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 听见
第四节
等我信心满满地到了培训地点之后,发现那五六十个人基本上一个也没少,跟我一样等着培训。培训的内容有团队合作,记忆力比拼和表达能力三个方面,如果全部通过就算成为世界五百强的一名新兴的员工。
那把被我专门用来切西瓜的刀,原本是搁在洗衣机上的,现在却赫然地躺在门边的地上。
我仔细又听,好像真的是有人,这下心跳猛然加快了,平躺在床上屏住呼吸分辨动静的来源。不是客厅,是厨房那边。
对方用一个职业的笑容回复了我:“在我们公司,文秘也要掌握业务知识。而且究竟你适合做文职还是做业务,要根据实际情况。”
“你妈妈叫我来接你,那是不是也应该听我的呢?”
李师兄瞅了我一眼,犹豫着说:“那……不好吧。”
也许就是从那之后,爸妈之间的感情开始变淡了。妈妈再也不让我接触和她工作有关的任何事情。
因为保安的动静很大,引得有些邻居也来了。
终于忍不住拨了白霖的手机。
我翻了个身,努力让自己再次入睡。
她咪咪一笑,“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以前老妈教育过我,如果有人来行窃,分为两种情况。
“要是人家捅我两刀怎么办?”我问她。
最后,左顾右盼的我被这人牵走了。
厨房外面是生活阳台,之间有一道塑钢门。
于是,人家对我没下文了。
第二是对方还没入室,或者已经到收尾阶段准备离开,可以突然大声说话或者打开灯,这样对方就吓跑了。所以一般半夜上厕所,就算看得见,她也要求我从卧室到厕所要一路开灯。一来免得磕着,二来要是怕有坏人正躲在某个角落正好遇见。
我说:“我们小区这么破,有什么不同意的,楼下都装了。”
白霖又问:“你们物业允许你装啊?”
一位叔叔又说:“物业费收这么高,这些事还管不管了。”
“刘启!”我急了。
慕承和到我家,和*图*书听我乱七八糟地描述完昨夜的险境和刚才的噩梦之后,说第一句话是:“你不能再一个人住了。”
他对我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怔了下:“不可能吧,多久调回来?”
“你把所有灯打开,电视也打开,我马上过去。”他说。
梦里,爸爸牵着我去游乐园,到了门口买票才发现钱丢了,然后他对我说:“桐桐,在这里等爸爸,哪儿也不许去。”于是我舔着麦芽糖坐在游乐园门口的台阶上,一直等一直等。
我对签到的人说:“我应聘的不是业务员,是文秘。”
然后我喊了一声:“二哥,你去上厕所啊。”随后又故意摩挲出一些声音,再关上灯,在黑暗中静谧了许久,确认那边已经完全没动静之后,我悄悄地摸进厨房,打开灯。
我瞅了瞅她,点点头,觉得好像是见过。
于是,我就说:“算了,我家离你上班的地方得多远啊。”
李师兄又替我检查了一遍所有房间。
那天母女俩从哪儿经过正好看到了我,就起了报复心。
“薛桐?”
第一家是个保险公司,和我一起排队的应聘人员,没有六十个也有五十个。第一关是笔试。我以为我应聘的是文秘,专业又是英文,肯定给我一份英文试卷,没想到笔试的题目就是写一篇作文。
“你们家爸爸说了算,还是妈妈说了算呀?”
“呃——”我又卡住了,脑子里突然冒出慕承和的身影。我人生最受挫的经历都发生在他身上,一想到他就不知所措,好像被人偷窥了心事,最后涨红了脸,竟然挤出一句很脑残的话,“我可以不说吗?”
我语无伦次地说:“我不敢给我妈讲,我怕她知道后,就不许我一个人呆在A市了。我也不敢给白霖打电话,昨天我都害得他俩一夜没睡了。白霖虽然和我好,但是李师兄毕竟还是外人。我想来想去除了你就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你能说一下近期在你印象最深刻的失和-图-书败受挫的经历吗?”对方又问,“你是怎么解决面对的?”
第二家是个外贸公司,对方让我做了个自我介绍,问了我一些关于对公司未来前景的问题后,又问:“为什么毕业这么久了才想起来找工作?”
在游乐场,那位带走我的阿姨实际上是妈妈监区里一个女犯的母亲。我见过她是因为,老妈有一次值班,就带我去监狱呆过一天,那个时候她正好来探望她的女儿。
白霖搂着我说:“这样吧,我搬过来和你一起住。”
“另外家里还有走得近的亲戚么?”
旁边人点头:“是啊,你一个人小心,不如装个隐形的防盗窗吧。”
想给老妈打电话,又想起她上次担心我出事的神情,只好作罢。我一个人坐在偌大的房子里,四周安静地可怕。眼睛忍不住盯着厨房,总害怕有什么人跳出来。
就在这种恐惧折磨得我快要窒息的时候,我拨了慕承和的手机。
她说:“开灯的目的是告诉对方,有人醒了,赶紧走吧。”
“怎么了?”他的语气也显得焦虑了起来,“你慢慢说。”
我的全身一下子哆嗦起来,打开所有的灯,拿起手机拨了物业保安的电话。
睡前,我检查了所有的门窗,把整个家关得严丝合缝。大概因为头一晚上基本上没合眼,所以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迷迷糊糊闭眼前我还想,要是我这么死了,也算一宗密室杀人案。
正值夏天,房子又在四楼,所以我才偶尔锁这道门。但是刚才睡觉前,竟然鬼使神差地将它锁住了,正巧阻止了刚才那人的脚步。也许那个惊醒我的声音,应该是他努力想撬开这门儿发出的。
领头的保安赔笑说:“管,我们管,一会儿派出所来我们一起去调监控录像。”
“不知道,也许就这样了。”
回到A城,生活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首先因为没有及时去上班,赵晓棠他们公司直接把我给除名了。然后,刘启被下派到距Ahttp://www•hetushu.com城市区一百公里远的乡镇司法所。
车站到我家小区还有一截路,我戴着耳塞,想都没想就拐进了以前常走的那条捷径。走到一半才发现,恍然回神,才想起来白天自己琢磨过,夜路不能走这边。因为这两天在搞拆迁,原本的商铺基本上搬迁。
第一对方已经入室,已经在自己身边,就算醒来也要装着睡着了。
我对白霖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走错地方,到传销窝点了。”
我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继续走。走了几步,觉得后面有响动,回头去看,发觉不远处的墙角有个影子闪了一下,心中有点发毛,只得加快脚步,走着走着不禁回头又看,什么也没有。恐惧一下子从心中蔓延,我取下耳塞,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最后撒开腿一口气跑回小区门口。
半个多小时后,李师兄陪着白霖一起出现了。
白霖问:“那怎么办?”
另外一位邻居说:“小薛,我们住三楼都没事,不会是小偷盯着你家就你一个小姑娘,蹲点来偷吧。”
后来,白霖替我在网上查到一个商贸工作的招聘信息,我认真地写了一封求职信再附上简历发过去。然后从她家出来。
我说:“我不怕。大不了明天我去找人装防盗窗就行。”
“白霖和赵晓棠都有男朋友的,我不可能让她们一直陪着我住。”
“呃——”我卡住了。
我问:“为啥?”
第二天夜里,又剩我一个了。
我一直以为我忘记的事情,居然在梦中想起来了。
过了几天,保险公司通知我笔试过关,需要参加面试培训。
“可是爸爸说……”
铃声响了三下之后就接通了。
李师兄说:“得了吧,要是真有坏人又来,你俩一起上也是白搭。”
我喘了口气,缓缓地坐了起来,准备去客厅拿杯子喝水,走到卧室门口却再也不敢往前,于是又折了回来,蜷缩在床上。
“你妈妈叫我来接你呢。她说叫我接你先回家去,你爸www.hetushu.com爸都回家了。”
好说歹说,才说服了白霖。
“有我奶奶他们,可是他们都不待见我。”我说,“而且要是他们知道了家里出事肯定会告诉我妈的。”
“一会儿要是师兄回来了,我可不好意思让他睡地上。”说着,和她道别,坐公交回家了。
那个声音一下子就停了。
两边路灯幽暗,那些墙和屋顶已经被拆了一半。
白霖说:“你对慕承和是屡败屡战,愈战愈勇,要是放在公司做销售,怎么不是个人才。”
门框外的黑暗伴随着恐惧扑面袭来。我手忙脚乱地打开灯,仍然觉得不安稳,老是怀疑旁边的衣柜里和床下躲着坏人,或者连窗外也不敢看,也觉得有人在窗户外面盯着我。
我又做了个那个很长很长的梦。
“一般窃贼,都不想伤人,除非逼不得已。”老妈解释,“如果人家是特地来行凶的,这招不行。”
他的声音通过听筒在我耳边响起的瞬间,我的所有心理防线全线崩溃。
白霖扭头对李师兄说:“要不你也一起来住。”
“我家昨天进小偷了。”我抹了下眼泪,“我现在害怕的要死。”
可是老妈从小给予我的那些安全教育,到了临场却不管用了。她没说怎么判断人家主业是行凶还是行窃。也没说这样的动静是进家门了还是准备离开?
我又投入了找工作的大军中。每天看报纸的招聘栏,或者星期二和星期四赶着去人才市场每周两次的招聘会。最后听了赵晓棠的,还在网上登了很多信息。
白霖一边勘察现场,一边惊呼:“太危险了!太危险了!”
我知道李师兄的意思,他一个大男人和两个女的住一块儿,怕人家说闲话。而且他和白霖好不容易从学校宿舍里的偷偷摸摸,变成了现在正大光明的二人世界。我从中插一脚也不怎么厚道。
慕承和沉吟了半晌,最后说:“那你住我那儿吧。”
后来有个阿姨走来,惊讶地说:“哟,小朋友,你妈妈叫童玉梅吧?和*图*书阿姨是你妈妈的朋友,上次我们还见过呢。”
我呆呆地点头。在机械地背完一大串疾病名称后,台上的那位精神百倍的培训员又召唤所有人,大声且整体地高呼公司口号的时候,我终于忍无可忍地逃了出来。
她说:“你应该实话实说,指不定他还觉得你是个人才。”
于是热心的邻居们七嘴八舌地议论一番。过了会儿,派出所的人来了又离开。最后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已经凌晨四点多了。
那些公司不是要求年龄,就是要求工作经验,什么余地也没有。
我再一次向白霖汇报的时候,她“噗——”地喷了。
她女儿已经刑满释放,但是在狱中因为多次和人打架,被关了很多次小监。老妈在这方面特别严厉,所以她出狱后也满怀怨气。
“爸爸去找钱包了,让我等他。”
“要不,留下来住吧,反正你也不上班。”白霖说。
半夜里,睡在床上,隐约听见有不寻常的声音。
她们关了我多少天,我都想不起来了,只是记得后来公安局把我救出来的时候,外婆和爸爸抱住我嚎啕大哭。
梦境一下子转换了起来,我梦见爸爸被刺杀的现场的那一滩血,还梦见厨房门外的那把西瓜刀。在最后梦到陈妍尸体的时候,我猛然惊醒了。
我想了想回答:“妈妈。”
“不过,我还没同意你。”他说。
我万分小心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光着脚,走到卧室门口又立着耳朵听了下。厨房那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对方正在撬门。我一下决心,打开了卧室的灯。
“真的,假的?”
“所以你选择和我分手,真是明智。”他自嘲。
我停下来前后打量,来去的距离都差不多。这时,有个人骑着自行车从我身后方向来,然后一溜烟就消失在前头,还听见他到了那边路口按铃铛的声音。
一楼的阿姨指着物业的鼻子说:“你们这些物业怎么管的,上个月隔壁那栋楼就被偷了一回,还跟我们保证说要加强巡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