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季 龙啸四海
第0112章 分头行动
抱着仅存的一丝希望,徐云还是决定跟阮清霜亲自去一趟,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即便是确认阮超真的死了,那也有必要走一趟,不然这件事情在阮清霜的心里永远都是个无法化解的结。
林歌想想这事儿都毛骨悚然,自己亲手干掉的人不仅仅“复生”而且还找寻过来,若不是徐云曾经南洋之行的神奇遭遇,恐怕现在他可能已经中了那邪师巫天的降头术,说不定现在正在一个人不受控制的喝汽油呢……
有句话说得好,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
徐云除了感激还能有什么?都说人生得一红颜知己便是众人羡慕的事情。对于徐云来说,他已经是足以让众人嫉妒死了,他可不仅有一个红颜知己。
众人做出决定之后,便纷纷踏上了各自的路程,徐云和阮清霜开车前往奔赴南江的高速公路,林歌独身去了机场。夏秋雨既不想做飞机,也没有自驾游的准备,她说她更喜欢做火车的感觉,因为那样可以有时间记录路上沿途的风景,而她想要和-图-书去的第一站,便是黄土高原。
“如果世界的政治舞台上没有东瀛内阁那群可怜的小丑,或许就不会有巫天在东瀛复仇的事情发生。”徐云说这些话的时候,心情有些沉重,为何东瀛的政府部门一直不能得到一个正常的领导者?前有小犬蠢一郎,后又有这安培老狗,都是些穿的人模狗样的无赖混账。
林歌点点头:“我现在就准备动身回岛找老头子问问情况,他跟皇甫国虽然算不上朋友,但多少都有些交情。”
“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时候,但我想告诉大家一件事情。”阮清霜突然开口道:“有一盆固气草已经发芽散叶了。”
眼下,他们的当务之急已经不是固气草,也不是降头师的威胁,而是皇甫国……这个人是关键,没有他,就没有固气丹,别说凭徐云这点药理知识的能耐,就算是把吴秋子和叶岚两大医术界的泰山北斗请过来,也做不成这事儿。
现在不都流行“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吗?夏秋雨能有这和图书个想法,徐云他们都很替她高兴,如果她能在游历的过程里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情操陶冶,又何尝不是一件让人觉得美妙的事情呢。
徐云替东瀛惋惜,如果这个民族能换一些优秀而敢于面对历史承认历史的领导人,恐怕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现在东瀛做的一切,除了他们岛国制作力强大的爱情动作片之外,就没有一件事情得到过国际上的认可。
想到这里,林歌头皮有些发麻:“哥,他抹掉了你的部分记忆,你甚至不记得他藏身在什么地方,他真的会放开我们之前的那些矛盾吗?”
这一抹绿色就好像是生命的颜色,让徐云浑身充满了无限的精力,他知道,这些花盆中的绿色越多,他重新恢复实力的希望就越大。
“如果他不放开的话,恐怕我就不可能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徐云道,在他身旁的阮清霜有些心疼的摇摇头,小声道了一句:“十几个小时都没有意识,还敢说自己安然无恙……那么危险的和*图*书事情你以后就不要再做了,都快把人担心死了。”
临走之前徐云想说些什么,但佐媚烟却用两根手指按在了他的嘴巴上:“我做的这一切可不是为了听那些让我感觉生份的话儿,你做的任何事情我都能理解。你也不用担心能不能搞得定。天娱上上下下任何事情,没有我佐媚烟扛不住的。呵呵,就算有,还有冯颖姐帮衬我呢。”
夏秋雨帮徐云拿到了固气草的种子,也算不辱使命,眼看徐云他们即将踏上新的征程,而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便也提出了离开的事情。当然,在徐云还没帮她查清楚她父亲无影的死因之前,她是不会真正的离开,她的离开只是想自己一个人游历一下祖国的大好山河。
“哥,事不宜迟,我们应该尽早动身了。”林歌道。
纵看现在的东瀛,就是一群臭不要脸的无赖霸占着一个可悲的政府领导着的一个可怜的国家……
徐云点点头,的确,当务之急是找到皇甫国。不管他会不会出手相助,如果人都找不到,何谈http://www.hetushu•com下一步:“我们分头行动去找对我们有帮助的关系人。”
这对徐云来说可绝对是惊天的大好消息,众人纷纷跟阮清霜来到她的办公室,看着那花盆里的萌芽露出的绿色枝叶,心中都腾起了完全遮掩不住的兴奋跟希望。
但徐云也没打算闲着,他知道想找到皇甫国不是一件说办就能办成的事情,所以他要在这个期间内去一趟南江,去给阮清霜找一个答案。他们所知道阮超最后的消息就是在南江的一处赌场……虽然华中雄说阮超当时被围砍,但却并没有看到最终的结果。
徐云点点头,但他一时之间却并不知道找什么人做突破口,毕竟皇甫国是地下世界三皇级的存在,除了陆玄机他们这些“老骨头”有可能给他们线索和消息,其他人口中很难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徐云温柔的眼神儿安慰了阮清霜,那意思似乎是说,我现在不是没事儿吗,然后又对林歌道:“如果我猜测的不错,他不会浪费时间停留在华夏,说不定现在已经身在南洋了。www•hetushu•com
原因很简单,夏秋雨就是想去看看路遥老师笔下《平凡的世界》里的那片土地,华夏独有的黄土高原……
当众人纷纷离开济北的时候,佐媚烟苦笑一声,虽然琴岛影视广场剪彩之后,徐云成了天娱集团名正言顺的掌门人,但最终还是需要她帮他扛起责任。徐云当然知道佐媚烟的辛苦,可现在他实在没有精力分担天娱的事情。
佐媚烟一直没说话,拿着平板电脑查询着什么,徐云这般说完,她便将手里查到的航班时刻表放在大家面前:“或许那个人真的走了,徐云醒来的时候,飞往南洋的航班刚刚落地。”
这绝对不是巧合,林歌一边倒抽着寒气,一边庆幸那降头师没跟自己计较,不然的话他可就真头大了。每天活在提防之中的滋味可不好受,老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就跟中小学开家长会似的,学习成绩不好的调皮孩子,最可怕煎熬的不是面对开完会沉着脸站在自己面前的父母,而是父母在学校开会,而他只能呆在家里等待挨训挨打的这段时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