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编号091-水中鬼脸(四)
“呵呵,你们这些小年轻大概不知道,我们那年代,精神病,那就是疯子,没得治,谁家里面出了那么个人,就只能关起来、绑起来,或者放着人在外面疯,没什么法子。我妈听我哥那么一说,就急了,追着我哥打,骂他发什么疯,我哥偏偏死犟着,就是要去精神科看看。有医生护士就来劝,还有那个什么眼科专家,给我妈解释,可能就是心理原因,所以导致我哥看到了幻象,这种精神病不是疯子。”
“您父亲的调查没有结果吗?”
“李老先生,您哥哥是撞着鬼了,很多事情是不是意外,得调查之后才知道。能否请问一下,您哥哥从见到鬼到死亡,一共经历了多少日子?他见到鬼的频率又是如何?”
“之后呢?”
“没有……应该是……没有……吧?我真不记得了。”
“哈……我带着一片树叶,进了家……我带着树叶进去……我……我把我哥给……害死了……都是我的错……这都是我的错……”
“李老先生,您还好吧?”
“是两个人。一个胖头,一个小徐,都是和我哥差不多年纪,也是谈了hetushu.com朋友的,在那公园树林里头看到了一样的鬼。大概……也不能说是一样吧……”
“或许不是意外。”
“李老先生,这不是您的错。这是意外,您……”
“李老先生……”
“您哥哥有没有在此前做过什么?或者,工厂在这之前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名字是记得,联系方式已经没有了。他们出了这事情之后,很快就搬家了。”
“……是。”
“可这样的事情就发生了。”
“您相信那是鬼?”
“那么,据您所知,工厂内第一个见到鬼的人是不是您哥哥?”
“您哥哥后来自杀,是什么缘故?”
“我哥看到树叶就被吓到,他们好像不是。具体怎样,我也不太清楚。”
“嗯,我没事。呼——我……那天,我下班回家……是秋天,树叶都黄了。我妈前一天还在和我说,等树叶都落光了,我哥说不定就能出去走走了,不管是去找那位老医生看病,还是去寺庙里面拜佛,都可以,说不定等明年,我哥就好了……可我那天回家,我自己没注意,我就回了卧室,随手脱了外套扔和*图*书在床上。我哥那时候在洗澡,不在屋子里面。我去了厨房帮我妈做饭,等做好了,我去喊我哥吃饭,就看厕所门还关着,我以为是老爷子在用呢,去卧室,发现我哥不在,再出来,就看到老爷子从他们老两口的卧室出来……呼——我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大概就是种直觉吧,回头看了眼自己卧室。我的大衣就摊在床上。我和我哥睡了一辈子的上下铺,我睡得下铺,床上还有影子,原来没注意的,可那一回头,我就看到了。我那衣服上……背上……挂着一片树叶……”
“有什么区别?”
“哦……呼——我哥……算是被我害死的。”
“嘶——呼——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巧合,还是那只鬼做了什么。那时候窗户就开了一条缝吧,我也没感觉到有风,那两片叶子就飘了起来,好像被风吹着,往我哥那边飘。我哥叫得更惨了,但不再挥手了,抱着头,往墙角钻。那模样,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讲。呼——我看不下去了,冲进去把那叶子给抓了,撕碎了。老医生安慰我哥哥,哄孩子一样哄着。我妈就m.hetushu.com在那儿哭。走廊上还有等着的其他病人,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哥刺激到了,也都发作了,那叫一个乱啊。哈……我抓着那些碎叶子,就站在房间里头,脑袋被吵得快要炸了。那时候我就觉得,这真的是太奇怪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滋、滋。
“嗯,这点我们也有了解。在您哥哥之后,还有两三人看到了那个鬼,是这样吗?”
“是啊,接着就去看了。那医院精神科就两个医生,一个是喝过洋墨水的老医生,老了落叶归根,另一个是年轻人,被硬分派到精神科的。精神科的病人不算少,好多都是冲着那老医生来的,因为我妈哭得厉害,那眼科的专家医生还陪着我们一块儿去了精神科,给我们介绍着,让老医生先给我哥看看。他们都觉得,我哥这就是小问题,很快能解决的,也不用吃药什么的。呼——”
“李老先生?这点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您能说的话,会对我们有很大帮助。”
“你说……什……么?”
“那您所说的胖头和小徐,您还记得他们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吗?”
“我不能不信。我哥胆m.hetushu.com子那么大,不会连真的假的都分不清。而且,没多久,厂里面又有人看到了鬼。”
“呼——”
“我哥那时候一直关在家里面,不出门,也看不到树叶……我这么多年一直在想,他要一辈子呆在家里面,一辈子不去看树叶,说不定能安安稳稳地活到现在。他是我亲哥,唯一的亲哥哥,我这做弟弟的养着他,也不是问题。可我……我……”
“嗯。接着就去看了精神科吗?”
“呼——我哥进去和老医生单独谈,过了不久,那老医生让那个年轻医生跑出去捡点树叶回来。我当时就觉得害怕,想要让那医生别进去,可身体就动不了,话也说不出来,就眼睁睁看着那医生手上拿着两片新鲜的树叶进去了,然后……然后就是我哥的叫声。我哥发了疯一样叫,那声音都不像是人能发出来的。门没关上,我就越过那医生,看到我哥缩在墙角,拼命挥着手,好像在打什么东西。他扯着嗓子叫,睁大眼睛,脸色却是煞白,那模样太吓人了。我妈一下子提不上气,直接坐瘫在地上。那些医生护士,也都被吓到了,老医生喊着让人出去,可hetushu•com那年轻医生却呆呆站着,还松了手,两片叶子就落地了……”
“头儿?”
“对,就发生了,还发生在我哥身上!呼——那会儿医院里面还没有精神科的病房,我们总归得回去。折腾了一天,把我哥吓得不行,什么收获都没有。我家老爷子来接我们的时候,差点儿把那老医生给打了。又是一阵闹啊……唉……那老医生真是挺负责的,还说要怎么怎么给我哥做康复治疗。老医生和我爸都不信我哥说的鬼,觉得他是给吓破了胆子。我爸火了起来,回厂子就开始找人,要查出是哪个兔崽子吓得我哥。我……我陪着我哥,我听他自言自语,又笑又哭,说那真是鬼。”
“嗯?”
“没有。我妈就张罗着,给我哥用柚子叶洗澡,又求神拜佛的,但是我哥时好时坏的,有时候看不到,有时候又看到,后来就渐渐不出门了,将自己关在屋子里面。那时候厂子已经是半停产状态了,没多久就倒闭了。我哥把自己关家里面,我妈看了就是哭,我爸拼了命抽烟。我……我那时候很快就找了新的工作,就是不想呆在家里面。”
“我……我记不清了。”
嘎哒!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