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季 龙舞天下
第094章 有情况
“陈局,我今天跟着你都沾光了。”小刘嘿嘿一笑:“以前我们涂组长买盒饭,就给我打俩菜,青椒炒肉和西红柿鸡蛋,或者是土豆丝和红烧肉。”
“你还别不相信,真有这咖喱菜花!不信你查!”小刘坚持道。
三个人这顿饭吃的有说有笑,一点都没有隔阂。
“涂哥,你听见没有,陈局都说有些没听说过,什么马老表,山老汉我也没听说过!你忽悠我说是进口的!”
小刘翻了个白眼:“还真别说,陈局,我跟着我们组长真差不多吃了一百零八种泡面,什么白象,华丰,五谷道场,统一,维力,康师傅,汤达人,南街村,大汉口,农心,可口,马老表,山老汉,魔法士,小浣熊……”
小刘哼了一声:“行,我先给你说说第一宴,我肯定有忘的,但我记得的都给你说说!那叫白扒四宝,凤凰趴窝,宫保兔肉,芙蓉大虾,金鱼鸭掌,炝玉龙片,三鲜瑶柱,酥卷佛手,琉璃珠玑,咖喱菜花……”
“那么多我都没听说过。”陈巍想忍住笑却又忍不住。
“去你的!山老汉那是挂面!我什么时候让你吃过挂面啊?”涂哥无语道:“还有那个什么魔法士,小浣熊,那都是干脆面好不好!那是小孩才吃的!你和*图*书这是把你知道跟面有关系的牌子都给我扔出来了,有本事你说说满汉全席啊。”
“拍到了,但是头发挡着脸呢,没有露出容颜。”小刘马上帮陈巍找到了照片。
他记得二十多年前他刚工作的时候,大中午就有领导喝的醉醺醺的,下午直接去办公室一睡就到太阳落山,睡醒了继续去酒局,都有一天喝十几顿酒局的记录啊,那都是三斤五斤的量。
随着夜越深,这个酒吧来的客人就越来越显得不正常,有些人甚至开车来了进去最多十分钟就出来离开。
因为以涂哥对这类人的了解,太清楚他们究竟有多么的心狠手辣了。
“有荤有素,多好啊!你小子还想什么呀?”陈巍哈哈的笑了笑:“难不成还想让你们涂组长请你吃一百零八道满汉全席啊。”
如果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他们肯定不会慌的,但是现在车里有陈局长啊,这就不一样了,万一真的是引起了对方那几个西南狼的注意力可就麻烦了。
“陈局,你可别乱来,这帮人太狠。”涂哥赶紧道:“他们被叫做是西南狼是有原因的……西南那边没有狼,大部分狼都活在西北处,叫他们西南狼,是因为他们这种人,除了不吃人肉,和-图-书喝人血以外……什么狼干的事儿都能干的出来!”
这毕竟是酒吧不是超市,来这里的人自然也肯定是喝酒聊天,消遣时光,放松自我。可这个酒吧却有至少三分之一的客人并不是来喝酒的,进去没多少时间就离开。
若是没有一身的好酒量,那还怎么领导同志们做事情啊。
陈局长若是在他身旁被人给伤了,那他可这辈子都会觉得惭愧啊。
小刘赶紧用胳膊肘挡住:“就这一个荤菜你还想跟我抢啊,门儿都没有,别琢磨!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炒猪肝了!”
这些人都被小刘拍下了照片,开车的那些人的车牌号也都拍下来了。
“你这话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陈局长哈哈大笑几声。
这些家伙没来琴岛之前,肯定就是那种欺男霸女,强取豪夺,官商勾结,欺压百姓的主儿,奸诈,狡猾,敢下狠手,直接和间接死在他们手里的人肯定有不少,若不然他们也不会玩儿的那么“亡命”,来到琴岛就能站住脚跟儿,凭的就是那股子狠劲儿。
“一千万像素传感器和红外线闪光灯,具有标准拍摄和红外拍摄两种模式。切换至红外模式后,镜头上的红外滤镜会缩回,同时红外亮起,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中也能拍摄www.hetushu.com到画面。”小刘道:“至少车牌都拍的到。”
有不少人都会崇拜黑道里那种肝胆相照的“兄弟义气”,但这种兄弟义气其实挺他妈操蛋的,因为这些人勾结在一起,做的事情都是不知廉耻的。
小刘一听还真来劲儿了:“涂哥,逼我是吧?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我看过一个纪录片就是讲这个的,我还真就知道满汉全席里面有啥呢。”
其实这些陈巍也知道,他年轻的时候没少和这类人打交道,他痛恨这类人,尤其是害的别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那种。
“就他?我怕他享受不起。”涂哥哈哈一笑:“还满汉全席呢,他知道什么叫满汉全席吗,哈哈哈,陈局,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他了,他跟我吃的最多的就是泡面。”
“去去去!一边儿玩儿去!你自己瞎编呢吧?”涂哥道:“前边说的还有点样子,可什么叫咖喱菜花啊,你家的满汉全席还有咖喱啊?印度的满汉全席啊?”
“那你们有没有拍到天娱集团的那个艺人。”陈巍道。
“快点吃你的炒猪肝吧,你若是不喜欢吃给我,我喜欢吃这个。”涂哥说着转身就要夹筷子。
陈巍记得很清楚,他年轻的时候,那个年代街上的桑塔纳和神和_图_书龙富康就是“豪车”,根本没有现在的道路拥堵情况……一个摆地摊的中年人被一个开了桑塔纳的黑大哥给撞了,肋骨都断了,却还要赔黑大哥的修车钱,还被黑大哥给打了。
说白了,这些人就是纯粹的黑。
“陈局,你已经做了很多领导都不会做的事情了。”涂哥感激道:“我知道,在我们华夏,像你这样子的好领导有很多,但是我能碰到真的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陈巍哈哈一笑:“涂组长,三十年前我也是警校的优秀毕业生,我也有两下子呢,你们不要担心我。”
“吹,使劲儿的吹,反正不上税。”涂哥摆摆手,示意小刘继续。
曾经的曾经,山路的路真可能是人家土匪给弄出来的,人家要钱还有点要脸的根据,但国家修的国道那些人也敢要钱,真是没脸没皮。
陈巍也很久没有能够如此轻松的和同事一起吃这样一顿饭了,他喜欢这种气氛,不喜欢那种饭桌上被人端茶倒酒的气氛,这也是陈巍特别喜欢现在“禁酒令”的原因。
这时候小刘突然目光凛冽起来:“陈局,涂哥,他们好像是要关门了……这个时间有点早啊,不会是察觉我们了吧?”
“是吗?”陈巍惊讶的看着手里的相机。
小刘笑了笑,把http://www.hetushu.com相机递给陈巍:“这个相机是去年刚配的,我给它起了个外号叫‘午夜狂魔’,特别牛,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中也能拍到画面呢。”
“这么黑你能拍得到吗?”陈巍道。
“陈局,那这事情就真的是麻烦你了。”涂哥道。
“陈局,你放心,即便真的出事了,我们两个就算是拼了命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涂哥认真道。
小刘也点点头,特别敬佩道:“陈局,这事儿真的是辛苦你了。”
那个年代,有多少开车的司机遇见过那种情况,走在交过养路费的国道上,被那些自称为“道儿上”的人支个杆子就拦住,张口跟土匪似的来一句: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
也就是那时候不流行喝红酒,都喝白酒,若是那时候流行喝红酒,每个人至少也能干两厢吧?十几瓶估计都没啥问题,知道是好酒肯定是没命的喝啊。
涂哥也马上紧张了起来:“不要慌,见机行事。”
“别那么说,你们蹲点比我辛苦多了,那么多可疑目标呢,你们才辛苦啊。”陈巍摇摇头:“我做的这点事情根本就不算什么。”
陈巍拿出手机把相机上的画面拍下来:“我去找徐云的话拿给他看看,如果真的是他的人,他多少都会有点印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