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94章 接受事实
“前人做的事情跟你并没有任何的关系,即便风无恨是你的爷爷,错误也轮不到你来弥补。”伊水或许是这些人里仅次于徐云对步飞梵了解的人。
“小步,你眉宇之间和老头真的太像了啊!”白梁惊叹一声,风无恨现在蓬头垢面胡须遮面,但风无垠却并不是,步飞梵的身体流着的是风家人的血,所以眉宇间和风无垠神似也是正常的。
“风无恨,如果我是你,我真的觉得自己死而无憾了。”徐宸看了风无恨一眼:“你很幸福,这一切都是你想要的。”
当步飞梵说这话的时候,徐宸和左冷月等人更是确定了步飞梵的身份,因为他这种时候表现出来的样子,简直和风无垠是一模一样。
而徐云也随着风无恨这一口血水而睁开了眼睛。
风无恨还想说什么,但却突然喷出一口浓血。
而另外一旁躺在虞美人怀中的徐云也是越来越平静。
风无垠对风无恨也是如此,无论风无恨再如何罪大恶极,风无垠都会包容,因为他毕竟是他弟弟,他们是一家人,他们都是风家的血脉。
“不,事实就是事实,事情也是如此,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步飞梵认真道:“他若真的http://m•hetushu.com是我爷爷,即便是他罪大恶极,我也还是要接受他……毕竟,他是我爷爷。”
然而有人考虑不到这一点,白梁就是这个考虑不到这些的人,因为他和风无垠的关系比较特殊,所以他考虑问题的角度和在场其他人考虑问题的角度并不一样。
虞美人轻声哼起了这首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歌曲。
徐云的眼睛里布满血丝,那种充满恨意的血红眼球给人一种无法正视的邪恶。
大约在十年前这首五月天的歌出来的时候,他们还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徐云的心魔已经随着五层暴戾之息“源泉”风无恨的平静,越来越弱。
步飞梵的目光落在了这个连表情都看不到的“爷爷”身上。
这首歌是徐云和虞美人第一次一起唱歌的时候唱过的,这个时候她开口唱这首歌,徐云又怎么可能没有感受到呢?
空气安静的令人窒息!
纵然是有浑身的暴戾想要发泄,但徐云却迟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他就这么安静的躺在虞美人的怀里,就像刚才痛苦之后的短暂昏迷时一般。
这话对步飞梵而言的确是一种很hetushu•com大的解脱。
这种认可对步飞梵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不言而喻。
“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啊,哈哈哈哈……”风无恨突然仰头大笑起来,这时候的他是非常确定步飞梵的身份了。
“风家的败类是我,和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庆幸自己当年做出的决定,虽然你父亲遭遇了不幸,但你是幸运的,你能够认识他们这些人,你是幸运的。”风无恨的声音已经是越来越平静。
虞美人正视着徐云的目光,丝毫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她就是要用自己的方式告诉徐云,不要以为她害怕了,她一点都不畏惧,她不畏惧是因为她的相信!
所有最担心的人,无疑是和徐云相靠最近的虞美人,如果徐云要爆炸,虞美人的生命就将遭遇极大的危险,没有人能救下她,即便是徐宸也不可能。
“当普通人可没什么意思。”钱风上前拍了拍步飞梵的肩膀:“放心吧你,在我们大家认为,风无垠老前辈才是你的爷爷,那个你不想要承认的人完全可以不需理。我们老大是你的干爹,所以我们都是你叔辈的,我们都会挺你的。”
“老天爷是公平的。”风无垠却淡淡道:“和图书对你而言或许是偏袒了,但对风家而言,这是应该的。老天爷也想要风家的血脉流传下去,我坚信这一点。”
在场的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就连能够一个人对付徐宸、女帝以及暗尊三人的风无恨,在入魔化的徐云面前都不堪一击,他可是独战三英一般的存在,都被徐云伤成如今这付奄奄一息的样子,谁还能是徐云的对手呢?
而如今,步飞梵说了几乎一样的话。
气氛突然就变的紧张起来,空气都似乎慢慢的凝固了。
步飞梵虽然尚且还很年轻,但是他却有他的心智和理智。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最怕回忆突然翻滚绞痛着不平息……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想念如果会有声音……不愿那是悲伤的哭泣……事到如今终于让自已属于我自已……只剩眼泪……还骗不过自己……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的快乐或委屈……突然好想你突然锋利的回忆……突然模糊的眼睛……”
虞美人用自己的勇气和信任,告诉尚且还在心魔掌控里的徐云,不要放弃对抗和挣扎。
一双血眼入魔的徐云,在虞美人的注视下很安静,他就那么看着虞美人这双坚定的目和_图_书光。
风无恨低声笑了几声:“是呀,我这个人从未觉得自己做过任何亏欠的事情,可是这一次我不得不承认,老天爷真的给了我一个让我惭愧终生的下场……我这种人,怎么配得上拥有如此美满人生的结果呢?这不公平……真的不公平……”
“没有关系,你可以不认我,只要我知道你尚且还好就足够了。”风无恨的声音充满了平静,这辈子他很少会如此平静的看待一件事情和一个问题。
对于他来说,这真的算得上他死之前老天爷给他的最好的礼物啊。
所有人都因为徐云的反应而紧张了起来,这个时候的徐云是正是邪都没有人能断定,如果徐云是心魔控制下的徐云,这里必然会是一场血腥风雨!
小东北一句话令所有人震撼,有些时候,真的只是一句话,当白梁说破之后,大家看步飞梵和风无垠之间是越看越像,那种神似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就真的只是“像”那么简单。
现在徐云的情况不妙,伊水站出来给了步飞梵一个安慰。
这时候步飞梵已经没有了争辩,就连他自己也被白梁的话给说懵了,没错,他自己看着风无垠,都感觉到了神似带来的亲近感,这一刻他真的http://m.hetushu.com彻底的愣住了。
当然,还有林歌这类一点都没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你是风家的人没什么不好的,风无恨是你爷爷,可风无垠也是啊,其实都一样亲!这没什么不好的,你若不想,可以不认风无恨啊,有什么大不了的。”
当这个问题出现之后,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心里都有了一个确定性的答案,这图案真的是太特殊了,而且他们也清楚风无垠是不会乱开玩笑的一个人。
他真的不希望自己和风无恨有半点的关系,这种关系令他很不爽。
“为什么是我。”步飞梵摇着头道:“我真的不希望自己会有这样的一个身份……我多么希望我自己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孩呢。”
徐云对他下的重手已经对他的五脏六腑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若是不因为风无恨的修为极高,根本就撑不到现在。
回归到最根本的一点。
“我们不会在乎什么血缘的。”古鹊界也开口给了步飞梵安慰:“对我们而言,你永远都是我们猎人学校的人,任何人都改变不了你的身份。”
只是大多数人都考虑了步飞梵内心的想法,所以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而最终,彻底打动步飞梵的话,还是这个他最不想要听到的声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