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世态
王小璐又好气又好笑,“刚才这车停靠了一站,是不是有人把行礼拿错了?”
胖老头刚刚入睡,被他一巴掌给拍醒,睁眼见是郭大路,怒道:“小兔崽子,你想干什么?还让不让我休息?”
王小璐皱了皱鼻子,“合着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没眼力劲啊?”
郭大路吸了口气,深深看了中年男子一眼,缓缓点了点头,“不错,不是你的东西,确实不用管!”
郭大路对着对面的中年男子吐了一口浓痰,直接吐到他脸上,“什么东西!”
惊呼声不断响起。
她暗暗后怕,刚才郭大路要是一掌打实了,此时对面的中年男子早已经脑袋开花死的不能再死了。
郭大路越说越气,“如果小偷应该被判刑的话,你这种人就该被枪毙!”
他也不扯皮,对老头道:“我为了救你,行李忘了看护,等回去一看,已经被人拎走了。”
郭大路与王小璐出了车厢之后,王小璐责怪郭大路道:“大路哥,你这脾气也该改一改了,刚才要不是我拦着你,真的会出人命的,这件事情可真的要闹大了!”
王小璐此时才有机会询问,“大路哥,这个胖老头到底是谁啊?跟一般人的气质不太一样。”
郭大路看了看自己和*图*书铺位前的小吧台上,也是空空如也,之前放在上面的笔记本也没了。
郭大路笑道:“你也看出来了?”
王小璐还是不懂,“什么三朝帝师?”
像刚才那名中年男子那样,眼睁睁的看着小偷偷东西而不加阻挠,在王小璐看来确实是不可思议,因为他生活的圈子里从没有见过这种情形,几乎也不会有这种窝囊的事情发生。
“你去找乘务员,我去找胖老头!”
老头怒冲冲爬起来,拿手机砸向郭大路,“说吧,有什么事儿?”
直到郭大路与王小璐离开之后,这名中年男子方才慢慢回过神来,坐在床上一个劲儿的发抖。
王小璐这才知道自己被郭大路骗了,恐怕他举掌拍人之时就已经知道自己必然会出手阻拦,刚才顺势击打铁架,应该是故意吓唬那名中年男子。
老头脸一沉,“我知道了,保证你下车前把你的东西一样不少的给你,但这小偷必须要依法处理,不可能因为失主是你,就会加重处罚。”
郭大路对王小璐说道:“我们是因为救他东西才丢的,这件事必须由他来处理!”
王小璐扯了扯郭大路的衣服,“大路哥,跟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咱们还是找乘m.hetushu.com务长说一下这种情况吧!”
王小璐踮脚往自己的上铺看了看,“哎呀,笔记本也没了!”
王小璐吓了一跳,“大路哥,别把他吓出毛病来!”
郭大路站在自己的卧铺前与王小璐面面相觑,这特么救个人不当紧,自己的东西反倒是丢了!
“尼玛,行李不见了!”
他不再多说,向胖老头所在的车厢里走了过去。
郭大路摇头道:“怎么可能?咱们两个的行李箱都是特制的,跟一般的行李箱不太相同,两个箱子都不见了,不可能拿错!”
郭大路拍了拍王小璐的脑袋,“行了,再问你也不懂,你都不认得这个人!你还是去找乘务员说一下丢东西的事情吧,顺便问一下赔偿的问题。”
中年男子道:“我怎么样了?你们保管东西不妥当,还能怨得着老子不成?小偷偷你们的东西,我凭什么要吱声?什么玩意儿?怎么,你们还想讹我啊?”
中年男子道:“为什么要拦?反正又不是我的东西。”
郭大路眼中精光闪动,顿时有点不高兴,他这里忙活着救人,背后却有人偷自己的东西,这感觉真特么不爽。
郭大路一想也是,对于民众来说,别说往届的领导班子,就是http://m.hetushu.com如今的执政者,他们也只记得一把手与二把手,连三把手都难以记清楚,甚至就算是三把手出现在普通民众面前,大家都未必认得出来。
他指着中年男子大声呵斥道:“就特么因为世上多了你这种东西,现在这风气才越来越不像话!小偷固然可恨,但你这种玩意儿比小偷更可恨!”
她虽然嘴里这么说,心里倒是颇为同意郭大路的行为,“刚才那名中年男子确实应该吓一吓!”
王小璐大惊,狠命在郭大路胳膊上架了一下,郭大路一掌打偏,排在了卧铺铁支架上,“嗡”的一声巨震,钢板焊接的支架猛然变形,出现了一个西瓜大小的凹痕钢架与上下板的焊接处已经裂开,空无一人的上铺承重板缓缓倾斜变形。
要是郭大路的师弟们见到这种情况,那偷东西的小偷早被他们抓住扭送给乘警了。
郭大路大奇,“卧槽,我上车的时候,你就已经在铺位上了,我放行礼的时候,你也在旁边看着,你应该知道这是我们的东西啊,怎么她们拿东西也不拦一下?”
这样一想,王小璐不认识胖老头确实情有可原。
郭大路叹了口气,“这可是三朝帝师啊!”
王小璐在郭家生活久了,脾气秉性和-图-书难免受到郭家人的影响,无论是郭大路还是郭大路的师弟师妹们,都是爱管闲事的性子,平常时候要是见到不顺眼的事情,向来是第一个出手之人,最喜打抱不平。
“好家伙,偷东西偷到我头上来了!”
郭大路道:“干鸟毛!这种混蛋玩意儿,吓死也不冤!”
郭大路勃然大怒,伸掌拍向这中年男子头部,想把他当场打死。
郭大路笑道:“我行李箱里还有五十来万现金,就凭这金额,已经足够这些小偷判几年了!”
他看向对面铺位上的中年男子,“老兄,刚才看到有什么人拿我的东西没有?”
即便他现在戴着墨镜,旁边众人也还是能够看到他墨镜后面双目如火球,乍明乍灭,闪电般亮了一下之后,旋即恢复正常。
对面的中年男子吓的瘫倒在床上,脸色发白,嘴唇哆哆嗦嗦,看着郭大路一动不动,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指向呆呆坐着的中年男子,“虽然这位先生在道德上站不住脚,但在法律上人家并没有什么问题,而您却对他进行了恐吓与侮辱,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我建议您向他道个歉,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整个车厢里猛然一静,全体乘客都向郭大路看了过来。
郭大路大为赞叹,“老爷子果www.hetushu•com然厉害,我一来您就知道我有事情找您。”
他笑了笑,不再多说,轻轻抱了抱王小璐,“好了丫头,咱们分头行事,运气好的话,下一站就能把小偷抓住。”
郭大路笑道:“体制的力量有时候是十分惊人的。”
中年男子看了郭大路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好像是两位妇女从这里拿走的,就在刚才停靠站的时候。”
郭大路嘿嘿笑道:“我要真想杀他,你能拦得住我?”
等郭大路回到原铺位时,一名乘警正在那等着他,“郭先生,整件事情我们已经了解了,毕竟铺位是您损坏的,这个赔偿还是需要您赔的。”
想到自己刚才的一举一动都在郭大路的预料之中,王小璐有点羞恼,“你也太坏了,连我也利用!”
王小璐撇嘴道:“经常出现在新闻联播里又怎么样?难道必须要认识啊?除了总统与总理之外,下面的人谁又能记得清楚?”
王小璐还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啊?”
王小璐道:“你这人怎么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小偷偷东西,也不吱一声!”
王小璐不信,“人家都下车了,你去哪里抓?”
郭大路解释道:“这老头是年纪大了,跟以前的模样有点不一样,很厉害的一个老家伙,以前可是经常上新闻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