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都门一别天涯远(二)

“临行在即,有些心神不宁。所以来看看娘。”纪稹解释道。
“那其他副将,都选好了吗?”李希又问道。
主父晴将手收起,说道:“不用了。以前再差的日子也熬过来了。哪有那么矜贵呢。再说,那些人不知根不知底的。万一闯祸就不好了。你来的时候,也不方便。若被人传了出去,就不好了。”
纪稹看了看那个脏兮兮的布娃娃,鼻子一酸,笑了笑,说道:“不用了。”
“哦。”纪清对这个经常来看望他的男孩子还是有点印象的,但是却也只是一点点印象而已。她一转身便又将注意力放到了自己的布娃娃身上,口中还轻轻哼着摇篮曲,手规律地拍打着娃娃的背部。
※ ※ ※
“我想,让李广将军随我去,以他为前锋。”纪稹开口说道。
主父晴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令人心酸的一幕。她轻咳了一声,走到纪稹身边,说道:“小弟,你来啦。”
李希惊讶地看了纪稹一眼,说道:“你怎么会挑中他?我记得李老将军因为上次会战中的失误,已经削职为民了。”
孔车一边抢过缰绳,为纪稹将马儿带去马厩,一边说道:“小姐出门买菜去了。夫人在房里,少爷你自己过去就是了。”
“除了前将军由李广将军担任外,我想让韩说为左将军,赵食其为右将军,后将军让曹襄来担任。”纪稹沉吟了一下,说道。
“嗯。我看得出,她好多了。”纪稹不由得想起自己第一次和和-图-书母亲重逢的时候,那时候的主父晴和纪清都住在条件极差的地方,虽然主父偃去时,尽心安排好了一切。可人算总是不如天算,他留下的那些银钱总有用尽的时候,再加上她们又要防止李希的追查,所以日子过得很是辛苦。缺乏人照料的纪清的失心疯也越发的严重起来。
纪稹看着李希拍在他肩上的手,感受着李希真心的关怀,忽然心情有些复杂。
纪稹点了点头,说道:“已经定下了。我负责定襄方向,去病则从代郡出发,各自袭击,如果计划顺利的话,一起在单于王庭附近的狼居胥山会合,再发动总攻。”
“没什么。”纪稹抬起头,笑了笑,说道,“只是踩到枯枝了。”
李希释然一笑,说道:“没事就好。出塞的名单,已经定下了吗?”
“孔老丈。”纪稹拱手行了一礼,问候道。
“述古的本事,我还是知道的。”纪稹回答道,“这一次出塞,陛下打算弃卫大将军不用,其实我们用人也有点捉襟见肘。他算是个信得过,又有本事的。所以……”
“李老将军的本事,我是很了解的。”纪稹摇头说道,“上次的事,并不是他的责任。加上他求战心切,我想,就帮他这一次,也好。”
纪稹默默无语地跟随着李希向书房走去。李希所说的那把剑,就挂在书架边上,纪稹上前取下。长剑出鞘,果然是光华四溢,一看便知道不是凡品。
纪稹本想说些什么,努了努嘴巴,最和-图-书终说道:“我们先出去吧。让娘好好休息。”
“娘没什么事情。她最近的精神可比以前好了许多。”主父晴说道,“也不闹了。你看她刚才,都能安安静静地和你说话呢。”
“你今日怎么又来了?”主父晴问道,“我还以为你出征之前都不会来了呢。”
“是啊。陛下终究是有心的。没同意让卫子夫来主持婚礼。只可惜,陈掌的算计却是落了个空。他想借阳石公主的婚事,为卫家再添强援,陛下却偏偏把阳石公主赐婚给公孙敬声。让他有苦说不出。”李希冷哼了一声,说道。对于被陈掌算计了这件事情,他心中可是不高兴得很。
“……罢了。”李希叹了口气,说道,“你也长大了,许多事,你心里有数就好。”李希说着,还伸手拍了拍纪稹的肩膀,说道,“这些年,多亏了你在军中。与卫家人抗衡,让我们少了不少压力。”
纪稹点了点头,走向内室,他推开一个房门,许久未见阳光的房间内一下子明亮了起来。房内之人因为不适应这忽如其来的光鲜,伸手遮了遮眼睛。放下手,她疑惑地看了一会儿纪稹,然后便将注意力全部放到了自己怀中,口中喃喃道:“孩子,我的孩子。”
纪稹有些悲苦地抚摸着母亲的发,本该乌黑的头发,因为多年来的心病折磨已经变作了银丝缕缕。纪稹低声说道:“娘,我在这里。”
“那是大哥你,教得好。”纪稹将剑收回剑鞘内,叹息一声说道,和_图_书“我的武功、学识,都是大哥你不辞辛苦,夜夜潜入侯府教授的。如果没有大哥,就不会有我的今天。”
主父晴也点了点头,和纪稹一起离开了。
“嗯。你去吧。”
“快进来。会进来。”那老人,也就是孔车,立刻将门拉开,对纪稹说道。
李希犹自絮絮叨叨道:“不过,虽然你一门心思都放在征战上,可自己的婚事也不能马虎了。若真觉得那个李妍不错,便是娶了做正妻也没什么。重要的,是你将来夫妻和睦,过得平平安安的。”说到这里,李希忽然想起,说道,“对了。最近求购了一把新剑,名师铸造的。你一会儿陪我去看看。若喜欢,就拿去吧。”
“不会出事的。”纪稹说道,“他只是后将军嘛。我会注意,不让人抓到把柄的。”
“啊。”纪清脸上现出欢喜的笑容,一把抢过布娃娃,说道,“孩子。我的孩子。”
“虽然当年是阿娇力主将你留下的。”李希转身整理书籍,说道,“不过,这些年来,我也一直真心将你当弟弟来疼爱。”李希转过头,脸上仍然是温文儒雅的笑,说道,“而你也没辜负我的期望,非常优秀。”
“但是他的身份,毕竟不同一般。我是担心,你带了他出去。万一出事,这责任,谁也承担不起。”李希皱眉说道。
纪稹知道这是纪清发病的前兆,他立刻将地上的布娃娃捡起来,递到纪清的手中,说道:“孩子在这里。在这里。”
“这,我觉得不必担心。陛https://www.hetushu.com.com下,终究还是看中姐姐的。”纪稹叹息着说道,“否则,这一次卫家以阳石公主婚事为借口,企图解除卫皇后的禁足令的事,就成了。”
“那其他人呢?”
“吱”地一声,踏过一根枯枝,纪稹看了看脚下的薄雪,莫名地回想起当年,第一次见到陈娇时的情形。也是在这样的天气里,冬末春初,地上积着薄雪,有些冷的日子。
纪稹笑了笑,没有去反驳主父晴这宛如痴人说梦的话语。他早就从孔车处了解到,纪清的病之时好时坏。从前她的心病是儿子,后来却变成了主父偃之死。只是她不愿意接受那个现实,才又把自己的记忆强制锁定到了失去孩子被纪家囚禁的时候。
纪稹出了李希的府邸,却没有往桑弘羊处行去,而是调转马头,往槐里行去。纪稹在槐里一个普通人家门前停下了马,上前敲了敲门。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打开了门,见到纪稹,他的脸上立刻露出惊喜的神情,说道:“少爷,你来了。”
纪稹见事情谈得差不多了,便拱手说道:“大哥,晚些时候,我还要去和桑大人商谈这一次的粮草运输。先告辞了。”
纪稹轻手轻脚地走到那妇人身边,蹲下身子,轻声说道:“娘,我马上就要出征了。”
“希望吧。”
纪稹看着那把剑,剑身反射的光线映照在他的脸上,显得他的目光十分深沉。纪稹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说道:“大哥,待我真好。”
被他称呼为娘亲的纪清却只活在自己和_图_书的世界里,她将怀中的娃娃举到纪稹面前,说道:“你要抱我的孩子吗?他很乖,很漂亮哦。”
“大哥?”纪清听到这句话,忽然痴痴地笑了,说道,“大哥不好。大哥想带我回家。偷偷告诉你哦,我把孩子藏起来,放在灶台里,才没有被大哥发现的。”说到这里,纪清忽然觉得头一疼,她甩下手中的布娃娃,捂着脑袋,说道,“孩子,在灶台里。孩子……”
“怎么了?稹儿?”李希原本在前面走着,感觉道纪稹停下了脚步,便转过身来,问道。
李希看着纪稹持剑的样子,笑了,说道:“很适合你用。看来也不必再想了,你拿回去吧。”
纪稹转过头,看向主父晴,笑了笑,说道:“晴姐。”他注意到主父晴的双手被冻得通红,便说道:“晴姐,去买个奴婢回来伺候你和娘吧。那些杂事,不要自己做了。”
纪稹伸手为纪清理了理凌乱的发丝,说道:“娘,我刚才从大哥那里回来呢。他对我,真的很好。”
“那是你自己努力。与大哥可没有什么关系。”李希朗声笑道,“好了。不说这个。这一战,至关重要,你可一定要打好。这关系到,你能否代替卫青成为陛下重视的大将啊。只要让陛下觉得,你已经可以取代卫青了,我相信,卫家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听到曹襄的名字,李希眉头一皱,说道:“你真打算让平安侯随你上战场?”
“也许等你下次来,她的病就完全好了。到时候,就可以陪你说说话。”主父晴安慰道。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