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亡命天涯两相依
三、伤情

“会比我待你更好么?”他自嘲的勾起唇角,满脸落寂。
他微微一笑,目光投向别处:“第一眼见你时,也是这般……我当时便想,世间怎会有如此顽淘的女子?”我哭笑不得,他这话算是赞我还是损我?“可还记得那一年你多大?”
接连数日,刘秀皆未回房,夜宿邓禹房中彻夜长谈,困了倦了,也直接睡在邓禹那里。两个人简直如胶似漆,有说不尽的话,道不完的事。若非我深知两人性取向都没问题,还真是又要忍不住想歪。
我收脚站定,嗔道:“干吗鬼鬼祟祟的在背后搞偷袭?”
“十四岁。”他侧过头来迎上我的视线,“好快,都快满六年了……明年你双十芳诞,可想过要什么样的礼物?”
若把刘秀比作后世的刘备,那么刘秀得邓禹襄助,好比刘备得了诸葛亮。
我搓了搓手,点头:“数量是少了点,不过刚开始……马马虎虎先凑合着吧!”顿了顿,去推像是老僧入定的刘秀,“你给不给倒是说句话啊?”
他失落的叹了口气,语气低迷:“你终究还是嫁了他……”
我不耐烦的回答:“我的陪嫁,不行么?”
他感慨一阵,收起缣帛:“图样儿虽有了,可东西还得做出来看实不实用……你可是想让我找人悄悄把这副马鞍做出来?”
“丽华,你当真如此讨厌我吗?”他语音微颤,竟像是要哭出来般。
这些措施,使得当地吏民欢喜无限,争持牛酒迎劳,刘秀一一婉谢。
在邺县初获成果,刘秀拉着队伍继续往北开拔,这一次的目的地乃是赵国的都城邯郸。
我笑着点头。
“他待我……极好。”和_图_书我哽咽,“真的……很好。”
我伸出右手,将小指翘起:“你得先答应我,替我保守秘密……这事只能你我两个知道,以后谁问你都不能说!”
手是拔|出|来了,可满手沾染的鲜血也让我神魂一窒,再看眼前的邓禹,他正神情黯然的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双手,一脸绝望。
“一年前放开了你,不是为了要你弃我选他!”他紧拧了眉,似有满心的不甘与懊悔,“我只是不想给你太多的压力,以为你玩心重,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若是早知今日这番变故,当初便是拼着惹恼你,也必求阴次伯将你许予我!”
轻轻甩开我的手,帛帕飘落地面,他转过身慢吞吞的往回走,双手无力的垂在身侧,滴滴答答的在路面洒下一连串鲜红的血滴。
“邓禹!”我完全没料到邓禹竟也会有如此强硬果断的一面,公然把话挑明了说出来,一反以往的含蓄,“邓禹,你松手……”
“哈哈!牛皮不是吹的,马车不是推的,聪明的脑袋果然不是盖的!”我笑哈哈的捶着他的肩膀。
在这个时代打仗,步兵仍是主力,骑兵更多的时候只是承担斥候侦察、侧翼包抄、骚扰遮断、偷袭追击等辅助任务。这主要还是跟骑兵的战斗力有关,马上虽也有安置马鞍,却只是一种隔开人与马的简单工具,人骑在马上奔跑时,前后颠簸根本无法自控,而且因为脚下没有马镫可以踩踏着力,人骑在马背上,只能双手紧紧抓着缰绳,双腿紧紧夹着马腹,稍有松懈便有被摔下马的危险。
耿纯一共送了五十多匹马,刘秀命人养在马和-图-书厩,精饲伺候,马夫丝毫不敢怠慢。
因为持杖跋涉,他的手掌心被磨破了皮,溃烂流血不止,养了七八天才稍许结了痂。我挣了没多久,便感觉手背肌肤一股热流涌动,湿润的液体犹如一股润滑剂,我被他紧握住的手滑了下,用力一挣,居然甩脱了他的束缚。
我早知道他悟性高,这个东西若是搁在别人手里或许一时半会儿还不容易明白是怎么回事呢,他却能一眼便发现其中的妙处。
“嗯……”我数着手指在心里默算,“十四岁。我记得好像是正月里,因为才刚过完元日没多久……”
邓禹满脸好奇和不解:“你真要?”
我噎然,一时无言以对。
“这是什么?!”
“邓……仲华,我……”
随着威望的提高,不断有人前来投军,刘秀从洛阳拉过黄河的这支队伍,由原先的一百多人急遽增加了数倍。
我挣扎着想抽回自己的手,他却反而越握越紧,痛入骨髓。
我把生活想得太过美好,把一切的起起落落想成是出电视剧,总以为自己是导演,能够掌控一切……然而,生活并不如我想象,活在这个乱世之中,苟且偷生已属不易,更何谈其他?
邓禹哈哈大笑:“你又想搞什么?”
“既是如此,我想……我没法再反对……”
我本能的将脖子一缩,脚下微错,腾身抬腿一个后旋踢。
冯异与铫期抚循属县,所到郡县,辄见二千石、长吏、三老及官属,考察政绩,一如州牧行巡部县。同时,刘秀下令废除王莽苛政,恢复汉代官制,笼络地方官吏,他接受邓禹的建议,开始有意在地方上树立威信,重新培养m.hetushu.com.com自己的力量。
他“哦”了声,好奇的问:“你想要什么?”
邓禹惊得从席上站了起来:“你要组建骑兵?!”
岁月荏苒,时光不再,过去的美好毕竟是过去了,命运无法逆转。
他深深的瞥了我一眼:“前后两端飞檐式的马鞍?”
高桥马鞍和马镫还有没有别的好处我暂时说不上来,不过我敢保证这两样看似简单的东西,定可使骑兵的战斗力提升一个极大的飞跃。
这种骑马方式,不仅无法适应作战,还使得马匹作为交通工具的效用大打折扣,很多人宁可选择将马套上笼头,让它拖着笨重的两只车咕噜赶路,也不愿单骑而行。
眼眶猛地一热,一年前的我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千金小姐,那时候满脑子想的尽是吃喝玩乐,惹是生非。我虽是从21世纪穿越过来的现代人,可是打一生下来就没吃过苦,两千年后有父母疼爱呵护,两千年前则有阴识替我一路收拾烂摊子。应该说我很自我为中心,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是现代人,把自己的位置摆得非常高,甚至还幼稚想跟着刘縯、邓晨他们一起扬名立万。
他眸光一闪,笑道:“诺。只你我知道的秘密!”他驾轻就熟的伸指与我打勾、盖章,动作娴熟,毫不陌生。
我皱着眉,讨价还价:“没法全给的话,你让我挑三十匹也成!”
“你如何想出来的?如何便被你想出来了呢?”邓禹激动的无与伦比,“匈奴人骑术惊奇,世人皆道是其马匹精壮所至……这一年多我游历四方,始知匈奴骑兵的装备与我中原迥然不同……”
我二话不说,将怀里抱着的那匣子金子尽数和_图_书倒在了书案上:“这里是二十金,买你三十匹马可绰绰有余?!”
邓禹伸手缓缓推开我的脚:“一年多未见,这架势练得可是愈发得心应手了。”
领子上的力道骤然消失,我的踢腿竟然落空,一道青色的人影迅速闪避。我左脚撑地,右腿架空,脚尖离他鼻尖仅差一厘米。
这一日我到马厩转了一圈,回来后回房取了点东西,直接找上刘秀:“你把那五十匹马送给我吧!”
邓禹目瞪口呆,刘秀淡淡的扫了眼那些黄澄澄的物事,问:“你哪来那么多金子?”
虽然这一年我身高稍许往上蹿了那么几公分,可跟他比却仍是小巫见大巫,这会儿我与他面对面站着说话,视线仅能平抵他的下颚。
“现在并不算晚,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带你走……我来这里,为的便是带你走!”
才到邯郸,便有巨鹿宋子县人耿纯前来拜访,这个耿纯时任更始汉朝的骑都尉,他有意结交刘秀,出手甚是大方,竟是送了许多马匹和缣帛。这些物资对眼下的我们而言,可真是一笔天大的财富,特别是马匹,那可是行路负载的必须。
我大叫一声,冲上去忘形的搂住刘秀的脖子,笑道:“就知道你最好了!”
我抿唇一笑,从袖内的暗袋掏出一块缣帛递了给他。他先还对我的神神道道不以为意,等到缣帛一打开,霎时面色大变。
我摇了摇头,实在想不出自己想要什么,脑筋一转,突然压低声道:“不如你现在就送我一件礼物吧。”
“喀!”邓禹手中正在把玩的一块金锭落地,骨碌碌径自滚到我的脚下。
刘秀正与邓禹商议政务,冷不防的听我这么一说,和-图-书顿时愣住,像是怀疑自己听错了。
“只你我二人知道?”
骑兵若要成为战场的主力,首先得把双手从束缚中解放出来,否则如何弯弓射箭,如何操持长戈,如何万人军中取其敌首?
我暗道一声惭愧,我的IQ还没高到能自己搞创造发明,这个不过是借了两千年后的马鞍图样简化而成。
刘秀被我摇得晃来晃去,无奈的说:“去吧!去吧!那五十匹马全归了你,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捣鼓……”
“仲华……”
“这底下垂的是绳子什么?”
我满心欢喜,蹦蹦跳跳的跑出房间,来时如电,去时如风。
回房换了身骑马的武士装束,兴冲冲的跑到马厩,看着那群精神抖擞的马儿,一扫多日的阴霾,心情霍然开朗。正自顾自的乐着,忽然后领上一紧,我的衣襟被人从颈后拽住。
现在的我已不敢奢求名垂青史,但求平平安安,希望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不用再受颠沛流离之苦。
“马镫。”
刘秀秀眉一挑。
“我……我……”我慌了神,赶紧掏出帛帕替他包扎,“对不起……我没想弄伤你。”
邓禹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我心儿一颤,笑容发窘的僵在了脸上。他的眼神放柔了,一缕异样的疼惜在那对瞳眸中流转:“他待你好不好?”
我茫然的看着他孤寂消瘦的身影,满心酸楚。
“嗯,再给我三十名弓射|精湛的步卒!”
“嗯。”
他用手指细细的抚摸着那个仅凭我有限记忆勾勒出的高桥马鞍与马镫:“真是绝妙的东西啊。”
我对他的反应一点都不奇怪,优哉的笑:“马鞍啊。”
邓禹叹气:“骑兵可不是给你拿来玩的!”
刘秀笑而不答。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