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长安花
第001章 寻死
担心郡君会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墙上挂着的宝剑收了起来不说,就连做女红要用的剪刀、针线都不留半点在屋里,白天夜里郡君身边都不敢离人,到晚上连烛火也不敢全灭了。
那声响虽然细微,在万籁俱寂的夜晚,听来却是十分清晰,听得人不由心里发怵。
另一个值夜的丫鬟小青听到动静也连忙起身,掌灯跟在曾嬷嬷身后。
话说得语无伦次,李云彤却听懂了,落下脚,伸了几下腿,无奈地说:hetushu.com“嬷嬷,你抱着我的腿,我动弹不得……而且,我并不是寻死,只是梦醒了瞅着床帐上挂的这个香熏球有些意思,想解下来看看……”
每天挂在帐上的香熏球,有什么好看的?分明就是被自己撞破的借口……曾嬷嬷也不揭破,只松了手,扶着李云彤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曾嬷嬷跑进里屋,看到床上立着的李云彤,越发心慌意乱,加快了步子……
李云彤手里握着香熏球www.hetushu.com,黛眉微微扬着,半靠在曾嬷嬷的怀里,声音软软糯糯地说:“嬷嬷以为我要寻死吗?看你急成这样,你腿脚不好,大夫说你不能走急了,我没事的,真是想看这球……”
因为担忧郡君,作为乳娘,本不需要值夜的曾嬤嬤这几晚都睡在外间的小榻上,就怕有什么事,丫鬟们没个主见,误了事。
自从圣旨下来之后,她们这些侍候郡君的人个个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有个万一……不等声和-图-书响再度传出,曾嬤嬤已经快速掀开被子,从小榻上起身,三步并做两步向里屋跑了进去。
“郡君,郡君……”她急跑上前,正好抱住李云彤往上跳跃的腿。
前不久,宫里头才有一个才人在床上吊死了自己,郡君莫不是因为她们收了刀剑,所以才起了用这个法子寻死的念头?
被天子诏封为公主本是一家子的荣耀,可是要嫁去吐蕃那样的苦寒之地,蛮荒之野,公主之名倒像是催命符了。
大唐贞观十四年十和-图-书月,深秋的一个夜晚,江夏郡王府。
掌灯进来的小青已经将灯放下,帘幔掀开,外面的灯光透了几丝照到床上,隐约可见在床边坐下的李云彤长睫秀眉,一张肤白胜雪的鹅蛋脸,灯光落在她的眼里,恍若星子一般灿然动人……
别说郡君那般娇滴滴的女子,就是她们这些当下人的,刚听到圣旨之时何尝不是吓得三魂七魄丢了一半。
半夜里,值夜的曾嬤嬤听到里屋传出来一阵细微的响动声。
自从前几日宫里头传下和-图-书圣旨,郡君看上去与往日并无不同,但她们都知道,那是郡君怕郡王爷和王妃担忧,强颜欢笑而已,只要避开了人,郡君脸上的笑就会悠忽不见,立在窗前呆怔的时间也比往日多了许多。
所以这几日在江夏郡王府上,人人都不敢提公主二字,仍以郡君唤之。
曾嬷嬷抱着李云彤,连声急唤道:“郡君,郡君,你快下来……莫要如此啊!咱们给郡王爷说,进宫去求求皇上,你幼年时,皇上还抱过你,夸你冰雪可爱,他会答应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