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编号091-水中鬼脸(七)
“也许吧。也许那地方下面就埋了很多脸皮,以前的烂了,又有了新的,一层层,和土都混在了一起……”
2015年8月6日,方国英死亡,死因为跳楼自杀。方妻未能将当日谈话转告方国英,推断方国英苏醒后直接选择自我了断,以免祸及家人。
“嘶!那不就是说有很多?”
“是的,他已经那样了,再不处理到这东西,下一次他未必有这么好运。”
“阿英,你做什么?”
“你也看到我的样子了。今天,啊,不,是昨天,昨天突然下暴雨,我接了女儿放学,都没带伞,一路淋了雨,回家就看到阿英刚起床。他前一天夜班,今天补觉,醒来就看到我们。我还让他赶紧开淋浴,给女儿冲个热水澡。我把女儿推给他,自己去拿感冒药。他……他这段时间已经好了的。从你们那里拿的护身符就挂脖子上,洗澡的时候都得带进浴室,不再看到那鬼东西了。我没想到会这样,我把女儿……湿淋淋的女儿推给他……呜……”
“呼——呼——”
“嘶——扒脸皮?”
“爸爸,爸爸!哇呜呜呜!”
嘭嘭!
“阿英!你快开门!”
和-图-书哎哟,姑奶奶你别说了,这太吓人了!我同你说,我们工厂里面就有个人见到了鬼了,是个女鬼呢!”
“对,扒脸皮。从脖子上的切口划一圈,一直往上,将整张脸、整个头皮,连着头发一块儿扒下来。扒下来之后,就埋在祠堂前的空地下面,每年村里人祭拜的时候,就踩着那地,踩着那些娼妇的脸,生生世世的……可花姐姐不是那样的人……她真的什么都没做……那畜生扒脸皮的时候还笑着!脸上溅了血,就用舌头给舔掉了!那挨千刀的畜生啊!真是没人性呐!那是他女人呢!”
咔!
“哇!”
“呜!是啊,都过去了……就是没人知道呐!花姐姐就这样冤死掉了!”
“没有……我去城里找了那个男人,他报的官,但是官老爷来了之后,村长请了人去家里,还有好些人一块儿去了,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那些官老爷就走了。村长把祠堂拆了,说是暂时的。过了段时间,又有官老爷来,村长领着人去看了那空屋,人转了一圈,就走了。我再去找那男人,无论说什么,他都没反应,之后就不见我了……hetushu.com
“我在家里面!你们快点来!它来杀我了!它肯定是来杀我了!它还要杀了我们一家子!”
“什么意思?”
“我们查清楚那东西的真面目了。现在有一个问题……”
“这怎么行!阿英他已经那样了!”
“呜……呼……我转个身,就听到女儿叫了声爸爸,没当回事,然后又听她叫我,我回头就看到阿英……阿英瞪着女儿的脸,女儿都怕得僵了。我那时候就觉得不对,但还没多想呢,阿英就叫了一声,冲进了房间,把门给关上了!我都慌了,拼命敲门,他把门锁了,我又去找备用钥匙。女儿也被吓得直哭,我都顾不上!开了门进去,就见他在打电话,看到我的时候害怕得厉害,一直叫着。他眼睛就死死瞪着我的脸。我真的是太笨了!我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一抹脸上,都是水啊!他当时一直躲着我,我扯了不知道什么布擦身上,想要靠近他。他还是怕,但不再躲着我了。我就看了护身符……”
“方先生,您现在在哪里?”
“是的,方先生……”
“阿英——”
“那时候已经烧掉了?”
“林奇,和_图_书喝茶吗?”
茶杯落地,一声脆响。
2015年8月10日,终结调查,事件结果:未能找到原焦县祠堂所埋脸皮;未能搜查到此类相关事件;未能确定相关事件不再发生。此事件归入“未完”分类,设定关键词“人脸”,如有相关事件发生,重启调查,提前进入处置环节。
“青叶吗?是青叶的人吗?”
“说……说放过囡囡吧……不要害囡囡……他不躲了……他不躲了……”
沙沙沙……
“姑奶奶,你……你笑什么呢?”
“问题?”
2015年8月3日,赶往方国英住处,已无人。门卫和邻居表示,有救护车将方国英送往医院,其妻女陪同前往,方国英受重伤,具体情况未知。
“这是方先生自己的想法,还是他从鬼脸那儿获得了明确的指示?”
“什么?我,我不知道。我就听到他这样说,然后就拿了桌子上的剪刀……他……呜呜……”
2015年8月3日,接到方国英电话。电话录音201508031748.mp3。
我从椅子上跳起来,就见郭玉洁一脸惊讶地看着我,身上白衬衫被茶水洇湿,贴着肌肤,正好衬出http://m.hetushu.com她纤细的腰身。非礼勿视,我连忙道歉,低头弯腰就要收拾残局,就见地上一摊水渍,正好印出我的脸。
2015年8月4日,方国英抢救结束,尚未脱离危险。询问其妻当时情况。音频文件09120150804.wav。
“后来?后来战争开始了,有好些人搬走了,我家也搬走了,我走的时候祠堂还没恢复,战争停了之后回来看过一眼,那祠堂还是空着,长了杂草,也看不出当年埋花姐姐脸皮的地在哪里了……”
“你们快来救救我啊!它来了!它又来了啊!就在我女儿身上!它就在我女儿身上!”
“方先生还活着,还有希望的。”
“方先生说了什么?”
“你知道吗?那个男人的家人就对我说过一句话,说我们村子迟早得被祸祸了!这样杀了人,还不将人好好葬了,那些死掉的人哪能罢休啊!”
“姑奶奶,这不是你的错啊!你别放心上了。”
……
“对,烧掉了,还正在烧。我想要打电话给你们,然后就听到阿英又叫了起来,把我都推倒了。我女儿那时候就站在门口。我把她忘了。她就站门口,身上还都是水……阿英,http://m•hetushu•com阿英他哭了起来……他哭着还在说话……”
“我们无法找到它的载体,可能,它也不存在载体了,所以要驱除它,只能在我们和它面对面的时候。”
“我们得让您先生当着我们的面见一次那张鬼脸。”
“啊啊啊啊!别过来!”
“方太太,这是新的护身符。在方先生康复后,您可以联系我们,决定是否要这么做。当然,这段时间我们会继续调查,看能不能找到其他方式解决掉这个东西。”
“蒋奶奶,您别哭了,这都过去了,已经过去了。”
“当时官府没处理吗?报官的案件就是这一起吧?”
“别过来!别过来!!!”
“呵呵呵……”
“……我,不知道。我娘说……小孩子不能进祠堂,不能踩上那片地方。那地方角角落落都不吉利,小孩子阳气弱,去了要被勾掉魂。”
“方太太。”
“那么,据您所知,你们村子这样杀死过多少人呢?”
“我知道,可就是……唉……”
“后来呢?”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你们想到办法了吗?”
2015年8月3日,赶往医院,找到方国英妻女。方国英正在抢救,从其妻手中拿到事务所护身符,已烧毁大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