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13章 各有各的安排
这是每一个儿女都会做的,就像父母会原谅自己的儿子所犯下的错误一样,儿子对父母所犯下的错误,也会原谅,即便这错误再大,仍然都会得到原谅。
等到林歌回到公司,徐云装作跟没事儿人似的问道:“怎么样,没忘了给我打包吧?今天晚上你清霜姐要来琴岛,流亭猪蹄可是我准备拿出来招待她的主菜呢。”
林雍禾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忍住问出口:“那……那我应该……如何做?徐云,你听我说,我知道我错的太大了,所以我真的……真的是不知道如何弥补,我面对这个问题,我……我真的连出发点都找不到,我……我应该怎么做?”
哟,这小子整的还挺神秘的,也不知道这葫芦里面到底是要卖什么药啊?徐云扬了扬眉毛,罢了,今天晚上这事儿已成定局,什么事儿也不能动摇徐云的决定。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林歌今天晚上接受林雍禾是他父亲的这个事实。
“我已经安排好了。”徐云道:“今天晚上,我们自己人会在影视大酒店一起吃饭,到时候不只是我在场,所有朋友在场,而且他心爱的女孩也和*图*书会在场,这是他今生必娶的女孩,所以她的话对他的影响一定很大。”
……
“是是是……应该的,应该是这样。”林雍禾虽然失望自己并不是有机会和儿子儿媳一起吃个团圆饭,但却仍旧感激徐云安排的一切:“那我什么时候去见你们,都听你的。”
“慢慢来。我和你一样。”徐云道,顿了一下,徐云又问道:“那你跟方娅说没说,下午下班让她也早点回来。”
这事儿他也不用和方娅商量,只要晚上他开口,相信方娅是一定会支持他的,这样一来,他就解决一件大事儿了。哎呀,自己这脑子,怎么就没早一点想到这茬儿呢,若是早一点想到这茬儿,那就早一点求婚领证了。
方娅在第一时间就把林歌的心里想法告诉了徐云,接到方娅的电话,徐云就心宽多了,林歌已经承受了心理的极限点,即便林雍禾是他父亲,他自己也应该可以消化这件事情。
“当然没忘。”林歌道:“那我要了两份还真要对了,霜姐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
林歌啧啧道:“我看了那么多书才发现当一个管理者有hetushu.com多么的不容易,我太佩服霜姐了,今天她来,我正好也向她请教几个问题呢。我发现我有点不适合做管理者,我这脑子不够用的,很多事儿碰上之后,转好几个圈都转不回来。”
林雍禾拿着电话一脸惊讶,但惊讶很快就消失了,是啊,毕竟这一晃都二十多年过去了,儿子已经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了,有心爱的女孩是正常的事情。这对林雍禾而言,简直可以用“幸福来的太突然”来形容。
“知道了,放心吧哥,我这事儿很重要,必须要做。今天晚上我有事儿要宣布,我先去准备一下。”林歌完全遮掩不住自己脸上得意的神色。
林雍禾这么短时间内就接到徐云的电话,真的有些不敢相信,但他听到确确实实是徐云的声音之后,才真的相信这是事实:“徐云,我对不起你……我真诚的给你道歉……”
林雍禾尴尬的笑了笑,又问道:“可……可我就这样突然参加你们的晚宴,会不会有些太唐突了?”
看了看时间,估计阮清霜也快到了,徐云也累了一下午,狠狠的伸了个懒腰,便离开办公室准备去楼www•hetushu•com下接阮清霜,估计她这一路在途中颠簸也够辛苦的了,先带她去他在酒店的房间休息一下也好。
突然找到儿子不说,连儿媳妇都有了,说不定他真的就有机会抱孙子了!这对于他一个已知天命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天伦之乐更值得他向往和拥有呢?
如果林歌心里还会有顾忌,那就真需要徐云来做工作了,林歌心里唯一会有所顾忌的事情,恐怕就是在徐云身上过不去了,毕竟林雍禾是真的想要把徐云给杀了,这种事情确确实实的发生在他们每一个人的面前,谁都没办法去遮掩,去否认这个事实的存在,这恐怕是林歌唯一无法接受的事情吧。
“行了,客套话就不多说了,我相信就算我不跟你强调,别人也应该跟你强调过,我们所有人这么做,都是为了林歌,真的不是为了你。”徐云道:“你若是有心呢,那就拿出点诚意来,我能帮林歌做的,只有这些,他能不能走出来,剩下的可全靠你了。”
徐云看着一脸神秘兮兮的林歌,不解道:“你还能有什么私事儿啊?那早去早回,别晚上的时候人家方娅到了你还没和*图*书忙完你的私事儿。”
徐云一怔:“去接方娅?”
当然,阮清霜也知道这件事情了,徐云相信她也会在某种程度上给与林歌需要的安慰。阮清霜知道这消息还是挺欣喜的,不管怎么样,父母永远是父母。她也亲身经历过,为了逃婚离开父母的她,现如今看到父母仍然会原谅他们所做的一切错事。
这一切的发生林歌完全不知情,晚上徐云会把在琴岛的自己人都请来一起吃饭,表面上是给阮清霜接风洗尘,实际上却是为了让众人之口来说服林歌接受林雍禾。
徐云点点头:“到时候我会给你通知,你再进房间也不迟。”
对,这个问题林歌晚上要问问,如果可以的话,那就这么定了……不能让方娅的父母觉得他连个做主的“长辈”都没有,那样会让人家女方觉得非常的不尊重。
“嗯。”徐云点点头:“我就说,她是个绝对适合做管理者的人,除了她性格太好说话之外,她就没有任何的缺点能让别人说出什么。天娱这点事儿,恐怕是还真没有她处理不了呢。”
想到这里,林歌心情大好,见手里没什么事儿了,他跑到徐云办公室请了个假和_图_书,说自己先走一会儿。
林雍禾真的太向往这一切了,这一切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做梦。
徐云默默的安排这一切,林歌完全不知情,整个下午过的很快,昨晚徐云安排了事情之后,林歌就琢磨一件事儿了,那就是如果他要向方娅求婚的话,是不是徐云和霜姐能站出来给他充当一下“长辈”的身份呢?
要知道徐云接到方娅电话之后,就按照林雍禾留下的联系方式和林雍禾取得了联系。
“嗯,不用说了,她今天下午不忙,应该到点儿就回来了。”林歌根本没意识到徐云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等等等……等一下!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参加我们的晚宴了?”徐云无语道:“我可不希望我们连吃个饭的情绪都被搞坏了,我是要你在我们吃过饭之后再出现,别影响我们的情绪连饭都吃不下去昂。”
“不,我给她说了晚上来吃饭,她下班自己来。我出去办点私事儿。”林歌嘿嘿的神秘一笑。
“到时候你若出现,我们都会尽可能的让他接受你。”徐云继续道,当他听到林雍禾连声的谢谢时,再次强调:“我们不是帮你,是帮林歌,你没必要谢我们。”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