但这份情谊不能不领。
不论满鞑是想攻击西山镇还是攻击司城,都必须通过这段弯弯曲曲的沟渠区域。当然若是满鞑攻来的话,没有寨墙的西山镇肯定无法据守的,倒是陈越会把所有百姓撤入司城。二者只有一箭之地,撤进司城很是方便。
陈越心里是迫切想和满鞑战上一场,这才把战场选择在这里。
“子侄兄弟们在和满鞑作战,镇中父老不愿抛弃他们自和*图*书己逃走,纷纷向我请愿,一定要我带他们赶往战场,帮助子弟兵杀退鞑子。”单明磊手捋着胡须微笑道。
“大人,一日管上两顿饭就好,何必管上三顿,这年头哪有人家吃三顿饭的?”单明磊拿着账簿,不高兴的对陈越道。巡检司的粮食虽然还有八九百担,可也架不住这样浪费,这样下去的话,绝对撑不到明年的夏季。
“哪里是不错,可咱们要是真在那里防守,满鞑未必会进攻啊!”
乡民们为巡检大人的大方而欢呼着,纷纷回家去拿盛粮食的容器去了。
西山镇的乡民有这样的自觉、这样的勇气?看着喜气洋洋手拿锄头镰刀的乡民,陈越将信将疑,这单明磊还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忽悠了他们,不过念在他对自己一片好意的份上,陈越决定不再追问。
拜死去的赵离所赐,司城这个庄园一圈的寨墙很高很厚,满鞑要是没有火炮的话,想攻破寨墙也不www•hetushu.com是那么容易。而几百满鞑骑兵,又怎么会随军携带大炮呢?
“不是让你通知他们疏散吗,怎么把他们都拉了过来?”陈越悄悄的把单明磊拉到一边,小声质问道。
设计的很好,但现在已是严冬季节,地面被冻得硬邦邦的,很是难挖,乡民们往往用凿子凿半天,才能凿开坚硬的地面。不过在巡检司一日三餐管饱的情况下,所有人还是干得兴高采烈。
趁着这个机会,陈越请镇中木匠帮忙,造一些橹盾,造的数量越多越好,最好每家都有一两只,统统由巡检司出钱补贴。
至于巡检司众人,陈越并不打算撤退逃跑,满鞑就数百人,自己也有两百多军队,又有司城可守,为何不能和满鞑战上一场?
“大人,既然要和满鞑作战,为何不把战场放在原来的巡检司衙门,那里道路狭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咱们两百余人驻守,足以把满鞑骑兵拒在山外。”安排http://m•hetushu•com好防务的杨正平回转了过来,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两门虎蹲炮被拖了回来,安放在寨墙内的土台上,炮口的射角早已调整好,对准的正是寨门外面。司城背靠山坡一面正对着西山镇,而唯一的寨门也就开在西侧,满鞑要是进攻的话只能从西侧进攻。
“两顿就两顿吧。”陈越无所谓地说道,粮食多消耗一些在他眼里没什么,反正是进入了人的肚子。再说,难道还会在这里一直呆到夏季麦收不成?
“巡检司衙门那里院墙破败,连大门都没有,更别说里面一应物质俱缺,咱们得花大功夫修缮才能防守,且不说天寒地冻不利施工,就恐怕满鞑也不会给咱们时间。”陈越叹道。
陈越又找到了李雄,得知火药已经配了六七十斤,心里这才有了点底,加上原来存的火药,足有百十斤,撑下来一场战争应该没有问题。于是便让李雄停止造火药,改为带人制作“万人敌”等火器,在和图书城池攻防战中,“万人敌”乃是最佳的守城利器。
既然要和满鞑战上一场,那就要做好充分的准备。陈越首先派出卫阳和刘能等夜不收,日夜轮换探查敌情,然后针对满鞑骑兵速度极快的特点,吩咐手下士兵,在司城和西山镇之间这块空旷的地方挖出弯弯曲曲的宽沟,之所以挖的弯曲,就是要阻碍骑兵迅速通过,遏制骑兵的速度。
战马也许能越过一条沟,但绝对不能连续越过后面的。在沟和沟之间的地面上,还挖出一些杯口粗细的深洞,一旦满鞑战马的马蹄踏入洞中,肯定马腿折断。沟渠虽多,却留有道路可供人走,镇中百姓可顺着弯曲道路来往镇中和司城之间。
当初朝廷设立巡检司的时候,选择地址是极为考究的,原来的巡检司衙门正卡在险要之处,在那里防守肯定要比地势相对空阔的西山镇这里要好许多。
在陈越看来,满鞑吃了这么个亏,肯定会来报复的,而有了这些橹盾,就会保护很http://m.hetushu.com多乡民在满鞑箭下逃生。
“那谁知道呢?也许会,也许不会。不过先是咱们杀了他们一个骑兵,又有西山镇这么繁华的地方为诱惑,我就不信带兵的满鞑将领能够忍得住!”说到满鞑到底会不会攻来,陈越也无法确定。
两百四十多名士兵被陈越分成三组,以总旗为单位轮流上寨墙防守,时刻保持着警惕。
满鞑也许攻打人口稠密的西山镇,却不一定会攻击占据了地利有明军把守的巡检司衙门。毕竟攻打前者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好处,攻打后者只能带来伤亡。
陈越请单明磊负责把镇中百姓编组,让他们时刻保持警惕,一旦有满鞑杀来,或撤入司城大院,或者径直撤到山上。
万一出战不利被满鞑杀败,自己等人倒可以爬山逃跑,可是要是满鞑杀入西山镇,必定该全镇父老带来灾难。所以在出兵的时候,陈越吩咐单明磊去和全镇父老说明情况,好让他们有所准备。没想到这单明磊竟然把全镇男丁都拉了过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