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明目张胆,天大麻烦
对方被彭永拦住,被几人怒目而视,一点也不以为然,嘻哈一笑:“夏书记,鄙人诸葛霸道,是中天实业的副总,正在隔壁请吕振洋吃饭,无意中听到夏书记也在,特来向夏书记敬酒,表示一下由衷的敬意,夏书记拒人于千里之外,就太近人情了。”
在得到夏想肯定的回答后,孙习民只是“哦”了一声,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了几句闲话,就挂了电话。
“你不要开口就说指示,难道说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之外,我这个省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孙习民的话半真半假,透露出一股儿亲切的意味,“是这么回事儿,今天我和范书记碰了个头,说到了秦唐高新园区的副厅人选问题,范书记的意见是,两个副厅指标由秦唐市委提名,我也是这个意思,就按范书记的指示精神办。”
跑到旁边的静室接听了电话,话筒里传来孙习民抑扬顿挫的声音:“夏想,方不方便说话?”
主要也是范睿恒的态度很坚决,就要将权力下放给秦唐,才让别的省委常委没好意思开口,否则谁都有一票要照顾的手下。
夏想逐客令一下,彭永就立刻来到诸葛霸道面前,手一伸:“请自便!”
夏想稳坐不动,杨威也没动,不过他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悄悄将一瓶酒拿在手中,看架势,是要随时朝对方头上招呼了。
诸葛霸道亲自出面来挑衅,是为何故?夏想心中就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因为和*图*书自从吕振洋事件之后,牛林广明显对他的兴趣大增,而现在正是人事调整的关键时候,牛林广身边的头号红人、著名的狗头军师在故意别车之后,又前来以敬酒的名义出现,其中可是大有内情。
彭永紧攥着拳,拳上青筋突出。
夏想无奈摇头,孙省长似乎是什么都没说,但实际上是在暗示让张光辉让路。显然,孙省长很清楚张光辉后台不硬,将他踢开不会引起太多人的不满。
但问题是,如果不领会孙省长的意图,就得罪了孙省长!
中天实业管理层十分庞大,光是副总就是十几名,除了张晨芳等几人真正负责业务之外,其他的副总都是牛林广的心腹,是他为非作歹的打手。
夏想也看出了几人都气不顺,见严小时也微微皱着秀眉,不由笑了:“再好的饭店,也难免有苍蝇,不能有苍蝇就不吃饭了,是不是?”
诸葛霸道却还不走,继续说道:“夏书记,吕振洋也想过来敬酒,不过他怕他不受欢迎,想让我请示一下夏书记的意思……”
张光辉在夏想的印象中还算勤恳能干,眼见快50岁了,估计也是一辈子最后一次升副厅的机会,难道说就要牺牲了张光辉?平心而论,他心中不大情愿,一辈子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能因为后台不硬就被随意搬开。
更何况,对方刚刚在别了一号车之后再上门敬酒,就是非常明目张胆地正面挑衅了!
夏想端坐不和*图*书动,徐子棋怒目而视,彭永更是直接,一下站了起来,挡在了来人面前。
夏想不能一点也不给孙习民面子:“秦唐市委感谢省委省政府的信任,在人选提名方面,还是本着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经市委研究,两个人选提名是王长远和张光辉两位同志,请孙省长提出宝贵意见。”
他的火就一下点燃了——怒火是由吕振洋引发的!
彭永才又回到了座位上,不好意思地看了杨威一眼,杨威刚刚拎着酒瓶,现在就顺势给大家倒酒,说道:“夏书记不必和他们一般见识,他们就是想显摆显摆,越不理他们,他们越没意思。”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十分憋屈,恨不得刚才和彭永一起踹诸葛霸道一脚。
但夏想不发话,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对于中天实业,夏想虽然了解不多,但因为牛林广太嚣张的原因,他也弄到了一些资料,至少中天实业的管理层他略知一二,知道诸葛霸道是中天实业的几个副总之一。
夏想倒要看看诸葛霸道能有多霸道,摆了摆手:“诸葛先生来敬酒,就喝上一杯好了。”
夏想客气地一说,他还真顺势下坡,说成夏想敬他了,真是给架梯子就上房的主儿。杨威怒火熊熊,他看出了诸葛霸道非常嚣张的挑衅之意。彭永更是恨不得拎起一把椅子当头砸下,将什么霸道玩意儿当场打得头破血流再说。
诸葛霸道见夏想托大而冷淡,也不觉得尴尬,哈和图书哈一笑,一仰而尽:“能让夏书记敬酒,是我的荣幸,我干了,夏书记您随意。”
怎么着,想故意上眼药?夏想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再有涵养也无法忍受跳梁小丑在他面前上蹿下跳的表演,不由脸一沉:“各喝各的酒好了,没什么好敬的。”
不过让夏想更恼火的是,孙省长给他制造麻烦也就算了,谁让人家是堂堂的一省之长,可是连一个宵小之辈也敢招惹他,真当他好欺负不成?
好一个诸葛霸道,有手段有魄力,还能拿得起放得下,倒让夏想高看了他一眼。手下就如此,牛林广岂不是更难以对付了?
“对不起,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彭永怒火冲天,要不是夏想在背后,他早就一拳打上去了。妈的,路上别了车不说,现在又耀武扬威来敬酒,敢不当市委书记是干部,就算省长,也是对夏书记礼让三分!
夏想眯起了眼睛,尤其是在诸葛霸道特意提到吕振洋的情况之下,挑衅的意味就十分明显了。
夏想只是碰了碰酒杯,然后连手也不和诸葛霸道握,只是一伸手:“好了,酒也喝了,你和你的兄弟们慢用。”言外之意就是下了逐客令。
孙省长是客气地一问,谁敢对省长说不方便说话?夏想就忙客气地说道:“方便,孙省长有什么指示?”
倒是彭永气得七窍生烟,但又唯恐夏书记批评他,站在门口不敢回来。夏想冷哼了一声:“在门口站着干什么?当门神?和*图*书
如果说真按范睿恒的指示精神办,孙习民孙大省长也不会专门打个电话着重强调这件事情了,他要的还是夏想接他的话,要的是夏想的主动,而不是他开口。
孙习民是省长,是燕省的二号人物,他开口无可厚非,也比别人的面子更大。
诸葛霸道也不简单,似乎早有防备一样,一闪身躲到一边,也不等彭永再踢出第二脚,哈哈大笑:“夏书记,您的手下可不怎么会待客。”然后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似乎孙省长自上任之后,总是不停地在为他制造麻烦,此次麻烦,尤其让人挠头。
“意见倒是没有,秦唐市委的决定,省委省政府会认真研究。”孙习民打了一句官腔,又慢条斯理说了一句,“张光辉同志是高新园区的管委会主任?”
你又算什么玩意儿?
众人才又笑了。
夏想坐着不动,轻轻地将手中酒杯向前一送,也不和诸葛霸道碰杯,只是微一示意,说道:“算我敬你,诸葛先生,随意就好。”
但夏书记不动,他也不敢僭越。杨威心里明白,夏书记心中有一盘大棋,不是不收拾对方,是不到时候,他很了解夏想的手段。但了解归了解,心里的气还是难消。
不一会儿,夏想的电话响了,本不想接电话,不过看了一眼电话号码,竟然是省委的号码,他不由一愣,现在是晚上八点多了,省委还有谁会打电话给他?
诸葛霸道脸皮再厚,也没办法再呆下去了,只拱了拱手,和_图_书转身就走,走到门口似乎才想起什么一样,又多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才想起来,路上我好象别了一辆车,不知道是不是夏书记的一号车?”
市委书记是谁,是主持秦唐全面工作的第一人,不是哪个阿猫阿狗都可以随便以敬酒的名义接近的。
领导发话了,彭永不愿意也得放行,一错身让开了诸葛霸道。诸葛霸道一脸笑容,来到夏想面前,他比夏想高了足有半头,就弯着腰向夏想敬酒:“夏书记,我敬您一杯,表示一下我的敬意。”
其中尤以诸葛霸道最得牛林广赏识,因为其人不但有身手,还有手段,号称牛林广的智囊,当然,以牛林广的所作所为,诸葛霸道称之为狗头军师最为合适。
诸葛霸道虽然嚣张,夏想倒也没有怎么动怒,转眼气就消了。他早就习惯了明里暗里的威胁,在郎市和哦呢陈打交道久了,诸葛霸道之流再想惹他发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夏想再次被孙习民逼到了墙角,心想孙省长到底是想逼他就范,还是真想提名谁来秦唐晋级到副厅?仔细一想也可以理解,一个副厅的名额确实珍贵,燕省这么大,副厅也不是很多,而且一个萝卜一个坑,早就占满了,突然多出两个名额,又都权力下放到了秦唐,别的省领导没有流露出插手的意思就不错了。
彭永终于忍无可忍了,一个箭步冲到前面,也不管是不是要挨夏书记批评,先踢了再说,一脚飞出,就朝诸葛霸道的屁股踹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