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逛清风楼(1)
其实她不知道,两个丫头说她俊,不是说她相貌有多俊,只是她身上融合了女子温润、包容,男子自信、洒脱的气质,让人忍不住喝彩。
凤习妩观察打量慕容舒清的时候,慕容舒清也在暗暗品评这京城中也算得上了不得的人物。要撑起这样一间青楼妓馆,其中关系之复杂、行事之艰难,自不用说,后面没有人撑腰,也做不成“京城第一楼”。
“俊?傻丫头。”净水夸张的表情,引来慕容舒清一阵轻笑,女装在精心装扮下,也没有让她变得美丽些,这扮成男人,倒是能称得上俊俏了?
两人对看一眼,同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是!”两人微微欠身,送慕容舒清出了叠翠小宿。
小童也是见过世面,看人脸色过活的人,看他们的马车,就知道他们的身份应该不凡,拿着手中的银子,小心赔笑地说道:“这位爷,今晚是我们海月姑娘的初夜,这雅间早就订满了。”
临下车前,慕容舒清拉着迫不及待要跳下马车的霍芷晴,交代道:“芷晴,待会儿进去以后,你叫我大哥,我叫你……日青,别叫错露馅了。”
轻拍了一下她的额头,慕容舒清哭笑不得,她穿女装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说她美丽,今天穿男装,两个小丫头就拼命地说她俊,老天,难道她比较适合打扮成男人?
夕阳陨落,月华初上,是一天中最特别的时候,既有阳光未散尽的温暖,又有月夜已绽放的柔情,只可惜,这样的两者兼得总是短暂的。慕容舒清靠在绿倚为她准备的红木雕花、丝绒铺垫的躺椅上,惬意地享受着这难得的美景,净水坐在一边,小心地为她打理着半干的及地青丝。
慕容舒清拍拍霍芷晴的手,让她少安毋和图书躁,然后来到小童面前,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放到他手中,浅笑轻问道:“这样有了吗?”
听到声音,霍芷晴快步跑过来,一边蹿上马车,一边兴奋地嚷道:“我来了!”
听他回得不甘不愿,慕容舒清故意拖长声音强调道:“要最华丽的哦!”
只是这让小童更不知所措了,回绝也不是,答应也不是,还好,远处走来的身影解救了他。
扫了一眼小童手中之物,凤习妩对慕容舒清微微行礼,不紧不慢地笑道:“既然爷这么有诚意,您要不介意,二楼还有一间稍偏一点的雅间。”
入夜的京城,虽然算不上冷清,但也没有白天时的热闹,褪去了喧嚣和繁杂后,它显现出了它的文化底蕴和独特的王者气息。来到迎客楼前,仍然看到里面人声鼎沸,慕容舒清在旁边的街道上,等待霍芷晴。
还好她做事都会留有三分余地,三间极品厢房,中间的已经有主了,这第二间,就留给这个风雅神秘的少年吧。相信他会给她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霍芷晴调皮地眨眨眼睛,机灵地叫道:“是,大哥!”
小童小心地接过银子,虽然双眼发亮,但是看炎雨健硕的体格,冷酷阴沉的脸也知道这银子烫手,而且嬷嬷交代下来的话,他也不敢不听,只得小心翼翼地说道:“这……是真的没有了。”
确实很俗,慕容舒清刚看到这辆马车时,才算明白为什么炎雨咬牙切齿地说够华丽了。车身选用暗红色的精工绸缎制作而成,交织着金线,绣着一朵盛开的牡丹。车顶四周镶嵌着各色玉石,相当耀眼。丝线垂下的挂饰,是每个都一样大的极品猫眼石。四匹毛色均匀的骏马拉着的车辕,都www•hetushu.com泛着金光。就连车轮上,也镶嵌着宝石。她不知道炎雨从哪里弄来这么个极品马车,只能说,它走到哪里,都相当的惹眼。
慕容舒清面容清丽,身形高挑,举手投足间,没有平常女子装扮男子的扭捏,而是洒脱自如,再配上那始终不变的温润浅笑,倒真是活脱脱的翩翩佳公子。
炎雨下马,走到慕容舒清马车前,低低说道:“主子,到了。”
绿倚抱着一件丝光缎面、浅蓝滚金边流云、对襟绣银丝波纹的男装,走到慕容舒清面前,一边展开给她看,一边问道:“小姐,这件行吗?”小姐有时谈生意或者出门远行时,也会穿男装,只是今天特别交代要华丽富贵的样式,这就难倒她了,平时小姐都穿着朴素,她翻遍了所有带出来的男装,就找到这件勉强算得上华丽的。
眼前的小公子年纪不大,火气倒不小,这样的主也不是他得罪得起的,小童只得后退几步,连连告罪。
霍芷晴看那青衣小童还是说没有雅间,心里火气上扬,大声说道:“什么没有了,我今天就是要见你们的海月姑娘。”她要看看,那个海月姑娘是怎样的仙姿佳人,让言哥哥也要来看她。
当家之人就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又气度出众、玲珑剔透之人,难怪清风楼能在这遍地烟花之地独树一帜,别具一格。
抬高手,方便绿倚帮她整理衣服,慕容舒清问身后的炎雨,“炎雨,你租到马车了吗?”一来是她原来的马车太低调了,不适合今晚去清风楼,二来怕有人认出那是慕容家的马车,对她来说是个麻烦。
“两位随我来。”使了个眼色,让小童先去准备,凤习妩走在前面,为二人带路。
朝他们走过来hetushu.com的女子三十来岁,身材和样貌都保养得很好,如花娇容,轻颦浅笑已是风情无限。一身暗紫绣花罗裙,迤逦行来,不仅没有让人觉得艳俗,反倒显得风韵犹存,气质出众。
被她娇憨的样子逗笑,慕容舒清放开她的手,让她先下车,自己也跟着下了马车。
笑闹了一会儿,霍芷晴坐在慕容舒清身边,神秘地在她耳边说道:“慕容姐姐,这个马车也太……”
绿倚为慕容舒清穿上外衫,佩上玉佩,将一头青丝梳理盘髻,再用紫金发冠固定。打理妥当后,绿倚满意地说道:“小姐,好了。”
慕容舒清掀起帘子,对她喊道:“芷晴!”
慕容舒清点头笑道:“就那间吧!”
没多久,一个探头探脑的小身影从迎客楼后门溜了出来,一身靛蓝锦袍,看着有些宽大,但是衬上她光洁白皙的皮肤,也像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富家小公子。
看到来人,小童明显舒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元宝银票呈到女子面前,毕恭毕敬地叫道:“凤嬷嬷!”
慕容舒清低头看看胸前绿倚为她缠好的棉布,想了想,对她说道:“再缠一块。”
平时是可以,嫖妓就不行了啊!慕容舒清好笑地抚平绿倚皱在一起的眉头,温和地说道:“没事,拿来吧。”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慕容舒清挑眉笑道:“俗了!”
“是最华丽的。”炎雨低沉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压抑,引得慕容舒清想笑又不好笑得太明显,毕竟他现在面无表情的脸,比起他听到自己要带他去嫖妓时,乌云盖顶,脸上电闪雷鸣的骇人模样,要亲切可爱得多。
想到今晚要去清风楼,她还是很想笑。昨天霍芷晴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要去“嫖妓”,结果一转过头,就对她软磨硬和_图_书泡,撒娇耍赖,无所不用,非要她带她去不可。她自己对青楼并没有什么兴趣,不过传说那位海月姑娘确实与众不同,去见识一下也好,更重要的是,若没有人在身边看着她,这丫头横冲直撞的,得罪了这京城中不该得罪的人就糟了。所以最后她也只有舍命陪“君子”了。
进入清风楼,里面的构造更为独特,空间感很强,利用轻纱竹帘简单地做了分割,让客人既有相对私密的空间,又不会显得压抑狭小。比起门堂,内部的装饰上略微华丽精致,所用之物,都非常讲究,但是搭配得恰到好处,让人觉得很有品位,不是一堆奢侈品的堆砌。
炎雨不耐烦听他说下去,又扔出了两锭银子。
爬上马车,看见随意靠坐在车里的慕容舒清,霍芷晴夸张地作出一副西子捧心的样子,陶醉地笑道:“舒清姐姐,你太俊了!”第一次看见舒清姐姐穿黑色骑马装时,她就觉得她好俊哦,今天看她穿男装,更是飞扬洒脱,独树一帜。
这点钱她还不放在眼里,清风楼的侍卫还没通知她时,她就注意到了这一行人,招摇显摆的马车、冷傲不羁的侍卫,主子却是个清润如水般干净的少年,言谈举止,无不进退有礼,大方随意,隐隐中流动的尊贵气息,不袭人,却也让你不能忽视。京城中,竟然有这样的人物,她居然不知?那只能说明此人身家不是极其显赫,就是神秘莫测了。
慕容舒清整了整衣服,对绿倚和净水说道:“今天不用你们陪了,在家休息吧。”青楼这种地方,还是不要带她们去的好。
慕容舒清倒是相当惬意,毕竟车里很舒服,也没有人看得见她,只是苦了赶车的车夫和作为随身侍卫的炎雨,一路上被人行了无数次注目和*图*书礼。
没有办法,绿倚进屋再拿了一块长棉布出来,小心地给慕容舒清包上。
这棉布这么紧地缠在身上,一块就已经要喘不过气来了,再缠一块不是更难受了?拿着衣服,绿倚微微皱眉,不同意地说道:“小姐,平常这样就可以了,再缠一块您要不舒服的。”
炎雨抛出一锭银子,对小童说道:“准备一间上好的雅间!”
“嗯。”炎雨应了一声便不再作答。
她们才一站定,一青衣小童便迎了上来,殷勤地给她们带路,“两位小爷,里面请。”
眼前温柔淡笑的公子让小童一愣,他在这清风楼多年,见过多少官家公子、王孙权贵,竟没见过这样干净清润的公子,没有凌人的气势、高贵的姿态,却让人不敢造次,不得不尊敬。
车子行了一段路后,周围明显明亮嘈杂起来,微微掀起一些窗帘,只见道路两旁,有别于一般的商业街道,这里每一户的门堂都很宽敞,装饰得也是极尽奢华,丝竹歌乐不绝于耳。他们的马车如此招摇缓缓行来,引起无数人的注意,却没有一个人上去拉客,只因炎雨冷酷凌厉的气势以及大家似乎都知道,这样的人物今晚要去的,必定是清风楼,所以他们一路无阻地来到了清风楼前。
清风楼从门面上来看,除了比其他院馆大气之外,还少了些奢华浮躁之气,雅致中透出那么点优雅。门前已经停满了各式马车,人来人往,看着很是热闹。
慕容舒清坐直身子,随意地看了一眼,点头笑道:“嗯。”
慕容舒清转过身来,对她们浅笑,行了一个男子作揖的礼节。绿倚以前也见过她这样的装扮,只是满意地微笑,一旁的净水就一副惊慕的样子,盯着慕容舒清结巴地说道:“小……小姐,你好俊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