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编号091-水中鬼脸(五)
“嗯?”
“嗯,好的。如果你还想起了什么,可以随时联系我们。”
“……空屋啊,知道啊,的确是有那么个地方。但就是被荒废的房子吧?我没去过。”
2015年7月11日,与林娟见面。音频文件09120150711.wav。
“……哦!有妖怪的那个屋子!不就是吓唬小孩子的东西吗?去过,但没什么印象了。好多人都去过呢!”
啪!
2015年7月14日,调查原焦县农村公社和原红星工厂成员共计14人,未发现线索;调查焦县农村公社历史,未发现线索。
“阿姨,您确定是李队长?”
“哎呀!你一说我就想起来了,李队长小时候和人去过空屋啊!好多人一起去的,吃晚饭了都不回家,每个都被家里人追着打,那叫一个热闹!”
“是的,你是林娟小姐吧?”
“那个人是你舅舅吧?”
“裙子?”
“是……是见到了。他……他那时候真的很邪乎,看起来就是个疯子,也不能说是疯子……”
2015年7月17日,调查“空屋”。音频http://m.hetushu.com文件09120150717.wav。
“详细说……哦,可以是可以。详细说的话……那天是大晴天,日头很晒。我妈带我转车到平南,又坐了人家路过的拖拉机。那地方很偏,农村土路不好走,我在拖拉机上面坐了很长时间,被颠得厉害,一下车就吐了,吐完了,还得继续走,然后就看到外婆的新家……我现在是记不得那房子模样了,可记得我看到的时候就害怕得要命。那房子就孤零零的一个,和周围人家隔老远,背后就是黑幽幽的山林……现在说起来……外婆他们要找的就是这样的房子,和其他人离得远远的……”
沙沙……
“他将您的裙子当做了鬼?”
“到门口,我妈就叫了一声,出来迎的是我外婆还是外公我记不得了,反正没看到舅舅。我妈和我外婆外公说话,我就坐在旁边,他们说什么,我都没听进去。我小时候很调皮,看到院子养了鸡鸭,就跑去追,然后,就看到屋子窗口站了个人,是我不认识的人。他就死www.hetushu.com死瞪着我,那眼神,好像要吃人一样。大太阳的,我被他盯得都浑身发凉。当时我应该是叫了一声吧,就想要去找我妈,就往屋里面冲。他也动了,从窗户旁边跑开,我就见他一下子从墙壁后头转出来,挡在我面前,拦在了门口,伸手就把我推地上,开始撕扯我的裙子!”
“后来,我妈跳过来护住我,外婆外公在拉他,他就不放过我,还在撕扯我的裙子……那条裙子……那条裙子是我的新裙子,这个我记得很清楚,是我考了双百分,我爸给我买的,一条很鲜艳的红裙子,裙摆还有小碎花……他把裙子都快扯烂了,还鬼吼鬼叫什么。最后看着不行了,我妈就放开我,去拿了个什么东西,一下子砸人头上,这才把他给制服了。”
“你好,请问是《怪谈异闻》的叶记者吗?”
“是的,这事情很有趣,谢谢你提供的内容。”
“这怎么可能有啊?呵呵。就是个地方传说吧,也可能是人瞎编的。你们杂志应该对这个有兴趣吧?”
“嗯。这事情是我小时候听我妈hetushu.com说过的。我忘了我那时候做了什么,反正她训我的时候,吓唬我说要再怎样怎样就把我关在空屋里面。那个空屋,好像是老家那儿的一间院子,几十年没人住、没人管,就空着。老家那边老人吓唬孩子都是说把人关在空屋里面,晚上会有妖怪来把小孩子吃掉。”
“请问吧。”
沙……沙……
沙沙……
“没关系,只要说您知道的事情就行了。”
“后来呢?”
“林女士,可以尽量详细说说那天发生的事情吗?细节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这样啊……有没有一些实际的例子呢?”
“你请说吧。”
“你母亲有提过老家的事情吗?”
2015年7月17日,接到林娟电话。电话录音201507171109.mp3。
“哪里,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很大帮助了。”
“这个……好像是没有。我父母婚姻……在那个年代算是特别的吧?他们是自由恋爱的,我妈妈去城里面办事的时候遇到我爸,两个人看对了眼,就谈了朋友,然后结婚。”
“嗯。”
“我舅舅那件事,其实m.hetushu.com……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时候我年纪很小,才刚上小学吧?而且没和我舅舅住一块儿,所以,不是很清楚事情原委。”
2015年7月19日,联系李爱民。音频文件09120150719.wav。
“据我们所知,那片地方的人在工厂倒闭前,流动性并不大,工厂建立,他们从农民变成了工人,生活区域没有改变。你母亲是少数搬走的人。她有没有提过有关老家的事情?你父母的婚姻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没有。我那时候真的是太小了,大了之后也有点儿忘记了。呃,可能是故意忘记吧。我到现在都是不穿裙子的,看到那种有大片红色的衣服,也有点儿不舒服。哎,不好意思,一直在说我自己的事情,没给你们帮上太多忙。”
“啊,对对!是我。我就是想起来个事情,可能对你们有帮助。”
“我知道的就是我舅舅那时候撞鬼,中了邪了。外婆外公要带着舅舅搬家,托我爸妈找了新房子。那时候没有买卖房子的,我爸比较有关系,在平南市农村找了个土房子,单独一院子,给www.hetushu.com他们住。我妈那时候两头跑,很辛苦。之后,看我舅舅情况稳定了一些,我妈才带我去看了一次。”
“我不知道。我那时候就知道哭,我妈抱着我,很快就走了,之后再没带我去见过我舅舅,我舅舅去世的时候,我也没去。”
“另外有个问题想一下。”
“嗯,是啊,是舅舅,他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瘦脱了形,我都没认出来。”
2015年7月9日,查明“胖头”张宏达和“小徐”徐立身情况,两人分别在1992年和1993年自杀,死因分别为农药中毒和卧轨。徐立身家人全部搬离本市,暂无法找到联系方式。张宏达近亲皆已去世,只联系到其外甥女林娟。
“对,就是裙子。”
“您没从您母亲那儿听说有关的事情吗?”
“除了他还能有谁啊!哎,那李队长难道不是撞鬼了,是被妖怪盯上了?”
“好的。”
“嗯。您见到了张宏达先生?”
“那个空屋,您还记得多少?”
“空屋?那个……我和我哥一起去的,还有其他好多人。为什么去的我都忘了,我就记得我们回家晚了,每个人都被打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