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如何决断
在邱家作客,宾主尽欢,就连夏东也出尽了风头。他一开始还有点拘束,不一会儿就自来熟了,到处乱跑,逗得众人大笑不止,到最后,连一直兴趣不高的梅晓琳也喜欢上了夏东,还拉着夏东的小手在院子里跑了几圈。
秋高气爽,又是最是舒适的午后时光,夏想陪着邱仁礼、邱绪峰,漫步在邱家的院子之中,因为心中有了决定的缘故,反而十分轻松。
官场是一个很历练人的地方,梅晓琳一旦醉心于仕途,她就会被官场之气掩盖女人韵味,会缺少柔性美,而多了冷淡和刻板。
每个人都有脆弱的一面,夏想也是。在郎市最激烈的冲突之时,他何尝没有向老古求助,借过势也借过力?没办法,别人都有后台有靠山,他只凭自己单枪匹马想要撼动一座大山,根本没有可能。从内心来讲,他不敢说对总理一直坐视不理有什么不满,但至少事后想想,也确实几次险而又险之时,如果有来自高层的支持,步子肯定会迈得更大一些,他也会减轻许多压力。
邱仁礼是正部,外放到齐省担任省委书记,算是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他向副部的曹永国问好,就是很明显地释放善意了,而且语气很诚恳。
邱仁礼哈哈一笑:“怪不得夏想早早就成家立业,原来还是永国生了一个好女儿。不怕告诉你,殊黧,京城有多少有权有势的人家都向我打听过夏想,说是夏想要没有结婚,就非要招他当女婿。他们都晚了一步,不,晚了十步,都比你的眼光差远了。”
平民系和家族系培植人选的手法不同,因为平民系的人大都是自己一路拼搏,从底层再到上层,就非常注重个人能力,强调个人素养。家族势力有不少人是太子党出身,身后都有庞大的家族势力照顾,遇事就会向上求援。邱仁礼的言外之意是,跟着平民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栽了跟头,因为对方在关键时刻不会伸手拉你一把,只让你自己走出困境,风险太大了。
“不信?”邱绪蝶故意夸张地张大了嘴,“殊黧,你还别不信,你现在不要夏想了,我敢说立刻就有不下一百个女人哭着喊着要嫁给他,我要排在队伍的第一个。”
“哦,你有什么高见?”一直背着手在前面只走路不说话的邱仁礼回过头来,饶有兴趣看着夏想,“年轻人的想法往往有出人意料的见解,尤其是你,最有惊人之语。”
邱仁礼在门口相迎,没有迈下台阶。夏想就及和_图_书时向前,表现出应有的恭敬:“邱书记好!”
曹殊黧一脸娇羞,夏想就打趣说道:“邱伯伯可说错了,不是殊黧眼光好,是我太有个人魅力了,她一见我就爱上我了。”
曹永国身上就有了耀眼的政绩,再加上邢端台的力挺,他在西省的地位日益巩固。
邱仁礼向夏想伸出手,嗔怪说道:“怎么又成邱书记了?疏远了?”
金秋的京城,天气凉爽适中。曹殊黧穿了长裙,束了长发,整个人显得沉静而落美。梅晓琳则是很中性的打扮,也符合她的身份,在夏想眼中,梅晓琳稳重了许多,也让她的女人味少了一些柔美。
“哈哈……”邱仁礼笑着拍了拍夏想的肩膀,一边走一边说,“就当聊天了。”
平心而论,邱仁礼的话也不无道理。官场中人,无一不是小心谨慎,如履薄冰,都想一步一个脚印,不肯弄险。诚然,弄险虽然风险大,但有时收益也大,是正比的关系。不过说白了,夏想也不想弄险,也想脚踏实地地做实事做正事,但在郎市的弄险他身不由己,被人调到郎市之后,就一脚踏入是非地,不得不双手推开生死门。
曹殊黧也见过梅晓琳,在她的结婚仪式上,梅晓琳也参加了婚礼。她对梅晓琳不冷不热的态度没有在意,却对梅晓琳和夏想之间似乎熟悉又刻意疏远的表现,多了一丝不解。
“晓琳现在成熟多了。”邱绪峰微微感叹,伸手摘下一片树叶,在手中把玩,“不过,她和团系的人走近,我不太看好。团系现在有坐大的趋势,在刚刚过去的省部级干部大调整中,团系出身的占了三分之一,已经是后来者居上的势态了,现在整体实力超过了家族势力和平民势力。”
“谢谢邱伯伯的教诲,我记下了。”夏想很诚恳地接受了邱仁礼的话,他现在要的是听取各方意见,从中收获有益于自己进步的观点,不去反驳不去分辨。
还好,梅晓琳见到夏想,只是微一点头,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握手之后,她就和曹殊黧说了几句话,远不如邱绪蝶对曹殊黧热情,而是淡然而疏离,符合她的现在的身份。
众人都笑,梅晓琳也只好附和着笑,有笑容但没有什么笑意,眼光不经意落在曹殊黧容光焕发的娇艳的脸庞之上,目光就黯淡了下去。
到了付家,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付家灯火通明,笑语声声。付先锋亲自出来迎接,算是给足了夏想面子。
“你在郎http://www•hetushu.com市做得确实不错,打击黑恶势力就要有非常之举,一般人做不到。不过有人把你扔到郎市,让你自生自灭,有点说不过去了。还是吴老爷子厉害,关键时刻出手,又扳回了一局。我给你一句忠言,你和邱家、梅家、付家、吴家关系都不错,是天大的好机会,一定要抓住。别再走弯路了,郎市的弯路,太凶险了,差点毁了你……”
夏想忙谦虚地摆摆手:“邱伯伯可别夸我,一夸我,我就语无伦次了。”
邱仁礼就眯着眼睛笑了:“说不定有一天,我还有机会和永国搭班子唱戏……”
“去天泽市,是一个好机会。”邱仁礼又语重心长地说道,“陈洁雯和邱家的关系也说得过去,国涵扬和国涵清和邱家关系也很不错,和梅家更是通家之好,你虽然和国华瑞闹了一点矛盾,但也是不打不相识,不用放在心上。”
关键还有,拉拢了岳父,也就等于变相将他绑在了邱家的战车之上,一举两得。
夏想就答了一句:“还说得过去。”
曹殊黧就连忙应下:“早就听夏想说邱伯伯和蔼可亲,没有架子,我还以为他骗人,没想到还真是。回头我对爸爸说一声,他肯定高兴。爸爸最爱交朋友了,尤其是邱伯伯这样的好脾气有雅量的朋友。”
夏想会意,立刻改口:“邱伯伯好!”
邱绪峰是怎么回事,这么安排,不是故意让他下不台吗?
邱仁礼才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就又同曹殊黧握了握手:“我和永国虽然没有打过交道,不过也听过他的名字,有机会一定要和他认识认识。回去后转告你爸爸,就说邱仁礼向他问好了。”
当然,也有梅升平的私心在内,还是让他不要忘了梅亭。
见面,寒喧,介绍,基本上相互之间都认识,就是曹殊黧和夏东需要夏想介绍。众人无不交口称赞曹殊黧的美貌,夏想倒没有觉得什么,夏东就骄傲了。
梅晓木找了一个机会,和他也说了几句话,话题还是不离严小时。听梅晓木的意思,严小时对他还是不冷不热,他基本上接近死心了,但还存了一丝侥幸,就想让夏想给他出出主意。
梅晓木的神情之中,掩饰不住无奈和失望。
夏东小小的人儿,哪里知道周围的人都是谁?他只管尽兴地玩,却不清楚,身边的叔叔阿姨们,个个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若干年后,更有执掌一省的大员出现。
“妈妈最漂亮了,我见过的小朋和_图_书友的妈妈,都没有妈妈漂亮。”童言无忌,也是实话,在场的人中,邱绪蝶和曹殊黧不能相比,梅晓琳也逊色了三分。
“不用,我一会儿就赶到。”夏想不敢劳动付家再来接他,付家姿态越低,他心里越忐忑,就算是打着感谢他救了付先先的幌子,也是有点热情过度了。
一进门,就又出现了让夏想惊讶的一幕,紧跟在付先锋身后的人,竟然是吴若天。吴若天一脸笑意,他的身后还有一名中年男人,长得和吴才洋、吴才江有几分相似,正是夏想从未见过吴家的老大吴才河!
说笑间,来到一处葡萄架下。葡萄长势旺盛,下面形成一片阴凉之地,就有桌椅摆放,上面还有泡好的茶水。三人落座,又说了一些题外话,邱仁礼就想起了什么,忽然问道:“晚上是不是还要到付家坐一坐?”
而且夏想也能猜到,梅晓琳的出现,也是梅升平的妙招,是提醒,也是暗示,就是让他知道,梅家和邱家联手欢迎他,他是不是要盛情难却地答应下来?
邱仁礼停下了脚步,回头一脸惊愕地看着夏想,过了半晌才又摇头叹息:“我前两天刚和升平、伯举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争论了半天才得出这个结论,没想到你张口就说了出来,夏想,我没有看错你,果然有超凡的政治眼光。”
能担任省委书记,不仅仅要有中央的一致认可,更要有政治上的过人之处。
曹永国现在是常委副省长了,在西省的政府班子里排名第三,虽然在常委中的排名还比较靠后,也算迈出了可喜的一步。主要也是夏想上次就游资炒煤一事给他出了一个行之有效的主意,他在省政府一提,立刻得到了邢端台的热烈响应并且付诸了实施,实施之后,预期超过了想象,西省大有斩获,而且还让文州的游资吃了一个哑巴亏。
“是你先追我的好不好?”曹殊黧白了夏想一眼,一脸幸福,“别太得意了,你以为你还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邱家在省部级干部的调整中失势,必然想重新夺回阵地。但想打破现有的格局也不可能,只有从现有的副省级之中挑选兵备力量了,岳父既有能力,又没有被各派拉拢过去,正是最合适的人选。
是呀,听说梅晓琳现在深得郑盛赏识,她已经提了副厅,有望在三年之后扶正,至少会外放成一市之长,可谓前途远大,几年之后,就会成为国内政坛上一颗耀眼的女性干部之星。
不用放在心上和图书的另一层含义是,只要夏想保持倾向于家族势力的立场,国涵扬和国涵清就绝对不会为难他。
邱仁礼很聪明,一眼就看出了他在郎市的凶险和需求。如果完全倒向家族势力,不提邱家和梅家的帮助,就是吴家也会不遗余力地扶他,他的路子肯定会走得很稳,很顺。
刚回到宾馆,还没有休息片刻,付先锋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夏市长,家宴准备好了,我派人去接你?”
夏想点头:“团系的发展迅速,有客观原因,不过我并不担心团系势力的壮大。”
“团系和平民系、家族系不同的是,只是因为都是从团中央走出来的官员,并非是因为执政理念的相同才成为一系,而平民系和家族系是出身相同再加上政治理念有共同点才成为一系。团系的官员虽然多,但只代表他们都有过从事共青团工作的经历,不表明他们的政治理念相同,也许有的团系官员思想倾向于保守,有的又激进……”
“哈哈……”
午饭的时候,安排座位时,出现了小插曲。
邱绪峰也说:“我要是有你的眼光和见解,现在也该是市委书记了……”
很有可能!
本来邱绪峰在夏想左首,曹殊黧在夏想右首,然后梅晓琳又在曹殊黧右首——本来是家宴,座位安排上没讲究太多,随意就好,但梅晓琳见夏想抱着儿子,和曹殊黧一起,一家人其乐融融,她没来由一阵心烦,就借口她的地方正在风口上,吹得肩膀疼为由,和梅晓木换了座位。
邱仁礼目光如炬,看出了什么,只是暗笑。席间,他倒和夏想碰了几杯,只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但夏想清楚,梅家派出梅晓琳和梅晓木,无巧不巧地和他同时来邱家作客,可不是什么巧合,以邱家的身份,以梅家的精明,都不会做出不合适的安排,之所以有今天的局面,还是和邱、梅家两家越走越近有关。
官场上不允许一个娇艳的女性官员花枝招展在讲台上面讲话。
感情的事情真的勉强不来,夏想也没什么办法可想,就劝了梅晓木几句,无非就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一类的托词,很老套,也没有什么说服力,他确实不是婚恋方面的心理专家。
只不过完全依靠了家族势力,也是一条不归路。他如果是由家族势力一手扶植而壮大,那么他必须完全听命于家族势力,成为家族势力和平民势力之间的排头兵,再长远一些看,甚至会成为家族势力的接班人,而且按照现在家族m.hetushu.com势力的政治理念,势必会成为站在普通百姓利益对立面的代言人。
饭后,梅晓琳和梅晓木也没久留,告辞而去,夏想知道邱家父子肯定有话要谈。果然,饭后茶喝了之后,邱仁礼就提出到院中走走。
邱绪峰看出了夏想的尴尬,他就歉意地笑了一笑,暗中摆了摆手,言外之意是不是他有意安排,是巧合。
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夏想无奈一笑,回头好好劝劝岳父,如果有人拉拢的话,先不要急着表态,矜持一下看清形势再站队。
政治风险,有时只要有一次失误,就是万劫不复。
没什么好隐瞒的,夏想就点头。
四平八稳的升迁,人人都想要,就是夏想也不敢自认他就能总是算无遗漏,然后有惊无险的过关。在郎市,他差点被人害死!不奋起反抗都不行,只能以暴制暴,毫不手软。也有几次半夜惊醒,他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身在其中,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
邱仁礼站起身来:“听说永国在西省的工作还算顺心?”
邱仁礼在前,夏想和邱绪峰在后,邱仁礼没有开口说话,夏想就和邱绪峰小声说着话。邱绪峰嘻嘻哈哈解释了梅晓琳也是临时起意来邱家赴宴,并没有事先安排,他也说估计是梅升平的手笔,让夏想别误会他。
答应什么?稍后自会有人说出问题。
夏想出身草根,不想为了一己之私,成为千夫所指的权贵资本主义中的一员,而且在他的政治理念之中,权贵资本主义需要引导,需要寻找一条最适合国内政治土壤的道路,顺应历史潮流,并且为国家的壮大做出表率,否则,只是一味的壮大一味地和普通百姓对立,就容易引发社会的失控。
在回去的路上,夏想就一直琢磨着邱仁礼的话,岳父现在是副省,要和邱仁礼搭班子唱戏就得是一省之长,难道说,邱家有意要拉岳父一把?
夏想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里,从来没有象今天一样担心一个小女孩突然象蝴蝶一样跑出来,抱着他的腿叫他爸爸——还好,还好,梅晓琳也看出了他的担忧所在,就冲他使了一个眼色,就让他彻底放了心,她没带梅亭。
毕竟他和付家之间有过不可调和的矛盾。
夏想就谦虚地笑,倒不是他真的比别人看得长远,是他比别人对未来多了了解,知道一个大概的历史走向,在邱仁礼面前,态度还是必须端正。邱仁礼现在看上去平易近人,但他毕竟是封疆大吏,国内能执掌一省的人物,不过20几人而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