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编号091-水中鬼脸(二)
“原来如此。没人查过这事情吗?或许是谁恶作剧,故意弄了点东西吓人呢?”
“唉,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始说……”
“没结果啊!后来又有人被吓到,大家就说是鬼了。也有人说……呃,就是说啊……那人本来就不行了,故意找了个借口……但我看,那真是鬼!总不能那么多人都不行了吧?”
“阿姨,能说说这鬼的事情吗?”
“……没有自杀,我们公园开在这儿几十年了,以前是人民公园,后来改成森林公园,都没人自杀过。这湖是改成森林公园之后挖出来的。源头是旁边的洛渠江。真要有死人,也是死那里的吧?就几步路的功夫,肯定不会在我们这儿自杀啊,呵呵。”
“那么,您说的鬼是怎么回事?”
2015年7月8日,与李爱民见面。音频文件09120150708.wav。
“我哥哥的事情过去很久了,但我到现在一直记得。这事情,我没对其他人说过,你要是不找过来,我大概会带着这件事进棺材吧……”
“怎么会没人查啊!和-图-书那李队长都被吓得不行了,他要断子绝孙了,不得去查啊?啊、啊啊……那什么,就是那个被吓着的人,有去查……”
“反正是乱的很,每天晚上都很热闹,黑灯瞎火的,随便走走,都有可能撞见人。”
“然后就不好了呗。医院和学校都关了,公园也没人管了。那时候,我们厂子,还有住这边的家属,都喜欢在这公园谈朋友,还有人……那个,就是那个……”
“是,他是说自己见到了鬼。”
“……你说那个湖啊?没有听说有死人啊。”
2015年7月5日,调查洛渠江及红星工厂“李队长”。
2015年7月4日,前往城郊森林公园调查,询问公园工作人员及游客。音频文件09120150704.wav。
“我知道的多了。唉……我老家就在这里,从小在这儿长大的。原来这边是农田,后来改建成工厂。那时候的公园就是屁大点地方,是红星工厂的厂公园,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人民公园。我年轻时候就在和-图-书红星厂里面工作。那时候厂里面效益好,有了医院学校,还弄个公园出来……唉……”
“阿姨,我这是来工作的,总不能无功而返吧?今天要没结果,我明后天还得接着来。您看,您要知道什么,不如就告诉我,也免得我老往这里跑,还不知轻重的,到时候真的犯了忌讳。”
“哦……哦,那倒没有。就是吓个半死,还那什么……就做那事的时候被吓到,之后就不行了……”
沙沙……沙沙……
“哈哈,是很有可能呢!”
“然后呢?”
“阿姨,您说吧。”
“……”
查明红星工厂“李队长”真实身份为李爱华,男,1952年生人,1993年去世,系自杀,死因为割腕,尸体被发现于家中。
“您就不怕?”
“哦。”
“再之后呢?”
“有那么两三个吧。正好是厂子倒闭前发生的,后来厂子倒闭了,工人都散了,也没人来了。我那时候找了新工作,搬走了。现在退休了,搬回到这边,每天来这儿锻炼身体。”
“不是死人。这里有…和_图_书…鬼!我悄悄同你说,这地方邪得很!你不要多事啊,快点回家去吧!”
“结果呢?”
“那么,意外事故呢?也没有发生过吗?”
洛渠江在焦县流域的案件一共三起,受害人分别为两男一女,案件均已告破。三人均为短发,暂时排除怀疑。
“据我们打听到的消息,您哥哥曾在人民公园中见到了鬼?”
2015年7月4日,调查森林公园历史。
沙沙……沙沙……
“阿姨,我们坐那边去说吧。”
“有人吓死了?”
嗒、嗒、嗒……
附:三起案件调查报告影印资料。
“是的。阿姨,您听说过湖里死人的事情?”
“……这湖不是很深,而且一直有人,要真有人跳进去,很快会被人发现捞起来的。我在这儿钓鱼好几年了,从没听说有死过人,倒是有小孩子掉进去被救上来的。”
“那是什么样的情况?”
沙沙……
据档案记录,1973年前,森林公园所在地为农田,归焦县农村公社所有,1973年经改革,由市政府和公社共同出资,建立红星和-图-书工厂;1979年,红星工厂扩大厂区面积,开辟人民公园;1984年,红星工厂进入半停产状态;1992年,红星工厂正式关闭;1993年,由市政府出资,改建红星工厂为森林公园,1994年建成,开始营业。森林公园内湖于1993年开挖,1994年完工。森林公园建设期间,并无人员死亡报告。此前,焦县农村公社与红星工厂也并无案件报告。
“您捡您知道的说就行了。”
“没有没有。你刚说你是哪个报社的记者?”
沙沙……
“再之后,厂子关了,倒闭了。政府将这边地皮收了去。那时候正好碰上个什么什么活动吧,反正政府要建公园,就把厂子都拆了,改成公园,名字也换成森林公园了。”
李爱华其弟李爱民健在,已联系李爱民见面。
“对!天黑的时候看到的!你说这天都黑了,也没个灯,突然就看到一团白,不得吓死人吗?”
沙沙……
“很多人?”
“白色脸,黑色头发?出现在树叶上面?”
“这个鬼……其实……我也不太清楚http://www.hetushu.com。那时候我在厂里面做,就听说……听说有人在公园的林子里面看到了鬼!黑漆漆的,就突然看到树叶上面出现个鬼!白色的脸,披头散发的,就这样挂在树叶上面!吓死个人啊!”
“这个……有些难以启齿啊。呵……他那时候正在和厂子里一个姑娘谈朋友。厂子里面的年轻人都喜欢在那公园见面,做那种事情。他也是。那天,他吃了晚饭就出门,没说去做什么,但我们都知道,他是去公园谈朋友去了。一般,他都得到十点多再回来吧,那天他回来得特别早,七八点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脸色还特别难看,身上都是冷汗。我们当他是生病了,问他,他什么也不说……我后来回想起来,他那时候那种样子,就是见了鬼的样子啊。”
“唉……这事情……”
“小伙子,你是来打听这湖里面死人的事情的吧?”
附:档案影印资料。
“我怕什么?见着那东西都是男人,我一个女人不用怕的。哎,我看那就是个女鬼,跟电影里演得狐狸精一样,专门害男人的。”
“嗯,我明白‘那个’。”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