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伏击
“呼塔布!”阿克敦惨叫一声,就要调转马头用弓箭射击,就在此时,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个明军端着一支火铳,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算了吧,呼塔布,你这一箭下去,他们肯定会掉头就跑,倒不如咱们偷偷的下城打开城门,追过去,两颗首级不说,起码一人能缴获一匹上好的战马!”阿克敦一把按住呼塔布手中强弓,建议道。
可是城外的明军太过狡猾,二人刚打开城门还未等骑马冲出,就见那两个明军已经调转了马头往远处逃去。
“他娘的,明人如此懦弱却占据了这么好的地方,长生天真的不公平啊。”第三个八旗兵叹息道。
※※※
“这是哪里来的明军,竟如此大胆,看我射死他们!”呼塔布就要从腰间弓插里抽出弓箭。
“呸,你才不中用呢,老子夜御八女不再话下!”阿克敦回头笑骂道。
“怎么了,阿克敦,是不是年纪大了,不中用了,才玩了两个女人就http://www.hetushu.com成了软脚虾。”呼塔布哈哈大笑道。
“不好!”阿克敦暗叫一声,再不敢回头,抽着战马往房山县跑去。明军有备而来,人数有五人之多,火铳长枪骑兵一应俱全,自己今天绝对逃不了好去,倒不如回城搬兵,再来为呼塔布报仇!
房山县西城城头,城门楼里烈火熊熊,几个守城的八旗兵正在围坐在火堆边,烤着牛肉喝酒。
“别开枪,放他回去报信。”见卫阳就要扣动扳机,陈越连忙阻止。
“也没多少,二百来两,交给阿布勒大人七成,剩下的不到四十两呢。”呼塔布得意的说道“银子多少倒不要紧,最让我开心的是抢了两头耕牛,还有两户奴隶,八个成年的男丁啊,这下我那辽河边的一百亩田地可有人耕种了。”
“你们快来,城下有骑兵出现。”正在这时,去外面撒尿的阿克敦突然喊道。几个人连忙拿起武器出了城楼,趴在垛口http://www.hetushu.com上往下看去,就见到城下果然有两骑在不远处游荡,马上的骑士不时的抬头,打量着城上的情形。
呼塔布扔掉手中的长弓,双腿从马镫里抽出,在战马摔倒在地之际往地上一跃,这才避免了被战马压倒的悲惨,然而仍然在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刚要强撑着站起时,战马的踢踏声走进,就见到被追的那两个明军骑士调转马头回了过来。
果然,也就跑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见前面两个骑士速度降了下来。
“好,就听你的。”呼塔布想了一下,把弓放入了弓插之中,二人顺着城道往城下走去。其他八旗兵笑呵呵的看着他们,也不去和他们争抢。
“嗨,早晚有一天,这大明的花花世界都是咱满人的。妈的,出去放放水。”阿克敦说着就往外走。
“来,别理他,咱们喝,过不了几天这么悠闲的日子了。阿布勒大人已经传出话来,再过几天咱们就要押着城m•hetushu.com中俘虏开往霸州,和大队汇合。”呼塔布举起酒杯招呼众人道。
“干他妻女算啥啊,我去的那一家,还未等我开口,那个老头就跪着把所有财富捧了出来,哭求着只要不杀人,全家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拿走。并把两个女儿往我身上推,那个小女儿才十来岁,干巴巴的浑身没有二两肉,我当然不愿意了,一把就把他老婆按到了桌子上,那老东西还笑嘻嘻的在一边端茶倒水侍候呢。”另一个叫呼塔布的八旗兵则讲着他的遭遇。
“省省吧,呼塔布,没见到他们在射程之外吗,你这样是射不中的。”阿克敦嘲笑道。
“咱们竟然杀死了一个满鞑,竟然杀死了一个满鞑!”看着地上死去的八旗兵,刘大能耐激动的不能自已。
“快追,他们跑不远的!”看着那两个明军调转马头时笨拙的样子,阿克敦不禁大喜。
“对了,呼塔布,你这次弄了多少银子啊?”一个八旗兵低声问道。
二人连忙催动战m.hetushu.com马,追了下去。这两个明军的马匹一看就是辽东良马,虽然两个明军骑术不咋的跑得倒是不慢。
“跑,我让你们跑!”看双方的距离越来与近,呼塔布再次抽出了弯弓,搭箭就要往前射去。
“明人真软弱啊,昨夜我连干了他的妻子和女儿,那个明人就在旁边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叫阿克敦的八旗兵眉飞色舞地说道。
战马失去了速度,在长枪兵面前就是个活靶子,阿克敦连忙调转马头往后退,打算退出一段距离在用弓箭攻击。
“快收拾收拾吧,大队的满鞑骑兵很快就会追过来。”陈越吩咐道。指挥着众人砍掉满鞑的首级,扒掉他的盔甲,弓箭弓插水壶一应装备全部卸下来,装到战马后背上。至于这个满鞑的战马,一只马腿被绳索绊断,已经废了。
“什么?”呼塔布就是一愣,就在此时,突然前面两道绳索从地上崩起,呼塔布连忙用双腿夹了一下战马,战马一跃越过了第一条绳索,却被第二条绊和-图-书了个正着,“稀溜溜”惨叫着往前栽去。
从弓插里抽出弯弓和羽箭,阿克敦正打算营救被战马绊倒的呼塔布时,就见到三个明军从路旁跃出,手中提着长枪向自己扑来。
阿克敦和呼塔布却一点都不着急,老林子里猎人出身的他们,有的是耐心,以这两个明军拼命抽打战马的举动,跑不了几里速度就会降下来。
陈越不愿浪费,吩咐卸掉战马的四个马腿,带回去好吃肉,然后一行人跨上战马,往回就走。
“中计了!”阿克敦暗叫一声,在绊马索蹦起之时,强行拉住了缰绳,战马惨叫着终于止住了脚步。
“谁说我射不中他们的,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百步穿杨的本事。”呼塔布恼羞成怒,就要拉开强弓。
就在这时,一声惨叫传来,阿克敦回头望去,就见呼塔布惨叫着摔倒在地,一个年轻的明军正面无表情的把长枪从呼塔布尸体上抽出。
“小心!”阿克敦察觉到道路突然变窄,而且路面好像有些异常,连忙提醒呼塔布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