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消失的住户
但这对我来说都比较遥远,就和恐怖片里的jumpscare差不多,心跳加速过后,就结束了,大概某一时刻会突然回想起来,可也不是那么害怕。
并不比恐怖片吓人,毕竟没有画面,那白脸黑发的鬼脸就是青叶的人都没看到。可要说不吓人……方国英说话那声音真是渗人得厉害,尤其是最后那一通电话,那好像濒死时候的喊叫,把人魂都要叫出来了。他是真的在害怕,害怕到崩溃。
“嘶!”我倒吸口凉气,背过手摸摸被打痛的后背,抬头就见郭玉洁修长笔直的腿。
再麻烦,工作还得做,谁叫这是我们拆迁办负责拆迁的区域之一呢?
比如这个青叶灵异事务所,工农六村六号六楼住户,整个六层都是他们的办公室,门口挂个“青叶灵异事务所”的牌子,看起来像是一群中二病在玩过家家。
瘦子直接往椅子上一趴,气若游丝。
那张脸我见了有二十多年了,看着它一点点变成如今的模样,应该是不帅也不丑,五官端正,很精神和_图_书的那种长相。可我从那水渍中看到的倒影却有点儿陌生,脸是扭曲的,脸色发白,脑袋周围一圈阴影,好像是长长的头发。
森林公园那地方我大概是一辈子都不会去了。
房子空着也不要紧,房管局那边调资料,看产权人是谁,直接联系就好。
“喂,林奇,你听到我说话没?真被吓到了?”郭玉洁扭头叫我。
青叶灵异事务所没有找到那些鬼脸,没有解决掉那些鬼脸,也无法确定它们是否会再出现。
“奇哥,郭姐。”胖子气喘吁吁地打招呼。
这对我们拆迁办来说是最最糟糕的情况。要有个名字,各种现代化信息化的手段都能用上,找不找得到本人,都有处理办法。可连名字都不知道,那就只能抓瞎了。
胖子也坐下了来,椅子吱呀作响。
那些档案夹上会挂几个U盘,U盘贴了事件编号的标签,也就是说,每个事件都会有一份纸质档案和一个装满音频文件的U盘。这种处理方式的确很奇怪,让人摸不着头www•hetushu.com脑。
“我们先去找了那小区的门卫。”胖子擦着汗,倾诉欲十足地回答郭玉洁的问题,“门卫是个新来的,没见过那事务所的人,让我去找他们队长。队长也住那小区,九号的三楼,我们去了,他说见过事务所几个人,都是年轻人,有男有女,问名字,不知道,让我们去找居委会。”
“是啊,但门卫说的是前居委会主任,也住这小区,她知道他们,我们就去找那位前居委会主任。”胖子一脸苦相。
啪!
“你们俩这是怎么了?”郭玉洁好奇问道。
目前拆迁办刚搭建了一个雏形,正在摸底排查阶段,查的是有钉子户潜质的产权人。调解沟通工作做在拆迁之前,是咱们拆迁办老领导的工作宗旨。我们这些被调到拆迁办的小角色听命行事,摸啊查啊的,捕风捉影,搞得跟一群狗仔似的。不过,这还真让我们找到了几个一看就会成为坚定顽强钉子户的产权人。
“居委会的人我们不是很早就问过了吗?”郭玉洁插嘴hetushu.com
“人上个月脑梗,现在连亲闺女都不认得了。”胖子叹气。
“青叶灵异事务所。”我给她填空。
“还好吧。”我继续敷衍。
办公室外突然响起了凌乱拖沓的脚步声,不多时,一胖一瘦两个身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摇摇晃晃地挤进那扇并不宽大的门。
瘦子和胖子一直在说的小区叫工农六村,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有年头的老住宅区了。小区里面一栋楼六层,每层四户人家,总计二十四户,比起现在那种高层公寓,人不多,可这是老小区,好多住户都把房子卖了、租了,真正住在那儿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
“结果呢?”郭玉洁饶有兴趣。
郭玉洁趁着这功夫已经坐到了我位子上,鼠标巴拉巴拉点了好几下,“你在看那什么什么事务所的东西?”
这住户是做什么的,我们拆迁办并不在意,只要他同意拆迁就行了,可问题是我们一直找不到人,一打听,房子似乎空了好几年了。
“大概是省时间吧。”我猜测着。
“找个屁!”和-图-书瘦子继续没好气。
“那大妈真是太热心了,跟我们说小区里有户人家撞邪,找过那事务所,还把人住址跟我们说了。”瘦子冲着郭玉洁竖起拇指和小指,“三十一号六楼!”
“你发什么呆呢,林奇?”
我站办公室角落握着拖把,没回答郭玉洁一个个蹦出来的问题。
“哈哈哈哈!”郭玉洁大笑,在那儿掰指头算他俩总计爬了多少层楼。
“那人怎么说?”我问道。
“省时间就干脆全音频得了。”郭玉洁松手,档案夹合上。
“十七号四楼!”瘦子在旁声嘶力竭。
吓人吗?
“你问题太多了。”我敷衍了一句,拿拖把将地上水渍拖了。
“这事务所真奇怪,那么喜欢用音频记录,还弄什么纸质文档啊?”郭玉洁的注意力转移,随手翻了翻我放在桌上的好几个档案夹。
“找的怎么样?”郭玉洁幸灾乐祸,显然是从两人表现看出了结果,现在明知故问。
“青叶灵异事务所。”我再次填空。
“然后我们只能老办法,去找事务所的邻居。”胖子接着m•hetushu•com说道。
这女人长得漂亮、身材好,性格大方爽朗,像假小子,对男女之间的距离也没个概念,喜欢动手动脚,不过要因此以为和她当朋友是能占便宜的好事,那是还没吃过苦头。因为这女人还有另一个特点,盖过了所有这一切——她天生怪力!这时不时肩膀撞一下、手肘顶一下、柔荑拍一下……
“不就是找那什么什么事务所吗?”瘦子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让我无法释怀的是档案最后一段内容。
谁知这房子居然从未有过交易记录,房管局那边没有数据资料,只能三十年前的纸质档案,翻了档案,发现档案已经污损,屋主是谁完全看不清。
嘶!我觉得我后背又开始疼了,连忙把地上茶杯碎片捡起来扔掉,又去拿拖把。
“人说最后没去,到寺庙里烧香了。”瘦子唉声叹气。
“这吓人吗?”郭玉洁从她那无数问题中挑了一个出来。
“怎么样?是鬼故事吗?吓人吗?”郭玉洁还在巴拉鼠标,“咦?好多音频文件啊!那U盘里面就是这东西?这档案里面写了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