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一地鸡毛
胡增周脸色一变,不悦地看了滕非一眼,没有说话。
陈风哈哈大笑:“不管是真是假,反正漂亮话我爱听。”
政治,果然到处充满了奇迹,充满了交易,充满了不为外人所知的重重内幕!
滕非一直不说话,眼睛之中闪动着疑惑,一直等谈话快要结束的时候,他才突然说了一句:“胡市长是不是找个机会和夏想谈一谈?”
“前脚打压,后脚接受,我也不是没有原则的人,怎么能随风打转?”能和陈风以如此轻松随意的口气说话的年轻人,全燕市也没有几人,除了夏想……夏想摆手说道,“您也别测试我了,在我的心目中,陈书记第一位,吴家第二位。万一吴家的利益和您的利益发生了冲突,我的第一选择是从中说和,力求圆满解决。实在解决不了,就会坚定地和您站在一边。”
陈风点头,又问:“达才集团的批发市场战略,准备得如何了?”
燕省的局势暂时进入了平静期,有关提名宋朝度为常务副省长的任命,以及提名高晋周为省委常委的提议,已经由燕省省委报经中组部批准。
他就问坐在沙发上的年轻人:“你说说看,于繁然会是一个什么态度?”
夏想也就郑重地说道:“我尽力而为,不敢打包票,只能说尽最大的努力,毕竟投资是一个双向选择的难题。”
如今的燕市局势和他的心情一样,用一个最恰当的词来形容就是——一地鸡毛。
胡增周思忖再三,他并不肯定夏想有没有在此次事件之中出没,但他想清楚了一点,于繁然是吴家人,来到燕市之后,或许会和他不和,或许会和陈风不和,但应该不会再出手打压夏想了,因为胡增周明白了一点,上一次吴老爷子明是打压夏想,暗中是搅乱燕市局势,是一举两得的手段。
随后当胡增周得知于繁然的真正来历之后,心中只有苦笑,是的,无可奈何的苦笑。他才明白,当时吴家出手搅乱燕市常委会的局势,明是打压夏想,暗是让燕市的常委们不再团结,实际上最大的目标所指,还是他和陈风之间的联盟。结果他真的就按照别人的设想,和陈风保持了距离,从而造成了燕市常委会的三分天下。
三分天下,相当于每一分势力都消弱了许多。此时突然安排人空降到燕市,又是十分关键的常务副市长的位置,进,可以联合任何一分势力组成联盟,退,可以拉拢一两名常和-图-书委形成自己的派系。不管是哪一种,都有很大的空间和可操作性……手腕太高明了。
陈风又笑了:“行了,我也不是非逼你立军令状,也知道有些事情强求不来,就是随口一说罢了。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去向增周同志汇报一下工作了。”
陈风就笑得更开心了:“不务虚了,说一说下马区的各项工作。”
同时,谭龙开始着手准备卸任和交接事宜,对谭龙来说,近些天来一直是愁云惨淡,在他看来,前途一片黯淡。
一瞬间胡增周做出一个决定,说道:“以后在下马区的工作之中,尽可能配合夏想,至少不要和他公开作对。在常委会上以附和他的决定为主,除非涉及到自身利益,只要是夏想和白战墨之间的冲突,坚定地站在夏想的立场之上。”
慕允山也知道在目前眼花缭乱的局势之下,他的思维有点跟不上形势,就一切听从胡市长的决定,答应了一声,又问:“关于市财政拨款的问题……?”
陈风呵呵地笑了:“你又是什么立场?”
夏想也正有此意,笑道:“值此多事之秋,是该和胡市长见见面,好好谈上一谈了。”
与胡增周的无奈和失落相比,陈风此时的心情也是患得患失,对于繁然的空降,有一种本能上的抵触,尽管他也知道,于繁然到了燕市之后,很有可能走中间路线。
一直过了三五年后菜刀帮才被警方一网打尽,期间打伤打残十几人,强奸妇女近十人,民怨沸腾。记得当时在公审大会上,公安发言人还大言不惭地说是经过周密的计划和不懈的努力,才将菜刀帮全部抓获归案。其实谁不知道菜刀帮的头目是谁?据点在哪里?几年间犯了多少天怒人怨的恶事,许多受害者求助无门,甚至还有一人因此悲愤死去,往事历历,滴滴鲜血,祸害一方的百十人的团伙,当地警方会没有一点察觉?谁信!
“燕市有于繁然,燕省有高晋周,吴家已经完成了布局。从吴家的布局来看,显然比付家要务实许多,因为吴家的着眼点全是政府实职,而不是党群虚职。”年轻人侃侃而谈,一脸淡定,“于繁然显然是要走中间的务实路线,以埋头实干为主,除非涉及到重大的自身问题之时,一般不会站队,所以我说,他对陈书记没什么威胁,对胡市长也没什么恶意,不过基于他的来历,和付书记就是和图书天然的对手了。当然,表面上的安定团结还是要保持的。”
陈风基本对他的要求是有求必应,夏想就十分感谢,又说:“长基商贸的资金暂时动静不大,他们的高尔夫球场的地皮已经批了下来,现在正在组织人员进行规划和设计,摆出一副大干一场的姿态,就先拭目以待好了。当然,如果他们真的投资了实业,真心愿意在下马区扎根实干,我还是举双手表示欢迎的。”
不用说刑警了,就是当地派出所对菜刀帮的存在也是心知肚明,甚至对辖区内究竟有多少外来人口,有多少小偷,也都能做到心中有数。之所以假装不知,个中原因就不得不耐人寻味了。夏想最是厌烦各地的公安机关破获一些黑势力团伙时,振振有辞地说道经过多么艰苦不懈的努力,才将为非作歹好几年的黑势力团伙一网打尽——却不说在黑势力团伙祸害百姓的几年之中,为什么公安机关充耳不闻?为什么人民的保护伞有时候却撑在黑势力的头上?
吴老爷子是绝顶聪明之人,谁知道他在打压夏想之时,有没有另外的想法?比如说其实只是想给夏想一次教训,压他一压,也好有利于他的成长?
夏想就谦虚地笑:“可不是漂亮话,是大实话。”
滕非自知失言,忙说:“只是觉得夏想的表现有点奇怪,他太镇静,总是一副事事尽在把握的姿态,而实际上,自从他担任区长以来,除了在200亿资金上面主动退让之外,他和白战墨的数次交锋,没有一次失利。如果再加上我和允山的支持,他在常委会上就会声望大增,完全盖住了书记的光芒。”
国内不比国外,国外繁琐的法律程度足以让一个众所周知的坏人逍遥法外。国内没有黑社会生长的土壤,在人民民主专政的情况之下,只要愿意,任何黑恶势力都能被扼杀在萌芽状态,就看黑恶势力有没有保护伞,有没有警匪一家亲了。
早在夏想在城中村改造小组替陈风暗中解围时,化解了来自南方一建的威胁的同时,也间接地将因为城中村改造而带来的一些不良因素消弭于无形之中,改变了历史的轨迹,其中就包括城中村最为严重的遗留问题之一——菜刀帮没有和原有的历史轨迹一样形成!
陈风又笑:“万一吴家接受了你,怎么选择?”
燕市,市长办公室之中,胡增周坐在宽大的椅子之中,若有所思。房间内和图书还另有两人,正是慕允山和滕非。
菜刀帮在后世曾经为害一时,最高时发展到100人的黑势力团伙,嚣张一时,几十人手持锃亮的菜刀,气势十足地横行霸道,为害一方。
陈风说得很郑重,一脸严肃的表情。
无奈的是,翻云覆雨的总是大人物。失落的是,他虽然身为副省级干部,按说和副省长平级,不但在燕市处处受到牵制,在燕省更是没有一席之地,众多风云变幻的大事,他不但事先听不到一点风声,而且事后也摸不到一点头脑。
胡增周除了叹息就是叹息,他又能怎样?他无计可施!
但燕省刚刚上演的一出乌龙也太令人震惊了,让身为副省级高官的胡增周也大为震惊,随后又是深深的无奈和失落。
动了谭龙,表面上是动了付先锋的势力,但因为于繁然是空降的缘故,实际上触动的是陈风、付先锋和他三个人的利益,当然,付先锋损失最大,而他也是首当其冲受到影响,毕竟身上突然多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常务副市长,他的立场不明,工作能力不明,可以说谭龙走而于繁然来,对政府方面的影响远超对市委方面的影响。
如果说谭龙的调离燕市给胡增周带来的震惊用难以置信来形容的话,那么韦志中的空降事件,由山雨欲来风满楼,直到雷声大雨点小,再到转眼之间风平浪静,胡增周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内心的震骇和不安,太诡异太离奇太不可思议了。
胡增周坚定地一挥手:“放行,一会儿我就亲自打电话放行。在当前的形势之下,不向夏想提要求,只单方面支持他,夏想为人比较重感情,相信到了关键时候,他会有所回报。”
夏想可以理解陈风的心情,陈风不管是以前担任市长还是现在担任书记,对燕市确实情深意切,付出了无数心血,也一直想改变燕市的现状,让燕市的明天更美好。
今天慕允山和滕非前来,是向他汇报一下下马区的局势,以及夏想并不配合慕允山的提议的问题。
陈风听了先点燃一支烟,缓缓地抽了一口,说道:“其实任何一个城市都会存在着一定的黑恶势力,就是大小和影响恶劣的程度不同。下马区是新区,难免会有一些泥沙飞扬,你放手去干,严加处理。万一区公安局警力不够,向市里打报告,我让孙定国出面帮你。”
崔向见识了大家族的力量之后,忽然之间也收敛了许多,不过和-图-书也正是因此,他反而更坚定了和付先锋走近的想法。背靠大树好乘凉,尽管付家暂时受挫,但毕竟家大业大,一时失利并不代表以后不会胜利。
“各项工作开展还算顺利,道路施工完成了百分之八十,承诺的资金到位情况也不错,下马河的拓宽工程也完成了百分之三十的进度,主要矛盾还是集中在征地和回迁等遗留问题上,不过问题都不大,不难解决。”夏想心中有下马区的蓝图,哪一处工程何时竣工,哪一座大厦正在落成,他基本上都心中有数。下马区目前尽管矛盾不少,但因为现在正是秋初之际,是施工的黄金季节,所以工程进度加紧。因为有活儿可干,所以种种隐性的矛盾并不突出,也被热火朝天的景象掩盖了下来。
即使一辈子在官场混迹的老油条,谁又敢说真正了解官场?千人千面不说,每一个地域都有每一处的特色,南方沿海省份,中原省份,西北省份,以及环绕京津的燕省,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标准,就算中央的政令,到了各地也会变了味道,变得充满了地方特色。
下马区不少施工队都是外来务工人员,本来破财消灾的想法,也有不少施工队交了所谓的保护费。尝到了甜头的王大炮就愈加嚣张起来,很快就扩大成了50多人的团伙,经常开着几辆汽车在下马区耀武扬威,穿梭在各大施工队中间,伸手要钱。
陈风对此事不置可否,他也相信夏想能够处理好和白战墨之间的争论,他的目光落在一幅中国地图上面,用手一指北方,然后又用手一指南方,感慨地说道:“燕市没有高新产业,东开发区成立好几年了,没有吸引一家高新企业入驻,也是一件难堪的事情。如果下马区能吸引高新企业入驻,比如说高新电子产业、液晶面板或是数码产品,也能从根本上改变一下燕市的产业结构,夏想,有没有把握在我的任期之内,帮我完成这个心愿?”
归根结底,还是层次太低,还是远离政治核心的缘故。
几天之内,燕省乃至燕市风起云涌,让胡增周再一次体会到临近京城的燕市之地的风浪果然巨大。燕市离京城太近了,近到京城一有风吹草动,燕市就会无风起浪。
夏想今天就是借汇报工作之名,来和陈风讨论一下省市的局势来了。当然,谈论完了局势,工作还是需要认真汇报一下的。
“达才集团已经同意了追加40亿投资和*图*书,用来兴建四座批发市场,分别是小商品批发市场、服装批发市场、五金配件批发市场和汽车配件批发市场,区政府正在重新做出规划,为达才集团批地。不过,达才集团的地皮和长基商贸的高尔夫球场距离过近,白战墨有不同的意见,此事还得需要再协调一下。”夏想提出重新规划区中心一片原本用来建造休闲广场的地皮给达才集团,用来兴建批发市场商业圈时,白战墨强烈反对,原因是距离长基商贸的高尔夫球场过近,会对高尔夫球场的生意带来不良的影响,夏想当时没有坚持,准备做出详细可行性报告之后,再具体上常委会讨论。
在胡增周的政治生涯之中,不是没有发生过某人将要调任某地传闻成真的事情,基本上在官场之中,将传闻当成事实,会有百分之九十的准确性。越到高层准确性越高,象常务副省长的级别,轻易不会传出风声,既然传出,基本上就可以认定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不想,风声鹤唳之后,却发现不是草木皆兵,而是一地鸡毛,就让人不得不愕然国内政治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果然超出许多人的想象之外。
不过夏想毕竟有着常人所不具备的优势,他已经敏锐地发现了一些不正常的迹象,就是在不少征地的村庄之中,有一股隐性的恶势力正在形成。
夏想也是刚刚听到吴港得带给他的消息,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处理,就发生了省市一系列的人事变动,一忙,就又忘到了脑后。正好前来向陈风汇报工作之时,又想了起来,就借机向陈风提出了王大炮黑恶势力的问题。
两天后,燕省省委常委会确定了新任的燕市市委常务、常务副市长人选于繁然,于繁然定于一周后正式到燕市走马上任。
胡增周没有打断滕非的话,等他说完之后,才微微摇头说道:“时机还不成熟,他总有来市里汇报工作的时候……”
在下马区的征地和拆迁中,由十余个村落的闲散人员聚集在一起,逐渐形成了一股隐性的黑恶势力,为首者名叫王大炮,25岁,无业,手下有10余名忠心的团伙,人人手持消防斧,自称斧头帮。本来斧头帮被牛金收买之后,专门为宏安公司负责恐吓和打骂钉子户,后来牛金被夏想拿下之后,牛奇被调到市局闲置,王大炮无人收留,为了赚钱,就打起了敲诈下马区施工队的主意。
年轻人站了起来:“陈书记的立场,就是我的立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