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编号091-水中鬼脸(六)
“这……这个……我家老房子大概是在这,去空屋的话,是往这走,然后……就这方向上吧。具体的,这我真没法找出来了。”
“记得,当然记得。阿姨,您这是又想起来什么事情了吗?”
“嗯,在的,不过那会儿我们就听人指挥,都在那儿除草、种树的。”
“啊!”
“蒋奶奶,别着急,慢慢说。”
“嘶——这图就圈了一块地,也没村子里的房子啊?”
“请问您记得那间空屋的位置吗?这个是村子当年的地图,还有这个是工厂地图,您还能找到空屋位置吗?”
“当然。太谢谢您了!”
“是没有。那时候哪有什么一期二期的,就说要建个工厂,然后组织村里人搬家,施工队也干起来。我们队长兜了一圈,就看这屋子空着,先拆了吧,别干等着。问他们村里人,都说这房子拆了就拆了,没关系。后来房子拆得差不多了,建工厂的时候图纸没到这儿,就空那儿了。”
“呼……那是村子里面最后一次私刑。那个女人,我叫她花姐姐,从外头村子嫁http://www.hetushu•com进来的。她不姓花,但会编漂亮的花手环,给我们村里每个小娘子都编过,还拿到城里面去卖。她那个野男人,就是这样认识上的。他们叫那个人野男人,呵呵!那个人和花姐姐什么事情都没有!当时是城里的流氓要拉花姐姐,那男人就在旁边开了家铺子,出来帮了花姐姐,就这样认识了。花姐姐后来去城里面卖花,就在他家铺子门口,那些流氓也就不敢来了。两个人一直都没什么的,可那畜生不信。那畜生……真不是个东西!他真不是个东西啊!”
“祠堂?这怎么会荒废了,还变成空屋了?”
“姑奶奶,你擦擦眼泪,顺顺气。”
“好的,谢谢您,这次又麻烦您了。”
“比如挖出什么东西,或者施工队里有些状况?”
“这里的话,工厂一期工程没圈到这片吧?”
“这我就真不知道了。”
2015年7月22日,联系到建设工厂的施工队成员王峰。音频文件09120150722.wav。
http://www.hetushu.com嗯。呼……我跟在后面,想要去救花姐姐,可那么多人,我又不敢过去,我不敢去……他们进了祠堂,里里外外都是人。我知道祠堂后墙有个窟窿眼,可以看到里面,就绕过去了。那时候刚入夜,好多人点了火把。他们把花姐姐绑起来,像是绑要杀的猪,那个畜生握着刀,割开花姐姐的喉咙……那血,喷得老高,我看到花姐姐瞪着眼睛,就看着我……就那样看着我……”
“那个空屋啊,嗯……大概有一百平吧,进门是个空院子,都是杂草,也没铺路,就一间屋,没隔间。啊,对,没隔间,这个其实蛮奇怪的,那么大一个院子,一半是空地,一半是房,房里面还只有柱子,没有墙……我有印象开始,那一直就是空屋,没住人,两扇门漆都掉光了,也没门锁,一刮风就砰砰地响。对了,那屋子没有门,也没有窗,是很……奇怪的房子。”
“特别的事情?没有吧。”
“这倒没有。不过我给你联系到了一个人啊,我姑奶奶,她是村子里面老m•hetushu•com人了,知道很多事情呢!”
“小芬说,你们想问村子的事情?”
“是的,档案记录不是那么详尽。”
“你们进去后也没发生什么?”
“那里,原来是村子的祠堂。”
“没有。”
“那一过程中,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附:文献影印资料。
“这里,就是这一块。我们拆房子的时候就先拆了这里,这里没人住,院子就一圈土围墙,房子是木头的,里面是木头柱子,拆起来很容易。”
“啊?”
“没有,都没有啊。”
2015年7月30日,与童蒋氏见面。音频文件09120150730.wav。
“什么都没有,就是空的,一张桌、一条凳子都没,所以才叫空屋。”
“是的。主要是关于那间空屋和村子里面怪事。”
“之后扩建,公园就定在了这里。”
“什么?小伙子,你说什么私刑呢?”
“建公园的时候您也在施工队里面吧?”
“农村等地方动用私刑多半会选择在祠堂之类的地方。我们查到村子在建国前有一次动用私刑的时www.hetushu•com候,被官府当案件处理了。那祠堂,应该就是因为这样才被废弃了吧?”
“没什么。”
“可以可以,不过她年纪好大了,你们问的时候悠着点啊。”
“没有。我们那时候也没有工具,就徒手刨两下。也没弄个坑出来,都在拔草。嗯……是拔草。当时还有人和我哥吵了起来,说他瞎出主意,累死了都弄不出个陷阱。”
“哦!那太好了!方便见见吗?”
“姑奶奶,你消消气,当心身体。”
“啊,是,是呆了很长时间……让我想想……那时候……那时候好像是有做点什么,但好像……好像和空屋没什么关系。我们一群小子,进屋看到什么都没,也没妖怪……哦,我想起来了,是我哥当时说的,要等到晚上出妖怪,把妖怪给抓住。我们那时候是在做陷阱。其实都小孩子瞎胡闹,就刨个坑、挖个洞什么的。”
“怪事?”
“但你们在里面呆了很长时间。”
2015年7月25日,搜索历史文献,寻找到建国前焦县府志一份,记录刑事案件一起,为当地村人动用私刑杀人,具体不和图书详。
“姑奶奶,你就说说空屋的事情吧。那屋子原来是谁家的啊?”
“听到祠堂才想到的。”
“姑奶……”
“然后他们就开始扒花姐姐的脸皮了。”
“里面有些什么呢?”
“是因为私刑的缘故吧。”
“对的。”
“那个空屋村子里面就没人想过要处理吗?留下来总有原因的吧?”
“小刘啊,你还记得蒋阿姨吧?就公园里碰到,你后来还联系我问空屋事情的。”
2015年7月26日,接到原焦县村人和红星工厂工人蒋美芬电话。电话录音201507260914.mp3。
“姑奶奶……”
“……”
“你们是不是挖出了什么?”
“呼……呼……嗯……我没事。这事情我得说出来,我进棺材前得说出来!”
“比如说,闹鬼。”
“没事。那畜生打了花姐姐,打了还不算,去找了村长,敲了锣,叫了全村的人!他们拖着花姐姐,拖了一路,从他家一直拖到祠堂……那条路上都是血……一路的血!花姐姐尖叫了一路,后来……都叫不出声了……”
“头儿,你早想到这个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