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三汉鼎立龙斗野
四、释怨

在这里,我杀了第一个人!双手第一次沾染血腥!
建武元年冬季的第一场雪接连下了三天三夜也未见停歇,扯絮似的大雪终于将山峦道路覆盖得一片银匝。
――――――――――――
历经数度洗劫的长安中,终于出现了粮荒现象,当民之生存根本的粮食彻底告罄后,赤眉军流寇主义的破坏性暴露至极限,放火焚烧宫室、恣行杀掠,无恶不作,这也最终导致了我现在眼前所看到的长安,满城萧条冷清,城中百姓不见一人。
就这样吧,就这样走到尽头。生命虽得以延续,只怕心却已经永远死去了,就这样让他生不如死的过完余生吧。
两年半前,张卬那句“疑事无功!今日之议,不得有二!”犹响于耳,正是因为他斩钉截铁的一言奠定了刘玄称帝的地位,最终将刘玄捧上了皇帝宝座。而今,断送刘玄性命的人,竟然也是他!
“依小人看,那个刘恭若非刘盆子的兄长,倒是可以与他结交一番。刘玄是他劝降回来的,他为了救刘玄活命宁愿刎死,已算是有情有义。樊崇搞个畏威侯给刘玄,本有戏耍之意,刘玄尚未有所表示,刘恭却再次仗义执言,硬是逼得樊崇兑现承诺,最后封了刘玄为长沙王。”
那一晚,距今已经整整三年,记忆却恍如昨日般清晰!
“姑娘?”
“三辅百姓不堪赤眉暴掠,一些旧部官吏欲以刘玄之名,重新起事,张卬等人恐夜长梦多,为解决忧患,便伙同谢禄杀了刘玄,永绝后患……”
畏威侯!畏威!畏惧权威!樊崇他们果然嚣张,居然如此抠字眼侮辱刘玄。
那个有着一双如夜色般漆黑眸瞳,似邪似魔的男人,便是在这里与我相遇,从此一点点的渗入我的生活,潜移默化的教会我如何面对现实的残酷。
和-图-书刘玄不愿向刘秀投降,决定向长安的建世帝刘盆子请降,刘恭心里虽对他的决定不怎么赞同,但是以他的立场与身份却也只能缄默。
“你把马车往南阳郡赶吧,容我好好想想,也许不等进入南阳地界,我便想通了。”
尉迟峻的心意我懂,他脑子里转的那点心思我更是一清二楚,但是他却不会明白我的心。我本无意要回到刘秀身边,便也谈不上要与郭圣通争什么。
身后是一阵沉默,过了片刻,他很肯定的回答:“姑娘再怎么变,天性却始终纯善如一。”
“哪儿呀。”尉迟峻笑道,“宛城已经过了,前边过去不远可就到小长安啦!”
“呵……”我轻笑,胸腔中莫名的充斥着酸涩,“子山,你觉得我变了吗?”
几乎是回到长安的隔天,刘能卿便摸上门来,随他同来的竟然还有尉迟峻。这两个原本互不相识的影士终于因为我的缘故而被阴识牵引到了一起,两人联手的结果是将整个三辅地区都给翻了遍。
“诺。”
我浑身一震,“呀”的声噫呼,手脚并用的从车内爬了出来,周遭景物有些儿眼熟,我喊了声:“停车!”也不等尉迟峻把马勒停,一个纵身便从车上跳了下来。
最终,被囚禁!一切回忆终将被封存!带着更始汉朝曾经的荣耀,作为建世汉朝徒有虚名的长沙王,在一座小小的庭院中,困守终身。
然而这也只能成为我一时的痴念罢了,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能够甩开刘玄的机会,即使刘能卿与尉迟峻没有找到我,我也会赶紧自己想办法脱身。
我对刘秀的爱,不容许被任何东西玷污与污蔑。我爱他,但我也有我的骄傲和自尊:“不去栒邑。”
“刘玄他……可是已经封王了?”上了马车,巍峨庄https://www.hetushu.com.com严的长乐宫在眼帘中渐行渐远,我终于还是忍不住打听起归降一事。
我呵了口气,拂去脸上的积雪,心头仿佛卸下一块千斤重的大石,有很多想不明白的死结被我暂时抛诸脑后:“小长安过去便是淯阳,子山,我暂时不打算回新野了,不如先去邓奉家暂住吧。”
“子山,快到宛城了吧?”
果然成也张卬,败也张卬!这般戏剧化的命运波折,怎不叫人哭笑不得?
并非所有人都能做到他这一步的。
一场惊心动魄的场面在刘能卿略带幸灾乐祸的叙述下冲淡了悲愁和凄厉,我并不为刘玄感到可怜,却替刘恭感到惋惜。
天大地大,却无我容身之所!
我本来就是一个时空的多余者啊!
于是,赤眉军又派了个叫谢禄的人来高陵接应,刘玄又摆出一副懦弱无能的白痴样,在谢禄面前装疯卖傻到我见欲吐。谢禄为此对刘玄愈发不屑,若非碍于刘恭面子,只怕根本不会把刘玄放在眼里。
谢禄和大多数人一样,把我当成刘玄的一名侍妾,然后带着我们一起回到了长安。才短短一个月,原本萧条的长安更是成了一座死城。车马行过,到哪都是静悄悄的,连个路人都未曾碰见。
“据说夜里突然被人盗去,有人怀疑乃是式侯刘恭所为!能卿急于赶回长安,正是为了调查此事。”
尉迟峻略显惊讶:“姑娘是要回新野么?”
我欷歔,眼中却是无泪。
“刘玄虽得了长沙王的爵位,却是并无真实封邑可获,樊崇也不可能放他离开长安就国。樊崇让他住在谢禄府上,连传舍也不让他回,算是被彻底看管起来,想来一生再难复自由。姑娘此时若不尽早脱身,只怕顷刻间也得被人抓到谢府去……”
“哪儿呀,赤眉https://www.hetushu•com.com那帮盗匪何曾有过君子之风?刘玄庭中献玺,樊崇等人出尔反尔,想当场杀了他,结果刘恭与谢禄二人表示反对,于是又想把刘玄诱到殿外动手……也合该刘玄这厮运气好,赤眉军中无一好人,倒是那个刘恭乃真君子,见此情形,竟而当场追了出去,拔剑欲自刎。此人可是小皇帝的大哥,再如何不受重用,却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横死殿前,所以樊崇等人急忙阻止,最后却说要封刘玄做畏威侯……”
刘玄执意要我随同入京,这让刘恭和刘祉皆是大吃一惊,不过好在刘玄虽不肯轻易放我好过,却并没有在谢禄面前把我的身份曝光。
他这辈子的路,其实已经走到尽头了。
“刘玄的尸体……”
“我……不知道。”有那么一丝茫然闪现,我不回新野,却还能去哪?
马车在冰天雪地中行驶相当困难,尉迟峻车技不赖,却也不敢恣意加快速度。进入南阳后,四周景物虽被漫天大雪覆盖,我瞧在眼里,却仍不免觉得亲切可亲。
我点头,刘恭若能替刘玄收尸,也算得是尽到情义了:“子山,你想办法联络能卿,告诉他尽力设法保全刘玄的妻妾儿女,将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十月末,当尉迟峻驾驶着马车缓缓驶出长安城门时,我不禁黯然垂首。天气转冷,只怕等到大雪舞空,覆盖这座古老的城池之时,这里的百姓要面对的,不仅是饥饿,还有严寒。
鼻端呼出的气息在空气中凝成一团团的白雾,我呵着气,眯起眼。眼前被大雪覆盖的山野,陌生中却又透着熟稔。
刘玄,一个存于历史的汉朝皇帝,终于随着他的王朝,彻底消亡了!
我闭上眼,后背靠上车壁,随着车身的颠晃,只觉满身疲惫。脑海里凌乱的交织着刘玄各式各样和_图_书的表情,有喜悦,有愤怒,有捉弄,有算计,有阴鸷,也有温柔。
“诺。”
伯升,你看到了吗?你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我点头:“可是封了长沙王?”
建世元年,十月。
刘盆子居长乐宫,三辅郡县、营长遣使来朝进贡,赤眉军士兵为争夺贡品大打出手,互相砍杀,喧哗宫廷,年幼的傀儡皇帝毫无威信,无法镇压住吵闹的将领兵卒。不仅如此,赤眉士兵横征暴敛,在长安城内四处抢劫,吏民不堪其扰。
“那……我们这是去哪呢?”
回到长安后没多久,刘玄便被诏召进宫去,为显诚意,他竟忍辱负重,肉袒进宫。要做到这一步,他需要报着怎样的勇气和屈辱才能强颜欢笑着进宫向新君献玺?我不禁在幸灾乐祸之余钦佩起他的城府与毅力。
“也不去新野。”我没有自信回去面对阴识,这一年多来,我经历了太多,也改变了我太多,在我还没想清楚自己后半生的人生目标时,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回新野面对阴识。
那一晚,夜色如墨,邓婵临盆,难产而亡,窃贼盗马,殊死搏杀……
“子山。”
饥寒交迫中,究竟能有多少人能够苟且挨过这个冬天?
―――――――――――
据闻粮荒起时,别说长安百姓,就连长乐宫中所剩的成百上前名宫女,也因为断粮,而不得不挖草根,捕食池塘中的鱼虾来果腹充饥。但即便如此,宫中的乐人和宫女仍是饿死大半,宫人尚且如何,更何况平民百姓?
抬头望着低低的云层,看样子,寒流很快就会来袭,今年的第一场雪转眼便会落下。
他可真会替我打算,洛阳南宫掖庭之中此时的当家主母乃是郭氏,以我现在这副样子若是孤身直奔洛阳,除了落魄便只剩下狼狈。若要回去争得一席之地,首先第一步就得先寻www.hetushu•com•com找到强有力的后盾,以此便可与郭圣通的舅舅刘扬相抗衡。而作为三公之首的大司徒邓禹,手握重兵,其势力恰可盖过刘扬兄弟三人。
我哧的自嘲:“你信么?现在连我都不大信自己呢。”
长安街头不见活人,但见路边饿骨。
尉迟峻专心致志的驾着马车,倒是车辕另一侧坐着的刘能卿听见我的问话后,回过头来:“姑娘是问昨日殿上刘玄献玺一事?”
街道上冷清,圜阓内同样冷清。
风雪渐狂,鹅毛大雪扑簌簌的刮在我脸上,迷住我的双眼。
“姑娘!过去的事情都忘了吧——刘玄已死!”
他二人顾不得与我叙旧,便急匆匆的打昏看守,带着我神不知鬼不觉的从传舍中溜了出来。舍外车马早已备妥,要去要留只在一念之间,面对即将到来的自由解脱,我突然又不甘心就此离去,在心里冒出个强烈的念头,真想亲眼目睹投降后的刘玄会得到怎样的一个结局。
刘玄死了!竟然死在张卬手里!
“姑娘!发生什么事了?”尉迟峻见我神色不对,不禁也紧张起来。
回想刘恭如清风明月般的卓然气质,惋惜之情愈浓,我不禁长长叹了口气:“但愿日后还有相见之期。”
“姑娘!”尉迟峻一边赶车,一边回身用手挑起布帘子,“长安以北的上郡、北地郡、安定郡地广人稀,饶谷多富,乃是休兵上佳之所,眼下大司徒邓禹正引兵栒邑一带,姑娘若要去洛阳,可先北上寻大司徒……”
我猛地一颤,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僵硬的旋身。
一切都已结束,随着显赫一时的玄汉王朝的崩溃,这个曾经威赫四方的皇帝最终付出的代价,将是他痛苦且漫长的后半生。
刘能卿在进入南阳郡地界后突然步行离去,我并未细问他要去哪里,他是阴识安插在长安的影士,自然有他该去的去处。
上一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