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186章 一言不合就开战
这青年疯狂的将口中毒包吐掉,但他根本反抗不了林歌,被林歌直接捆在了身后的一颗大树上。
徐云很清楚,这些自私自利的人绝对不会有人带头的,大家都在等其他人做蠢事,然后凭运气去试试自己有没有渔翁得利的机会。
其中两人在为首青年的喝令下,被要求上前去拿盒子,两个人心中虽然是十万个不愿意,但却又不敢不服从少老板的安排!这毕竟是老老板第一次安排少老板出来跟队,如果他们不听命令,回去之后少老板告状的话,他们必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你死了就是个死鬼。”林歌不想听他咒骂,一边走上前,一边在地上捡起一包掉落的毒包,二话不说直接将整包就塞进了这青年的嘴巴里!
哒哒哒——!
林歌首先扣动了扳机,趁其不备的时候,攻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没有及时把自己的身体藏到掩体后的家伙瞬间就倒下了三个!那为首的恶心青年这才意识到对方的可怕,虽然后悔惹了他们,但事到如今却也不得不打!
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徐云和林歌身上那箱子里面是什么东西,好奇心杀死猫,这话一点都不假。
没办法,谁让他们碰到的是徐云和林歌这两个阎http://www.hetushu.com罗王呢。
“把箱子留下,我留给你们一条活路。”为首的那个青年再次提出警告:“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的机会。”
当他没有了子弹之后,整个人才彻底懵了,手里的枪远远扔飞出去,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然后徐云和林歌两个人迅速背靠背站在一起,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信任的兄弟,这样就没有任何的顾忌了。
说白了,命是自己的,生死都是自己承担,没有人能帮你。这些武装毒贩虽然不怕死,但是常年在外所做的这些事情让他们想的非常开,他们很明白,这个世界上自己就是自己,命是自己的。
对方的人越是这样想,徐云和林歌反而越是更安全。
“往大陆运货是吧?多少公斤。”徐云冷冷道,金三角地区往华夏送货都是相当大量的,毕竟是走批发价格,这里可没有国内那么贵。
面对突然的变故,这群武装毒贩对徐云和林歌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重视,之前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些并没把两个人当回事儿的意思。
青年冷冷的盯着徐云,冒出一句:“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永远都给我记住,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我http://m•hetushu•com死了就是厉鬼……索命的厉鬼。”
徐云说完,给了林歌一个示意,林歌点点头,既然这些家伙身上带了这么多害人的玩意,已经可以判死刑了,那他就给他们来一个立即执行吧!
没错,他放弃了,他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
控制死人可比控制活人更轻松,徐云和林歌再两具人肉掩体下挡住了枪林弹雨,刁钻的射击技术和精准的射击手法让对方的人接二连三的躺在了地上。
不过,没被逼到迫不得已需要以死博取生的希望时,他们往往不会轻易玩儿命。
“没子弹了?”徐云和林歌也终于把人肉盾牌给扔掉了:“还有什么遗言吗?”
“如果你真知道这盒子里的东西是什么,那你肯定不舍得开枪。”徐云冷笑一声:“让我把这么价值连城的东西留下,那你还不如留下我的命。”
“可你已经干涉到我了。”徐云道:“我这个人特别讨厌被别人干涉。”
越是不知道盒子里是什么宝贝,反而越是没有人敢开枪,万一开枪真毁了里面价值连城的东西,那就算是自己都没办法原谅自己了,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这家伙恐怕永远都没想到会被自己人给杀了吧。
所以,和-图-书虽然这些都全副武装,随时准备待命,却也没有谁真的第一个引发混乱。
常年在外混混的武装毒贩,做的都是拿命换钱的买卖,若是真打他们还真不怕。
此人身上不断掉落塞藏的货品,只是目测就至少有十几公斤的样子,按照这个计算,这里十几个人身上肯定都携带同等数量的货品,这伙人这次运送的货至少也要在一百五十公斤至两百公斤之间!
徐云给了林歌一个眼神,林歌马上领会,就在两个人分别来到徐云和林歌面前准备抢盒子的时候,徐云和林歌分别使用擒拿和夺刃的招数,先缴械再控制人,直接把上前的两个人勒在了自己的面前。
十几个人没用两分钟,死的还剩下两个!
“抢到手不就是你们的了。”徐云手中的枪一直都瞄准对方为首的这个令人恶心的青年身上:“就怕你没有那个本事。”
“给我杀了他们!”这青年一声令下之后,对方的火力就疯狂的向徐云和林歌射击而来,被两人勒在面前的人肉盾牌瞬间就被射死了!
各方面的压力都让两个人不得不走上前来。
鬼知道他们下一步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来。
“你就是个废物!”为首青年当时就怒了,一枪打爆了这狗头军和_图_书师的脑袋!
“华夏的法律管不着我!你也管不着我!”为首青年厉声呵斥着:“把人给我放开!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路,互不干涉。”
这个性格有些变态,形象有些恶心的青年似乎疯掉了似的,把身上和身边所有能打出子弹的枪全部都打光了,但却一直都没能伤到徐云和林歌。
除了为首的恶心青年之外,就是一直在他身边的一个“军师型”的家伙。
就在所有武装分子都被击杀以后,那狗头军师就举手投降了:“别打了!我投降!我没有武器的!我也一直都没有对你们开过枪!我投降,我愿意被俘!”
毕竟他们人多,这种情况下谁也不会相信被包围的两个人还敢做出这种反抗的行为。
“你知道华夏的法律吧,五十克以上那就是重大贩毒……至少无期,你们又都有武装,那可是能直接判死刑的。”徐云道:“这么多毒品,会害死多少人,你们有没有想过?”
有些人可以期待,比如他们一同出来做这件事情的其他人,但是却绝对不能去依赖。自己的泪肯定是要自己擦,自己的血肯定是要自己去止。
徐云控制住手中这人,突然把这人衣袖处的一个鼓包划开,一包包的“货”全部在里面掉落出和图书来。
他们的肌肉发达,除非是爆头,或者近距离的大口径子弹射击,一般来说子弹都会嵌在体内,无法穿透他们的肌肉组织。防弹衣虽然也能阻挡子弹,但是却没有办法像人一样化解子弹的冲击力,所以才会说这两个人比防弹衣的效果还好。
两个人现在后背有山,胸前有盾,那可就真不在乎对方是不是敢开枪了。人肉盾可是比防弹衣的效果还好呢,这些常年在外摸爬滚打你,身子骨和肌肉都结实的武装分子,可不会像虚弱的普通人似的,会被子弹轻易的穿透。
徐云接二连三划破了受制人员身上多处有可能藏毒的地方,结果确实让他们大吃一惊。
一听徐云这么说,对方的好奇心瞬间就被纠了起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徐云:“盒子里面究竟是什么!打开!”
武装贩毒人员为了更安全的携带,为了更方便自己的行动躲避缉毒,所以都会把货带在身上,在这里的每一个人身上都肯定有藏了的货,他们不会走空的。
“这还轮不到你多问!”为首的青年让自己尽可能躲在自己人的身后:“你们若是不想鱼死网破那就把人给我放了!”
痛自己痛,累自己累,死也是自己死,就算有人同情又如何,最后收拾残局的还是靠自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